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有辱斯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书友2297290、浊酒饮苍穹、aa790270929、玉萧凉、半支万宝路、风箫吟、桃枝摇摇、青虎、书友15264624、赏秋胜地、百里渡、羽化若尘、gg0410、a*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也感谢各位收藏、票票的支持!

……………

抵达铁牛镇,已是掌灯时分。

小镇依山傍水而建,有街道横穿其中。两旁山坡上的店铺房舍次第错落,渐渐亮起的灯火看起来倒也别有一番景致。

不过,当无咎站在如意酒家的小院中,依旧是有些郁闷。

有时候,话说不清楚是要倒霉的。

莫名其妙碎了一只玉杯,便背上了巨额债务。足足百金呢,价值上千两的银子,就是将一个大活人给敲碎了零卖,也赔不起如此的价钱。所幸廖财尚算大度,虽然不住抱怨玉杯的珍贵,却并没有强行索赔,而是邀请继续同行。彼情彼景,着实叫人不好推辞。于是乎,随行赶到此处。

如意酒家,在小镇的东头,挨着街道建有三面两层的小楼,圈起了一个数十丈的大院子。一侧开有院门,挂着个油纸灯笼,上面写着“如意”两个黑字。站在院里,马厩的尿骚*味、伙房的油烟味,以及莫名的香粉味一起涌来,使人有些不堪招架而晕头转向。隐约之中,还有丝竹之声与放*荡的笑声响起。

无咎看着陌生的所在,隐有猜测,禁不住说道:“廖兄,我还是另寻去处为好!”

廖财带人走进院子,与迎接的伙计在窃窃私语。少顷,他头也不回走开,却冲着院子角落的一排屋子抬手示意:“暂且安歇,稍后自有安排!”

无咎还想理论,有两个粗壮的伙计跑过来拦在他的身后,且神色不善,根本就是强行留客的架势。

杏儿与枣儿则是左右张望,一对神色茫然。

无咎想走也来不及了,皱起了眉头,迟疑了片刻,伸手将两个女孩子护在身旁,又紧了紧背上的包裹,带头奔着小屋走去,并与为首的伙计套着近乎:“想不到廖兄竟是如意坊的掌柜,着实盛情难却啊!兄台如何称呼……”

伙计自称王贵,冷着脸说道:“哼,那并非掌柜,而是如意坊的廖管家!”

如意酒家,成了如意坊。廖财,也成为了廖管家。而接下来又将如何,只怕一切难以如意!

无咎却是不以为然,趁机与三个伙计谈笑风生。

对方除了为首的王贵之外,余下的两位也都是二十来岁,分别叫作顺子与钱旺,听着都挺吉利的,只是一个个粗夯且又乖戾的德行,看着不像好人。

“嘎吱”

小屋应声门开,闷热与潮湿迎面扑来。

无咎咧着嘴苦笑了下,带着两个孩子走进屋去。油灯才将点燃,屋门又“咣当”一声关闭。

借助昏暗的灯光看去,狭小的屋子里堆满了木箱、酒坛、油罐等杂物。

这哪里是歇息的地方,分明就是库房所在。

无咎看着紧闭的房门,愣怔片刻,随即寻个木箱坐着,并放下包裹,见杏儿与枣儿相偎着不知所措,安慰道:“廖管家与你二人既为亲戚,总不会生出歹意……”

两个女孩子的脸上带着汗迹与污渍,依旧是惶惶不安。其中的杏儿怯怯道:“先生,我二人是被买来的,与廖管家并非亲戚……”

好吧,碰上人贩子了。

不过,如意坊将本公子也关在此处要干什么?

无咎全无身陷莫测的紧张,而是冲着两个可怜的孩子露出笑容,说道:“你二人家里的长辈很不应该啊!即使日子窘迫,总不能卖儿卖女……”

杏儿与枣儿低下头去,更加显得凄惨无助。

无咎无心多说,暗叹了声,转而四下寻觅起来,又伸着鼻子嗅了嗅,起身打开一个木箱,里面竟然装着柿饼子,一个个盖着白霜,透着香甜的味道。再次打开相邻的箱子,里面装着油炸的果子。他嘿嘿一乐,伸手抓起柿饼子与果子便往嘴里塞,不忘招呼道:“杏儿、枣儿,别客气,尽管吃……”

姐妹俩眨着双眼,呆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无咎却像是到了自个家般的肆无忌惮,一边吃着,一边乱翻箱子,并自言自语道:“竟敢囚禁本公子,哼哼……”

便于此时,门扇大开。

廖财带着两个伙计才将走进屋子,顿时愣住。原本摆放整齐的箱子,已被打开了四、五个,里面的吃食被扔得到处都是,还有人踩在箱子上往高处爬。看其情形,不将库房翻个底朝天是不肯罢休。

无咎闻得动静,慢慢从箱子上下来,嘴里不闲着,含混道:“在此处歇息甚是要得……吃喝不愁,唯独少了茶水……”

廖财脸色阴沉,强抑怒气:“无先生如此放肆,岂不有辱斯文?”

无咎伸手擦拭着嘴角,话语声清爽起来:“我身为先生的时候,素来斯文有礼……”他掸了掸身上的果子碎屑,转而问道:“却不知廖兄为何要将我关在此处?”

