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西方,巫界。

自从巫妖魔三族入驻西方以后,西方就被分割成两部分,一部分以须弥山为中心的西方教的地盘,这些占西方的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二则全是归属于妖魔巫三族的。

而且,这三分之二的地盘又被三族瓜分,其中极西之地为魔族所在,被帝俊太一命名为魔界,由帝俊太一管理,是魔族聚集之地!

靠近东方的地方则是6压在帝俊太一的支持下立下的妖域,收纳天下投靠而来的妖族,同时也把西方教团团围住,呈围困之势。

至于巫族嘛,后土则是选了一地方,开辟了巫界,此处用来本已剩的不多的巫族也是足够了。

巫妖魔三族占领了西方,渐渐要扎下根来,自是好生经营着魔界妖域和巫界,所以后土这么多年多是留在西方,领导着巫族在西方扎下根来。

“下面的人都安排的妥当了吗?”后土坐在那座位上,颇有些疲惫的问下面的九凤道。

九凤回道:“是,祖巫大人,都安排妥当了。”

然后,顿了顿,九凤又迟疑道:“祖巫大人,这西方实在是太过贫瘠了,连一座灵气逼人的大山脉都少见,实在是比不得以往在东方的胜景,下面的人多少有些抱怨。”

后土苦笑,她怎么不知道西方贫瘠,比不得东方胜景?她怎么不想在东方扎下根来?

她做梦都想啊,只是现在的巫族不是当年了,当年有十二位祖巫,有都天神煞大阵,盘古真身,有亿万无数巫族勇士,可是现在有什么呢?只有她后土一人苦苦支撑着,巫族也在逐渐变少,如此他们拿什么再去东方与诸圣争抢呢?

他们争不过,抢不过,所以也只能在西方这贫瘠之地寻一处落脚地渐渐扎下根来。而且就是这处贫瘠之地,也是她后土多方谋划,才能够得到的,不然,恐怕他们要永远待在那幽暗的地府,不得见天日了!

但面对如此艰难的困境,后土依旧没有认输,她还在谋划着为巫族争取生存之力,即使十二位祖巫只剩下她一人,她也要将巫族重新带回荣耀之时。

后土沉吟半晌,望着虚空道:“快了,这西方我们待不长的,帝俊太一不会满足委屈于此,总有一天,巫妖魔三族会攻占东方的,到那时,巫族将重新回到故土。”

“是,九凤明白。”九凤点头应声,顿了顿,见后土再没有其他吩咐,就躬身道:“那九凤告退了?”

“嗯。”后土点头道:“去吧!”

随后九凤离开,后土一人不知想着些什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又手一挥,十二个小金人出现在桌案上。

这些金人是以十二祖巫的原形而打造的,只见它们或手握双蛇,或脚踏水火,或呈怒目凶恶状等,他们一个个凶煞模样让人看之心中生畏,但后土看着它们却是由衷的感到亲切。

她一个一个拿起抚摸,擦拭,直到擦拭过最后一个金人,她把它们摆放的整整齐齐,看着他们,像是誓一般的微笑自语道:“兄弟姐妹们,后土一定会将巫族重新带回巅峰之时,定会一一把你们复活,后土做的到,后土一定做的到!”

说完,又细细打量着这十二尊金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回忆着过去兄弟姐妹们在一起的日子,那时候纵横天地,何等逍遥自在啊!

可是,这样的回忆不过半晌,突然满脸微笑的后土神情变的凝重无比,暗道:“怎么可能?那三只小金乌怎么出了我布置阵法?而且好像还出了盘古殿,是谁带他们出来的?”

“不行!我得回去一趟,否则没有这三人在手,如何能够让青阳乖乖听话,帮她庇佑巫族呢?”

当即,后土就刷的起了身,没有丝毫犹豫,挥手收起了桌案上的十二尊金人,然后眨眼间就消失在原地,出了巫界,悄然离开了西方,往地府而来。

……

见旭现了自己,藏在暗处的萧阳也不再隐藏,他大笑着现了身形,略微催动了金乌本源,顿时两道太阳真火向相柳的两只手烧了过去!

太阳真火威力极强,无物不烧,又加上萧阳的修为高深,不是相柳可比,所以两道太阳真火在那两手抓住旸和旦之前,就烧了过去,当即那相柳的两只手就化作灰烟,随风而散!

“太阳真火?青阳!”刑天惊惧,随即大喝道:“相柳兄弟!快退!他是青阳!”

相柳见他所化的两只手被轻易烧成灰烟,就知来者不是善茬,又听刑天喊出萧阳的名号,心里更是震惊畏惧,一点都不敢耽搁,霎那间就跳开,往后退了几百丈远,这才落下站稳,转头看向攻击之人,见果然是萧阳,顿时相柳紧皱起了眉头,暗道:“麻烦了!”

然后,他又看向旭,旸和旦,见他们三人紧紧聚集在一起,颇为防备的看着他和刑天,又心道:“被青阳找到了这三人,恐怕后土祖巫要前功尽弃了,这三人不能成为巫族对付青阳的棋子了!”

“唉!这次我却是误了后土祖巫的事了!”

这时,刑天也紧握着大斧,来到了相柳身边,他们无心理会戒备警惕的旭等三人,又同样戒备警惕的看着萧阳,低声问相柳道:“你怎么样?可有被太阳真火伤着?”

相柳摇了摇头,苦笑道:“刑天兄弟,只怕我们这次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不仅后羿兄弟救不出来,就是这三人也会觉醒归位了。”

闻言,刑天默然,的确,他们这次真的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但他们哪里想到萧阳居然如此凑巧的就出现在这里呢?

而且,不仅后羿救不成,那三只小金乌会觉醒归位,就是他们自己恐怕也有可能成为萧阳的阶下囚,如同后羿一般,被萧阳囚禁于一地饱受折磨!

想到这里,刑天紧紧的皱起眉头,大斧握的更紧了,双眼紧盯着萧阳,低声对相柳道:“若是不敌,我自爆于此,拖住他片刻,相柳兄弟你自己赶快逃离!”

相柳闻言一愣,刚要说些什么,这时微笑着的萧阳突然开口道:“好久不见了,刑天!”8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