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玄女要破阵而出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东海海岸,礁石。

海风吹着萧阳的白色衣袍猎猎作响,他微皱着眉头看着那海面,突然问素女道:“你来此可是为了人族与巫人之事?”

对于人族和巫人之间的摩擦,萧阳也是有所了解的,这个问题还是从人族诞生之初就遗留下来的问题,当初人族三祖没有解决,伏羲也没有解决,以至于到如今这问题留给了神农,神农只怕也是无法解决的吧。

其实,真的要解决起来也不难,只要开战就是了,胜者王败者寇,然后二者融合在一起,遵从那胜者制定的法则。

若是人族胜了,人族说你是人族你就是人族,即使你身上有巫人血脉那也是人族。

同理,要是巫人蚩尤胜了,人族可能将会越来越稀少,最后全部变为巫人也未可知啊!

只是,想要开战,说的容易做起来难啊,以如今的人族实力与巫人开战是讨不了什么好的,神农也不希望自己治下的人族生灵涂炭,他的仁慈注定不会掀起战争。

而蚩尤,也因为人族身后的诸圣,也不愿轻易开战,除非等到时机成熟了,有后土等人援手,一切准备就绪,那时战争就要开启了,就算人族不宣战,蚩尤这位野心家也会如出了牢笼的猛虎张牙舞爪的扑过来。

萧阳想的非常清楚,所以不等素女回答,他又摇头轻笑道:“放心,魔族巫族妖族不在西方扎下根基,蚩尤不会开战的,至少他要等到巫妖魔三族再次集结,他才会对人族宣战吧。”

闻言,素女怔了怔,沉吟半晌,又猛地抬头盯着萧阳道:“你的意思是总有一天,巫妖魔巫人会联合在一起一同对人族发难?”

“呵呵。”萧阳微垂眸笑道:“人族占据着洪荒最为富饶的东方,灵气逼人之地,你认为别人不会惦记着吗?”

“不,所有人都惦记着呢,巫族,妖族,魔族,巫人部落,都在想着如何把碍眼的人族干掉,把诸圣囚禁打压,然后他们称霸洪荒,唯我独尊,成就一统洪荒的霸业。”

越说萧阳的声音越低沉,最后没了声音,顿了顿,他又挑了挑眉,笑问素女道:“你认为我说的对吗?”

素女轻点头,赞同萧阳说的话,是啊,有多少人盯着东方,盯着人族呢,巫妖魔三族,巫人部落,甚至是西方教,一个个都如同饿狼一般随时随刻都在想着如何攻打东方,渗透东方,最后占据东方。

又有多少人想着能够一统洪荒,成就万古霸业啊,从远古到上古,从三族到巫妖二族,还有眼前的男人,实在太多人在追求着一统洪荒,唯我独尊。

“你也是时刻在惦记着东方,想着如何一统洪荒吧?”

素女突然这样问萧阳,萧阳怔愣一瞬,随即坦然点头道:“是。”

顿了顿又开玩笑似的道:“所以,你也要提防着我,或许哪一天,我们就不再是能够站在一起的朋友,而是对立的敌人了。”

“哦,是吗?”

闻言,素女心里有些许难受,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她总是难受的,总会想起难受的事情来,如今又想到有一天他们可能会兵戎相见,她这心里的难受就更多了,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许久的静默之后,素女压下了心中的难受,问萧阳道:“那你来东海做什么?别告诉我你太闲了,来这里随意逛逛,我可不信作为一个天帝,洪荒大大小小的事情一大堆,你还会有闲工夫来东海游逛。”

确实,萧阳自然不是闲的来东海游玩的,也不是来此看东海风景的,他来此自是为了寻找转生的金乌们,他怀疑后土真的把金乌们转生为巫人了。

所以,趁后土她在忙西方之事,让巫族在西方扎下根基,根本无暇顾及巫人部落之际,他悄然来东海巫人部落摸摸情况,碰碰运气,见是否能够找到金乌们转世之身。

这事也算机密,萧阳却是不想告知于素女的,所以萧阳敷衍的笑道:“我来此就是为了故地重游的,你信吗?”

素女嗤笑,她自是不信这鬼话的,转头过去拨了拨头发,她道:“你不愿意说就罢了,何必拿这样的话搪塞于我?我又不是傻子,你这样的一位天帝陛下,哪里会特意来故地重游呢?”

“是吗?我不会吗?”萧阳反问道。

“你不会。”素女表情很是认真,看着萧阳道:“因为你有自己的方向,道路,不会回头看的。”

萧阳闻言默然,随即轻笑,他觉得素女说的有点道理,他无可否认,但不会回头是一回事,心里却终是对过去有点遗憾的。

他眯眼看着东海,不经意的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玄女可能要出炼情阵了。”

“嗯?”素女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随即又瞪大了眼睛,质问萧阳道:“你说什么?玄女要破阵而出了?”

萧阳点了点头,是的,玄女进炼情阵数千年,终于要破阵而出了,可一旦破阵而出,恐怕他和玄女也就到了一刀两断的时候了,所以他来东海做事情,特意来这礁石故地一游,心里到底是有些遗憾的。

“什么时候?还要多久?”素女紧接着激动的追问。

萧阳张口便要回答,这时,突然素女摆手打断了他到了嘴边的话,她皱眉掐算着,半晌后刚刚激动的表情完全消失不见,惊呼道:“不好!女娃有危险,我必须去救她。”

说完,也不与萧阳告辞,也不再追问玄女破阵之日,直接化作一道白光离开了,往自己刚刚心神不宁时掐算的地方而去。

“女娃?那个少女就是神农的女儿女娃?她有危险岂不是要身死于东海变精卫鸟了?”

萧阳自语一番,沉吟半晌,也随即跟了上去,女娃死不死他无所谓,只是就怕女娃死了,会引起人族对龙族的不满,从而迁怒他这位天帝,毕竟龙族也是他坐下臣子嘛,若是女娃死在龙族手里,人族怨怪他也不奇怪,特别是神农,会对他对天庭有隔阂。

再说,女娃也是素女的弟子,既然是故人弟子,又是牵扯到人族,那她还是好好活着吧,别死了又引起一系列变故才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