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灵珠子遭贬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娲皇宫外。

灵珠子看着那紧闭的娲皇宫宫门,有些不服气的鼓了鼓腮帮子,对那金凤道:“金凤姐姐,你说娘娘有什么事情要他们去办?还如此机密,把我们都打发了出来。”

金凤听问,眼神波动了一瞬,她心里是有些大概的猜测,只怕这娘娘召青丘和纯狐父女二人,和那在女娲庙中亵渎娘娘的人王纣王有关。

只是,金凤也只能猜到这一点了,再具体的关于女娲娘娘的吩咐,要青丘和纯狐如何做,她就一丁点也猜不到了。

当然,就算金凤只猜到了那么一点,她也不会泄露女娲娘娘的机密之事,所以金凤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想来娘娘是有什么重要机密的事情要吩咐他们吧!”

说完,她又瞥了一眼不服气的灵珠子,好心告诫道:“灵珠童儿,你化形不过数百年,心智还未成熟,虽娘娘平时偏疼你一些,但你也要记住,不该打听的事情不要去打听,否则必然惹娘娘厌弃,你明白吗?”

但显然,灵珠子对于她的好心告诫并不领情,反而更加气鼓鼓的了,又不敢反驳金凤这待在女娲娘娘身边很久的老人,只能低声嘟囔着:“灵珠子知道了,请金凤姐姐放心,灵珠子有分寸的。”

金凤自然也看出了灵珠子不听她的好言相劝,不由地心里叹息一声,也没有再多言说什么,只轻颌首道:“知道分寸就好,不知道分寸,迟早会被娘娘打发走的,希望你谨记这点!”

她这话音刚落,那娲皇宫的宫门“吱呀”一声就大开了,然后那青丘和纯狐就从娲皇宫中走了出来。

看见宫门外的金凤和灵珠子,青丘和纯狐不敢怠慢,忙上前笑着施礼打招呼道:“金凤仙子,童子!”

却不想,那灵珠子斜了他们一眼,不曾理会他们,傲气地冷哼一声,就颇为目中无人的自顾自走进了娲皇宫。

金凤见状,轻叹了一声,忙是向青丘和纯狐还了一礼,解释道:“灵珠子化形不过数百年,心智还未成熟,请两位体谅体谅,我在这里代灵珠子向两位赔罪了!”

说着,金凤就要施礼赔罪,青丘忙摆手,和纯狐一起避过了这一礼,笑道:“金凤仙子严重了,不过是小儿般的傲气罢了,难道我们还会与他计较不成?”

“那就多谢二位体谅了!”金凤直起身笑了笑,又问道,“二位这是要返回青丘山吗?”

听她这一问,刚刚还满脸笑容的青丘瞬间收敛了笑意,面上带着某种忧虑地看向纯狐,目光中更是满含担忧之色。

而纯狐却是面无异色,淡淡地点头道:“正是如此,金凤仙子,我们这就告辞了!”

金凤颌首道:“两位好走!”

如此随意寒暄几句,金凤没有探问女娲娘娘交给他们什么任务,他们也没有说起这事,就像这事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如此也可见这三人都是有眼力见的,知道什么该说,什么又是不该自己多嘴多舌。

但是,那灵珠子可就没有这样的眼力见了,他一进了娲皇宫,见云台上的女娲娘娘陷入沉思中,他开始还神情有些扭捏,只站在那儿欲言又止,又不敢打断女娲娘娘的思考。

等了许久,女娲娘娘终于回过神来,看着灵珠子那模样,不由笑问道:“灵珠童儿,你这是怎么了?”

灵珠子抬头看着女娲娘娘,鼓着腮帮子道:“娘娘,您究竟有何事要交给那两人去做?为什么连我和金凤姐姐都要避开?要是您真的有什么机密大事,我和金凤姐姐也可以为娘娘分忧啊,娘娘为何更相信外人?”

他这话刚落音,这时候那金凤送走了青丘和纯狐二人,也刚进了这娲皇宫中,顿时被他这话吓的魂飞魄散,身子都有些瘫软了,不由自主地就跪了下来,向女娲娘娘求情道:“娘娘恕罪,娘娘恕罪!灵珠子不过是年纪幼小,心智未开,这才如此冒犯了娘娘,还请娘娘宽恕了他吧!”

见金凤如此反应,灵珠子还有些不明所以,眼里满是疑惑不解,但当他抬头再次看向女娲娘娘之时,只见女娲娘娘面上再无丝毫笑意,紧皱着眉头,目光严厉地紧盯着自己,那眼里满是不快不满。

这时,灵珠子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了什么话,惹女娲娘娘不快了,但是他表情还是十分迷茫,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话惹女娲娘娘不快了。

女娲娘娘见他一脸茫然地站在那里,也并未为自己祈求宽恕,不由地内心怒火又升,喝问道:“童儿,你知错了吗?”

灵珠子被吓了一跳,迷茫的他回过神来,看着女娲娘娘目光严厉地盯着他,他摇了摇头道:“娘娘说什么啊,灵珠子哪里错了?还请娘娘明示!”

他这话一出,金凤大惊失色,她只觉得灵珠子要完了,竟敢如此顶撞娘娘,只怕灵珠子要遭娘娘厌弃了。

果然,如金凤所料,女娲娘娘见灵珠子还如此嘴硬,心里可气又可笑,冷哼一声道:“童儿,你还不知错?看来本宫这些年确实对你太宽容了,让你如此放纵,犯了大错也不知!”

灵珠子闻言,也是跪在殿中,低声泣道:“灵珠子有何错,还请娘娘明示,灵珠子确实不明白自己错在哪儿!”

看着他低头哭泣的模样,女娲娘娘又想着到底他还是个心智未开的孩童,或许他是真不知自己错在哪儿了,如此想着她不由地缓了缓语气,道:“童儿,第一,你错在不该多嘴多舌,本宫让青丘和纯狐二人去做何事,没有告诉你,你就不该多问。”

“第二,本宫要如何做,要派谁去做什么事情,那都是本宫的决定,你都不应该提出质疑,明白了吗?”

她如此一说,灵珠子自是明白了自己到底错在哪儿了,不由地更是泣声道:“娘娘恕罪,灵珠子知错了,是灵珠子冒犯了娘娘,灵珠子以后再也不敢了!”

女娲娘娘却摇了摇头叹道:“本宫本怜你是本宫身上一直携带的宝珠所化形,偏疼你一些,让你随侍左右,但看来你还是心智未开啊,想来只有让你经过一场历练才能让你真正的成长起来!”

“灵珠童儿,你且下去面壁思过吧,等到时候本宫让你投胎转生,去人间历练一场吧!”

灵珠子闻言大惊失色,忙磕头求饶道:“娘娘不要灵珠子了?要把灵珠子丢弃了吗?还请娘娘开恩,灵珠子不愿投胎历练,不愿意离开娲皇宫,离开娘娘身边左右!还请娘娘开恩啊!”

但女娲娘娘主意已定,就不会轻易更改,她淡淡道:“金凤,带他下去面壁思过吧!”

“是!”

金凤应了一声,就起身来到灵珠子身边,也不顾灵珠子哭泣求饶,轻叹息一声,就强行带走了灵珠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