第一百六十三章 玲珑见纯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月宫。天籁『小说WwW.』⒉

当年昊天趁机难之时,月儿等十二位月宫公主被打回成了玉兔原形,万年修行一朝散尽,如今过了几百年,在月宫月华和诸多丹药的辅助下,刻苦修行,月儿等人终是重新恢复人形,重新执掌月宫。

晄和神农,广成子刚踏上月宫,宫里的月儿等人就察觉到了,十二人带着浩浩荡荡的仙娥队伍迎了上来,见是晄,月儿这才神色松懈了下来,实在是上次昊天的突然难让她不得不小心戒备。

“原来是三叔父,月儿却是失礼,小心的过头了。”月儿上前笑道。

晄摆手道:“如今母后和嫦曦姨母皆不在宫中,你小心点也好。”

“多谢三叔父体谅。”月儿略行了一礼,然后又问道:“这次三叔父来月宫还是为了后羿而来?”

边说着,月儿却是打量了一下神农和广成子,广成子她也认得,之前在昆仑山上照过面,而神农却不知是谁了,也不知晄带着这两人来月宫做什么,月儿心里万分疑惑。

“不!这次不是要折腾后羿。”说起后羿,晄就满脸不悦,轻哼一声,道:“我是为了月桂而来的,我要炼一炉丹药,恰好要用到月桂,这才来此罢了。”

“哦,原来如此。”月儿恍然,又笑道:“不过是月桂罢了,三叔父只要遣人来说一句,月儿自会让人送去,哪里能劳三叔父亲自来?”

说完,她就伸手请晄三人进了月宫,但她没有立即跟上去,而是转头吩咐一仙娥道:“去凤凰宫看看,看看父皇在没在,将这里的事情禀告给父皇。”

“大公主觉得有异常?”那仙娥脸色一变,低声道。

“嗯。”月儿轻点头道:“三叔父要月桂,只要遣人知会一声就罢了,哪里用的着亲自来?恐怕是那广成子和另一人需要月桂吧,也不知三叔父为何要帮他们,其中必有蹊跷。”

“是,大公主,我这就去。”

仙娥匆匆离开,在半路上,还未到凤凰宫,就见玲珑的天后法驾往月宫赶来,仙娥见了忙上前施礼禀报道:“凤后娘娘,我是月宫执事仙娥,奉大公主之命去凤凰宫寻娘娘和天帝。”

然后,仙娥就把晄,广成子和神农的到来,还有月儿的话都一一告知,最后担忧道:“大公主说这里面必有蹊跷。”

“嗯。”玲珑含笑点头,道:“你所说之事,天帝早已知晓,我也正是为此而来,你也不必去凤凰宫了,和我一起去月宫看看吧。”

“是,娘娘。”

仙娥轻声应了,就飞身来到玲珑身后侍立。

然后,天后法驾继续往月宫而来。

到了月宫,玲珑也未让人去通禀,直接让仙娥带着她和白眉来到了月桂树生长之处,只见此时晄正在收取月桂桂花,月儿等人在一起陪同,而月桂下呢,依然是那被封印的后羿和纯狐。

玲珑也不急着过去阻止晄,再说萧阳吩咐过也不用去阻止晄,她只是奉命来看看罢了,于是她就在那不远处看着,而吸引她的却不是晄一行人,而是月桂树下的后羿和纯狐,确切的说是纯狐。

她指着月桂树下安静的趴在那儿的白狐狸,问仙娥道:“那就是纯狐?”

仙娥回道:“是,娘娘。”

“巫妖开战前,她就与后羿被镇压封印于此,如今算算该有一万六千年了吧?”

玲珑略微感慨,她不知纯狐是有着怎样的心态,宁愿承受一万六千年的痛苦,也不曾说一个错了。

“是,娘娘。”仙娥应了一声,又斟酌道:“纯狐太过固执,也太过可怜。”

“是啊,真是一固执的狐狸。”

玲珑点头又叹了一声,见晄和神农广成子收取了月桂后就要离开月宫,正和月儿等人告别,玲珑这才现身喊住了晄道:“三弟,你就这样走了?”

晄身子僵了一下,转过头看去,见是玲珑和白眉,他不由微垂下眼皮道:“你来了,那大哥知道了?”

玲珑也不否认,只走上前来到晄面前。

“大哥要你来阻止我的?”晄又问道。

玲珑摇了摇头,道:“不,他只是让我来看看。”

“只是看看吗?”

晄呢喃道。

玲珑笑着点头:“只是看看。”

“呵。”晄失笑,没再多言其他,转身就带着广成子和神农走了,离开之前他道:“这事情我会亲自向大哥去说的。”

玲珑也只是看着他们走了,并未动手阻拦他们,反而是月儿万分不解,说道:“娘娘,他们收取了许多月桂精华,可要阻止他们离去?”

“不。”玲珑摇头笑道:“你父皇的确只是让我来看看,至于三弟要做什么,就任由他去吧。”

说完,看着晄一行人离开月宫,消失在眼前,玲珑就移开了目光,又将目光看向那月桂树下的纯狐,在纯狐的双眼里,她看到了淡然静默,却唯独没看到爱恋的炽热和错了的悔恨,这让玲珑有些诧异,都说纯狐爱后羿入骨,怎会此刻不见丝毫的爱恋炽热,而是如此平静的一双眼眸?

然后,她又看向那个挥斧砍伐月桂,砍了一万六千年的大汉,大汉眼里有着仇恨,愤怒,还有那深深的痛苦愧疚和深处的热恋,但他始终盯着一个地方,玲珑顺着他的眼神看去,见他盯着的那个地方是一座清冷的宫殿,她指着那宫殿问月儿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月儿苦笑道:“那里是广寒宫,后羿的妻子嫦娥就被囚禁于宫里。”

顿时,玲珑恍然,后羿看着那个地方,眼里为何出现痛苦愧疚和热恋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受他所连累的妻子嫦娥啊,只是那陪伴他一万六千年,被废了修为,打回原形,共同镇压封印于此的纯狐呢?她又算什么?

“唉!”玲珑叹息了一声,看着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纯狐道:“千万载修行,只为他而丧,可是千万年过去,他心里依然只有嫦娥,真是可怜可悲可叹!”

纯狐听见了,抬起了狐狸脑袋,看着玲珑,微眯狐眼笑道:“纯狐千万年的苦难,只当一场磨练劫数罢了,有何可怜可悲可叹之处?”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