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很不简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云中图、夜修、叶秋蓝、书友15506910、书友15264624、o老吉o、帅大爷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借助朦胧的月光看去,隐约可以分辨出那道黑影的大致情形。其长袖飘飘,落地无声,不多时便已来到了山梁之上,才要继续往前,却又忽然身形一顿而俯身打量。

一堆熄灭的灰烬之中,尚有烟气袅袅。

那人慢慢退后两步,放声笑道:“呵呵!无道友,还不现身相见……”

无咎躲在树上动也不动,却忍不住暗啐了一口。

此时不用多看,只凭着放*荡的笑声也知道来人是谁。那鬼鬼祟祟的家伙,正是木申。他既然对所谓的宝物耿耿于怀,又岂肯善罢甘休。如今果然趁着夜色跑了回来,无非要暗中使坏。幸亏本公子及时躲在树上,他倒未必察觉。

木申背着双手,在原地踱着步子,得意道:“丛林之中,即便施展御风术也走不多远。古离、与陶子、红女就在五十里外歇息,我谎称外出方便,这才原路返回,专门为你而来,呵呵……”他笑了笑,又道:“怕就怕你半途迷路,或是意外走失,若真如此,必将叫人悔之晚矣!却不料你竟来到此处,倒是省却我一番辛苦……”

无咎依旧不吭声,只管默默盯着下方的动静。想骗本公子现身?纯属小儿捉迷藏的把戏!

木申自说自话,没人应声。他也不在乎,竟然朝着大树慢慢走去,忽而抬头笑道:“莫非以为爬到树上,便可躲开本人的神识……”

无咎正自侥幸,心头猛然一沉。

神识是个什么东西,没有兴趣,而那家伙竟然早有察觉,却出乎所料。如今本公子行迹败露,虽然躲在高处,却境地尴尬,若是由他纵火来烧,又该如何是好?

无咎的心头才将闪过一丝不祥,便见下方的木申拿出一张符箓高高扬起,并带着一脸诡异的邪笑威逼道:“呵呵,速将宝物悉数归还,或许留得一条性命。如若不然,我便让你神魂俱销……”

木申念念有词而扬手一挥,符箓霎时化作一道火光腾空而起。随其手诀牵引,数尺长的火光去如蛟龙,竟是围绕着大树急剧盘旋。火光照耀之下,树杈上躲藏的人影已是无所遁形。他愈发得意,嘲讽道:“你既有剑符在手,何不祭出来与我较量一番,哈哈……”

无咎倚在树干上,顿时不知所措。四周火光缭绕,已然将上下左右死死封堵。纵然有心躲避,也是无处可逃。本公子是有符箓在手,奈何不会使用啊。难不成才将烤食了松果,接下来便要被人烧烤……

木申自认为胜券在握,接着笑道:“你或许凑巧斩杀了我的师父,说不定早已耗尽了修为。我观你途中并无隐瞒,浑如一个真正的凡人。而你眼下既无法力,又如何驱使得了剑符,哈哈……”

看见没有,一路上那家伙就没闲着,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害人!而施展符箓还要法力,祁散人为何就不能事先讲明呢?

无咎在树上急得抓耳挠腮,却又无计可施,又忽而想起了什么,急忙抓出短剑在手。是死是活,且听天由命吧!

木申笑声渐冷,威逼道:“还我宝物……”

与之同时,半空中突然传来“扑啦啦”翅膀扇动的响声,接着冲下来几道黑影,“嘎嘎”嘶鸣,竟是直奔火光而来。

无咎首当其冲,看得最为清楚,吓得差点一头栽下去,慌忙抱着树干这才堪堪稳住身形。

那是几只大鸟,却又长着兽头、红睛、尖嘴、利齿,并双足如钩,伸展的翅膀足有两丈之巨,呼呼扇动着掀起阵阵狂风。尤为甚者,那大鸟对于攀附在树干上的无咎视而不见,只管循着火光的来处,而直奔下方的木申扑去。

木申已是脸色大变,连连后退,失声道:“嗜血灵蝠,专好吞噬灵气、精血,最为厌恶火光,是我大意了……”而他才将明白,不及悔悟,所祭出的火光已被击溃,四五只灵蝠趁势呼啸而下。

那几只灵蝠的凶猛,丝毫不亚于真正的修士,若被纠缠围攻,下场可想而知。暂且便宜了那人,待躲过此时再行计较!

木申不敢迟疑,祭起御风术转身便跑。身后“嘎嘎”声刺耳,几道黑影紧追不舍……

片刻之后,无咎还在树上愕然不已。

莫非是怂人有傻福,不然又怎会屡屡死里逃生呢?先是麟豹有情,再又灵蝠庇护,真是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紫烟仙子,莫非是你在暗中祈祷……

无咎惊秫过后,忍不住又自作多情一番。而他还是不敢继续躲在树上,背起包裹溜了下来,翻过山梁,直奔前方的密林而去。摸黑走了一炷香的时辰过后,也不管东南西方,寻了一株大树,再又攀爬上去,见四周再无动静,这才搂着树干慢慢打起了瞌睡。

……

一片山坡上,三人正在静坐歇息。其中的古离忽而睁开双眼回头看去,紧接着对面的陶子与红女也是神色微动而似有察觉。

须臾,一道人影从丛林中踉踉跄跄窜了出来。只见他衣衫褴褛,发髻凌乱,且身上带有血迹,很是狼狈不堪。

古离诧异道:“木兄弟,缘何成了这般模样?”

