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令师何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草鱼禾川、痴傻愚顽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感谢各位的阅读、收藏与票票的支持!

……………………………………………………

洞穴内,火把闪亮。

无咎站在原地,默默打量着木申与三位陌生人。如此逼仄之地,不仅躺着十几具死尸,还堵着几个大活人,根本逃不出去。既然如此,且静观其变。

木申好像是无暇多顾,冲着左右分说道:“这位是无咎道友,与我一同前来搬取金银,谁料他才将踏入洞府,便平地掀起一道黑风。正待寻他,早已不见踪影……”他面露苦笑,不无庆幸道:“众所周知,万魂谷素来诡异非常。小弟在此静修是假,藏金为真,只为掩人耳目罢了,却对诸多古怪,亦是无可奈何!且看……”其抬手示意着,又道:“我有言在先,石门背后或有墓穴、宝藏……”

木申说到此处,眼光游离。当他见到半开的石棺,以及鬼物的干尸,脸色微微一变,急忙走了几步,并俯身查看,又伸头冲着棺内张望,胸口起伏了下,瞬间已恢复了常态,转而审视着无咎的衣衫破洞,带着莫名的意味接着说道:“这是我的三位好友,古离、陶子与红女,不妨亲近、亲近……”

古离,便是那个手举火把的男子,个头粗壮,方脸微黑,一身劲装,背后插着把短剑;而带头冲进洞穴的那位,名叫陶子,薄绸长衫,肤色白皙,略显消瘦,两眼有神;红女,则是在场唯一的女子,并未身着红装,而是青布长裙,简朴秀丽。三人都是二十多岁的光景,且背着行囊,远行的装扮,纷纷举手自报家门。

此时此刻,无咎总算是稍稍心安。至少眼下看起来,暂且没有性命之忧。而从木申的满口谎言中不难猜测,他与那三人并非相处无间。

“小弟与三位道友不期而遇,荣幸之至也!正所谓达者为师,还请以后多多关照……”

“呵呵,彼此、彼此……”

“无道友很是斯文,倒像个读书人……”

“天下道友是一家,兄弟不必见外。尚不知你是如何陷入此地,便是木申道友也无从知晓……

“这个……我也懵懂……”

双方寒暄之际,古离询问起洞穴内的情形。而无咎好像真的糊涂,对于所经历的一切闭口不提。对方也不深究,自顾说道:“木申兄弟召集我三人来此,只道是搬取金银,又声称石门后或为藏宝之地,果然有所奇遇,却不曾提起无兄弟,很是不该……咦?”

木申在一旁含笑致歉,眼光闪烁。

无咎倒是神情坦然,没事人一般。

古离话说一半,忽而惊咦了一声,随即举起火把往前几步,盯着洞穴角落里的那具干尸,诧异道:“怪不得此处阴气逼人,原来竟是僵煞的巢穴……”他伸手示意了下,又不无庆幸道:“这僵煞死了,真是难以置信……”

陶子与红女也是错愕不已,急忙凑近了观看。

“好叫古兄知晓,小弟来到此处便是如此情形!”

无咎趁机闪开两步,表白无辜,不忘还冲着木申耸耸肩头,很坦诚、也很从容的模样。对方神色如旧,只是眼光稍显阴沉。他浑若不觉,转身好奇张望。

那鬼物名叫僵煞,有何名堂?

陶子不解道:“既为僵煞,何来生死之说?”

红女附和道:“是啊,我等以古兄的修为最高,见识最广,且赐教一二……”

古离犹自连连摇头:“僵煞,乃是僵尸的一种。尸变者,称为白僵,待遍体黑毛,则变成了黑僵,有噬血、练气的本事,形同散人的修为;而一旦黑毛褪去,便与筑基道人相仿;再经修炼之后,则纵跳如飞,又称飞尸、或飞僵;僵尸成魔,称为魃,变化无数,神通惊人;最终修魔成王,敢与天仙争短长……”他又是惊嘘了声,接着道:“此处的僵煞,已有筑基道人的修为,或是遇上了天敌而被吸干了精血魂魄。若是不然,最终死的便是你我……”

陶子与红女后知后觉,不由得双双色变。

古离转而看向地上的长明灯,继续说解:“若所料不差,那灯火发青,且透着阴煞之气,分明就是活人的精髓所致,一旦点燃,极难熄灭,闻之有摄魂夺魄的凶险!”他转身往外走去,招呼道:“此处不可久留……”

陶子与红女不敢怠慢,急急走向石门。

无咎也是吓了一跳,随后便要挪步。却见有人挡路,他不由得抓紧了包裹而神色戒备。

木申挡在石门前,并没有趁机刁难,而是带着冷笑淡淡一瞥,转身不紧不慢走了出去。

无咎两眼一翻,松了口气,忙不迭冲出了石门。待他终于回到来时的山洞,这才看清楚所在的情形。

几丈大小的山洞内,虽然清净无尘,却无床无榻,根本不像个静修的地方,却摆放着四、五个木箱子,并箱盖大开,其中满满堆放着金银等物。

古离说道:“木申兄弟,及早赶往天水镇要紧……”

木申顺从应道:“我一人法力有限,还请一同取了金银。”说着,他挥手抓去,临近的两个小木箱顿时没了踪影。

古离如法炮制,余下的三个大箱子瞬间消失。

木申赞道:“古兄的袖里乾坤不同凡响,小弟甘拜下风!”

