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故人寻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草鱼禾川、勤奋的一棵树、o老吉o、寂寞与谁言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山坪之上,四道人影静静伫立等候。而余下的一位,则是在不远处独自溜达。

无咎本想就着心中的疑惑询问几句,譬如,传音玉简有何用处,仙门中有何规矩,等等。而那四位同伴都不正眼瞧自己,他只得识趣躲到一旁。

山坪不大,十余丈方圆;一侧劈立万仞,一侧悬崖陡峭;左右奇石嶙峋,草木疏影;远处天地浑然,云雾飘渺。再有石亭点缀其间,总算是有了几分仙家气象!

那亭子为青石打造,六根石柱环列四周,虽然造型古朴简单,却也翘角飞檐而别有韵致。

无咎在石亭前驻足打量,冲着上面的“逍遥”二字点了点头。

修仙还是不错的,又能长生,又有佳人陪伴,想不逍遥都不成,那两个字深得我心!

他才要抬脚走进亭子,便听见古离等人齐齐出声:“拜见两位前辈……”

与之同时,两道剑光从天而降落。转眼之间,两位男子落在山坪之上。其中一位黑衣老者,半百年纪,须发灰白,神色木然而不苟言笑;另外一位是个二三十岁的男子,留着短须,肤色稍黑,眉目俊朗,同样是身着黑衫而气度不凡。

无咎不敢怠慢,悄悄退后几步跟着躬身行礼。

老者站定之后,不假辞色道:“我乃监院执事,玄水!”

年轻男子则是脸上带笑:“呵呵,我乃云水堂执事,玄玉!”

自称玄水的老者眼光一瞥,冷冷又道:“是谁祭出本门的传音玉简?”

古离急忙上前一步,恭敬答道:“是晚辈所为,只求拜入仙门!”他稍稍一缓,接着分说道:“传音玉简,乃玄星前辈于十年前所赠,不知他老人家人在何处,晚辈要当面拜谢……”

玄水哼了声,道:“他已寿元耗尽,死了……”

古离能够轻而易举寻到灵山,最大的倚仗便是当年的那位前辈高人,谁想对方竟然不在了,他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便于此时,自称玄水的男子笑道:“尔等都是为了拜入仙门而来?闲话少叙,且去逍遥亭勘校灵根……”他挥袖一甩走向石亭,并抬手示意道:“五位小辈,逐一勘校!”

古离喘了口粗气,稍稍镇定下来,举手称是,率先走向石亭。木申、陶子、红女随后等待,一个个神色惴惴。

无咎跟着旁观,暗暗好奇不已。

还以为仙人都是与天地同寿,而无所不能的存在,想不到也有耗尽寿元一命呜呼的时候,着实有些意外啊!

所谓的勘校灵根,又是何意?

不懂的东西太多了,一切都很新鲜!

古离走到亭中才将站定,四周的六根石柱便是一阵光芒闪烁。接着换成了木申,继而又是陶子与红女。而无论是谁,那石柱都或多或少闪动了几下。最后还剩下无咎,犹自愣在原地而不明所以。

玄玉下巴一抬,示意道:“小子,该你了……”

无咎稍作迟疑,只得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了亭子。而人已站定,却无光芒闪动。他茫然不解,忍不住跺了几脚。而四周情形如旧,六根柱子毫无动静。怪了个哉的,别人都光芒四射,为何轮着我了,偏偏就不理不睬?

玄玉已是禁不住笑道:“呵呵,你一个凡人来凑什么热闹……”

玄水依旧是脸色阴沉:“四位小辈之中,以古离根骨最佳。玄星师兄倒有眼光,你以后不妨跟着我吧!”

随其手指一点,剑光凭空而出。

转瞬之间,山坪上多了一把丈余长、尺余宽的巨剑而静静空悬。

他抬脚踏上剑尖,吩咐道:“灵霞山今日收徒四人,上山……”

古离转忧为喜,急忙又以弟子之礼重新见过那位玄水。陶子与红女羡慕不已,便是木申都面带妒忌。四人先后踏上巨剑,却又不约而同看向那位留在原地的同伴。其中厌恶者有之,恼怒者有之,不屑者有之,当然,后悔者也有之。

一个没有灵根的凡人,却装作修士,还将同行者都给骗了。若非他最终原形毕露,大伙儿依然蒙在鼓里。简直就是无耻下作,可恶至极。早知如此,动动手指头便收拾了他。而此前的诸多异状,又为何故……

一剑五人,缓缓腾空而起。

再又一道剑光凭空闪现,有人拂袖驱赶道:“小子,还不滚开……”

无咎慢慢走出石亭,犹自难以置信而左右张望。

身具灵根者,才能修仙?而这石亭,则为勘验之用。岂不是说,本公子白跑了一趟,从此与灵山无缘,与紫烟仙子无缘?修不修仙倒也罢了,你不能让我一腔痴情付流水啊!

真要那样,太让人伤心了!

