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后土的妥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巫界,大殿。

帝俊太一直直的盯着后土,帝俊眼神深沉,太一杀意肆然,但二人却没有轻举妄动,良久太一忽的站起身来,仰头哈哈大笑:“哈哈哈!”

大笑之后,他眼中肆然的杀意散去,又紧盯着后土意味深长的道:“果然不愧是祖巫后土!有手段,够狠!”

后土毫不避退的迎着二人目光,深沉也罢,杀意也好,后土此刻一点都不在意,把她逼到了绝路,她后土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

所以,后土闻言轻笑道:“太一陛下过奖了,后土再如何也比不得两位陛下。”

“哼!”太一冷哼一声,瞥了一眼垂眉的后土,见后土态度强硬,绝没有妥协的意思,他这当即皱起了眉头,暗中传音问帝俊道:“大哥,后土如此不识相,怎么办?”

帝俊没有回答他,只看了他一眼,然后就看向后土,沉声道:“后土祖巫,既然话我们都说开了,那帝俊也不绕弯子了。后土祖巫,我也请你理解我与太一作为长辈的责任,既然小辈能够转生复活,我和太一自然希望他们早一点复活不是?”

“这是太一威逼胁迫不行,帝俊准备用怀柔的策略了?”后土暗道,然后又垂眸不言。

她不说话,并不代表她真的要放出魔祖,与帝俊太一同归于尽,而且一旦放出魔祖,不仅帝俊太一可能要死,就是她后土也可能被魔祖奴役,过着傀儡般的日子,这都不是后土想要的,所以放出魔祖同归于尽只是下下策罢了,是后土用来威胁帝俊太一的,警告他们不要把她逼到绝路,否则她也顾不得其他了。

再说,应付帝俊太一的威逼,她早有对策,并不是强硬的拒绝,而是在强硬中带着妥协,毕竟巫妖魔三族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是盟友,这时还不好把关系弄僵了。

“后土祖巫,你可能与我们说说,如何才能让侄儿们转生?我们有条件可以谈嘛,毕竟我们现在可还是盟友,你说是吗?”太一眯着双眼紧接着道。

沉思中的后土抬头打量了一番帝俊太一,良久才轻笑道:“不是后土为难两位陛下,只是后土这心里怕啊。”

“哦?这洪荒还有祖巫害怕的人?”太一饶有趣味的问道。

“那是当然,洪荒后土害怕的人很多了。”后土与太一对视,表情既认真又好似开玩笑道:“比如紫霄宫中的道祖,方丈岛的杨眉老祖,还有被镇压于深渊的魔祖,这一个个哪个不是在洪荒翻云覆雨之人,哪个不让后土害怕呢?”

说着,她又叹息一声,然后继续道:“甚至是两位陛下,后土也怕呢。”

看着帝俊道:“怕帝俊陛下手中得屠巫剑再次向巫族举起,屠杀无数巫族,那宝剑可是炼制来专为破祖巫之身的,锋利无比,伤巫族轻而易举,我怎能不怕?”

又转头看着太一道:“我也怕太一陛下手中的东皇钟,东皇钟那可是先天至宝,太一陛下若是对着巫族敲响它,后土又能如何?”

“所以,后土时时刻刻都心里担惊受怕的,害怕巫族在我手里灭亡,这种恐惧如同噩梦一般纠缠于我。”

说到这里,后土顿了顿,突然又露出大大的笑容道:“然而,有那三只小金乌的精魄在身边,我这种恐惧好像减少了,因为我知道他们的父皇叔父和大哥不会放弃他们的,有他们在我手里,我就又有了安全感,帝俊太一两位陛下,你们觉得如何?”

帝俊太一听完她这一番话后,神情已经毫不掩饰的冷了下来,二人双眼犹如毒蛇一般盯着后土,恨不得把后土顷刻间捏死,但却就算做的到也做不得!

因为她手里握着小金乌们的精魄,同样又有可能最后走投无路放出魔祖与他们同归于尽,所以太一帝俊尽可能克制住心里那股捏死后土的冲动,只双眸紧紧盯着后土,又听太一咬牙道:“后土祖巫!要知道我们现在还是盟友,你做的如此绝,恐怕不利于妖魔巫三族的合作吧?”

“对!我不会做的那么绝的,毕竟我们还是盟友嘛。”后土摇头失笑道:“太一陛下别着急,后土的话还没有说完,太一陛下还是耐心的听完再说话不迟。”

太一闻言,心里憋屈至极,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后土,心里暗道:“这后土果然难缠至极,也不知她到底作何打算,如此不给个交待,我可是不依的,哼!”

然后,静默了许久,后土才看着帝俊太一开口道:“两位陛下自知我手中只有三位金乌的精魄,但要我安排他们全部转生,后土却是自问做不到的。”

眼见帝俊太一张口又要说什么,不等帝俊太一插话,后土忙打断道:“但是我可以答应你们先安排转生两只金乌,另外两只金乌嘛,那只好先在我手上好好待着了,等到合适时机再说转生之事,不知两位觉得如何?”

没错,这就是后土妥协之法,她不会傻傻的把金乌们全部交出去,那样她就完全失去了牵制帝俊太一和萧阳得保障,到时候巫族也会成为金乌一脉的附庸下属一般,任由他们指派行事,这绝不是后土想要看到的。

但是面对帝俊太一的威逼,除非后土真的疯狂的带着巫族与他们同归于尽,否则她只能妥协行事,所以她这才提出先安排两只金乌转生,她自己又手中留一只让自己有牵制他们的东西,这可谓是后土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妥协之法了!

可这显然让帝俊太一无法满意,二人深沉的盯着后土好半晌,不发一言!

后土也同样毫不退让的与二人对视,显然不会再做出丝毫妥协,眼中就表达一个意思,答应就答应,不答应执意要威逼于她,那就试试看!

当然,帝俊心中还有夺舍魔祖的野心,自然不会在后土这里死磕,不然逼急了后土,放出了魔祖,只怕他的夺舍计划还没实施就落空了,而收拾后土以后有的是机会,只要夺舍魔祖成功,后土那更不是话下。

想到此,又僵持了许久,帝俊才勉强点头道:“如此,就依祖巫所言吧,希望祖巫不会再次食言,不然我可不依的!”

后土闻言绷紧的心里一松,这威逼胁迫的一关也算是暂时过了吧!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