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什么意思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骑驴看白话、、玉萧凉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也感谢各位的收藏、点击、红票的支持。看着新书榜的名次直往下掉,一口老血喷出!

……………………

上当了!

无咎以脸抢地,摔了个实在,尚未看清四周的情形,便已明白了自身的处境。

还用多想吗,肯定是上当了!

那个木申算是白长了一张好人脸,骨子里却不是好人。他将本公子赚到这荒山野岭之中,定是要图财害命!

谁让自己上了贼船呢,这就叫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不过,此处好像是洞中有洞。刚才的动静,应该是关闭石门所致。他本该痛下杀手才是,为何又多此一举……

无咎趴在地上,抬头去看。

四下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却有阴森而诡异的寒气逼来,还有淡淡的腐臭夹杂其中而令人闻之作呕。

无咎伸手去抓摔落的包裹,想找出火折子点燃光亮。一阵划拉中,似有触碰。他忙扯住了拽到身边,旋即又两手乱摸而疑惑不已。

所抓之物,干瘪冰冷。

什么东西……

便于此时,“扑”的一声微弱的风响传来,瞬息间撕裂了黑暗,紧接着有火光跳动闪现。

无咎尚自愕然,忽而发觉手中抓着的是个人。

不,借着火光看去,那竟是一具干瘪的死尸!

无咎吓得脸色大变,连滚带爬往后躲闪。而不过刹那,他又愣在原地。

天呐,四周横七竖八的,尽是死尸……这……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火光来自一只陶碗,陶碗的近处是座石棺。也就是说,那火光乃是死人的长明灯。冷幽的光芒中,一个十余丈大小的洞穴出现在眼前。再加上四周的死尸,分明一个墓穴……

无咎的两眼直眨巴,忙擦拭着额头流下的冷汗。而他尚未从惊惧中回过神来,旋即又吓得目瞪口呆。

“轰——”

一记沉闷的响声从石棺上传来,紧接着棺盖缓缓挪动。不过少顷,一道人影从棺中冒出了出来,披头散发,看不清模样,却舒展双臂,伸着弯曲的十指,并悠悠飘起,且口中发出古怪的笑声!

要命啊,那不是传说中的尸变,就是恶鬼……

无咎顾不得许多,猛地跳起来转身便跑,却慌不择路,“砰”的一声撞在石门上,随即眼冒金星摔倒在地。

笑声瞬间逼近:“桀桀……老夫的弟子很孝顺……又送来一具血食……”

该死的木申,竟然拜一个吃人的鬼物为师。

而何为血食?莫非地上的死尸便是本公子的最终下场……

无咎急得猛击石门,而石门却是纹丝不动。除了石门之外,封闭的洞穴中再无去路。他绝望之下转身回望,那带着恶臭的黑影已倏然扑来。

完了,要死了!就这般稀里糊涂送了命,真是窝囊……

无咎自知死到临头,反而不怕了,猛地蹿起便要拼命,忽而又灵机一动,急急从怀中掏出一张兽皮往身上拍去。

这可是祁散人所赠的宝贝,据说一为遁符、一为剑符。且不管怎样,都该有些用处才是。

咦,怎么没有动静?

无咎无暇多想,再次飞快掏出一张兽皮狠命死拍。而兽皮像片树叶般直接滑落,与适才的情形如出一辙。

祁散人,你要成心害我啊!这是什么狗屁的符箓,为何毫无用处呢?

与之同时,黑影到了面前……

无咎惊骇万状,竭力躲避,而才将挪动了下,忽而又僵住了,就像是中了邪般,整个人已动弹不得。他顿时瞠目诧然,无力地发出一声叹息。

唉!纵然小心谨慎,还是劫数难逃。只可惜死在这荒山野岭之中,莫说家仇难报,便是紫烟仙子也不知晓啊……

那只夺命索魂的鬼手已抓到了胸前,寸余长的指甲上闪动着阴森的寒光。闪念之间,便该有人尸横当场。而与之刹那,异变突起。

只听“砰”的一声,衣衫破碎。接下来却非胸膛撕裂,而是一道黑光霍然而出,瞬间“轰”的一下,已将那抓来的鬼手连同黑影猛地撞飞了出去。继而雾气盘旋,惨叫连连,似有黑影在左冲右突,却始终不得摆脱,使得整个洞穴都好像陷入了激流漩涡之中,肆虐的劲风逼得人透不过气来。

少顷,再又一声凄厉的惨嚎,随即有身影“扑通”坠地。转眼雾气散尽,一把短剑摇摇晃晃栽下……

无咎依旧是半张着嘴巴,十足掉了魂的样子。即便他发觉身子自如了,却兀自难以置信般地僵立当场。

本以为大难临头而十死无生,谁料危急关头逢凶化吉。

而救了本公子的,竟然是爹爹留下的那把短剑?