古离摆了摆手,谦逊道:“微末小术,不值一提,那些前辈人物才是厉害,据说挥袖之间,装得下乾坤日月。”他心有好奇,回头问道:“恕我眼拙,无兄弟的修为如何?”

“小弟固然求道心切,奈何尚未入门。”

无咎正自眼花缭乱,随声应了一句。袖里乾坤?真是玄妙而又实用的一招法术,令人大开眼界。而那几人又何必带着行囊,真是多此一举。无论怎样,修仙倒也妙趣多多哈!

古离的脸上顿时呈现出几分不屑的神情,埋怨道:“木兄弟,缘何招纳凡人同行……”

此时,陶子与红女的眼神中也多了些许异样。

无咎突遭嫌弃,难免尴尬,却又不以为然。凡人又如何,谁又是天生的仙种不成。看来以后还真要设法修炼一番,以便与紫烟仙子双宿双飞。

他四处漂泊,或有苦衷。而他突然冒出来的修仙念头,却很简单!

木申返身走到石门前,随手扔出去一张兽皮符箓。眨眼之间,洞穴内已是火光熊熊。他顺势关闭了石门,幽幽一叹,转身走向洞外之际,不忘冲着无咎丢下一瞥,意有所指道:“无道友,或许深藏不露呢……”

古离不再多说,跟着陶子与红女走出了山洞。

无咎没有在意那三人的前后变化,只管默默随后想着心事。

接连遇变,可谓凶险莫测。如今又要与几个修士同行,则不能不对仙道有所关注。记得木申所扔出去的符箓,同样是块兽皮,看起来似乎与紫烟、叶子的稍有不同。而他施法之际,手指间掐动了几下。莫非是说,符箓的施展另有讲究?只可惜无从讨教,不然就露馅了。而那个家伙虽然居心叵测,却也狡诈多变。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咬人的狗不叫……

须臾,一行五人来到了山谷之中。

从性情直爽的古离口中得知,他与陶子、红女要结伴前往灵霞山。而前往灵霞山,不免要借道天水镇。天水镇距此三百里,其中有个上官家,曾经出过仙人,并拥有一座传送阵法,而借用一回却要万金。诸多有志之士虽然向往灵山,却因手头拮据而不得成行。所幸木申攒够了金银,并邀请古离三人结伴同行。如今万事俱备,接下来便要乘船赶路……

古离带头往山谷外走去,陶子、红女紧随其后,木申与无咎则是拉下了几步,五人循着小径鱼贯而行。

不知何时,山谷的半空中又飘来一阵云雾。接着潮气湿重,雨滴洒落。

无咎的雨伞丢在如意坊了,只得在淅沥的雨雾中穿行。

而前方的三人,各自情形不同。古离与木申的身外竟然多了一层约莫三寸厚的无形阻挡,雨雾尚未近身便悄然滑落。陶子与红女稍显弱势,却也上下清爽。

修仙,不怕雨淋!

无咎擦拭着脸上的雨水,狼狈之余,对于修仙的认知,又多了几分。

便于此时,耳边有熟悉的话语声响起:“你……杀了我师父?”

两三丈外,便是木申,兀自左右张望,却不见张嘴。看来他不愿惊动古离三人,又是如何出声说话的呢?

无咎打量着木申的背影,暗暗奇怪。

话语声又起:“你莫非是位筑基的前辈,为何耍弄于我?倘若有所冒昧,还请恕罪!”

哼,本公子也成了高深莫测的人物。怪不得那人谎话连篇,原来是有所忌惮!

无咎的心里稍稍舒坦,眼光一闪,随声答道:“身为凡人,倒也自在。而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木申回头一瞥,疑惑的神色中又添几分猜忌。与其想来,对方是在嘲笑自己的明知故问。他默然片刻,转而带着央求的口吻,又道:“请将家师遗物奉还,事后必有重谢!”

无咎呲牙乐道:“呵呵,尚不知令师何人,有无见过?”

木申脚下一顿,神色微怒……

……………………

ps:点击、收藏、票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