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四章 答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天庭,凌霄宝殿外。W.』⒉

在金莲被黑莲撞开的那一刻,萧阳明白这一次争斗该有结果了,一切也都该尘埃落地了。

他时刻绷紧的心神松了松,笑着扫了一眼女娲娘娘和扶桑老祖,通天教主,道:“看来西方定要沦为魔土妖域了。”

扶桑老祖闻言摇了摇头,暗叹了一声,就垂着眼睑不语。

女娲娘娘迟疑一番,却是忍不住又开口道:“青阳,你如此做,迟早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后悔?”萧阳轻笑,摇了摇头,道:“娘娘,我帮扶他们在洪荒立足,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是我父皇和叔父,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帮扶他们就是帮扶我自己,给我自己一个保障,毕竟,呵。”

萧阳瞥了一眼通天教主,顿了顿,又道:“毕竟娘娘你也是知道我如今的处境的,三清二圣虎视眈眈,暗中还不知如何算计我呢,我此时不帮扶魔族在洪荒立足,与之互通有无,那以后三清二圣对我动手时,就算娘娘偏向于我,但我们能够与他们对抗吗?”

“不能!”萧阳叹道:“所以我必须帮魔族,因为有魔族在,就能牵扯西方,有魔族在,我身上的压力就会变小,他们这些虎视眈眈的人也不会全部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了,我才能松快的喘一口气,娘娘,我说的如此明白,你还要劝我吗?”

萧阳一片肺腑之言吐出,顿时让女娲娘娘不再多言语了。

她心里非常明白这些年来,萧阳面对虎视眈眈的三清二圣是在承受着多么巨大的压力,而且正如萧阳所言,这么多年,除了人族之事,三清二圣几乎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萧阳身上,时时刻刻想要找出萧阳的疏漏,然后难,一击必中!

如此一想,萧阳尽全力帮扶魔族那就一切都在情理之中了,他需要魔族引为援手,魔族也需要他,更何况他们皆是金乌一脉,有着很深的牵扯,如此互相帮扶也不再是难以理解的。

想通了其中的关节,女娲娘娘彻底就放弃了对萧阳的劝说,她叹了一声,看着西方战场的画面道:“也不知接引准提是会顽抗到底,狠心坐看所有西方教弟子身亡,还是会就此妥协?”

扶桑老祖抚须道:“但不管如何,这次争斗也到了尘埃落定的时候了。”

“嗯。”女娲娘娘点了点头,认同扶桑老祖的话,是啊,也到了尘埃落定的时候了。

西方战场

金莲落地,仅存的八位西方教弟子倒地吐血,脸色苍白,伤势严重,再也无法提起一丝法力与强大的巫魔二族对抗了,只能眼见着魔罗等人一步步向他们走来,死亡离他们越来越近。

弥勒药师二人相视一眼,一直笑口常开的弥勒此时也无法保持笑脸了,他摇头苦笑道:“青阳大师兄这次是赢了,当年十金乌的因果,今日要以西方教全部弟子的性命来偿还了。”

药师沉吟不语,他却是很坦然,面无表情道:“洪荒都说圣人因果不沾,万法不侵,但今日看来,因果轮回之道,圣人也无法逃脱,恐怕就连道祖也无法逃脱吧,毕竟生在洪荒,一草一木,一举一动就皆有因果,皆有轮回。”

说完,药师就闭上了双眼,好似明悟了什么,心灵都为之有此升华,显然药师在这一战中有所顿悟了,或许此战过后,让他消化此次所悟,他也能顺利突破混元了,但在这种危机时刻,他的顿悟好像来的晚了,他好像没有了时间去消化那些悟到的东西,因为魔族正在一步步逼近,死亡正在悄然来临,他可能已经没有以后了。

当魔罗等人再次如幽灵一般将他们八人围起来时,药师睁开了双眼,笑着摇了摇头,暗道:“终是没有机缘,无望混元妙境,今日就要在此刻葬身于此了,也罢,也罢!”

魔罗却是没有立刻下杀手,而是冷眼打量了他们八人一番,冷哼一声道:“你们的命运不是由我来裁断,而是由你们的接引准提二位教主来决定,他们答应了魔皇陛下的要求,你们自然得救了,若是不答应,哼,那你们自然要葬身于此了。”

弥勒药师二人闻言面面相觑,又同时低头不语,他们不知道接引准提会如何选择,但不管接引准提如何做,即使接引准提选择放弃他们,他们也不会对此有丝毫怨恨,毕竟这是为了西方教,为教殉身也是值得的,而其他西方教弟子的想法与他们大都一般,即使燃灯有些微松动,心志不坚,但也不敢言语。

于是,八位西方教弟子就如此低头不语,等待着他们最后的命运。

另一边,太一见魔罗已经将八位西方教弟子全部擒拿,顿时笑看着接引道:“如何?你考虑好了吗?”

接引也扫了一眼被擒的西方教弟子,见他们一个个狼狈不堪,垂头不语,他暗叹一声,又扫了一眼其他战场,依旧没有任何胜负,他叹道:“罢了!罢了!贫道且退一步,从此以后西方一半为魔土,太一道友觉得如何?”

太一顿时笑了,他知道接引这是心里舍不得那些弟子了,他能退一步就能退第二步,所以太一步步紧逼道:“接引道友,如今的形势哪里容得你再讨价还价?”

说着,他一个手势下去,魔罗领会他的意思,点了点头就毫不留情的对着一罗汉的头颅一掌打去。

“啊!”

一声惨叫,罗汉倒下身亡,弥勒药师等人见此等情景,心中更是悲愤,抬头瞪着魔罗,恨不得剥皮抽骨。

魔罗却是笑道:“魔皇陛下的意思,也是接引教主的意思,你们可怨不得我。”

弥勒药师等人闻言又都垂头不言语了,强行压下心中的悲愤,默念往生经,为又死去的一位同道度。

而接引见状,狠狠的闭了闭双眼,压下心里的滔天怒气,这才悠悠道:“罢了,如道友所愿,三分之二的西方予你们就是,但须弥山的周围必须留于我教如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