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仙子落难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o老吉o、玉萧凉、夜修、痴傻愚顽、木叶清茶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感谢o老吉o成为新书的第一位盟主;老子不要昵称成为新书第一位舵主。

……………………

过去了多久……

想起来了,那个叶子为何要出手害我?

无咎从昏迷中醒来,尚未看清四周的情形,便觉得清香袭人,还有柔软的身子坐在一旁。他顿时心神大跳,再次眩晕起来,却因前车之鉴,动也不敢动,只将两眼闪开一道缝隙悄悄偷窥。

但见朦胧的光亮中,两个妙龄女子盘膝而坐,轻声细语——

“姐姐!我已法力不济,尚不知你伤势如何?”

“静修两个时辰,堪堪恢复了三成的修为,动身赶路,已然无碍……”

“如此便好!那个该死的书生真是迂腐透顶,竟然将你我引入此处,且看满地的鸡毛鸡骨,必为野狐鼠狼的巢穴,污秽促狭倒也罢了,倘若强敌趁势追来,岂不自寻死路……”

“侥幸!那两人或已远去……”

“有熊国的修士真是猖狂,竟然一路尾随至此……”

“罢了!我灵霞山地处南陵,与有熊国素有恩怨,适逢此次外出,突遇意外也是在所难免。好在躲过一劫,权作一场历练吧……”

“姐姐说的是!天色将明,雨霁风停,不若趁早启程……”

“嗯!”

两个女子自说自话,便要起身离去。

有人突然出声道:“两位姑娘何必急着要走呢,莫非见不得晨光……”

叶子伸手摘下照亮的明珠,回头去看。那本该昏死的书生正躺着舒服,并忽闪着双眼。她不由疑惑问道:“所言何意,谁人见不得晨光?”

紫烟愕然之余,急忙挪动身子躲避。怎奈所在逼仄,一时之间有些忙乱。

无咎有些后悔自己的多嘴,却又不忍心看着佳人的离去,晕晕乎乎中没作多想,随口分说道:“记得听人提起过,但凡鬼怪山妖,皆见不得光亮,怕阳气冲了阴体……”

叶子顿时怒道:“胡言乱语,我杀了你……”

好奇声不断:“既非妖怪,又怎会妖术神通?”

紫烟察觉有异,眼光无意一瞥,同样是神情羞愤,却强自忍耐,伸手阻拦道:“莫要与他计较……”

叶子却不依不饶道:“他一个教书先生,本该斯文有礼,却出言污秽,且浑身透着壮阳药物的气味,分明就是个人面兽心的歹人,留着何用……”

无咎兀自躺着,浑然不知杀身之祸从何而来。而不过瞬间,他也是满脸通红而羞臊难耐。借助明珠的光亮看得清楚,下身的袍子竟然在不知觉间顶起一块,煞是突兀碍眼。

该死的祁散人,他每天给我喝的菜汤竟是壮阳药?

真是丢死人了!

无咎再不敢躺在地上装样子,一骨碌坐起来,满脸窘态,连连摆手道:“小生乃是正人君子!虽有仰慕之心,绝无非分之想……”他不说还好,话音未落,便听叶子叱道:“就凭你一个凡夫俗子,也配仰慕我姐妹二人,呸……”

紫烟却是不言不语,拉着叶子便往洞外走去。

无咎是连羞带臊,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那都是祁散人的药物所致,本公子冤枉啊!而凡夫俗子又怎样?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本公子还英雄救美呢,岂能遭致如此的嘲讽?

无咎才要理论,那姐妹俩已径自离去。他心有牵挂,爬起来追了过去。转眼到了洞口,两道白衣人影冲天而起。他昂着头惊嘘了声,又小心挪动着脚步。

从矮树草丛的缝隙往下看去,十余丈的深处有条湍急的溪流。“哗哗”的水声透过弥漫的雾气阵阵传来,很是吓人的情景。不明*真相者来到此处,只当去路断绝,便会转身离去,殊不料悬崖峭壁一侧的草丛中,还藏着一个极为隐秘的山洞。而若半夜至此,难免失足而惨遭厄运……

无咎转身手脚并用,好不易攀上了山坡,尚不及从地上站起,旋即又松了口气。

天色将明,晨光黯淡。下了一夜的雨,真的停了。肆虐的风儿也没了,淡淡的雾霭弥漫四周。梦幻般的景色之中,那两道白衣人影倍显妖娆。

姐妹俩没走……

无咎带着一身泞泥爬起来,旋即又愣住了。

一丈外的草丛中,躺着两具干瘪的死尸,很是可怖的样子,应该就是夜间那两个恶人。旁边的地上,则是跌落着两把尺余长的小剑与一把带鞘的短剑。

不过,死者的衣着打扮并不陌生,难道……

无咎的后脊背顿时凉飕飕的,眼光深处透着一丝隐隐的苦涩。

紫烟与叶子犹在面面相觑,兀自神色不解。

少顷,叶子心有余悸道:“这两人的血脉精魂均遭吞噬,或有高人途经此处……”她惕然四顾片刻,远近未见异常,这才挥袖一卷,两把小剑竟然悠悠飞起,瞬间已到了手中。其稍加端详,不禁欣喜道:“上好的法器……”

