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问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随着三教之人带着魔毒解药离去,不过几日身染魔毒的人族及时得到救治,而帝俊太一的魔染洪荒的计划也宣告破产。『

魔宫。

“叮!”

太一将一青铜酒杯砸了,双眼泛起无边怒气的看向魔罗,道:“魔毒真被解了?”

“是,魔皇陛下,三教之人已经有了解药,魔毒已对人族毫无用处。”魔罗垂头道。

“哼!”太一不甘心的重重哼了一声,又问:“魔毒解药需要月桂树上的桂花,太阳宫的太阳花,他们怎么可能寻到?难道他们还敢到天庭里去偷抢吗?青阳可是答应了我的,不会与我们为难。”

“这,这”魔罗有些微迟疑,吞吐的不知该不该实话实说。

这时,一边的帝俊瞥了魔罗一眼,语气淡淡道:“有什么话就说,你还有什么顾忌不成?”

“是,魔帝陛下。”魔罗沉吟半晌,说道:“我也让人去查过到底是谁配置出魔毒的解药来,却是一个叫作神农的人族,好像这个神农颇为不凡,不仅得到太上元始赠的《药经》,还得到火云洞那位伏羲天皇的《医经》,据说神农就是根据《药经》而配置出魔毒解药的。”

“原来是太上元始出手了,哼,那就难怪了。”太一自语,随即又盯着魔罗微怒道:“那他们怎么会有月桂桂花和太阳花?这两种东西除了月宫和太阳宫,洪荒其他地方都没有,难道他们还真去天庭偷盗了吗?”

魔罗这次毫不迟疑,立刻回道:“两位陛下,属下已经查明缘故了,那解药中的月桂桂花和太阳花就是来自月宫和太阳宫,而偷盗之人却是那晄和晔两位金乌太子,属下听下面的人禀报,两位太子曾经在姜水部落出现过,和神农等人相谈甚欢。”

“叮!”

一声,青铜酒壶也被太一一挥袖,摔在地上。

“晄和晔?是他们坏了我们的事情?呵呵,真是好啊,真是我的两个好侄儿,竟然和外人联合,来坏自家人的事情,真是好啊!很好!哈哈哈!”

太一被气的哈哈大笑,帝俊也捏紧了手中的青铜酒杯,眼神也变的更加阴暗犀利,显然他也没料到是他自家人坏了自己的事情。

“可知道原因?为什么晄和晔要帮神农偷盗?”帝俊冷静下来问道。

魔罗道:“两位陛下,晄和晔都曾经转生于人族,对人族有着特殊的感情,尤其是晄,晄曾经在姜水部落生活过,和神农可谓是好友,晄和晔帮神农也该是出于私心吧!”

“嗯。”帝俊点了点头,明白了其中缘故,也没怪罪魔罗的办事不力,摆手让魔罗告退。

但魔罗顿了顿,并不曾立刻离开,而是小心抬头看了一眼两位陛下,见太一怒气冲天,帝俊也是整个人显的阴冷,于是他更加小心的问道:“两位陛下,魔毒被解,我们之前的计划恐怕就要改了,不知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笃笃笃。”帝俊敲着桌案,沉思良久,他道:“暂时按兵不动,这魔毒被解也无妨,只要我们魔族在洪荒有立足之地,洪荒迟早会化作魔土,只不过是早晚之事罢了。”

“是,属下明白,属下告退了。”

等魔罗一走,太一再也压不住心里的怒气,“砰”的一声掀翻了面前的桌案,道:“我却是没想到我们金乌一脉里还会有内奸,晄和晔,哈,

真是可笑!青阳千方百计的复活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帮人族坏我们的事情吗?”

“不!不仅是晄和晔!”帝俊却是冷静的可怕,他握着青铜酒杯品了一口杯中的黑**酒,继续道:“你以为就凭晄和晔真的能够偷走月宫里的月桂和太阳宫里的太阳花吗?青阳真的不知道吗?哼,我可不信!”

“你这是什么意思?”太一颇感讶异,道:“难道你是说青阳也背叛了我们,是他让晄和晔如此做的吗?不可能啊,上次我见他,他答应了我会帮我们的。”

帝俊摇了摇头,道:“他或许不会背叛我们,但依他对天庭的掌控,绝对知道晄和晔偷盗之事,至于为什么青阳不阻止晄和晔,心里打着什么算盘,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闻言,太一左思右想,却是坐立不安,焦躁道:“不行,我得亲自去见见青阳,我必须问清楚这事情的起因缘故,不然什么都不知道,以后做事就太过被动了,我可不想就这样一直被动下去。”

“若是有可能,把晄和晔这两个孽障带到魔宫来,把他们留在魔宫,免的以后他们又出什么幺蛾子。”

帝俊没阻拦太一,而是平静的要求太一带回晄和晔,当然带回了魔宫免不得就是囚禁了。

“我知道了,我也要去问问青阳,他到底知不知道晄和晔的事情。”

随后,太一就消失在魔宫,前往天庭了。

凤凰宫,密室。

萧阳正在修行打坐,突然他身上的影提醒道:“太一来了。”

顿时,萧阳刷的睁开了双眼,双眸精光湛然,看向虚空中的一缕淡淡的魔烟,他道:“叔父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呢?”

“咦?”

一声惊疑的轻咦声响起,然后就见那缕淡淡的魔烟逐渐变的浓厚,直至太一在黑**烟中现身,他打量了萧阳一番,抚掌欣慰的笑道:“你小子修为越加精进了,看来混元要圆满了吧?”

萧阳笑着点点头,也打量了太一许久,却现面前的太一犹如虚无不存在一般,和上次在凌霄宝殿见到的混元后期的太一有着明显不同的感觉,上次见到的太一他一眼就看的穿乃是混元后期修为,而面前的太一却是深不可测,顿时萧阳就明白这是太一本尊来了,而不仅仅是一尊黑莲分身。

那太一本尊来此做什么呢?萧阳心里念头急转,就明白了其中的缘故,他笑道:“太一叔父此次亲来,可是为了晄和晔之事?”

太一闻言,直直盯着萧阳道:“青阳,你果然知道晄和晔偷盗月桂和太阳花之事!”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