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素女上天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天庭,南天门。W.⒉

六耳正在巡视,见**腾云而来,他大为惊讶,要知道天庭上虽然还有玄女宫存在,但自从玄女失踪之后,**在紫微宫闹了一次,然后就回了西昆仑,不再曾上过天庭了,玄女宫也交给门人,不再过问。

如今,**隔了如此之久又来了天庭所为何事?

莫非是来过问玄女宫之事?玄女宫最近出了什么事情吗,我怎不知?

六耳念头急转,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好迎上前去,笑道:“六耳见过**娘娘了,娘娘却是好久不见了。”

**打量了一番六耳,当初六耳还是萧阳身边一清秀小道童,她经常照面的,如今再看,却见六耳修为已是和她一般,是一大罗金仙了,他身穿盔甲,浑身都散着力量,与当初的清秀小道童完全不同了。

“呵,是啊,好久不见了。”**也打了声招呼,又道:“细细打量你一番,看来你们天帝还真的不曾亏待于你了,修为进步神啊,我记得上次见你,你还不过是太乙金仙修为吧,如今已经大罗后期了,真是想不到啊。”

“娘娘赞誉了!”六耳笑道:“天帝自然不曾亏待过六耳,六耳这一身修为皆来自于天帝,也自当为天帝生死效命。”

“你倒是一如既往的忠心耿耿。”**瞥了六耳一眼,嘲讽笑道。

六耳不以为意,反而肃然道:“六耳自是忠心于天帝的,这是六耳的本分所在。”

“哼。”**轻哼一声,自觉没趣,转而直接道:“带我去见见你的天帝吧,**有事找他询问。”

这下子六耳更加惊讶了,他本以为**来天庭是为了玄女宫而来的,却没想到她是来见萧阳的,要知道**当初可是强闯过紫微宫的,还是他带着人拦了下来,她甚至在紫微宫外谩骂萧阳的,并且气愤之下不再待在月宫或者玄女宫,回了西昆仑,就是为了眼不见心不烦。

如今,**主动求见萧阳,其中必有一些缘故了,六耳心里好一番猜测,但到底没有结果,只好放弃。

**见他没有动静,不由的斜了他一眼笑道:“怎么?难道我这个故人要见天帝却是见不得了?”

“不不不!”六耳忙摆手否认,笑道:“只是六耳颇感讶异罢了,却没想到娘娘会来求见天帝了。”

“哼。”**轻哼一声道:“带路吧。”

“是,娘娘,请跟我来。”

于是,六耳带着**进了南天门,一路往凤凰宫而来。

到了凤凰宫,**和六耳停了下来,六耳前去让人禀报求见,而**却是抬头看着那宫殿前的匾额,她嘲讽的勾起嘴角,问六耳道:“凤凰宫,呵呵,这就是你们天帝天后起居的宫殿?”

要是别人用这种不敬的言辞谈论萧阳,六耳恐怕立刻会找一个由头,与他大战三百回合,维护萧阳天帝的威严,但说这话的人是**,六耳就只能一耳朵进一耳朵出了。

因为六耳知道萧阳和玄女当年的事情,他非常明白**现在不过是为玄女打抱不平罢了,这种后宫的事情六耳不想掺和,也不能掺和,否则掺和进去就会得罪人,甚至有可能得罪天帝,那又何必?

所以听到**不敬的言辞,六耳当没听出其中嘲讽的意味来,依旧笑答道:“正是,此凤凰宫乃是天帝陛下亲自为凤后娘娘所设计,开了天庭宝库建造这座宫殿,里面珍奇异宝可谓无数,就是这玉石也是下界精髓所化。”

“哦?是吗?多年不见,他倒会讨好人了,只可惜,可惜玄女了。”

后面的话**说的声音很低,她越是环顾这凤凰宫的所有繁华,越是为玄女感到不值,痴痴数万年,结果却是别人双宿双栖,真是不值啊!

他们又等了片刻,就见白眉从凤凰宫中出来,上前笑道:“两位请吧。”

“有劳白眉姐姐了。”

六耳道谢了一声,**也对白眉点了点头,然后二人就跟着白眉身后,进了凤凰宫中。

再次见到萧阳,**是颇为感慨的,当年萧阳还是紫薇大帝,初掌妖族,虽威严初显,但稍显稚嫩,气度不足。

可如此多年过去了,萧阳已不再是那个紫薇大帝,他已是天帝了!

也不再是那个气势凌人的萧阳,他看起来犹如她和玄女初见一般,有些返璞归真一样,一点天帝威压气势都没有,但你却可以深深感觉到天帝的威严不可侵犯,那是骨子里的,而不是像之前那样流于表面。

显然,萧阳身处高位这么多年,再也不如之前那般急躁了,越加稳重了,也越加深不可测了!

**心里想了很多,但随着她的目光看到萧阳身边的玲珑时,那些就全部化为乌有泡影了,只剩下对玄女的不值了!

天帝天后,这二人就那样坐在那儿是那样的和睦登对,这样的相配直直的刺了**的双眼,刺进了她的心里,恨不得立刻拆散这二人。

许久,不见**说话,只站在那里打量他们,萧阳也不曾怪罪,反而也勾起了当初有关东海那个人族小部落久远的记忆。

那里有玄女,**,他遇到了纯狐后羿嫦娥。

他教了玄女**法术和修行,教了纯狐如何白莲花勾引后羿,引起后羿和嫦娥的矛盾,然后他拼尽全力擒下了后羿!

再之后呢,去了东海蓬莱岛,他又见到了玄女**,她们已经修行初有成了,而玄女也成了他心上抹不去的朱砂痣,直到现在!

萧阳叹了一声,先开口笑道:“好久不见了,**!”

他的声音让**回过了神,怔愣了一下,**复杂的看了萧阳一眼,就颇为礼数周全的向萧阳和玲珑拜道:“**拜见天帝天后!”

萧阳见状,也是愣了一瞬,万没想到**会躬身行礼,他可还记得当初**强闯紫微宫的彪悍呢,所以一直以来**长久在萧阳印象里是个刚强至极的人,从她如此多年不愿来天庭就可知了。

但细想想,**平时是个温柔至极的人,只是当初涉及玄女,触犯她的底线,**才那样刚强罢了!

如今,**愿意放下刚强,放下那些恩怨,主动低头求见,又是为了什么呢?萧阳看着躬身施礼的**,若有所思。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