一把破剑而已,缘何如此的神异?如此想来,始终有人追杀不止,根本不是为了斩草除根,或是另有缘由?

石棺前的那盏长明灯竟然还亮着,只是有些微微跳动。四周重归静寂,浓重的寒气弥漫不散。而洞穴内发生了如此巨变,却似与世隔绝一般……

无咎瞥了眼身后那关闭依旧的石门,又低头打量着胸前衣衫的破口子,兀自惊魂未定。须臾,他小心走了几步,俯身捡起了地上的短剑,并凝神端详。

带鞘的短剑还是老样子,只是上面的锈迹似乎褪去了三成。除此之外,倒也看不出有何名堂。而两丈远处的角落里,则躺着方才的那个鬼物,早已没了曾经的狰狞可怖,只剩下一具佝偻干瘪的躯体,如同被吸干了精血般,倒是与左近的干尸有着几分仿佛。只是他裸露的脸颊与手臂透着妖异的黑色,并长着一层黑色的毛发。

无咎余悸未消,幽幽舒了口气。

方才的情形看得清楚啊,想不到自己的短剑还有防鬼辟邪的本事。若真如此,本公子岂非身藏异宝而不自知?还有几日前那两具离奇的死尸,莫非也与之有关?

无咎思前想后,神色恍然,不由得抓紧了手中的短剑,并一个劲的暗呼侥幸。

既能防鬼辟邪、又能护主,真正的宝贝!也幸亏之前将其藏在胸前,这才意外捡得一条性命。

不过,那鬼物是何来历,又为何要藏在棺中,还收了一个徒弟,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无咎心有疑惑,却没忙着探寻究竟,而是将短剑插回怀中,并回头找了找,随即带着恶心的神情,从干尸中捡起了包裹。少顷,他又俯身抓起那两张害人不浅的兽皮符箓。

且留着罪证,以便日后与祁散人算账!

而石门还是纹丝不动,或许那个木申正在幸灾乐祸呢。地上的十几具干尸,也必是他所勾引来的“血食”。哼,回头也饶不了他。不过,本公子的三拳两脚,又怎能对付一个懂得法术的家伙呢!且看此处有无出路,设法逃命要紧!

无咎渐渐镇定下来,慢慢靠近那具干尸,确定那鬼物不会再暴起伤人,这才真正松了口气,转而壮着胆子走向石棺,并踮着脚尖而勾头去看。而他尚未看清其中的情形,急忙捂着鼻子转身干呕。

石棺内太臭了,简直要熏死人。

无咎稍缓了片刻,捂着鼻子,转身端起了长明灯,继续打量着石棺内的情形。

石棺平放地上,半人多高,为黑色的石头打造而成,有一丈多长、三尺多宽,被三寸多厚的棺盖遮住了半边。整个石棺透着阴森莫名,挨在旁边使人很不舒服。而借助长明灯的光亮看去,才发现空荡荡的棺底散落着几样东西。

浅而易见,那应该是鬼物所留,也就是说,死人的东西不吉利!

无咎便要就此作罢,却又心头一动。

鬼物呆在这洞穴内,不仅以活人精血为生,还收起了徒弟,显然是有些来历。他所留下的东西,或许也不一般!

无咎回头深吸换了口气,转而将身子探入石棺。几息之后,猛然闪开,再又蹲在地上放下长明灯,接着摊开袍袖并颇为顾忌般地连连甩手。

袍袖中跌落出几样东西,正是石棺内的遗物。

五块拇指大小的石头,似玉非玉,像是琉璃,却又棱角分明,色彩幻动,透着晶晶亮;一块白色玉片,也是手指粗细,三寸多长,有些斑驳破旧;一张黄色的兽皮,尺余见方,上面好像写满了字迹。

无咎略略迟疑,伸手铺开了兽皮而低头端详。上面的字迹很小,三、两百字数,稍显模糊,倒也认得。尤其开篇点名的四个字,天刑符经。

经文?鬼物吃人也就够了,难道还要念经超度……

“砰——”

无咎尚自冲着兽皮暗暗不解,忽闻动静,不及多想,急忙抓起地上的东西塞入袍袖之中。

而随着石门开启,三道人影匆匆而入。为首的年轻男女像是初来乍到,忽见死尸遍地,且有人蹲在地上守着油灯,不由得脚下一顿而双双诧然。跟后的一人则是手举火把,回首好奇道:“木道友,何不一起进来……”

独自站在门外的男子,正是木申。他两手掐诀,似有动作,却又微微一怔,随即不着痕迹地大袖一甩而走了进来,面带惊喜道:“无道友,可有大碍?”

无咎看着突如其来的三个陌生人,又看了看木申。

什么意思,害了人不认账?

还有那三位年轻的男女,又是什么来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