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灵山仙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轰炸机20、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感谢各位书友的收藏、点击、票票的支持!

八月十五,桂花飘香,祝您中秋节快乐!

…………………………

月光朦胧,凉风习习,树影绰绰,夜色静谧。

这本该是一个闲情漫步,或是月下独思的好时候,却有人脚步匆忙而走得正急。火把的亮光在黑暗中摇曳生辉,而独行的身影则是稍显几分孤单与寂寥。

地势渐高,山林密集。

不知不觉,前方的山坡上突然多出一排草棚子。

那便是戈奇所说的窝棚?

无咎走到近前,举起火把伸头打量。

一排草棚子半埋在山坡上,又低又矮,称之为窝棚,倒也名符其实。朝南开着两扇门,左右则是一溜小窗户。而无论彼此,皆透着黑暗且颇为安静。

无咎迟疑了片刻,抬脚走了过去。当他就近推开门扇,便见其中摆放着两排木榻。虽然有些阴暗潮湿,而十余丈长、两三丈宽的地方却也宽敞。只不过整个窝棚内空空荡荡,根本见不到半个人影。

怪了个哉的!人呢?

前后左右再不见有其他的窝棚,此处应该便是自己唯一的去处。不管了,且安营扎寨。没人打扰才好,本公子最喜独居!

无咎将火把插在棚中的柱子上,抬脚走到角落里。

木榻成排,便是个大通铺。上面的蒲席还算平整干净,用来睡觉足矣。

他将袋子扔在榻上,随即又蹬掉鞋子跳了上去,接着盘膝而坐,伸手将袋子倒转过来。随着“哗啦”一下,眼前多了一堆东西。

一双靴子,两套青布衣衫,一张兽皮,一粒发光的珠子,一块白玉牌子,一把带鞘的短剑,一个两尺大小的精巧皮囊,还有陶盆、陶罐、陶碗、竹筷、手巾等日常用物。

“开杂货铺了!”

无咎嘀咕了一声,脱去了身上的破衫并换上新的。

青衫有些短,穿着像个跑堂的伙计;靴子却是大小合脚,且柔软舒适;兽皮上写着灵霞山的门规,以及玉井灵矿的戒条;发光的夜明珠子,用来照亮的;白玉牌子上有云霞纹饰,一面刻着灵霞玉井的字样,一面刻着名讳,应是仙门的令牌,用作身份标记;短剑以兽皮为鞘,一尺多长,颇为精致,与自己腰间插着的短剑大小相仿,却可轻易抽剑出鞘,寒光闪闪,看起来很是锋利;至于皮囊又作何用,暂时不知道。

“苦工贱役,还有这般的待遇?”

无咎看着榻上的零零碎碎,颇为意外地摇了摇头。要知道便是一粒夜明珠子,都值不少银子。倘若不受欺负,再有吃有喝,并有窝棚容身,如此日子或也过得!

便在他自我安慰之时,有人责怪道:“既为玉井弟子,又何必妄自菲薄呢!”

有人摇晃着走了进来,并不陌生,正是之前遇见的那个黄瘦男子,名叫宗宝。他出声之后,带着高深莫测的神情接着又说:“欲成仙得道,无不苦励心志而劳乏筋骨。但有凌云那日,笑淡人生多磨!”

无咎稍加收拾,便要下榻行礼。

宗宝走到近前,很随意地摆了摆手:“无须俗套!”话音才落,他人已坐在榻上,忽而面带嬉笑,幸灾乐祸道:“想必兄弟也是苦修无果,这才被发落至此,尚不知怎样称呼,又来自何方呀……”

有一种人,叫作自来熟,很容易打交道,正如眼前的这位。

无咎见对方举止随意,也跟着轻松起来,便报上自家姓名,并笑着说道:“小弟初来乍到,多多指教……”

宗宝的两脚都上了榻,盘膝坐着,毫不见外道:“有问必答,有求必应,谁让我是你师兄呢!”他的面皮清瘦,笑起来一脸的皱纹,唯有两眼透着晶亮,整个人显得很精神。

师兄都出来了,尚不知师父又是哪一位。

无咎好奇道:“你我师从何人?”

宗宝笑意更甚:“哈哈,师弟真是有趣……”

无咎尴尬摊手:“兄弟我无心说笑,实乃两眼懵懂而一无所知!”

