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图的个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o老吉o、剑下浮云L、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明儿中秋节,预祝各位书友,阖家团圆,平安康乐!

……………………

这是一间小巧的洞府,方圆两、三丈,陈设简朴,又不失素雅。

墙角的竹架上,摆放着兽皮卷册、玉简等物。临门的石几上,则是摆放着铜镜,以及晶石打造的水漏。玲珑透明的水漏中,有水滴在随着光阴缓缓流转。洞顶嵌着一粒明珠,有微弱而又柔和的光芒从中徐徐散出并照亮四方。

在洞府当间的地上,铺着一张柔软的鹿皮。还有一位白衣胜雪的女子盘膝坐在其中,只是那瘦削的双肩,以及没有血色的娇颜,在如瀑般黑发的衬托下,更显几分柔弱不堪。她长袖轻拂,两手轻握,葱玉般的手指轻轻交缠,随即眼帘微动,似有不解道:“玄玉师叔去而复返,又为哪般……”

这女子便是此间的主人,紫烟,她的身旁还坐着一位女子,叶子。

叶子伸手拿起石几上的铜镜举在眼前,昂着那张圆乎乎的脸蛋端详了片刻,稍显不满地撅着嘴巴,抱怨道:“我何时才有姐姐这般的美貌……”

紫烟不以为喜,反倒是微微一叹,轻声反问道:“叶子,你是否还妒忌姐姐的年岁呢?”

叶子放下铜镜,歉然一笑,这才老老实实答道:“你不都是听说了吗,就是那个教书先生寻到了灵霞山,执意要拜入仙门,却身无灵根,便拿出姐姐所赠的玉佩强行拜见,恰好遇上了下山接引门徒的玄玉师叔。他不明究竟,便前来询问。而姐姐获悉之后不愿多事,便让我送出一瓶丹药作为回报。谁料师叔并未将他赶下山去……”

紫烟不解:“他……他一个文弱书生,身无灵根,却置身仙门,岂不荒唐?”

她当初留下玉佩,更多出于敷衍之意。既然受人之恩,便不能无动于衷。而灵山遥远,彼此根本再无相见之日。谁料自己姐妹俩才将返回不久,那人竟然随后寻来了。不仅如此,他还要以凡人之躯加入仙门。

叶子道:“那姐姐就别操心了,师叔已将他安置在玉井灵矿。况且山上并非没有凡人,他倒也不怕寂寞!”

正如所说,灵霞山上还真的不缺凡人。仙门所招收的弟子之中,一些身具灵根,却因资质平庸,或是别的缘由而修炼缓慢,甚至于毫无修为者不乏其人。而这些弟子则被另行安置,便是采玉挖矿。在真正的弟子眼里,那苦差事分明就是令人不屑的贱役。

紫烟微愕:“玉井灵矿?师叔将他充作贱役……”

叶子道:“那又如何?若非师叔开恩,便是贱役都休想。师叔此举分明在讨好姐姐哦,前辈人物之中,就属他英俊洒脱,善解人意……”

“呸!”

紫烟神色微赧,啐了一声,幽幽叹道:“我此番受创,至今未愈,想要筑基难上加难,哪里还有心多顾,唉……”

她话没说完,眉宇间忧色渐浓。

……

一道山岗之上,有年轻人昂首挺胸背手而立。他虽衣衫破烂,风尘满面,便是布鞋都露出一对脚趾头,显得极为寒酸而又落魄不堪,此时却是面带笑容,神色焕然。

“真是人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本公子终于上山,并成为仙门弟子,其间的变数,真是跌宕起伏。此时想来,犹如梦境,嘿嘿!”

他感慨难尽,忍不住嘿嘿一乐。

有人从远处走来。

那是个五大三粗的中年汉子,留着络腮胡子,模样凶恶,未到近前,不耐烦地叱道:“你就是无咎?本人乃玉井管事戈奇,随我来!”

山岗上的人闻得召唤,急忙欠了欠身子,讨好道:“原来是戈管事、戈大哥,啊……不对,既然到了仙门之中,该称呼您一声戈师兄!”

年轻人正是无咎,他原本已是心灰意懒,独自躺在山下的石亭中郁闷,忽被去而复返的玄玉给带上山来。对方说了,他是在帮着紫烟偿还人情。

不过,玄玉将人丢在此处,径自去山谷中转了一圈,接着便扬长而去。好像他不认得无咎,也不曾带人来过。

自称戈奇的汉子走了几步,忽而站定,两眼一瞪:“我并非师兄,亦非大哥,哼!”他哼了声,转身就走,嘴里嚷着:“没有修为,还想在仙门中厮混……”

这位的脾气倒是不小!

仙门中不该是清心寡欲而随性自然吗,怎么还有职权高低与上下之分。管事一职又很厉害吗,好像很威风的样子呢!

