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师兄,他们终于来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姜水部落。

眼见着巫妖魔三族滚滚如黑潮一般的大军过去了,所有人皆是松了口气,提着的心略微放了下来。

神农紧握的双拳也是松了开来,与下面的**对视一眼,两人眼神交汇皆可看出其中的意思:天帝却是没骗我们,妖魔巫三族这次不是冲着人族来的。

然后,二人移开目光,又听玄都道:“莫要放松懈怠了,且看看妖魔巫三族到底要如何,他们这次如此兴师动众,必然是有个缘故的,再说,就算这次他们不是冲着人族来的,下次呢?再下一次呢?”

闻言,本来略微松懈的人又一个个神经紧绷起来了,同时松开的眉头又紧皱起来,他们刚刚可是见过巫妖魔三族大军是多么强大的,此时的人族与这三族相比简直不堪一击,若不是有后面诸圣镇压威慑,恐怕这三族的联合能够轻易横扫洪荒。

当然,要是没有诸圣,人族也无法主宰洪荒大地,巫妖魔三族也不可能联合起来,所以这种假设不想也罢!

然后,提着心的所有人又都看向虚空中的画面,想要看看这次到底是哪个倒霉蛋成了妖魔巫三族的目标,结果就见妖魔巫三族在东西方交界处五庄观地界停了下来,他们面面相觑,暗道:“这是镇元子大仙招惹了这群煞神魔鬼?可是不应该啊,镇元子大仙隐修多年,轻易不现身洪荒招惹是非,怎么会与他们有什么仇怨呢?”

可又有人族散修想起当年巫妖之战时,镇元子对于人族的护持,于是有人担忧的对神农建言道:“神农陛下,镇元子大仙当年于人族有大恩,如今妖魔巫三族在五庄观地界停留下来,如此镇元子大仙岂不是危险了,我们要不要援手一番?”

神农颇为犹豫,他也听说过这位低调的镇元子大仙,但他们自己面对妖魔巫三族都战战兢兢的,这时说去援手报恩,可是那和去送死也差不多了,难道他真的要为了报当年之恩让无数人族前仆后继的去送死吗?

他很是为难,但不等他说话,玄都就开口解围道:“镇元子大仙对人族有大恩,我们自然要报,但你们这次却是错了,我想妖魔巫三族并不是冲着大仙去的。”

“哦?法师如何说?”有人问道。

玄都看了一眼画面中的帝俊太一后土,摇头笑道:“要是他们真的要对付镇元子大仙,用的着如此兴师动众吗?用的着帝俊太一和后土出动吗?”

这话一出,霎时让人哑然。

是啊,对付镇元子,莫说帝俊太一后土三人全部出动了,就是三人中的一人只怕都能够碾压镇元子,哪里需要如此兴师动众?显然他们也不是冲着镇元子去的,而是冲着更加强大的敌人去的。

广成子沉吟半晌问道:“那玄都大师兄你认为妖魔巫三族停留在东西方交界之处是有何缘故?难道他们要占领那处不成?”

玄都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西方就闭口不言。

而众人却是明白了他的意思,皆是讶然惊呼道:“难道他们的目标是西方?”

玄都轻点头,道:“既然他们出来不曾为难人族,也不曾挑衅三教,和师长们冲突,又到了东西方交界之处,显然目标就是西方了。”

顿了顿,他又抬头看了看外面的青天,叹道:“图谋西方,立足西方,以后再图谋东方,这种谋划,广成子师弟,你不觉得很熟悉吗?”

广成子听问,略微想了想,突然神色变的无比凝重,看着玄都道:“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年青阳征伐洪荒之时,就是从西方开始的,如今西方因那次的征伐,还是妖族林立的情况。难道,难道妖魔巫三族图谋西方,这其中有青阳在后面谋划推动?他也在暗中支持妖魔巫三族吗?”

神农和**听了这番猜测,神情微动,二人暗道一声,怪不得这位天帝如此清楚妖魔巫三族的此次目标,原来是他自己在幕后策划的,那就难怪了!

然后,二人又竖起耳朵听着玄都和广成子的对话猜测。

玄都点头道:“依我看来,十有七八,是青帝策划的,妖魔巫三族这次要是占领了西方,恐怕以后还有的折腾,唉,也不知师长们会如何做。”

此时,看到帝俊太一后土他们停留在东西方交界之处,太上元始通天等人自然知道他们此次的目标在西方。

首阳山,太上抚须,甩了甩拂尘,叹道:“原来如此!”

然后面皮微动,就静观其变,没有立刻动身前往援手西方。

昆仑山,元始则是目光微微闪动,看着那青天道:“是青阳你在幕后推动吗?呵呵,此时接引准提恐怕后悔当年贪心不足,留下你这个祸害了。”

然后他也沉吟不语,等着看西方教和妖魔巫三族的大战!

凌霄宝殿外,通天教主斜了萧阳一眼,冷哼道:“这是你鼓动着帝俊太一他们的吧?依太一的性子,他可不会瞧上西方那块贫瘠之地。”

萧阳轻笑,道:“那里是魔族的故土,不管是灵气逼人,还是贫瘠之地,他们回到西方那都是理所应当之事,教主觉得如何?”

“哼!”

通天教主轻哼一声不言语,其实暗地里他也是松了口气的,要是妖魔巫三族真的直接攻打东方的话,他们虽然不惧,但妖魔巫三族加上萧阳那也是天大的麻烦,而且可能还要去请西方二圣援手镇压,他们三教中弟子也会死伤惨重,这样想来,妖魔巫三族去攻打西方,那是最好不过了。

所以,通天教主也不再言语,真的就陪着萧阳在天庭看看这场热闹。

全洪荒的人都在看热闹,但那五庄观的镇元子却是犹如身处水深火热之地一般,他暗自苦笑道:“真是不出家门,祸从天降,你们要打去别处就好,何必在我道场门口呢?”

镇元子不过是抱怨几句,就继续缩头不理会,可须弥山的接引准提却是摇头重重的叹息一声,准提道:“师兄,他们终于来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