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御风而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我爱无仙、书友15506910、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新书求点击红票收藏啊。

………………

这是一片荒漠!

抬眼望去,只有黄沙与起伏的沙丘绵延不绝,还有刺目的骄阳在半空中炙烤着,便是偶尔吹来的风,以及卷起的淡淡沙尘,都是那么的炽热而又令人窒息。

灵霞山呢?

神奇的传送阵,怎会将人传送到如此一个鬼地方?

无咎目瞪口呆,回头看去,才发觉来时的山洞半掩地下,分明就是沙海中的一个小小山丘。除此之外,满目荒芜。他怔然半晌,愕然道:“古兄,你我不是要前往灵霞山吗?莫非传送错了,又该如何是好……”

“哈哈,没错,这就是黄天荡!”

古离走出洞外,脚踏黄沙,翘首远眺,笑过之后,却又意外道:“木兄弟的丹药很是不凡……”他见无咎方才还是狼狈不堪,转眼间却是能跑能跳,根本未作多想,只当是木申的功劳。

陶子与红女相继现身,木申最后一个从洞口冒了出来。

无咎依然难以置信,喃喃自语道:“黄天荡?怎会蹦出来一个黄天荡呢,灵霞山又在何方……”

陶子带着红女冲着远处张望,许是对方也有所不明,他颇为耐心地分说道:“黄天荡,乃大漠中最后的一段险地,因沙暴无常而得名。过了此关,翻越云岭,便是灵霞山……”他一边卖弄着见识,一边又暗带嘲讽:“你我能避开大泽已属万幸,有的人却贪心不足,红妹,你说是也不是……”

木申跟着附和道:“上官家的传送阵不比往昔,如今只能传送至此。无道友,凡事不可一蹴而就,且慢慢来,终有得偿所愿那日,呵呵……”他慢慢走到无咎的身旁,已然恢复了往日的常态,只是没有血色的脸庞上透着漠然,便是笑声中也带着几分莫名的寒意。

无咎虽在疑惑茫然,却始终戒备心重。尤其是那鬼祟的笑声,有提神醒脑的奇效。他慌忙躲开几步,又一踉跄,差点儿摔倒,扭头冲着凑近来的木申白了一眼道:“既然如此,且拭目以待……”他与对方的话中皆暗含玄机,又针锋相对。而他也明白,彼此早已结下了死仇。既然如此,则无须退让,且继续较量下去,谁又怕谁不成!

古离在山丘上徘徊了片刻,稍加辨别了方向之后,便催促着动身赶路。依他所说,云岭尚在千里之外,想要顺利穿越大漠中的这段险地并不容易。

木申与陶子、红女均无异议,而无咎的举手赞同则是没人理会。

古离不再耽搁,带头冲向了大漠。原本壮实的他,随着手上掐出法诀,竟脚不沾地而去势如风,不过转眼之间,人已到了十余丈外。木申与陶子、红女如法效仿,同样是一步数丈且身形飘逸。

无咎背着包裹,才要开始他的沙海之旅,尚未动身,又愣在原地。四周没人了,只剩下自己。四位同伴的身影已然远去,竟然没有谁停下来等待片刻。怎会跑得那样快呢,莫非又是法术神通?成心炫耀,或是故意使坏。明知本公子不懂法术,哼……

无咎郁闷了片刻,不以为然地哼了声。

一人赶路胜在清闲安逸,总好过那个木申在一旁觊觎不休!

无咎看了眼所去的方向,踩着黄沙迈开了脚步,才不多远,气喘吁吁。遭受传送阵的一番折腾之后,身子尚未复原。接下来的路途遥遥,着实勉为其难。而前方就是灵霞山,紫烟仙子正在招手。看我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大漠沙海之中,一道人影蹒跚而行。虽然不住为自己鼓劲,他还是大汗淋淋而步履艰难。

那金色的沙地看似平缓,一脚便是一个陷坑,踩下去无从凭借,走起来很是吃力。而半空的日头也太过毒辣,若是带着纸伞就好了,至少可以遮挡一下,这般暴晒着实遭罪。且口渴难耐……

无咎走了数十丈之后,忍不住停下来缓口气,而才将擦了把额头的汗水,便冲着前方微微瞠目。

约莫有数百丈外,一道人影疾驰而来。看着熟悉,不是那个木申又能是谁。他独自返回,所欲何为?难道是有意摆脱了古离三人,只为对付本公子?

这下糟了,若是正面冲突,本公子定然要原形毕露啊!而此时此刻,又能如何,跑也跑不过那家伙,难道要等死不成?

无咎暗呼不妙,便要掉头跑开。即便躲不过,且拖得一时算一时。而他才要转身,又是神色一怔。

足有数百丈远,不,或是数百里之外,忽而升起一道巨大的墙壁。可以说是毫无征兆,且突如其来。才有发现,整个天空已被遮去了半边。而那墙壁又在缓缓延展、并上下翻腾,诡异的情形,俨如天地屏障横亘而起,又似星宇苍穹倾塌的瞬间!