紫烟则是拿出一张兽皮样的东西,随意摆了摆,接着顺势掷出。兽皮迎风点燃,霎时化作火光并一分为二,转眼间落在干尸上,随着“扑扑”两声细微的声响,地上已然是尸骸无存,唯余灰烬散落在草丛间。她又抬手虚抓,那把带鞘的短剑倏然飞起。她短剑在手,神色狐疑,旋即便要抽剑出鞘,却又微微诧异:“此剑不过凡铁罢了,缘何隐有血腥煞气?且无从出鞘,很是古怪……”

无咎目睹着近在眼前的一切,依旧是脸色难看而又惴惴难安。少顷,他暗吁了下,稍稍镇定,又禁不住眼光端详而心神荡漾。

还当那是两个弱不禁风的女子,谁料屡屡出手不凡。若非山精鬼怪,难不成遇上了两位落难的仙子?

无咎趁机说道:“紫烟姑娘,且容小生分说一二……”他凑近了两步,又道:“家父乃行伍之人,一生杀戮无数,所传下短剑含有杀气,尚在情理之中,或因破旧生锈而难以出鞘,被小生留在身边,纯属壮胆……”

紫烟回首一瞥,挥袖轻拂。

无咎正在深情注视,忽而觉着秋水盈盈而景色无边。他整个人顿时深陷其中,飘飘然而莫名所以,只待短剑悬空飞到身前,这才蓦然醒转并伸手接过。

紫烟自顾抬眸远眺,轻声道:“莫要惊动乡邻,赶路要紧!”言罢,其双袖挥动,周身上下突然闪过一层微弱的光芒,那披肩的秀发,与非丝非绢的白裙无风飘起,所附着的草屑、尘埃寂然而落,唯胸前的创口犹带一抹殷红,便如白莲的花蕊般而娇艳动人。

叶子的个头稍矮,同样是纤细婀娜,颔首会意之后,所持的两把小剑凭空消失,却又拿出一张兽皮来往身上一拍,再又光芒闪烁,已是双脚离地而作势欲飞。

没错,真的遇上了两位仙子。

无咎失声道:“紫烟仙子……”

佳人回眸,动人心魄,恍如星光即逝,令人流连不舍。

无咎的心头怦怦直跳,却言不由衷:“一路顺风,后会有期……”他话没说完,抬手便冲着嘴巴虚扇了一巴掌。本想挽留几句,再不济也要表达一下心仪之情,谁料话到嘴边,却这般虚情假意,根本不是本公子的一贯作风啊!

叶子神色不屑,轻轻哼了一声。

紫烟却是稍稍迟疑,随手扔下一块东西,淡淡说道:“承蒙相救,理当报答。先生若是有难,可凭此玉佩前来灵霞山寻求庇护!”其话音才落,竟是头也不回,伸手挽着叶子,双双离地,倏然飘去。晨霭朦胧中,恰如惊鸿掠影。转眼之间,已是仙踪飘渺……

原地只剩下无咎一人,犹在眺望不已。

夫复何求?但有仙子双宿双飞,逍遥于山水之乐,这辈子就算没有白活啊!今日却与其失之交臂,着实令人惋惜!

不过,仙子还扔下一样东西呢……

无咎精神头一振,返身在地上寻找。少顷,一块白色的玉佩到了手中。

玉佩三寸大小,雕刻纹饰,上有“灵霞”的字样,以及“紫烟”的名讳表记。浅而易见,此乃紫烟的贴身之物!

无咎拿着玉佩,禁不住咧嘴微笑。

谁说仙子无情,留下信物便是有情有义的见证!尚不知灵霞山所在何方,叫人心生神往……

无咎将玉佩揣在怀中,眼前犹然浮现着那双动人的明眸。他又傻傻乐了片刻,拎着短剑往回走去。其动身之际,还不忘看了看草丛中的灰烬而心有余悸。

不知是谁杀了那两个歹徒,真是奇遇连连!而两位仙子的手段,也是不遑多让。尤其是焚尸灭迹,着实叫人胆寒。眼下想起来,那一切如真似幻而恍如梦境……

………………………………

ps:发新书了,见到很多熟悉的面孔在鼎力支持,并给予良好的祝福,我很温暖,也很感动,鞠躬拜谢!有人陪伴的感觉,真好!

新书启程了,需要收藏、红票、月票的各种支持,也希望朋友们在看完每章之后,不要忘了收藏、投票啥的,谢谢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