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熟悉的气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看着素女搀扶着女娃慢慢退出去,蚩尤双眼里闪过一道精光,霎那间又垂眸掩饰,暗道:“还不是时候,后土祖巫那儿还抽不开手来,等到后土祖巫那儿能够援手我这里,帝俊太一也在西方扎下了根基,谋图东方之时,也就到了我与人族开战之日了。”

是的,不仅神农素女他们明白人族与巫人部落再如此下去迟早会有一战,蚩尤也非常清楚,而且他已经做好了将来与人族一战的心理准备了,只不过如神农素女不想与巫人此时开战一般,此时他也不想开战,因为那些强势的圣人们还不是他蚩尤能够应付的,只有等后土等人从西方中抽出手来,那时才到了开战的时机了。

所以,刚才蚩尤才说神农不宣战,他也不会故意为难的一番话,但当然,想要蚩尤听从神农这位人皇的命令,那也是不可能的,二者只能维持一个相对和平的局面罢了!

……

素女和女娃出了巫人部落,素女担忧女娃伤势,所以二人并未立刻返回姜水部落,而是在东海之滨寻了一处空地,素女施法变化出一房屋,然后就扶着女娃进了屋子,让她盘坐了下来。

“给,服下它。”素女一伸手,手中就现出一玉瓶,又将玉瓶递给女娃。

“咳咳咳!”女娃咳嗽了几声,接过玉瓶,但并未立刻服下瓶中丹药,而是疑惑的看向素女。

见状,素女解释道:“这是西王母娘娘炼制的丹药,对你的伤势有好处,快快服下吧,等你伤好了,我们就立刻返回,将蚩尤的态度告知神农人皇。”

女娃闻言,沉默了半晌,这才轻点头打开了玉瓶,倒出几颗圆润晶莹剔透的丹药,往嘴里一塞,囫囵的吞了下去,然后就正襟危坐运起法力,炼化这些丹药的药力以疗治伤势。

素女见女娃在那儿闭目疗伤,自是在一边护法,但她的心神却是不全在女娃的身上,刚才蚩尤的一番话到底让她心里起了涟漪,再次出现了浓浓的不甘和忧虑。

神农是一个好人皇,这无可否认,但他不是人族推出的人皇,而是在三教强势支持下而当上人皇的,这样被他人摆布的一位人族皇者就算再好,那也是一种可悲!只能说明人族依旧在三教的掌控之下,而不是人族自己当家做主!这样的人族甚至不如巫人部落,至少巫人部落大多数是巫人说了算,而人族却不是如此,人族犹如傀儡被人操纵着,这让一直为人族默默奉献一切的素女如何甘心呢?

可是不甘心又能如何?难道她还有能力与诸圣争斗一番吗?她没那个能力!

所以不甘心也只能默默吞咽心里的苦涩,然后心中又涌起巨大的忧虑,因为她不知道三教掌控的人族,它的将来是怎样的?或者说三教要把人族打造成一个什么样的种族呢?

虽然现在看来,三教对于人族是充满善意的,即使有时霸道不讲理了些,但还可以容忍,至少他们一直在帮衬人族,让人族正在逐渐发展强大起来。

可是,这样的帮衬真的是不图回报吗?三教又为何要帮衬人族呢?

素女不清楚其中的内幕,但她非常明白圣人们帮衬人族绝对不是白白帮忙的,总有一天会用到人族的,那将来何时就会用到人族呢?

越深想下去,素女只觉得心里越加憋闷,透不过气来,她对人族的未来充满了悲观想法,却又无能为力去改变,只能眼睁睁看着人族被他人玩弄于鼓掌之中,最后昌盛下去?或者衰败?甚至灭族?

“唉!”素女摇头轻叹,将脑海里的胡思乱想丢却,这才稍微平静了下来。

这时,女娃调息完毕,伤势暂时压了下来,她睁开眼就见素女摇头叹息,不由开口问道:“师尊,怎么了?”

素女闻言看去,也忙凑近身子去问道:“如何?你伤势可要紧?”

女娃摇了摇头,脸色苍白的微笑道:“多亏师尊的丹药,女娃的伤势已经无碍了。”

“那就好,那就好。”素女松了口气,语气颇为庆幸的喃喃道:“蚩尤到底没下重手,否则你在这里出了事,只怕巫人和人族就要开战了,就如同当年后羿大巫射杀了九只金乌从而引起巫妖之战一般。”

听她提起蚩尤,淡笑的女娃也想起了刚才蚩尤说的一番话,当即她收敛了笑容,又暗自垂眸问素女道:“师尊,你说人族和巫人此时开战如何?是我父皇会胜还是蚩尤会胜?”

素女苦涩一笑,摇头道:“那是会两败俱伤啊!除非诸位圣人出手,否则想要靠人族自己的力量压下蚩尤,那真的很难很难!至少现在很难!”

“是吗?两败俱伤吗?”女娃呢喃了一句,就闭口不言了,怔愣的看着虚空,暗中心道:“难怪蚩尤如此狂傲,不把父皇放在眼里,原来他已有了这样的实力了,巫人部落已比之人族丝毫不差了。”

一旁的素女打量着女娃,见女娃不曾有其他过激的反应,她松了口气,又劝道:“别多想了,女娃,你好好养伤,伤好了,我们就返回部落,可好?”

“嗯。”

女娃点点头应下,有些心不在焉,她还在想着狂傲的蚩尤,他让她明白原来她父亲神农人皇在洪荒并不是那样一言九鼎的,洪荒远不是人族的洪荒,这里不仅有人族,还有巫人部落,甚至还有别人口中的巫族,魔族,仙族等等种族,洪荒远比想象中复杂!

女娃能够思考这些,显然,这次的经历对她打击很大,但也让她迅速的成长起来了,让她能够看清自己,看清真实的人族在洪荒的地位,而不是懵懂无知的以为人族就是洪荒的主宰!

正在女娃进行心理蜕变之时,素女却突然看向房屋外,大喝道:“谁?”

她察觉到有外人靠近,再仔细感应一番,那是一种熟悉的气息,这是金乌独有的气息,萧阳身上也有这种气息,她再也不会认错的了。

但正因为熟悉,素女却更加疑惑警惕,此时东海哪里来的金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