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神农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皇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哈哈哈!”

听了女娃所说的神农的一些大功绩,蚩尤却是大笑,不知是在笑神农的这些功绩不值一提,还是笑别的什么。W.⒉

但不管他在笑什么,本就因他看不上神农而感到愤懑的女娃听到这笑声,当即就狠狠皱紧了眉头,怒瞪蚩尤喝问道:“你笑什么?我说的又有何可笑之处?”

蚩尤听了这喝问,笑的却是越加大声了,丝毫不曾在意女娃的怒视。

见状,女娃只觉得今日自己和神农两父女都被蚩尤不看在眼里,她再也忍不住的按住了剑柄,铿锵一声拔出宝剑,怒道:“不许笑!否则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蚩尤早已修成大巫之体,后来又修行了后土赐予他的的《不死魔功》,虽然还未突破大巫,到达祖巫之境,但他的实力可以说不下于一般混元初期的大能了,而且因《不死魔功》的特性,蚩尤如今更是轻易杀不死的了。

而女娃呢,修行不过区区十余载,天仙之境都未到,她此时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竟敢在蚩尤面前拔了剑,颇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年少轻狂又无知。

当然,对于轻狂又无知的女娃,蚩尤是丝毫不在意的,他也停止了大笑,然后只是瞥了一眼拔剑的女娃,就轻哼一声,看着**道:“你真的认为神农做的那些事情就是天大的功绩吗?这些功绩能够让他当上人皇之位吗?”

**默然,神农的功绩甚大,这是不可忽略的事实,但要是凭借这些功绩就坐上人皇之位,带领人族奔向未知的将来,那就不够格了,这不是否定神农的功绩,而是想要当上人皇,不是只有偌大的功绩就可以的,还要自身有那个能力和资格。

那人皇的能力和资格又该有哪些呢?第一,当然是忠于人族,能够奉献一切只为人族的展强大,这一点神农是有的,他当初不顾一切的寻找千百种仙草驱除魔毒,就可见神农对人族的忠诚了。

第二,人皇需要能够治理好人族的能力,让人族不断的展强大起来,这一点神农也不缺,只观这十余载神农的施政,就可见神农的能力绝不弱,他能够用自己的能力治理好人族,让人族变的更加强大。

第一第二点神农都满足了,可唯独第三点,神农却是无论如何都不算是合格的了。

第三,那就是身为洪荒中的人皇,必须有一身高的修为,既能够身先士卒抵御外敌,又能够压下人族内部的异议甚至是动乱,这一点只修行了数十载的神农做不到,他完全没有那样的修为。

修为不足可谓是如今的神农的软肋了,这导致神农只能被动的接受三教弟子和人族散修时不时的帮忙,而他自己只能说而做不到了,这徒让人叹息。

此时,蚩尤大笑,说神农不配为人皇,不是否定他的功绩,而是认为只有功绩而自身没有实力,总要受他人援手的人皇实在称不上是个洪荒中的皇者!

遥想远古三族,上古妖族,甚至是如今的仙族,这些族类的皇者哪一个不是霸道狠辣,修为绝之人?

而人族神农呢?他既不霸道狠辣,又无绝修为,完全是被别人推出来的一位人皇,可谓是个皇者中的异类了,蚩尤觉得这个异类可笑可怜可悲可叹!他也绝不会臣服于这样的一位人皇的。

**沉默的想了很多,最终只能轻叹一声,摇头甩掉脑海里复杂难言的情绪,正要张口说什么,却不想,这时女娃再也忍不住蚩尤对神农的诋毁了,大喝一声:“诋毁我父,拿命来!”

声音刚落,就见那手中宝剑化作一道银光向蚩尤的心脏而去!

“不可!”

**惊呼一声,想要出手阻止女娃,但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宝剑化作银光向蚩尤刺去。

银光一闪,就来到了蚩尤身前,那剑尖眼看着就要触到蚩尤胸前,蚩尤低头看了一眼,只听他冷哼一声,顿时“咔擦”一声,宝剑寸断成几截,又“叮铃”一声几截断剑落在了地上。

宝剑被毁,祭剑之人心神被伤,女娃当即吐了一口鲜血,身体就控制不住的要软倒下去,显然她却是受了重伤。

“唉!”

**叹息一声,忙扶着身子要软倒的女娃,摇头道:“你太冲动了,也不看看面对的是谁,怎能就出手了?也幸好蚩尤领手下留情,否则你在此出了事,我回去如何向人皇交代?”

女娃艰难的瞪了一眼蚩尤,这才断续的开口道:“师尊,非是女娃冲动,而是蚩尤太过了,在女娃面前如此诋毁我父,女娃岂能不出手?”

闻言,**却是不说话了,她不认为蚩尤刚刚一番话是对神农的诋毁,蚩尤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神农作为人皇,什么都很好,但唯独修为方面却真的很难服众。

见**不曾说话,一副默认的样子,女娃难以接受,激动的拉着**的袖子,急声问道:“师尊,难道你也认为我父不堪为人皇吗?蚩尤说的是对的吗?”

**本不想回答,可见女娃异常坚持的看着自己,她满脸无奈道:“神农人皇自是极好的,仁慈宽和,对人族更是赤胆忠心,但作为一个皇者,不仅需要这些,更要一颗皇道之心和绝的修为,甚至需要极大的野心,不然,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皇者,而神农人皇这些都不具有,他只能让人族平稳展一千年,却无法让人族站在洪荒无数种族之巅峰”

不等**说完,女娃已经闭上了眼,摆手激动的打断她道:“师尊,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闭口不言了,看着怀中颇受打击的女娃,她轻摇头,然后抬头看着蚩尤道:“多谢蚩尤领手下留情了,我徒儿女娃冒犯了。”

蚩尤并不在意的轻笑道:“她如此反应无可厚非,毕竟我是在贬低她父神农罢了!”

顿了顿,他又笑道:“神农还是有可取之处的,只是他只能作为一个治理人族的皇者,而不能带领人族立于洪荒之巅,我与他不同。”

“你带着那小女娃下去吧,神农不开战,我也不会招惹他,但我也不会听他的调遣,可明白?”

闻言,**微微点头,再也不多说,搀着女娃就退了出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