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怪物凶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草鱼禾川、云中图、QQ302714859、o老吉o、剑下浮云L、姑苏石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感谢各位的收藏、点击、票票的支持!

………………

无咎正自享受着御风的妙趣,忽被古离出声打断。

不过瞬间,前后左右沙尘四起,沙沙声急切不休,随即一道道灰色的影线从沙尘中激射而出,直奔正在赶路的五人袭来。其势迅猛,且突然,霎时万千灰影如箭,俨如天罗地网呼啸而至。

古离失声大喊:“沙蛇,不得耽搁,冲过去——”

他喊声未落,扬手扔出一张兽皮符箓。

符箓轰然炸开,竟是化作一团白色的光芒将他与无咎罩在其中。霎时光芒震动,“砰砰”声疾如骤雨。万千灰影便如撞在了墙壁之上,纷纷从一丈之外跌落回去。而相隔如此之近看得清楚,那灰影四五尺长,儿臂粗细,通体灰褐鳞甲,果然是一条条毒蛇的模样!

无咎跟在古离的身旁,随其继续往前,惊骇之余,为自己的先见之明而暗暗庆幸。

不管是天灾,还是人祸,凭借自己的本事,想要顺利抵达灵霞山,无异于痴人说梦。便是这黄天荡,说不定就成了自己的葬身之地。看来祁散人没有说瞎话,那老头是个实在人!

天晴万里,骄阳似火。而大漠上却是升腾起团团沙尘,像是平地骤起的旋风。旋风之中,则是强行突围的五道人影。

古离带着无咎冲在最前头,他所祭出的光芒挡住了沙蛇的狂袭,并穿透层层的围堵,不顾一切往前飞奔。木申落下了几丈远,身外同样闪烁着护体的光芒。陶子与红女随后紧跟,彼此协力共进。

无咎始终被古离带着同行,一点力气都不用着,初始还有些心惊胆战,见到自身安危无虞,也就慢慢变得自如起来,却依然不忘留意四周的情形。

那符箓的光芒甚为奇异,看似无形,又微微耀眼,留神去看,反而无从辨别。就像是星月之光的倒影,来自天地,融于虚无,轻飘飘不着凡尘,却能抵挡住邪门歪道的入侵。

回头去看,竟然什么都看不见。四周尽是灰蒙蒙一片,不知道随后三人的情形如何,但愿木申那家伙被沙蛇吃掉……

直至两个时辰之后,那肆虐不休的沙蛇忽而消失无踪。又过了片刻,几道精疲力尽的人影跌落在一片沙丘之上。

无咎正自饶有兴趣地体会着符箓的神奇,冷不防被古离扔了出去,猛地摔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急忙吐出嘴里的沙子翻身爬了起来。

两丈之外,古离仰面朝天躺着,额头鬓角汗津津的,还大口喘着粗气,显然是累得不轻。不远处趴着木申,没有血色的面颊多了一层铁青色,同样是胸口起伏而狼狈不堪。再远处则是陶子与红女,两人相互搀扶,气喘吁吁,患难与共的样子。

一行五人之中,只有无咎毫无疲惫,便是之前的轻创也已尽数痊愈,只管带着一脸轻松的神情冲着四下张望。

天上日头偏斜,已是午后时分。

那黄色的沙海依然如旧,蒸腾的热浪在缓缓氤氲不休。给人恍惚觉着,置身于一片被遗忘的天地之中,与世隔绝,了无生机,唯有死亡的沉寂在漫无边际中吞噬着所有……

无咎不及感慨,回头一瞥,暗暗称快,不由得伸手摸向怀中。

嘿嘿,木申也是呛了一嘴沙子。不过,那家伙倒是神色戒备。

无咎哼了声,俯身捡起包裹走向古离。

怀中短剑乃是辟邪护主的宝物,却不知该如何使用。若非不然,眼下正是教训那个木申的好时候!

“常言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古兄修为高强,却不妨吃个馒头夹牛肉养养精神,再来个桃子解解渴……”

无咎走到古离的身旁,就地坐下,随手从包裹中摸出两个馒头与一个桃子。馒头变得有些干硬,桃子则是有些蔫巴。这是他漂泊在外所养成的嗜好,还有个说法,叫作身边有粮,心中不慌。

古离坐了起来,又狠狠喘了口粗气,冲着无咎的手上瞥了眼,迟疑了下,不再客气,伸手抓过馒头、桃子吃了起来。他虽然身为修士,且常常辟谷,终究没到餐霞饮露的境界,再加上接连驱使法力,疲惫之下,腹中饥渴也是在所难免。

木申与陶子、红女相继起身,慢慢聚拢过来。

无咎忙道:“诸位,我已倾囊所有……”他是怕有人问他索要吃食,这才讲话说在前头,又坦荡荡道:“我这人有恩必偿、有仇必报,木申道友应该知晓!”

