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此道漫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书友姑苏石、羽化若尘、o老吉o、砸锅卖铁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百度贴吧的id与网站通用,新书需要点击、收藏、投票的支持!

……………………………

傍晚时分,小船靠岸。

所谓的天水镇,极为的偏僻。小船顺着易水的支流,到了一个小河汊中。在那郁郁葱葱的山林之间,山坡上的百来户人家,以及一条青石板街道,便是整个天水镇的全貌。

一行五人上了岸。

无咎与古离三人相处了将近一日,彼此熟悉了许多。虽然古离还是心存不屑,却不妨他趁机与对方套着近乎。

古离自称天赋异禀,幼时得到高人的指点,便一直修炼至今,为了更进层楼,拜入灵霞山则是他的不二选择。

陶子出身于有钱人家,却不肯安分,专喜四处游历,对于寻仙访道更是乐此不疲。如今他也算是稍有成就,于是便安心此道而立志成仙。

红女乃是农户家的女儿,原本过着平淡的日子,因缘巧合之下结识了陶子,并在对方的劝说下尝试修炼,倒也颇有进境,兴趣盎然之下,索性跟着一起前往灵山拜师修仙。

而从以上三人的口中得知,懂得采气、炼气之道,才能算是初入门径,并以修为的不同而分为九层。其中以古离的五层修为最高,木申稍次,陶子与红女垫底。而无咎则是对于自身的修为闭口不提,问急了便以“之乎者也”应对。那些不着边际的话语,倒也唬人!

“诸位,如今天色已晚,且歇息一宿如何?”

古离带头走向山坡上的小镇,并出声提议,见众人称善,又手指前方,分说道:“那半山腰的宅院,便是上官家……”

无咎则是站在岸边,抬头张望。

红霞漫天,景色瑰丽。淡淡山岚下,葱郁掩映的小镇更添几分韵致。来时的小河中,船儿独自横斜,只是上面的白灯笼尚在,看起来有些刺眼。还有一人总是不离左右,很是关切的模样!

无咎急忙背紧了包裹,径自走到古离的身旁,笑问道:“古兄,此处有无客栈以便歇宿?”对方尚未答话,木申果然又不失时机跟了上来,适时分说道:“半山腰有处客栈,专供往来修士居住……”

小镇静谧,行人稀少。

沿着青石板的街道循级而上,一炷香的时辰过后便已来到了住宿的地方。

天水客栈,位于街道的尽头,由十几间平房围成了个小院子。虽然简陋,却也古木环绕。不过,如此一个偏僻的所在,竟然客满,在掌柜的通融之下,这才挤出了一间客房。而修士不拘礼节,且将就一晚。

客房在小院的东头,门口挨着两株枝叶婆娑的大树。夜色未至,四周已是幽暗一片。伙计打开了房门,一行五人鱼贯而入。油灯的光亮下,房内的情形一目了然。五张木榻环壁摆放,当间有个木桌子与几把凳子。除此之外而再无其他,胜在一个清爽干净!

众人商定,明早前往上官家交纳金银并借道传送阵而动身远行。接下来由古离守着房门,陶子、红女与木申居中,各自也不多话,皆在榻上盘膝而坐,闭目歇息。只有无咎被挤在角落里,独自一个人脸色发苦。

该是晚饭的时候了,这几人为何不吃不喝呢?

一日不沾水米,要饿死人的。且等片刻,稍后再行计较。

无咎坐在榻上,默默出神。少顷,他背转身去,脱下了破烂的长衫,又打开包裹拿出干净的换上,待磨磨蹭蹭收拾妥当,却猛然回头。

隔壁榻上有人悄悄看来,旋即又佯作无意般地闭上双眼。

无咎抱着长衫走到了木桌旁边坐下,竟拿出一根针线耐心缝补。如此情形,瞒不过在场的几位同伴。陶子与红女面面相觑,古离则是微微摇头。木申也不再装模作样,只是神色中又添疑惑。

不务正业的修士常有,而懂得女红的修士却不多见。竟然缝补起了衣裳,有些什么名堂?

无咎有些笨拙,却一针一眼极为细致。小半个时辰过去,终于补好了长衫上的破洞。他将其拿起来端详了下,自得一笑,放归榻上,随即转身踱着方步,打开房门之后,施施然走了出去。

房内剩下的四人皆有些意外,也不静坐用功了,彼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弄不清楚状况。照理来说,同伴之间互有默契,若有单独行事者,本该知会一声。谁料那人倒是洒脱,竟然不告而别。

木申趁机下榻,匆匆往外走去:“无道友初来乍到,总不好生出意外来,我且去照看一二……”

古离三人不愿多事,各自继续歇息。

木申走到门外,凝神张望。

此时夜色深沉,小院幽静依然。而远近不见一个人影,便是四周的客房也是关门闭户,唯有院门处的酒肆中还亮着灯火,并有说笑声隐隐传来。

木申摸出一张符箓扣在掌心,抬脚往前慢慢走去。

客栈内居住的尽为修士,多为上官家而来,无非碰个运气,或图个仙缘。偶尔客满,尚在情理之中。而立志修仙者,讲究个不溺于口腹之欲。所以客栈的酒肆中,少有大吃大喝者……

木申走到酒肆的门前,微微错愕。

酒肆中果然冷清,四、五张桌子的厅堂内只有一位伙计与一位客人。

不过,那客人正是自己所惦记的无道友,兀自冲着面前的一盆鸡与一盘馒头发狠,还时不时赞道:“这是山中的野鸡啊,味道鲜美……”

伙计倚着柜台笑道:“仙长好见识!”

