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观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朝歌城,王宫。

当纯狐悄然无息地潜入王宫之时,就见这宫中侍女们一个个都是脚步匆匆,神情慌张无比,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其中一侍女端着一个精美的陶盆,盆里放着各种水果,那侍女脚步匆匆地走在前面,时不时地回头催促其他的侍女,急声道:“你们都快点吧,大王和王后都要等急了,要是去晚了,大王发怒了,就算王后求情,我们也没什么好下场。”

“来了来了,这位姐姐!”后面的侍女们各自答应着,也是脚步匆匆地跟上,一个侍女还抱怨道,“这几天大王到底怎么了?自从从女娲庙回来后,大王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但时常发怒,还总是待在后宫,召妃子们侍寝,却不常去王后那里了,以前大王可不是这样的,以前大王很少待在后宫的,一般都是在前面处理大事,就算来后宫也是去王后那里居多,陪王后和两位小王子说话,很少去别的妃子的宫里的。”

“是啊!大王这几天是变了,就是王后见了他,都小心翼翼的。”另一侍女附和道。

前面刚刚催促她们的侍女闻言,回头又警告道:“别说了,当心让人听见!大王的事情岂是我们能议论的?还是干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就好。快!快走!大王好不容易今儿在王后那里,可不能怠慢了,惹怒了大王,也惹怒了王后!”

“是。”

“知道了!”

侍女们又各自应声,然后再不敢多言,脚步匆匆,往王后的宫殿而去。

而隐匿在一旁的纯狐听见这些话,心中一动,暗中猜测道:“纣王突然性子大变?这是已经有人在我之前动了什么手脚吗?那又是谁呢?”

她却不知,也怎么也猜不到,这迷了纣王的本性,动了手脚的人会是那女娲娘娘,这一切都不过是女娲娘娘自导自演的一出戏而已。

纯狐沉吟一瞬,想不出会是谁动的手脚,又暗中想道:“不管了,跟着这些侍女去瞧瞧纣王,看看能不能发现些什么端倪来。”

于是,纯狐又跟着这些端着果盘美酒的侍女们,往姜王后的宫殿而来。

姜王后的宫殿并不远,侍女们只不过走了几分钟,穿过几条长长的走廊,就到了这宫殿,然后鱼贯而入了宫殿中,放下了各自端来的果盘美酒,又鱼贯而出。

当然,跟着她们进去的纯狐自是没有出来,她留在姜王后的宫殿中,隐匿在一旁,观察着她的目标殷商的纣王。

只见纣王看起来是一个英武的中年男子,头戴王冠,坐在桌案之前,双眼看着那殿中露着肚脐的美女们舞蹈,又喝下一铜爵一铜爵的美酒,一句话都不曾说。

那姜王后则是在一旁伺候,觑着纣王的脸色,不断地给纣王倒酒,等纣王喝了十几铜爵的酒水之后,眼看着纣王面露不耐之色,又有发怒的迹象,这时她忙开口道:“大王是累了吧?要是累了就叫她们停下来,大王也歇息歇息吧!”

纣王皱眉看了一眼姜王后,面上的不耐之色缓和了些,眼中刚刚浮现的暴戾也随之缓缓散了,他拍了拍姜王后的手,道:“那就叫她们下去吧,我好几天没见殷洪和殷蛟他们兄弟两了,我们去看看他们吧!”

姜王后闻言,面露喜色道:“好!殷洪和殷蛟这几天也常吵闹着大王为什么不来看他们呢。”

说着,她起身对殿中舞蹈的美女们一挥手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娘娘!”美女们齐声应了,恭敬地退了下去。

随后,纣王和姜王后则是出了这宫殿,往殷洪和殷蛟平时练武的地方而来,而那纯狐斟酌了一瞬,也是悄悄地跟着他们。

就如此,从白天到夜晚,纯狐一直隐匿在一旁,一直跟着纣王,观察着纣王的一举一动,这样持续了半个月左右,她发现纣王在一个人的时候,好像十分痛苦,好像在隐隐压制着什么。

为了发泄这种痛苦,纣王一天天都有了细微的变化,从一开始无缘无故的摔酒杯铜爵,掀翻果盘,到呵斥惩罚侍者,甚至有的时候逐渐暴躁的纣王忍不住亲手拿着他的帝王剑,在一处没人的地方咬牙切齿,凶狠的乱砍一气,好像他在发泄控制着什么。

观察了半月有余,纯狐终于可以确定,纣王是真的被人动了手脚了,使得纣王性情大变,只是这动手脚的到底是谁,她却一点头绪都没有。

看着又在发怒的纣王,还有战战兢兢的侍女们,暗中的纯狐没有再观察下去的兴趣了,她心中暗道:“这样的纣王,或许不要我出手,他自己就会变的暴虐疯狂,沉迷美色,但女娲娘娘既然吩咐了下来,我自然也不好什么都不做,或许这任务也并不难完成,更不需要我涉险,只需要我暗中稍微推波助澜就可以完成女娲娘娘的任务了,更不用用到母亲交给我的那东西了!”

“唉!那东西实在太可怕了,能不用就最好不用,还是听从女娲娘娘的吩咐,寻找一小妖,托身宫院,迷惑纣王,乱了殷商朝纲吧!”

心里有了主意,纯狐就不曾再在这王宫中多待了,她悄无声息而来,又悄无声息地离去,谁也不知道她曾潜入过这人族王宫中。

离了这王宫,她也不曾在朝歌城停留,就要返回青丘山,物色一个容貌美丽的族人,让她前来托身宫院,迷惑纣王,助她完成女娲娘娘的任务。

却不想,就在她刚离开朝歌城之时,就见有三道妖气冲天的光芒急速逃亡而来,尤其是她发现这三道光芒中居然有一个散发着同类的气息,不由地她轻咦一声,停下了云驾,转头看了过来。

而那急速逃亡而来的三妖一见到前面的纯狐,其中一妖面色一变,呵斥道:“前面的族人,快走!有道人要追过来了!”

“道人?”

纯狐闻言微皱了皱眉,要知道如今可是萧阳为天帝,诸圣被压制,诸教处于弱势,妖族还是兴盛的时候,洪荒中哪里来的道人敢如此嚣张,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地追杀三妖?

他就不怕妖族中的前辈高人寻他的晦气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