无咎连连称是,随即又不以为然地抬眼四望。

恰是云霞归隐,正当暮色降临。远近苍茫,天穹晦暗。一轮明月初升,四方飘渺无际。

呵呵!灵霞山果然是仙家所在,气象不凡!

从即日起,那曾经的追杀也该远去了。只是不知紫烟仙子又在何处,改日定要前去拜访一番。试想,异地重逢,四目相对,百感交集,又该是怎样的动人情景!

“每日卯时下井,酉时收工,来去搜身,不得夹带……”

无咎依然沉浸在遐想之中,忽而觉着有些不对头。那个戈管事怎么越扯越远,什么下井、什么收工,我是来当仙门弟子的,不是来做苦工的。他跳下了山岗追了过去,对方自顾不停:“山中自有伙房,寅时开伙,每日一顿,过时不候;半山腰有窝棚,住与不住随你。玉井规矩,以收成论赏罚……”

好吧,越说越不像话了,每日只有一顿饭,天不亮就要起床,不然没吃的就要挨饿。尤为甚者,便是遮风避雨的房舍都没有!连窝棚都出来了,这哪里还是仙门,简直一个穷苦的寒窑啊!

无咎顺着山坡跑得很快,几步便追上戈奇,伸手阻拦,连声发问:“戈管事,难道仙门弟子不要修炼吗?我是来拜会紫烟仙子的,为何要做苦工?”

戈奇猛然停下脚步,两眼瞪得更圆:“你没有修为,还敢自称仙门弟子?你只是一名贱役,采掘玉石方为本分,至于是否修炼,又关我屁事……”他伸手一扒拉,张口啐道:“呸!还想拜会仙子,做梦去吧!”

无咎脚下趔趄,差点摔倒,惊诧道:“此话怎讲,我就此下山还不成吗……”原本修仙来着,却被当成了贱役;寻找仙子,竟是做梦?太欺负人了,本公子不干了!

戈奇却是头也不回道:“想要下山,没人拦你。要走快滚,省得麻烦!”

无咎被话语噎得透不过气来,恨恨一跺脚便要转身离开。

与之同时,有人晃晃悠悠从不远处走过,嘻嘻笑道:“此处四周皆为千丈悬崖,来了便走不得!”

透过朦胧的夜色看去,那是个二十多岁光景的男子,身着青袍,个头中等,面色黄瘦,两眼倒是精神,上下打量着无咎,笑着又道:“新来的?我叫宗宝……”

戈奇脸色一沉,叱道:“宗宝,你不采掘玉石,来此何干?”

叫作宗宝的男子耸耸肩头,无辜道:“酉时已过,收工则罢,腹中饥饿,四处闲逛……”他似有忌惮,冲着无咎递了个眼色,又无奈地笑了笑,转身摇摇晃晃走向远处。

无咎愣在原地。

还以为贱役苦工已是出乎想象,谁想还有比这更惨的。来得去不得,与监牢囚徒何异!紫烟仙子,你总不会这样害我吧?难道是怕我诚意不足,这才用心良苦……

戈奇继续往前,扬声哼道:“哼,若是不滚,便与我我老老实实过来,再敢啰嗦,门规伺候!”

无咎抬头看向夜空,禁不住缩起了脖子。

山下尚是酷热时节,山上却已秋凉似水。适才只顾兴奋,眼下才发觉寒意袭人!

唉,大老远不辞辛苦而来,图的个啥!所幸还有一丝憧憬,不然真要被逼得跳崖了。

罢了,咱也是有门规伺候的人了。从此以后,再也不用漂泊四方了。而那些日子虽然提心吊胆,胜在无拘无束啊!

无咎自怨自艾着叹了口气,随后挪动脚步。

前方是片山谷,临山建了一排屋舍。屋檐下已然亮起了几支火把,将近处照得通明。四周群峰环绕,则是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

须臾,屋舍到了眼前。

戈奇径自走进一间屋子,不待有人跟来,便冷冷丢下一句:“在此候着……”

无咎只得就此止步,没精打采四下张望。

戈奇走近的那间屋子还有牌匾呢,上写着三个字:玉井峰。不远处紧挨着的几间屋子,分别是库寮、经堂与伙房等。

不消片刻,戈奇出现在屋檐下,随手丢下一个袋子,又返身拔下一根火把,吩咐道:“由此往南四五里,便是住的地方,且径自前去,明早前来候命!”

无咎上前接过火把,还想询问几句,戈奇已返身回屋,“砰”的一声关上屋门。他俯身拎起袋子,随即神色茫然。

四五里路倒也不远,关键是南方又在何方?

无咎才有困惑,随即又自嘲一笑。

人到落魄的时候,心眼儿也不好使了。有明月在天,何愁方向不明!

无咎掂了掂袋子,手上有些斤两。也不知其中装着什么东西,且到地方再打开细瞧不迟。他将布袋子背在肩上,举着火把走向夜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