陶子淡淡一瞥,跟着说道:“木道友自去方便,却迟迟归来,莫非寻不见出恭所在,这才如此窘迫,呵呵……”他自觉话语风趣,与身旁的红女微微一笑。对方报以娇嗔,却又暗暗忍俊不禁。

木申到了三人的近前,“扑通”坐在地上,心有余悸般地摇摇头:“诸位莫要见笑!我适才途中迷路,意外撞见几只嗜血灵蝠,舍去了最后几张烈火符,才得以摆脱了困境!”

古离微愕:“嗜血灵蝠……”

陶子与红女也没了说笑的心思,双双神色紧张。

木申却是摆了摆手,说道:“那灵蝠业已远去,若无火光或是血腥招引,断然不会再来!”

古离点了点头:“木兄弟见识颇广,应该身世不凡!”

陶子附和道:“若非出身世家,则必然得过名师指点……”

木申掏出两粒丹药服下,苦笑了下不予多说。

古离转而又问:“你声称那人深藏不露,缘何他始终像个一无所知的凡俗之辈?”

木申怔了怔,依旧是无言以对。

……

又一片山谷之中,依然古木参天而野草丛生。

此时,一道人影慢慢穿过密林,并以手中的树枝开路。他时不时撩开挡路的藤蔓、野草,还不忘惕然四顾而神色谨慎。行走在山林之间方向不明,且闷热无风。其额头上满是汗水,前襟后背都湿透了,便是布衣长衫都被荆棘扯出了两个口子,整个人很是狼狈不堪。

“扑哧”

一不留神,两脚陷了下去,再拔出来,鞋子上已沾满了腐烂的树叶与淤泥。他咧咧嘴,小心往前,伸手抓向肩头,又无奈长叹了一声。途中接连遭遇意外,便是包裹也跑丢了。毒蛇倒也罢了,几只长像怪异的林间野兽却是极难对付。所幸躲避及时,这才性命无忧。看来运气还算不错,至少没有遇见豺狼虎豹那样的猛兽。

不过,这都走了十余日,并已翻越了几道山谷,为何至今没能走出云岭山脉呢?还有木申那个家伙,自从月夜遭遇之后,再不见他回头寻来,是被大鸟吃了,抑或是径行远去?

这人正是无咎,原本清秀的面颊也不再清秀,反倒是灰头灰脸的模样。他歇息了片刻,继续艰难往前。

须臾,潺潺的溪水声传来。

无咎精神一振,去势加快。

此处或是丛林的边缘地带,前方的地势渐渐开阔。隐隐约约之中,一道溪水顺着山坡逶迤而去。

“嘿嘿,有山有水,才是好风景……”

无咎连蹦带跳,眼看着便要逃离丛林的困扰,而又猛然一顿,身后似有牵扯。他微微诧然,猛地挣脱,回头张望,不禁呲牙咧嘴。

原来是发髻缠上了树枝,方才猛然用力,挣断了束发的青布带子,使得头皮有些生痛,竟然自己吓唬自己一回。

无咎才将明白过来,已然是披肩散发。他浑不在意,转身跳出了丛林。

不远处的山坡上,青草茵茵,野花遍地,溪水流淌,再有山风吹来,顿时令人惬意无双!

无咎几步冲到溪水边,趴下来就是一阵畅饮。少顷,他又将上半身浸入水中,接着猛然昂头而水花四溅。

“痛快……”

他情不自禁呻吟了声,顺手撩开遮面的长发抬眼看去。

溪水顺着山坡往下淌去,在两里外汇聚成一方湖泊。那湖泊有着十余里方圆,恰如山间的一块明镜而倍添景色。由此往前,则是一道峡谷。此时旭日当空,天光明媚。远近静谧,人迹杳无……

无咎又将一头乱发浸入溪水搓洗干净,接着又褪去了衣衫,抽出短剑放在一旁,从怀中滚出一地的野果子。片刻之后,他一手拿着短剑,一手拎着拧干的衣衫,意犹未尽般回到草地上坐下。

且将乱发束起,从长衫上撕了一块布条给随意扎上。此时此刻,已然没了缝缝补补的心思。

无咎顺手从草地上捡起一个果子吃起来,打量着自己还算精壮的身子,颇为满意地点点头。常年奔波在外,且餐风露宿,最为打熬人,如今尚未倒下,反而愈发精神。他又冲着自己的两脚看了看,咧嘴微微一笑。一双千层底的布鞋,早已露出了脚趾头。

若是紫烟仙子见到本公子这般模样,不知会不会怜悯心切呢,嘿嘿……

无咎禁不住伸手摸向亵裤的裤腰,上面缝着一个布袋子,其中装着散碎银子,以及他以为宝贵的东西。

饱饮了一顿溪水之后,再又几个果子下了肚,之前的饥饿疲惫,顿时一扫而空。

无咎抖开了衣衫,铺在草地上晾晒,接着又在裤腰上摸寻起来,随即手上多出一块兽皮。

这便是木申那个死鬼师父的遗物之一,好像很不简单的样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