“呵呵!无论是山珍野味,入口不难辨别。若是狗肉,我都能凭着味道分出雌雄、毛色来……”

“仙长倒是此中行家,要不要来壶酒……”

“我不善饮酒!木道友……你莫非也饿了?伙计,杯箸、调羹伺候着……”

不管别人如何,无咎是真的饿了,缝补好了长衫之后,便直奔酒肆而来。恰好灶上炖着野鸡,乃是伙计为自己备下的夜宵。他只管讨要,吃得痛快,忽而瞥见门外有人,连忙出声邀请。

木申依然守在门外驻足打量,脸色有些阴晴不定。少顷,他抬脚进了酒肆:“本人辟谷,不沾烟火之食……”他如此分说,却又走到了桌前慢慢坐下。

无咎停下撕咬的鸡腿,恍然道:“啊……了然,辟谷就是不吃东西!”他记得都城有些修炼之人,时常饿得头发昏,美其名曰:辟谷。

伙计凑了上来,讨好道:“这位仙长,是否上杯茶水?”

木申不假辞色道:“我二人说话,闲人勿近!”

伙计摇了摇头,转身躲到一旁。

无咎抬眼一瞥,笑道:“有何指教……”他甩了甩手,顺势抓起一个馒头吃着,还不忘来口鸡汤,“呼哧、呼哧”很是香甜。

木申往后躲闪着飞溅的汤汁,微微皱着眉头,缓缓说道:“遑论其它,我只要师父留下的遗物……”

一个馒头下了肚子,又一个馒头拿在手中,无咎这才好奇问道:“你嘴巴不动,声从何来?”

木申神色冷嘲,隐带怒意:“你莫非连传音都不晓得,少装糊涂!”

哦,原来那是传音,好神奇的样子!隔行如隔山,看来以后要学的东西多着呢!

无咎低头喝了口汤,咬着馒头,笑容如旧:“能否说说你的那位师父,也好让我长点见识……”

木申眼光冰冷,片刻之后,吐出一口闷气,转而打量着酒肆中的情形:“若能交还遗物,即便如实奉告又能如何。我那师父……”

他又稍作迟疑,道出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那还是三年前的一个夜晚,木申途径万魂谷的时候,突遇僵煞,生死在即,便苦苦求饶。本以为在劫难逃,谁料僵煞手下留情,却索要血食敬奉,并让他守口如瓶……

“我只得拜他为师,以免惹来杀身之祸。而他原本是位仙道前辈,意外遭劫,故才被迫修炼僵尸鬼道,假以时日,必将成为震惊海内的高人,却不想死在你的手中,哼……”

木申说到此处,转而看向无咎:“我好歹与他有过一场师徒缘分,如今只能讨还遗物留作念想。还请无道友宽容为怀,木某感激不尽……”他神色恳切,话语真诚,再加上白皙的面容,以及得体的举止,很难让人有所拒绝。

无咎吃完了馒头,又将一盆汤喝的见了底,揉着圆滚的肚子,感慨道:“难得饱餐一回……”他像是饥寒交迫了许久,吃顿饱饭已颇感满足,可见这两年多的颠沛流离,也着实够可怜的,却对某人摆出的姿态视而不见,自顾又道:“差点死在万魂谷,你说我招谁惹谁了……”

木申的眼角抽搐了下:“事已至此,又待如何?”

无咎抬手招呼道:“再给来盘馒头,若有牛肉,称上二斤,我要打包带走……”伙计应了声,转身走了出去。他转而看着桌对面的那位,笑了笑,接着说道:“你真的要带古离等人前往灵霞山?”

如此讲话忽起忽落,且语义晦涩,却又每每似有所指,即便脑筋好使的人,也难免无所适从。

木申心念急转,应道:“上官家的传送阵,一次最多传送五人。如此诚意,何来有假……”

无咎又问:“令师留下了几件遗物?”

木申沉默了下,如实道:“详细不知,却是仙家至宝无疑……”

伙计送来了一个油纸包,里面包着馒头与熟牛肉。

无咎接过纸包,洒脱道:“记在天字七号房的账上!”言罢,他站起身来抬脚就走。

木申忙起身追赶,转眼间到了院外,并伸手道:“且慢,还我宝物……”

无咎忽而停转,空着的左手上竟是抓出两张兽皮符箓,有恃无恐道:“不知所云!难道要我说出万魂谷的实情,你才肯罢休……”

有关万魂谷的实情,木申自然是心知肚明。这也是他始终顾忌的地方,故而不敢太过紧逼。而他此时惊愕的并非如此,失声道:“人仙剑符……”

无咎见招数好用,趁机转身就走。

我怎么就分不出哪一张才是剑符呢?所谓的人仙剑符,莫非更加厉害不成?早知如此,便该与祁散人讨教使用之法才是,如今啥也不懂。

唉,此道漫漫,其修远兮……

……………

ps:新书榜已经跌至第八位了!点击、收藏、推荐票快来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