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纣王进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次日上午,朝歌城女娲庙。

如昨日祭祀天帝一般,纣王带领群臣来到女娲庙,祭祀女娲娘娘这位人族圣母娘娘,祈求娘娘的庇护。

此时,纣王抬头看向那女娲娘娘的神像,只见娘娘神像被重重隔幕隔开了众人的目光,看不见真容,只隐约可见到一婀娜多姿的神女站在那儿。

那一旁的商容则是在介绍女娲娘娘的功绩,他道:“女娲娘娘乃是上古神女,上古巫妖之时娘娘抟土造人,对我们人族有造化之恩。共工撞倒不周山之后,女娲娘娘又炼五彩石补天,对众生有挽救之功。可以说只凭这补天造人之功德,女娲娘娘就应该世世代代受人族供奉,不可遗忘!大王,上香吧!”

“嗯!”

纣王点了点头,接过一边侍者递来的三根点燃的长香,上前来到香炉面前,将长香插入香炉之中,又不失恭敬地拜了三拜。

等他起身时,再次看向重重隔幕中的女娲神像,却不想这时一阵香风吹来,吹的那面前长香的烟气缭绕,吹开了那重重隔幕,那隔幕中隐约可见的女娲神像顿时露出了真容。

只见娘娘宝相庄严,神情肃穆,只站立在那儿,自有一股神女的威严,让人不敢直视。

这是商容等大臣们看到的女娲神像,他们只抬头看了一眼隐约可见的女娲神像,就低头不敢再看。

但是,此时此刻纣王看到的女娲神像却与他们完全不同,他看到的女娲神像是十分妩媚动人的,神情也不是庄严肃穆的,而是峨眉淡扫,嘴角上扬,对他露出了一个极为诱人的笑容。

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当即纣王就像是着魔了一般,怔然地望着那被风吹开重重隔幕的女娲神像,移不开目光,心里只想着:“这世上还有这样美丽的女子,要是能够有这样的女子常伴左右,那又该是何等快活之事呀!”

这淫心一起,纣王瞬间失了本性,不知不觉中他就已中了女娲娘娘的神通,迷失了本性,使得那平日里霸道独断中有了残忍暴虐的种子,只等种子发芽成长,一代英主纣王自会变成暴虐无道,沉迷美色的暴君。

这时,那吹入庙中的风停了,那重重隔幕也是再次把女娲神像掩盖了,遮住了众人的目光,当然也遮住了纣王的目光,让他再也看不见那样的绝色面容。

顿时,纣王看着重重隔幕中隐约可见的女娲神像,怅然若失,怔愣良久。

还是那在近前的商容见纣王神情有些不对,忙唤道:“大王!大王!”

出神的纣王瞬间清醒了过来,但是清醒过来后的他脑海里想着女娲娘娘的绝色模样,更是觉得心里空虚的很,不由自主地开口赞道:“却想不到娘娘姿容如此绝色,是孤有生以来所见到的所有女子之中最美的!”

这话一出,众臣大惊失色,哗然一片,没有人想到一向英明神武的纣王居然会说出如此荒唐的话来,如此在女娲庙中亵渎女娲娘娘。

那商容比干等人慌乱了半晌,商容忙道:“大王,娘娘乃是上古神女,人族圣母,身份尊崇高贵,大王不可如此不敬,还请大王收回刚刚之言,并向女娲娘娘请罪!”

但纣王却是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随意道:“孤乃是夸赞娘娘,娘娘如何会怪罪孤?老丞相多虑了!”

说着,他环顾四周,看见了一片空白石壁,心中一动,就来到了这石壁面前,又吩咐道:“拿剑来!”

众人不知他要干什么,看着侍者恭敬地把一把大剑递给了纣王,纣王拿起大剑,沉吟一瞬,就在那一片空白的石壁中,用剑尖雕刻下了一首诗。

诗曰:“凤鸾宝帐景非常,尽是泥金巧样妆。曲曲远山飞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梨花带雨争妖艳,芍药笼烟娉媚妆。但得妖娆能举动,取回长乐侍君王。”

这诗一成,纣王哈哈大笑,丢下手中大剑,又是扫了一眼那重重隔幕中的女娲神像,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隐隐约约地发芽躁动起来一般。

而那商容比干等人上前看了这首淫诗,当即脸色大变,商容甚至顾不得君臣之间的礼仪,上前指着那首石壁上的淫诗,痛心疾首道:“大王如何能够如此亵渎女娲娘娘?还请大王快快让人洗掉这石壁上的淫诗,否则若是让女娲娘娘感知,必要对我殷商降下无边怒火!”

纣王却不以为意道:“老丞相,这是孤对娘娘绝色容颜的夸赞,哪有亵渎之心?老丞相是淫者见淫吧?哼!”

纣王不快的甩袖离去,商容急声唤了几声:“大王!大王留步!”

但纣王不曾理会他,自顾自出了女娲庙,众臣也跟着出去了,最后只剩下商容比干二人,还有那一干侍者。

比干来到商容身边,扫了一眼石壁上的淫诗,斟酌地问道:“老丞相,这该如何是好?”

商容长叹一声,痛苦道:“大王如此亵渎女娲娘娘,此乃祸事,祸事啊!”

然后,忙吩咐左右侍者,他道:“还不快把石壁上的淫诗洗掉,留下此淫诗,岂不是脏了娘娘的神庙?给我殷商惹出大祸来?”

左右侍者闻言,不敢怠慢,忙去准备各种东西来洗掉石壁上的淫诗。

良久过去,看着石壁上的淫诗被洗去了,不曾留下丝毫的痕迹,商容比干二人这才离开了女娲庙,庙中侍者也是各自退下,一时之间这女娲庙空无一人。

而等他们都离开之后,突然女娲庙中有二人现身,一主一婢,正是那女娲娘娘和金凤。

只见女娲娘娘对着那洗去淫诗的石壁一挥手,那石壁上就又现出了那首淫诗,顿时那金凤就大怒斥骂道:“那纣王好生无礼,前来女娲庙进香,居然对娘娘如此不敬,还留下这等淫诗亵渎娘娘,实在是该死!娘娘应该给他个报应才是!”

但女娲娘娘看着石壁上的淫诗却是出奇的平静,甚至微不可及地轻叹息了一声,低声自语道:“你说的是,是应该给他一个报应,不然他不知本宫的灵感!”

又是沉吟半晌,她一挥手抹去了石壁上的淫诗,声音冷漠的吩咐金凤道:“去青丘山传本宫旨意,让那青丘和纯狐速来凤栖山娲皇宫见本宫!”

金凤闻言心中凛然,忙应道:“是,婢这就让人去青丘山传娘娘旨意!”

女娲娘娘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又环顾这女娲庙四周,想着那刚刚来此进香的纣王,神情淡淡的,可心里却是波澜起伏,她心中暗叹道:“本宫也不过是身不由己罢了,也幸好,迷失了本性的纣王还会有青阳暗中助他清醒过来,并不会因此对人族造成多大的灾难,不然真是本宫之过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