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妥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族军营,大帐。

与蚩尤交战,又是一场惨败!

当然,轩辕不是没败过,甚至他第一次和蚩尤交锋就败在蚩尤手上,之后对峙百余年,也大大小小的败过几次,这都不算什么,只是今日之败比较特殊罢了。

之所以有今日之败,缘故有三。

一是公孙家的大军被召回,让人族一下子少了三分之一的精锐,如此实力大减,自是不敌于巫人大军。

二是轩辕被逐有熊部落,人族又有大旱之灾降临,这让人族大军军心不稳,难以发挥出虎狼之师的实力,如此自是无法与巫人大军对抗。

三是人族内部对于轩辕的做法已有了分歧和冲突,比如素女或许欣赏轩辕的无畏无惧的胆识,但玄都等人却觉得轩辕太过自私,不顾大局,如此心思各异的内部犹如散沙,如何能战胜蚩尤?

惨败之后,大帐里的人皆是默然不语,一时之间,大帐里静默极了,再没有当初齐聚到一起的意气风发,热闹至极了。

轩辕扫了一眼低头的人族众将,又看了一眼只顾打坐的三教弟子,心里微叹,终是看向玄都,开口道:“道长,轩辕接下来要如何做,还请道长指教。”

玄都刚刚不开口,本也在等轩辕的询问,此时听问,他不立刻告诉轩辕如何去做,而是斟酌沉吟道:“轩辕,百余年来,你和蚩尤一直在此僵持,有胜有败,但今日之惨败的缘故,依轩辕你的智慧,想来不用贫道多说吧。”

轩辕闻言默然,这自是不用玄都多说,轩辕明白其中缘故,不仅他明白,想来在场的人都明白,只是都不愿开口讲明罢了,不然,说出此战惨败的缘故,必然牵出轩辕的诸多是非,如此却是许多人不想说不愿多说的了,毕竟这是非里面又有诸圣,又有萧阳,又有人皇,实在是水深的很,在座没人愿意在此胡言乱语。

但玄都身为三教弟子,又是人族,却是对这些顾忌不是很在意,他直直的盯着轩辕,语气生硬的道:“轩辕,既然你明白了惨败的缘故,那为何还要坚持到底,以至于让人族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你到底是为了人族,还是为了自身,轩辕可能与贫道说个清楚?”

这话一出,在场众人皆是浑身一震,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玄都,他们万没想到玄都居然会在此时如此质问轩辕,这样的质问要是轩辕一旦回答不好,只怕将要导致的结果简直是不可预料的。

当然,玄都既然敢如此质问轩辕,自是已对轩辕的回答有所准备。

若是轩辕说是为了人族,那玄都就会以战事艰难的理由让轩辕对萧阳妥协,尽快得到萧阳的全力支持,如此定下人族与巫人之战的最后胜负。

可要是轩辕避而不答,依然推脱,不愿妥协,只为自身的权力和地位,罔顾人族死活,那么玄都就会立刻发难,拂袖而去,对于轩辕这位人皇继承人他是不承认的,且会回首阳山后,禀报太上,再请太上重选一位人皇继承人,这也是有可能的。

在座众人虽都觉得大帐里气氛紧张,但都没有猜到玄都接下来会有何反应,只是其中的多宝却是明白,玄都忍耐轩辕已是到了极限,这是冲着轩辕去的了!

他也是盯着轩辕,听他会如何回答,心里也是暗叹道:“玄都师兄终究是发难了,也不知轩辕会如何作答,若是,若是轩辕罔顾人族生死,依然坚持到底,不愿妥协,让玄都师兄拂袖而去,那我等截教弟子又要何去何从?我回金鳌岛又要如何向师尊交代?”

玄都质问轩辕,众人看着玄都若有所思,多宝又看向神色沉凝的轩辕,一时之间,这本就气氛沉重的大帐变的更加紧绷了,让人几乎无法呼吸!

而此时,轩辕自是听明白了玄都话中深意,他也陷入了沉默之中,心中更是矛盾至极。

他轩辕自出生以来,就是公孙家子弟,是有熊部落的天之骄子,从来没有什么艰难险阻能让他失去希望,让他向什么事情什么人妥协,只是如今好像由不得他了。

外有蚩尤虎视眈眈,内有有熊部落冷漠旁观,现在更有玄都放言质问,这一切都在告诉轩辕:没有了萧阳的支持,他是这样的举步维艰。

可是轩辕不服输,他不想如此轻易妥协,于是他看向通天教主遣来辅佐他的多宝,却没想到多宝迎着他的目光居然垂眸不语,这种不语已是表明态度了,那就是也在告诉他,不要试图再顽抗下去了。

见轩辕久久不回答自己,又见他看向多宝,玄都更是沉声道:“轩辕!请回答贫道,你是为了人族,还是为了你自身的野心?”

“野心”二字实在是太露骨了,显然玄都今日非得逼迫轩辕妥协不可,否则不会如此说。

轩辕还是顿了一下,最后在众人的目光下,在玄都的逼视下,他语气沉重道:“三日后,举行祭告天帝的仪式,以求取大雨,为无数受大旱之灾的人族祈福!”

这话让众人一怔,随即又都是明白轩辕的选择了,他终是妥协了,向强势的萧阳妥协了,向逼迫的玄都妥协了,更是向如今的人族艰难的形势妥协了!

这让帐中众人为之松了口气,紧绷的气氛顿时瓦解冰消,即使还没有人说话,但那种透不过气来,让人压抑得气氛却是散去了。

玄都闻言更是收敛起了刚刚沉凝严肃的脸色,面上带着几分笑意,点头道:“如此你能顾全大局,贫道甚是欣慰,玄女娘娘,你觉得如何?”

玄女听问眉头微动,含笑答道:“如此,只要三日后轩辕主帅祭天之后,想来那位会冰释前嫌,让有熊部落再次派兵来援吧。”

顿了顿,她又收起嘴角的笑意,垂眸猜测道:“而且,我认为以那位的雷霆手段,只怕如今已不愿再等待拖延下去了,恐怕他自己会亲自上阵也说不定呢?”

玄都听了却是一顿,这萧阳亲自上阵,岂不是到了大决战的时候了?

想到这里,玄都心里又是凛然,暗道:“大决战到来,却是一场生死之斗,要好好为此谋划一番才是。”

而轩辕看着下面各自的反应,心里不由自嘲:“轩辕啊轩辕!枉你还欲永在人皇之位上,想做那永久的人族皇者,却不想最终你还是要妥协,就如此轻易的选择妥协了。”

他心里这样自嘲,又是想起之前他与公孙熊的冲突,此时他不得不承认,正如公孙熊所言,他是痴人说梦了!

可又是想着那受大旱之灾的人族,想着变的不人不鬼,沉睡的女魃,想着嚣张跋扈的蚩尤,目中顿时冷光闪烁,他心里更是冷哼道:“蚩尤!轩辕面对仙官,面对玄都和无数人族,不得不妥协,但对于你,轩辕必让你身死于我面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