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动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朝歌,王宫。

从天帝殿回来,纣王就心事重重,总是出神,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纣王从萧阳的话语中,嗅到了一种风雨欲来的气息。

为什么天帝会说自己不要让他失望?又是什么叫做到时候自知?

天帝这些话,纣王琢磨了一遍又一遍,总觉得其中必有玄机,可他总想不明白其中的玄机,以至于他得到了《八九玄功》全部功法的喜悦都被冲散了些,对于朝臣们的日常禀报更是听的心不在焉。

没有多久,他就心烦意乱地挥手打发朝臣们回去了,自己一人坐在那王座上继续琢磨着天帝说的话。

那商容和比干二人退出去之时,对视一眼,比干向他使了一个眼神,低声道:“老丞相,此时闻太师不在,大王最听你的劝告,你留下来问问大王,大王今天这是怎么了,总是心不在焉的。”

商容闻言,脚步顿了顿,沉吟一瞬就点了点头道:“好!比干王叔放心,老臣自会问大王的。”

比干没再多言,与朝臣们一起离开了,那商容则是转身返回,等这大殿中只剩下他和纣王二人之时,商容看着不知道在琢磨什么的纣王,突的出声唤道:“大王!大王!”

纣王顿时惊醒了过来,抬头看去,见是老丞相商容,先是松了口气,然后道:“是老丞相啊,其他的人都走了,却是不知老丞相有何事要留下来,单独与孤说?”

商容微躬身道:“大王,老臣并无其他事情要禀报给大王,只是见大王从天帝殿中回来之后,就一直心事重重,心不在焉,老臣见了颇为担忧,这才留下来想要问问大王,大王这是因何事而如此啊?”

听问,纣王默然,沉吟半晌,这才道:“老丞相,孤没什么,只是想不明白一些事情而已,老丞相不用担心孤,倒是老丞相年岁大了,这一天祭祀礼仪规矩繁琐,老丞相恐怕是累了,还是回府邸好好歇歇吧,别忘了明日还要去女娲庙里祭祀女娲娘娘呢!”

见纣王如此敷衍自己,商容不甘心,上前一步拱手还要追问什么,但不等他追问的话说出口,纣王又摆手道:“好了!孤也乏了,去后宫歇着了,老丞相也回府邸歇息吧!”

然后,不理会欲言又止的商容,纣王自顾自从王座上下来,出了大殿,回了后宫,继续琢磨萧阳说的那些只言片语。

而商容见状无奈,摇了摇头,长长地叹息一声,自语道:“要是闻太师在朝就好了,如此定能问出点什么来,只可惜闻太师前去北海坐镇,多年未归啊!”

然后,自己也转身离了这朝堂大殿,离了王宫,返回了自家府邸。

……

凤栖山,娲皇宫。

就在纣王琢磨着萧阳那些话的深意之时,娲皇宫中的女娲娘娘也不得清闲自在,这一日她正想着该如何完成萧阳给她的间谍任务,同时还不被鸿钧老祖和诸圣察觉,正为此愁眉不展之时,突然她心底里冒出了一个缥缈的声音:“女娲,你该动手了!”

听着这心底的声音,刹那间,女娲娘娘就认出来了,这声音是那鸿钧老祖的,顿时她心中一惊,忙又深吸一口气,镇定冷静下来,心中道:“请老师吩咐,女娲该如何做?”

鸿钧老祖声音淡漠道:“万事万物,天道自有定数,远古五族如此,上古巫妖如此,大夏也是如此,都有结束的定数,如今天数已定,纣王昏聩,暴虐无道,沉迷于美色,民不聊生,叛乱四起,殷商当灭,女娲,你明白了吗?”

女娲娘娘心中苦笑一声,道:“女娲明白了,老师说的是,天数已定,殷商当灭!”

鸿钧老祖又道:“明日纣王将前往女娲庙祭祀于你,到时候你自可动些手脚,顺天而为,记住,纣王昏聩,暴虐无道,沉迷美色,民不聊生,叛乱四起,殷商当灭!”

“是,女娲记住了,多谢老师指点!”女娲娘娘沉声道。

等了片刻,没有得到鸿钧老祖的任何回应,想来鸿钧老祖已是收回了意识,不再关注自己这里吧,顿时女娲娘娘瘫软在云台之上,心中惊惧无比。

半晌之后,她才重新冷静下来,想着鸿钧老祖刚刚说的话,念头急转之间,已是明白了鸿钧老祖的意思,这是要她明日趁纣王祭祀她时,对纣王动些手脚,让纣王变成一个昏聩,暴虐无道,沉迷美色的暴君啊,如此才能叛乱四起,破灭殷商!

想明白了这些之后,女娲娘娘叹道:“真是歹毒的计策啊,竟然要我亲自动手迷了纣王本性,然后掀起各种叛乱,他好再次下子,扶持一人,破灭殷商!”

“但是,他绝对想不到,我虽然被他掌控生死,对他的命令不敢不从,但是也有青阳在暗中作梗,这盘棋可有的下了。”

“罢了,还是联系青阳,将他的命令告知青阳,再问问青阳我接下来该如何做才好!”

自语罢,她伸出手来,那手中就有一玉像现出,女娲娘娘看着那玉像,低声道:“天帝,道祖动了!”

此时,天庭凤凰宫中的萧阳一愣,忙降下意识于玉像中,开口问道:“哦?他动了?他要怎么做?”

女娲娘娘叹道:“刚刚他传来命令,要我趁明日纣王到女娲庙祭祀之时,对纣王动些手脚,迷了纣王本性,使得纣王成为一个昏聩暴虐,沉迷美色的暴君,如此一来,殷商必然叛乱四起,他好趁机下子,天帝,你说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萧阳听完她所说的这番话,都是为之一惊,他以前想的纣王之所以会成为暴君,前后差别太大,其中的原因或许是后人污蔑,又或许是自身魔性深重,迷了本性,可他从来没想过真正的原因可能是女娲娘娘自己动了手脚,迷了纣王本性,使得纣王成为了一代暴君,只为了引出所谓的封神大劫,完成鸿钧老祖交给她的任务。

这个可能性他从来没有想过,但如今事实却是如此荒诞,居然会是女娲娘娘自己动的手脚,迷惑纣王,让纣王题下淫诗,然后故作大怒,要给纣王一个报应。

于是,她招来轩辕坟三妖,让三妖托身宫院,迷惑纣王,毁坏殷商根基,助西周破灭殷商,一切都是为了完成封神大劫!

这个荒诞的可能在萧阳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他真是想笑,但又笑不出来,因为这种可能性他都忽略了,他的布局思虑远没有他想的那样完美无缺。

萧阳暗暗压住了内心的波澜,然后沉声道:“娘娘,你就按他说的去做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