木申哼了声不予理会,在不远处摇晃着坐下,竟是从行囊中摸出一个酒壶来轻啜慢饮,而眼光不时瞥过无咎,神色中尽是揶揄意味。馊馒头、烂桃子也能拿来报恩,怎么好意思说出口。不过,一个记账先生,恼怒之下,竟然将如意坊给一把火烧了,倒也够狠!其言外之意,莫非是在挑衅?

陶子则是从随身的包裹里拿出一盘精致的糕点与红女分享,两人彼此相互体贴,至于神色得意的某位道友,根本不予理会。

无咎自说自话,了然无趣,手中突然多了一物,是个没有见过的果子,小儿拳头大小,透着金黄的色泽,并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还有人拍着他的肩头,笑道:“哈哈!兄弟想要报恩不难,有真本事便成!这个参果还你,聊作补偿!”

古离已将馒头、桃子吞下了肚子,却随手摸出一个果子来交换。

无咎想说不用,却咧嘴苦笑了下。本想借机讨好古离,谁料人家根本不领情,还嘲笑自己没本事。报仇或许不易,报恩又很难吗?

木申饮着酒笑了笑,不失时机道:“参果岂是凡物,不仅止渴生津,还有凝气养神之妙用,无道友真是精明,这回赚到了,呵呵……”

参果,看似不错,味道如何?

无咎举起手中的果子稍加端详,张口咬了下。多*汁味美,入口生津,且透着香甜,看来还不错。他将果子塞入嘴里,一边吃着,一边冲着古离讪讪笑着以示谢意,而眼光却在斜睨着木申,浑然一个满不在乎的惫懒模样。

本公子既然能在腥风血雨中活下来,还有什么忍受不得。记得书本中有位圣人说得好,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终有一日,愁也报的,恩也报的,当然,还要与紫烟仙子执手偕老,哼哼……

这位从来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哪怕是惨遭灭家之祸,再又颠沛流离,直至九死一生,他始终相信一个道理,活着,才来有日。也只有活着,才不枉曾经的苦难!

无咎吃完了果子,依然回味不尽,还想就此询问几句,却见古离与木申,以及陶子、红女都在闭目歇息,只得独自呆在原地而百无聊赖。

那果子真的好吃,下回遇上了多买几个。可笑自己还拿着馒头、桃子来炫耀,如同与财主比有钱,与神仙比长寿,真的好没意思!

此外,那几人竟然不畏酷暑而静坐歇息,着实令人羡妒……

无咎将包裹顶在头上,默默苦捱着日头的暴晒。半个时辰之后,四位同伴依然不见醒转。。他已是汗流浃背,却也只能继续等待下去。要知道离开了这几个修士,必将寸步难行。若是来阵风就好了,或能凉快一些!

不知是心想事成,而是偶然所致,还真的有一道淡淡的尘烟由远而近,并带来一丝儿风凉。而不过几个喘息的工夫,那尘烟竟然化作四蹄奔跑的身影,还有怒睁的圆目与带着獠牙的血盆大口!

无咎才有欣喜,又不禁一怔。那怪物要干什么?

与之同时,静坐中的古离突然跳了起来并厉声喝道:“麟豹……”

木申跟着惊醒,失声道:“那并非俗物,乃是灵兽,异常凶猛,快走……”他话音未落,人已急蹿而去。

陶子与红女也是骇然色变,并于瞬间离开了原地。

无咎虽然不知麟豹的来历,却见几位修士如此畏惧,也吓得站起身来,转身便要逃跑,随即又暗暗叫苦。本公子不会御风术,铁定了要落在后面等死啊!

“古兄,且帮我一把……”

无咎转身便要求救,顿时又神色绝望。完了,跑不掉了!

一阵狂风急卷而来,随之一声嘶吼震耳欲聋。那两丈多长的怪物已然凌空跃起,并恶狠狠扑了下来。

木申早已带头跑了,陶子、红女急急随行,原地只剩下面如土色的无咎,以及落后一步的古离。而古离却是不躲不避,口中念念有词并抬手一指:“疾——”与之刹那,一道剑光从他背后的剑鞘中霍然而出。

只听得“砰”的一记闷响,接着有火星闪现。

那怪物已被剑光击中头颅,“嗷”的一声倒飞了过去,竟是将沙堆砸出一个大坑,旋即又四蹄乱蹬而猛然翻身。看其凶狠残暴的架势,分明还要卷土重来。

古离又是挥手一招,诡异的剑光倏然回转并闪动盘旋。他却已无心恋战,祭起御风术转身便走。不过眨眼之间,人已远在数十丈外。

无咎脸色惨变,却已无力呼救。

怪物凶猛,别落下兄弟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