与之同时,那个木申也在回头张望并放慢了来势。而紧接着又是三道人影由远而近,为首的古离放声高喊:“此乃‘黄天荡’,速回阵法躲避……”

之前已有分解,黄天荡,专指沙暴频发之地。而那半空中的壮观景象,竟是传说中的沙暴,便是古离都吓得转身逃离,其中的凶险可想而知。

无咎不敢迟疑,转过身来就跑。逃命的时候,跑的就是快。而才将回到来时的山丘,木申与古离随后而至。他忍不住回头看去,顿时脸色大变。

陶子与红女疾驰而来,许是修为稍逊一筹,虽然竭尽全力,犹在百余丈之外。而两人的身后,已然是千万条黄龙狂舞,响彻灌耳的风雷声中,铺天盖地的飞沙横扫而至。

黄天荡,名不虚传!葬身其中,十死无生啊!

无咎脚下不停,一头扎进山丘背后的洞口。接着身旁多了两道身影,再又一声娇呼,红女扑倒在地,随即便是陶子的呼唤,霎时间洞内乌黑一片,随之狂风呼啸而地动山摇!

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漫天的黄沙不会将山洞给埋起来吧?

无咎躲在山洞的角落里,伸手从怀中掏出短剑。继而有明珠闪亮,是陶子在照看地上的红女。而古离与木申则是站在不远处,一个紧张盯着洞口、一个回头打量。

红女虽然返回山洞,还是比几位同伴晚了一步,最终没能躲过沙暴的余威,受了点轻创,吐出一口淤血之后,身子并无大碍。陶子借机嘘寒问暖,很是关切备至。

古离见山洞无恙,放下心来,庆幸道:“此处果然有禁制防御,且等沙暴过后再走不迟……”他走到一旁,就地坐下歇息,却见无咎凑了过来,带着无奈的神情叹道:“我眼下修为不济,难以穿越大漠戈壁。正所谓马有失蹄,人有失意。还望古兄道义为先,提携一二!”

无咎很少求人,哪怕是危急关头,宁可舍身跳崖,也不肯向仇家低头。而眼下的他却一反常态,竟然向瞧不起自己的古离开了口。

常言道,人力穷则天心见,径路绝而风云通。他如今面对大漠天险,以及居心叵测的木申,可谓穷途末路且束手无策,却不见天心惠顾,亦无无风云畅通,唯有自己去想方设法摆脱困境。而此处以古离的修为最高,为了活下去,为了抵达灵山,且豁出去一回!

木申坐在近旁,不失时机出声道:“无道友何必麻烦古兄,由我带你同行便是!”

岂止古离瞧不起自己,便是陶子与红女也是如此。而唯一眷顾有加的,便是这个木申,却又像是一头恶狼,时时刻刻都想将自己给吞下肚去。

无咎坚决摇头:“我是敬佩古兄的为人,这才借故亲近、亲近,还请木申道友成全则个……”他转向身旁的古离,举手道:“古兄,你乃吾辈楷模,道中菁英……”

好话人人爱听,鬼神概莫能外!

古离虽然瞧不起眼前的书生,却还是笑出了声:“呵呵!兄弟谬赞了,回头带你一程,而到了云岭之后,吉凶祸福各安天命……”

无咎暗松了口气,举手称谢,心忖道:翻山越岭倒也不怕,穿过大漠天险就成。而他四人用来赶路的神通,叫作御风术,倒也恰如其名,只可惜本公子还是一窍不通啊!

古离吩咐众人趁机歇息,随后便闭着双眼静坐不语。

木申也是默不作声,只是没有血色的一张脸更显阴沉。

陶子帮着红女吞服了一粒丹药,两人守在一起吐纳调息。

无咎暂且没了心事,悄悄藏起短剑,却又闲不住,从包裹中摸出一个馒头、牛肉吃了起来。少顷,又摸出一个桃子解渴。

洞外风声阵阵,沙暴肆虐如旧。从那一人多高的洞口看去,黑暗中有隐约的光芒在微微颤动。那或许便是古离所说的禁制,竟然能挡住狂猛的风沙。由此可见,修仙的法门层出不穷……

一个多时辰之后,洞外终于消停下来。

走出山洞,四周浑然如旧,有了禁制的阻挡,便是洞口前也是老样子。所不同的只是那火热的骄阳到了头顶,使人觉着更加焦灼难耐!

无咎抹着汗水四下张望,又禁不住一阵尴尬。如此酷热之下,同行的四人却浑然不觉,即便是修为最低的红女,也是轻松自如的模样。反观自己,连个女子都多有不如。此情此景,叫人情何以堪!

古离见远近并无异常,扬声道:“诸位,启程……”他走近无咎,伸手便抓。转眼之间,两人一起往前而去。木申、陶子与红女随后,一行五人再次冲向沙海。

无咎被古离抓着臂膀,脚不沾地,耳旁风响,风驰电驰般从起伏的沙丘上掠过。去势之快,俨如腾云驾雾。他不由得瞪大双眼而神色振奋,并体会着这从未有过的乐趣!

这便是御风而行?妙哉!

不过,前方那原本看着平静的沙丘之上,突然溅起一道道沙尘,瞬间已左右成片而前后蔓延,好似雨点疾落的情形,却又透着莫名的诡异。而此时依旧是骄阳似火,晴空万里。

古离的去势稍稍一顿,惊愕道:“不妙……”

…………

ps:昨天在车上抽烟,给老婆的裙子烧了个洞,下午回来,在车后座蜷缩着打个瞌睡,折了颈椎,到家开门,一头撞防盗门上,皮破血流,今天还是头晕转向的难受。求好运,诸位顺手投个票啥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