宗宝一拍胸脯:“那你还真是遇对了人,灵霞山的上上下下,便没有我不知道的地方……”

无咎正自一肚子疑问,忙拱了拱手先行致谢,随后也不客气,虚心讨教起来。

宗宝果然是有问必答,且能说会道——

“呵呵,但凡身居灵根者,再有人引荐,便可拜入仙门,我便是由族中长辈引荐而来,怎奈修炼了数年毫无起色,这才委屈于此……”

“你问灵霞山有多大?灵霞山不大,不过千里方圆而已,却别有洞天,玄妙多多!其中又以紫霞峰、赤霞峰与红霞峰而闻名四方,可谓三峰对峙而各有千秋。紫霞峰乃是门主与各大长老的洞府所在,灵气最为浓郁;赤霞峰乃是各个堂口所在,红霞峰则为众多弟子集中之地……”

“仙门有多少人?足有四、五百呢,大多藏在洞府中静修,平时根本见不到几个人影……”

“什么叫堂口?你连这个都不懂,可怜的无师弟,还真是一位鲜嫩嫩的新人,且听我道来:灵霞山分为五个堂口,有五大长老管辖,分别是监院、经堂、礼院、法堂与云水堂,以监管督查、典籍珍藏、内外事务、修炼传承与招纳往来而权责各异,且分门别类另有不同,诸如藏经阁、库房、伙房,以及玉井灵矿等等……”

“要说五大长老,真是了不得。为何这样说?本门没有门主,自然便由五位长老当家。其中又以监院与法堂的两位长老的修为最高,据说已是真正的仙人,且记住了,那是妙源前辈与妙山前辈。余下的三位长老修为稍弱,却同样是筑基道人中的佼佼者,分别是经堂的妙闵、礼院的妙尹与云水堂的妙严……”

“缘何没有门主?听说是五位长老谁也不服谁,门主一位便空缺至今,若要究其缘由,便不是你我所能知晓……”

“灵霞山的弟子不仅以修为论高低,还有辈分字号呢,一共十四个字:天地玄妙无尽藏,灵霞仙缘渡八方。门中的筑基前辈,都是玄字辈的,你我……唉,尚无辈分!”

“你该问了,为何没有辈分呀?实不相瞒,你我虽然身具灵根,却苦修无果。没有法力,与凡人无异啊!唯炼气有成,方为真正的修士,也才能获得仙门的接纳。当然,按理说你我该是妙字辈的弟子……”

“何为灵根?你在成心考较为兄的见识,岂不闻,灵根,仙本也,以五行培之,乃天地造化之根本。另有诗云:玉池清水灌灵根,长生逍遥才为真……”

“你我师从何人?哈哈,我不是说了吗,名为玉井弟子,只能以天地为师,既为同道,彼此当以师兄弟相称呼。我为何是你师兄?懂不懂先来后到的规矩……”

窝棚里,两人相对而坐。而一个渐渐变得有些着急,一个则是懵懂未开而疑云又起。

即便宗宝很有耐心,也渐渐招架不住无咎的连番发问。尤其是对方又问起了炼气的由来,以及仙人修为的高低,他终于跳下了木榻,连连摆手道:“无师弟啊,我再说上三日三夜也说不明白,你竟然对于仙道一无所知,着实难以想象……”

无咎忙追了下来,笑道:“别走啊!你我一见如故,何妨彻夜长谈,正要讨教玉井灵矿的相关事宜,人都去了何处,这个皮袋子又有什么用处……还有、还有……”

宗宝急忙躲闪,转眼间溜到门外:“已近子夜时分,明儿还要早起,有话以后再说,来日方长,请留步……”其话音未落,人已消失在夜色之中。

窝棚里,只剩下无咎一人。他在木榻之间来回走了几趟,兀自精神抖擞。

从宗宝的口中,也算知道了灵霞山的大致情形。如其所言,本公子竟然是山上唯一没有灵根的凡人。这要全赖于紫烟仙子的青睐啊,不然又何以能混迹于仙门之中。修不修仙无所谓啦,别辜负仙子的美意就好!对了,仙子还托那个玄玉道长送来礼物呢……

无咎忙又回到榻上,从腰间摸出来一个小小的玉瓶。去了瓶塞而倒转过来,一粒青色的丹丸出现在掌心之中,看上去圆圆润润,且透着扑鼻的清香。

仙丹?是不是紫烟知我没有灵根,这才送来仙丹,好叫我脱胎换骨,以便与她双宿双飞……

无咎的嘴角高高挂起,美的心花怒放,没作多想,伸手便将丹药塞入口中,不及回味,已是“咕嘟”下肚。他忙学着盘膝而坐,等待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而盏茶的时辰过去,周身上下什么动静都没有。他又讶异半晌,只得就此作罢,接着收拾下床榻,才发觉少了两样东西,被褥与枕头。

窝棚潮湿,半夜天寒,没有被褥与枕头,又如何睡觉呢?

一阵风透过窗口吹来,烧到尽头的火把缓缓熄灭。棚子里顿时陷入黑暗之中,冷嗖嗖的寒意无声而至。

无咎打了个哆嗦,忙跳到榻上抱膝缩成了一团。

少顷,无边的寂静充斥四方。

他稍稍镇定下来,随即慢慢坐直了。或许修士都不睡觉,且学着打坐一回。

嗯!一切都很新鲜……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