他眼光掠过那曾经的四位同伴,自言自语道:“我说了我是凡人,诸位不信,奈何……”他心思一动,急忙转向那个盛气凌人的玄玉说道:“我认得常先道长,正要上山拜见,还请通融一二……”

老者玄水驱使巨剑缓缓腾空,忽闻常先道长四个字,不由得低头一瞥,随即又冷哼了声,接着手诀掐动,一剑五人穿过云雾冲天而去。

玄玉则是脚踏飞剑而去势一顿,意外道:“你认得常先?”

无咎不及多想,连声道:“认得、认得,自然认得,且交情不错,他说我……天赋异禀,根骨不凡,倘若修仙,必将……有番成就,嘿嘿……”他话没说完,禁不住有些心虚。难得自我吹嘘一回,连自己都不相信。

玄玉笑容依旧:“呵呵,常先刚愎自负,且又生性懒散,人缘极差,素来不讨同门喜欢。你竟然与他交情不错,更是休想上山!”他脚下剑光一盛,便要腾空而去。

无咎忽而想起了什么,一拍脑袋。事急匆忙,倒是忘了关键的一样东西。他匆忙掏出一物,扬手道:“紫烟仙子命我前来寻求庇护,并留下信物为证,哎……”其话音未落,所持的玉佩倏然飞起并转眼易手。

只见玄玉踏着飞剑,手里举着玉佩而神色好奇:“这果然是紫烟的令牌,你一个凡人,竟能救她性命……”

看来信物有用,早该拿出来才是!

无咎心头一缓,拱起双手含笑道:“小生有幸……”而他还是没能将话说完,又是哑口无语。

一道剑光载着人影倏然而去,转眼之间消失无踪。

那个玄玉竟然不告而别,还拿走了信物……

无咎急追了几步,云雾横亘,峭壁阻隔,已然无路可追。他瞠目错愕,好一会儿没有回过神来。

那玉佩乃是上山的最后一线机会,就这么不翼而飞了?倒是给个缘由,二话不说,便将本人扔在此处,如此缺德,没有一点儿道理啊!

事已至此,又该往何处去?

无咎低下头,摇晃着发酸的脖颈,眼光落在破烂的衣衫,以及露着脚趾头的布鞋上,不由得心生无力而咧嘴苦笑。

本来还对灵山以及仙人仰慕不已,且心存敬畏。如今想来,也不过如此。所遇到的修士,大都是高高在上而自命不凡的家伙。还是紫烟仙子好啊,至少她懂得知恩报答,并对本公子青睐有加,信物为证……

无咎想起了那块玉佩,忍不住有些心疼,随即又在原地踱着步子,颇为无奈地四下张望。

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继续浪迹天涯也就是了,不愁没有我容身落脚的地方。只可惜了紫烟仙子,你再也遇不见像我这般的痴情种。

奈何、奈何、奈若何,既然万里迢迢寻来,便在此处陪你一晚,聊表情愫,慰我心安……

……

灵霞山占地千里,境内群峰嵯峨,山丘屏列,且奇花异草繁多,飞瀑流水不绝,可谓清荣峻茂、水秀山灵,并以云霞奇观而著称一时。其中更是以遥遥对峙的紫霞峰、赤霞峰与红霞峰为景色之最,间或洞府楼台,兰芝吐翠,灵气浓郁,俨然人间的洞天福地!

便于此时,一位男子脚踏剑光直奔赤霞峰而去。

须臾,他在半山腰的一块崖石之上落下身形,扬声道:“紫烟,玄玉来访!”

在挨着崖石的峭壁上,藤蔓花草之间,有两个相隔不远的洞口,各有一人多高,甚是静谧雅致。

随着话语声,一道白衣人影款款走出洞口,欠身行礼:“叶子见过师叔!”

若是无咎在此,对于这个圆脸俏丽的女子不会陌生,她正是叶子。

玄玉点了点头,似有不快:“紫烟何不现身见我……”

叶子歉然一笑,恭敬又道:“紫烟师姐回山之后,重创未愈,疗伤之际,难免有失礼之处。师叔有话不妨吩咐,我回头转告便是!”

与之同时,有柔弱而又清脆的话语声从另一间洞口中传出:“还请师叔恕罪……紫烟多有不便,咳咳……”

那是紫烟在说话,颇显无力,且断断续续,应该是气息不畅所致。

玄玉神色放缓,随声埋怨:“紫烟,我有意陪你疗伤,你却始终不肯,如今筑基在即,千万耽搁不得呀!”

话语声又起:“多谢师叔体恤!”

玄玉摇了摇头:“我已将你当作妹子看待,你又何必拘泥于尊卑之分。紫烟啊,以后唤我兄长便可!”

紫烟隔着洞门回道:“长幼尊卑,秩序伦常,岂敢有废……”

玄玉无心理论,扬起扣在掌心的玉佩示意了下,讨好道:“紫烟,你有故人寻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