廖财懒得废话,伸手拿出一张纸与一支笔来,无情说道:“你毁我玉杯,却无力赔偿,还请签下文书,从此卖身为奴!”他话到此处,不禁冷笑道:“念你是个读书人,我便赏你一个记账的差事!”

此番异变突起,却也并非无因。廖财外出回来的途中,意外遇上了无咎,只当对方是个软弱可欺、且又落魄不堪的书生,不由得起了歹心,于是设计赚取,竟然不费吹灰之力便大功告成。要知道如意坊的记账先生回家养病去了,此时正缺少一个懂得认字记账的人。

廖财得意又道:“你所欠百金不容抵赖,否则我便打断你的双腿!”他话音才落,身后的王贵与钱旺便上前一步并挽起了袖子。

无咎伸头看了看廖财手中拟好的文书,又看了看他身旁两个凶神恶煞般的伙计,忙抬手道:“慢着……廖兄既然要请账房先生,明说就是,又何必多此一举……”

廖财的黑脸皮抖动了下,笑容愈发阴冷:“呵呵!如意坊乃是青楼,从不请外人来当账房先生。唯有家奴,方便随意驱使!”

昏暗的油灯下,几张近在咫尺的面孔神色各异。杏儿与枣儿挤在角落里不敢吭声,廖财与两个伙计则是愈发盛气凌人。

无咎只觉得库房内闷热难耐,禁不住抹了把额头的汗水。

果然不出所料,如意坊是家青楼。而所谓的账房先生,无非一个龟奴罢了。如此说来,杏儿与枣儿那两个孩子更是落入了火坑!

好一个廖财、廖管家,原来早有预谋,本公子与你无冤无仇,竟敢如此设计陷害……

无咎眼光闪动,忽而释然道:“既然廖兄有心赏碗饭吃,又何必这般捉弄。我正愁着无处安身,恰如此时也……”他抓过纸笔,挥手而就,随即还给对方,不无庆幸道:“还望廖兄以后多多关照,若有美娇*娘不妨引荐一二,近水楼台先得月,呵呵……”

他笑得有些兴奋,颇有几分浪荡的风采。

廖财本以为要动番手脚才能如愿,谁料眼前的这个书生不仅胆小如鼠,还是个游手好闲的风流鬼,他扬起卖身文书看了看,嗤笑了声,道:“如此也罢,带着包裹随我来……”

无咎见廖财三人已退了出去,伸手抓起包裹便要跟随,却见杏儿、枣儿依偎在一起,并带着惶惶无助的神情看来,他脚下稍稍停顿,抬起一根手指竖在嘴边并轻松笑了笑,这才大摇大摆往外走去。而他才将来到院里,伙计王贵已顺手关闭了库房、锁上了门闩。

廖财已在头前带路,转眼之间到了不远处楼房一层的屋檐下,冲着一间门扇虚掩的屋子示意道:“无先生,你与王贵同住,过了今晚,再去拜见掌柜……”他话音才落,带着伙计钱旺扬长而去。

王贵则是直接走了过去,抬脚踢开房门,不耐烦道:“请吧……”

无咎回头看了看廖财的背影,又冲着来时的库房瞥了眼,转而笑道:“与王兄同住一屋,荣幸之至也!”

王贵也不理人,一脸的骄横。

无咎只得慢慢走进屋子,又是一阵怪味呛鼻扑来。他被熏得踉跄了下,王贵已擦肩而过,径自摔在一张木榻上,并翘起双脚、枕着胳膊,兀自冷眼漠视。

屋子里摆放着两张木榻,看起来倒也宽敞,而借着桌上明亮的烛光看去,却摆设凌乱,脏衣、破鞋、被褥扔得到处都是,并散发着莫名的酸臭。

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分明一个猪窝啊!

无咎将屋内的情景看在眼里,暗暗呲牙咧嘴。无奈下,他走到空着的床榻前放下包裹,扭头问道:“王兄,能否指点一个洗漱的所在?”他赶了一日的路,浑身汗臭难耐,即便是身处莫测,好歹也要讨个清爽。

王贵翻着双眼,懒懒答道:“读书人就是穷讲究,我只晓得拉屎拉尿的地方……”

哼哼,且入乡随俗!

无咎点头苦笑,俯身将床榻清理一二,却察觉一双眼神不离自己的左右,摆明了一个看守的架势。他浑若不觉,躺下来歇息,迷迷糊糊之中,有人走到门前出声唤道:“无先生,掌柜的要见你……”

不是说明日拜见掌柜,缘何又变卦了?

无咎看着站在门前的廖财,暗暗疑惑,也不多问,慢慢走出屋子,却又不放心道:“我的包裹……”

王贵跟着走了出来,倒是寸步不离:“就你那几件家当,扔在街上都没人捡……”

无咎只得耸耸肩头,冲着廖财尴尬一笑。对方的鼻子里哼了声,背着双手转身离去。他忙紧随其后,趁机两眼乱瞅。

走廊前去十余丈,有个转弯的楼梯。循着木梯“咚咚”上楼,再又走过一间间亮着灯光的房门,顿时有莫名其妙的各种声响传入耳中,直叫人心头怦怦直跳。待动静渐渐消停,走廊到了尽头……

……………

ps:别忘了,点击、票票!你懂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