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蚩尤之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巫人部落。?网  ≠

**与女娃被一圈巫人包围着,女娃极其警惕的打量着这些肌肉大汉,手中紧握着宝剑,时刻准备拔剑出手。

而**则是面无异色,神情极为平静的等待着前去通报的巫人,其实看着这些来来往往的巫人战士,她心里也颇不平静,暗自为以后人族担忧,因为她知道巫人和人族之间的矛盾和隔阂再不消融,恐怕之后迟早有一场大战。

但面对此时已经如此强大的巫人部落,人族又究竟有几分胜算呢?

想到此,**又是暗自叹息一声,心里的忧虑就更多了。

这时,那前去通报的头领回转了,盯着**和女娃看了一眼,这才一挥手让那些包围着**和女娃的巫人让开路,然后听他道:“跟我来吧,领要见你们。”

“请带路。”

**微微一笑就要跟着那头领进入巫人部落,而此时女娃却是紧随其后,凑过来小声道:“师尊,小心些,这巫人蚩尤绝非善类。”

那是自然,蚩尤若是善类,巫人部落怎么可能有强大的今天?

而且在洪荒能够稳稳立足于高位的又有几个是善类的?就是她**和玄女当年带领人族从东海迁徙到昆仑山,这一路上不知斩杀了多少挡路之人,她们说起来也不是善类啊!

所以,对于女娃的提醒,**摇头轻笑,暗道:“女娃还是太单纯了,不曾经历太多风雨磨难,不知洪荒世事,洪荒哪里有善类啊!”

心里暗自感慨了一句,又转头叮嘱女娃道:“既知他们不是善类,那就跟紧我,别东张西望,到处随意走动。”

“是,女娃明白。”

女娃答的干脆,但进了巫人部落,她还是忍不住一边暗自警惕着,一边打量着这巫人部落的一切,她现巫人部落真的一切都与姜水部落不一样啊!

姜水部落可以说各个都已经开始穿麻衣,种田开垦为生,虽是人山人海,但一眼看去,却是一片笑颜欢乐之景。

而巫人部落呢,不管男女,皆是身上围着皮毛衣物,肌肉纠结,脖颈上还带着一串串骨头饰物,最重要的是他们聚在一起烤着鲜血淋漓的生肉,大声谈笑,仿如依旧在上古人族初期一般,丝毫没有一点进步改变。

看到那鲜血淋漓的生肉被那些巫人略微烤烤就塞进嘴巴,女娃只觉得神经紧绷,心里有些慌乱,暗道:“怪不得广成子师祖常说巫人乃是野蛮之辈,不通教化了,如此多年了,还在茹毛饮血,不思进取,真是可怜可悲!”

**走在这巫人部落里,对于巫人的习惯,她却是一点都不感到惊讶,因为上古年间巫族就是如此茹毛饮血,巫人部落既然继承巫族的一切,那现在的一切就也不值得有什么可惊讶的了。

所以,**只是略微扫了一眼巫人部落里的情况,就目不斜视的跟着带领之人往部落中心而去,同时又暗自提醒戒备警惕的女娃道:“跟紧我,你一个人若是走丢了,说不定就会被巫人们误会,认为你是敌人,把你抓起来烹煮了,你信不信?”

闻言,女娃被吓了一跳,想着自己被烹煮的情形,身子都是一哆嗦,忙拉住**的手,亦步亦趋,她可不觉得**是在跟她开玩笑,说不定茹毛饮血的巫人抓了她还真的就把她吃了。

见她如此反应,**眼里有一丝笑意,也不再吓唬女娃,就跟着带领之人一直往部落中央而去。

良久,一行人到了一座巨大的木屋前,然后就听里面传来蚩尤的声音道:“请她们进来吧。”

“是。”带领之人恭敬应了声,就让开道路,道:“领就在里面,你们请吧。”

“嗯。”

**点点头,就迈着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的步伐走进了木屋里,只见这木屋虽然广大,但里面摆设很是简陋,除了上面一张不知什么皮毛做的座椅,就是下面有着一排排皮毛蒲团,摆的整整齐齐,略微一扫,**就知其中有八十三个蒲团。

然后,她目光又在摆在前面的三个蒲团上顿了顿,暗中思量:“传言巫人蚩尤有八十一位兄弟,这其中八十个蒲团自是那些巫人兄弟们的,但这前面三个蒲团又是谁的呢?怎么这三个蒲团的主人看起来比之那八十巫人兄弟的地位还要高一层?”

不等**思量出一个结果,高坐在上面的蚩尤就开口笑道:“**娘娘来此,真是让蚩尤觉得好生意外啊。”

被蚩尤的声音惊醒了,**收敛心神,暂时顾不得思量那三个蒲团的主人是谁了,她抬头与蚩尤对视,轻笑道:“意外?”

随即又摇头轻叹道:“蚩尤领如何会感到意外?**来此为何想来蚩尤领已知七八了,那又怎会感到意外呢?”

闻言,蚩尤不曾否认,反而是点点头承认自己猜到了**的来意,然后他沉吟一番,又直直的盯着**问道:“**娘娘,你认为神农有资格做这人皇吗?他又有资格让我听从他的命令吗?我蚩尤需要听从他的命令吗?”

语气认真又狂傲,显然对于神农这位人皇,蚩尤从来不认可也不服气,他虽是在问**,但都不需要问,他自己心里早有答案,那就是:神农没有资格当这人皇,也没有那个资格命令我蚩尤。

这话刚出口,女娃就颇为不忿,神农乃是她父亲,她如何能够容忍蚩尤如此瞧不起神农?

于是,女娃轻笑斜视蚩尤道:“好大的口气!我父亲拯救人族于危难之际,走遍洪荒,历经磨难,采取千百种仙草,这才配置出魔毒解药,驱除了魔毒,然后才登上人皇之位,诸圣天帝认可,人族也认可,之后我父更是推广种植之法,让人族免于山林打猎的凶险,免于饥饿,又秉着仁爱之心,采药治病救人,如此桩桩件件,你怎么说我父不能当这人皇?”

女娃将神农干的大事一件件说出,以此证明神农坐上这人皇之位当之无愧,但蚩尤听后,愣了一瞬,随即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