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纯狐领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青丘山。

娲皇宫有童子灵珠子前来传女娲娘娘旨意,青丘和纯狐父女二人不敢怠慢,带着一干狐狸忙上前迎接,青丘笑问道:“童子,不知娘娘有何旨意?”

灵珠子稚声道:“你们问那么多做什么,随我去凤栖山见娘娘就是,到时候自知娘娘的旨意。”

“是,童子说的是,是我多问了。”青丘赔笑道,又是犹豫了一瞬,他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一眼青丘山的深处,那里是魔狐夕瑶所在之处。

此时,魔狐夕瑶自是也在暗中关注着灵珠子,见青丘回头看了一眼自身所在之地,夕瑶就暗中传音道:“你跟着这童儿去一趟凤栖山又有何妨?想来以我当年和女娲姐姐的情谊,她应该不会为难你们的,你又担心什么?况且,我也十分好奇,怎么这个时候女娲姐姐会召见你们。”

青丘闻言,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然后对灵珠子笑道:“童子请前面带路,我和纯狐这就随童子前往凤栖山娲皇宫见女娲娘娘!”

灵珠子点了点头道:“那就随我走吧!”

说着,他当先腾云离去,往凤栖山方向而来,那青丘和纯狐父女二人对视一眼,青丘叹道:“走吧!娘娘召见,不可不去!”

“嗯!”纯狐轻颌首。

于是,父女二人跟着腾云而起,追上了那灵珠子,一起前往凤栖山。

凤栖山,娲皇宫。

从朝歌城女娲庙回来,女娲娘娘就面无表情的盘坐在云台之上,陷入了自己的思索反省之中。

对于自己今日的做法,亲自动手迷失纣王的本性,女娲娘娘心里是十分不耻的,她有些无法接受自己会做出这等事来,这简直是对她最大的侮辱,甚至比纣王题的那首淫诗更让她感到屈辱愤怒。

但她再如何不耻,如何感到屈辱愤怒,她也无法,只能暗暗压下心中的怒火,忍耐下了所有的屈辱,心中长叹一声,苦笑道:“我能有什么办法呢?一切都是迫不得已啊!道祖逼迫于我,天帝又不愿此时助我,我又能如何?”

这时,那金凤进来禀报道:“娘娘,灵珠子将青丘和纯狐带来了。”

闻言,女娲娘娘深吸一口气,暂时抛开了心中的无奈和愤怒,对金凤道:“让他们进来吧!”

“是!”

金凤躬身应了,又是出了这娲皇宫,不一时就领着灵珠子、青丘和纯狐三人进来,三人一见女娲娘娘,躬身一礼,齐声道:“拜见娘娘!”

女娲娘娘轻颌首:“都起来吧!”

“谢娘娘!”

三人各自起身,这时又听女娲娘娘道:“灵珠童儿和金凤,你们二人都退下吧!”

灵珠子和金凤闻言,心中感到十分诧异,毕竟平时都是他们侍候在女娲娘娘左右的,寸步不离,怎么这时候突然让他们退下?

娘娘又有什么事情需要避着他们和青丘纯狐二人说?

尽管心里诧异疑惑,但女娲娘娘吩咐了,金凤和灵珠子也只能躬身应道:“是,娘娘,我等退下了!”

然后,等娘娘轻点头,金凤和灵珠子就转身退出了娲皇宫,不一时,这娲皇宫只剩下盘坐于云台之上的女娲娘娘,还有站立在殿中的青丘纯狐父女二人。

此时此刻,青丘心里是战战兢兢的,因为从女娲娘娘让金凤和灵珠子这样随侍的童子侍女都退下的举动来看,女娲娘娘接下来要和他们说的话必然是机密,交代给他们的事情也必然是不可泄露的大事。

可是,如若对女娲娘娘来说都是机密大事,那其中的危险性更是不言而喻了,不由的青丘心里就有了忧虑,他怕难堪大任,没法完成女娲娘娘接下来要交给他的任务,更怕接下这任务后,让自身和纯狐都陷入危险之中,心里想着这些,青丘内心十分焦灼不安。

这时,女娲娘娘打量着纯狐,见纯狐美丽依旧,那容貌比之嫦娥更是胜出几分,而且此时的纯狐经历了后羿的情劫之后,不曾堕落沉沦,又经过这数千年在青丘山的潜心修行,那当年被羲和所废去的修为不仅修炼了回来,而且更进一步,如今已是大罗金仙圆满了,只差一步就能够突破到混元金仙了,这也真是难得!

不由的,女娲娘娘就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纯狐道:“当年本宫不顾脸面,念着与夕瑶的情谊,向那羲和求情,救下了你,没想到你倒是个有造化的,如今已是修行到了这一步,看来本宫当年舍了脸面救你,也算是值得了。”

纯狐闻言,忙是躬身道:“纯狐多谢娘娘大恩,若没有娘娘,纯狐早已死无葬身之地,哪里会有纯狐的今天?是娘娘成就了纯狐!”

女娲娘娘道:“也是你自己勘破了自身劫数,才有今天的你,否则你要是沉沦于劫数之中,可能就要万劫不复了!”

然后,不等纯狐再说些什么感激的话,她话锋一转,又沉声道:“本宫这次召你们来,是要吩咐你们去办一件机密大事,这事情不能泄露丝毫。”

她这话一出,青丘就是心中咯噔了一下,心中苦笑一声,暗道:“果然如我所料!”

他又是暗暗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上前问道:“却不知娘娘吩咐的大事是何等事情?还请娘娘明示!”

听问,女娲娘娘沉吟一瞬,然后就把纣王前去女娲庙进香,亵渎了她的事情说了一遍,又故作恼怒道:“纣王敢如此亵渎本宫,本宫若不给他一个报应,显不出本宫的灵感,本宫的颜面何存?”

青丘听了更是心惊胆颤,这涉及人王的事情,那绝对是危险的事情,如今的人族可不是巫妖之时的人族那样任人欺辱宰割了,且不说火云洞中的三皇五帝,就是那大禹还有公孙熊玄女等人族先贤就绝不可小觑,要动人族人王,恐怕就会把这些人族先贤招惹出来,到时候哪里是他和纯狐能应付的了的?

青丘心中想的十分清楚明白,刚要诉苦,推拒了这事情,可是没想到,不等他诉苦推拒,那纯狐就立刻躬身应道:“请娘娘放心,纣王得罪了娘娘,纯狐愿代娘娘前去惩治于他,显示娘娘的灵感,挽回娘娘的颜面。”

青丘闻言大惊失色,忍不住出声阻止道:“纯狐,你”

但纯狐不为所动,还用眼神示意青丘,不要多劝,她心意已决,这女娲娘娘的任务她是接下了。

云台之上的女娲娘娘看着父女二人的小动作,心里对纯狐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是叹道:“你这小丫头,倒是懂事的很,要是当年你也是如此懂事,不曾陷入情劫之中,如今那天后之位恐怕已是你的了,可惜可惜啊!”

纯狐闻言苦笑道:“娘娘何必可惜?纯狐当年被劫数迷了心窍,不仅对不住栽培纯狐的羲和娘娘,更是对不住当年的青阳大太子,娘娘为纯狐可惜大可不必,实乃纯狐咎由自取而已,怪不得别人!”

听了她这话,女娲娘娘更是一脸惋惜地摇了摇头,叹道:“罢了!过去的事情不提了,以后你为本宫办事,本宫自也不会亏待你的!”

“是,多谢娘娘栽培,纯狐感激不尽!”纯狐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