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盘古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东海海岸。

那额外的三个蒲团让萧阳心中豁然,他正要转身再去巫人部落一次,想要仔细察看一番,尤其是蚩尤的屋子,看看是不是正如自己所想的那般,那三个额外的蒲团就是为了金乌们准备的。

但是,就在他转身之时,突然一道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来东海巫人部落是为了寻找你的兄弟们吧?”

这个声音如此耳熟,人还没现身,萧阳就知这人是谁。

然后,他身子顿了顿,抬头向汤谷的方向望去,果见扶桑随后在海面上现身,又一瞬间来到萧阳身边,笑呵呵的抚须道:“我说的可对?”

对于扶桑能够发现他的行踪,萧阳并不感到意外,毕竟扶桑是一位混元大罗金仙,再加上他本身对于金乌的熟悉,能够察觉到萧阳的到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萧阳沉吟不语,半晌他默认的点了点头,又轻叹了口气,道:“我是定要让他们一个个复活的,否则我心魔难消,修为想要再进一步,突破成就混元大罗,那几乎是不可能。”

“哦?是吗?”扶桑低垂头自语了一句,又笑着摇头叹道:“当年之事不是你之过,准提亲自做那苟且偷摸之事,我不敢现身阻止,帝俊太一也不曾察觉,这才导致后羿射日之事发生,如此与你何干?你为何要将所有的罪责都承担于自身,以至于成了心魔呢?”

闻言,萧阳苦笑摇头,如果他不是早知有那一劫难,早知金乌们九死一生的结局,他也不会如此自苦,自己怪罪自己无能,无法挽救兄弟们于劫数之中!

正因为知道结局,却无能力去挽救,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这种悲苦却是别人难以理解的。

看着扶桑,萧阳不愿多言解释,也不知该如何解释,他摇头道:“不管如何,我是定要复活他们的。”

“唉!”扶桑叹息一声,见萧阳如此执着,也不再劝慰,沉吟半晌又道:“即使金乌们有转生于世间,只怕也不是转生于东海巫人部落吧。”

“嗯?”扶桑如此断言,却是让萧阳感到疑惑,他看向扶桑,问道:“老祖怎么如此说?难道,难道老祖发现了什么吗?”

刚刚萧阳才察觉到了那三个额外蒲团的线索,心里颇有些希望,如今又听扶桑老祖如此说,这却是让萧阳心里有些不踏实,就怕那三个额外的蒲团并非如他所想的一般,不是为金乌们准备的。

对于萧阳的疑惑,扶桑老祖笑道:“要说对金乌的熟悉,除了你们金乌一脉自身,这整个洪荒无论圣人道祖还是谁,没有人比我更熟悉金乌的气息吧?”

萧阳沉吟的点了点头,的确,论及对金乌的熟悉了解,扶桑老祖确实可以说是最为了解金乌的,金乌的气息他也是最熟悉的,毕竟帝俊太一还有他们十金乌都在他的枝桠上栖息过,修行过,可以说扶桑老祖甚至有可能比金乌还了解金乌。

“所以,这东海要是出现了金乌,哪怕他是转生的金乌,但只要具有金乌的本源,那我就一定会感知到。”扶桑顿了顿,摇头继续道:“可是这么多年了,我却是从未感应到金乌的气息,如此我可断定巫人部落里绝没有转生的金乌,青阳,你可能是要白来东海一趟了。”

萧阳闻言默然,呢喃自问道:“是吗?真的没有金乌转生于巫人部落吗?这一趟东海我却是白来了吗?”

他不曾怀疑过扶桑老祖的话,扶桑老祖确实没有在巫人部落里感应到金乌的气息,那就是巫人部落里是真的没有转生的金乌,但是这是真的吗?后土真的没有动过手脚?那额外多出的三个蒲团又是给谁准备的呢?

萧阳心里泛起了疑惑,他仍旧不死心的想要在巫人部落寻找,尤其是那额外的三个蒲团,他定要弄明白它们到底是为谁准备的,不然他仍然认为巫人部落里肯定有转生的金乌存在,只是后土他们藏匿的很深,以至于他和扶桑难以察觉罢了。

萧阳眯起双眼,看着东海的波涛,出神的思量了片刻,突然开口问扶桑道:“你可知巫族有什么地方最能够藏匿东西或人的?这个地方让我和你都可能无法察觉。”

扶桑被问的一怔,愣了一瞬,随即瞬间就明白了萧阳话中的意思,他道:“你认为后土把金乌们藏到一个你我也察觉不到的地方?”

萧阳轻点头,想着那三个额外的蒲团,眼里带着几分肯定,几分猜测的道:“或许吧,反正我是认为有这个可能的,毕竟后土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她的目标可是要带领巫族重新走向辉煌。”

闻言,扶桑也是默然,皱着眉头沉思许久,他想起来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除了巫族,却是无论圣人道祖,什么人都不能够进去的,但是巫人能进那个地方吗?扶桑老祖自己也不知道。

于是,扶桑老祖迟疑斟酌道:“要说这样一个地方,巫族还真有一个,那里除了巫族却是谁也进不去。”

“什么地方?”萧阳忙问道。

“你可记得巫族的盘古殿?”扶桑老祖凝眉提醒道。

只一句提醒,萧阳瞬间明白扶桑老祖要说的是哪里。

盘古殿,洪荒先天至宝之一,是巫族继承的盘古遗泽之一,巫人又称其为巫殿,此殿是巫族诞生之地,除了巫族,洪荒任何人都进不去,也感应不到殿中情况,可以说神秘至极!

但是,若是金乌转生于巫人,巫人可以进盘古殿吗?可要不是藏匿于盘古殿中,为何洪荒各处寻觅不到呢?难道真的藏匿于盘古殿中?

萧阳心里又是疑惑丛生,最后他强压下这些疑惑,看着扶桑老祖又问道:“除了盘古殿,巫族可还有其他隐秘之地?”

扶桑老祖想了片刻,摇了摇头,道:“盘古殿是巫族最为隐秘的地方,其中的秘密恐怕就连鸿钧老祖也不知道,那里是巫族最为安全的地方,无人能够感应到里面的情况。”

“那他们果然在那里吗?”

萧阳自语,看着那起伏的东海,心里又在盘算着怎么去盘古殿一探究竟,毕竟盘古殿他可是进不去的,那里面的情况更是一无所知,想要探查那真的是很有难度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