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不懂规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用户53805071、草鱼禾川、o老吉o、叶秋蓝、砸锅卖铁人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自从离开了风华谷之后,便难得睡个踏实。如今终于不再担惊受怕,但愿做个好梦。不过,尚在似睡似醒之间,隐约中有人呼唤:“无师弟、快快醒来……”

谁在聒噪,让不让人睡了!

无咎迷迷糊糊睁开双眼,这才发觉自己已从盘膝而坐,变成着了四肢趴着,并在蒲席上留下一小滩口水。

还当是在梦中,原来是不知不觉睡着了。从窗口看去,天色欲晓。什么时辰了?

“寅时将尽,再不起床,便要挨饿,别怪我不提醒,到时候悔之晚矣……”

无咎急忙撑起身子,才见有人站在不远处连声催促。

那是昨夜与自己闲聊的宗宝,竟然早早过来喊自己起床。只是他腰间拴着玉牌与皮囊,手中拿着短剑。

无咎醒过神来,忙应了一声,稍加整理着装,便要往外走去。

宗宝摇了摇头,笑着指点道:“带上法器、皮囊以及照亮的夜明珠,再带上手巾、碗筷,其他的一概不用……”

法器,便是短剑了?

无咎从木榻下扯出袋子,拿出如上几样东西,将皮囊拴在腰间,将短剑插入怀中,才将收拾妥当,便见宗宝已带头走出棚子。他随后紧跟,再又顺着山坡往下走去。

此时,天光渐白而晨霭弥漫。前后有人影晃动,看情形应是同行的弟子无疑了。

不消片刻,到了一处山泉之前。

无咎在宗宝的示意下,拿着手巾擦了把脸。接着两人结伴继续往前,途中遇到的人影也愈来愈多。

“呵呵,那些都是你我的同门师兄弟,却耐不住窝棚的阴冷潮湿,便在山上自掘山洞而另行安家。你初来乍到,且委屈几日,待寻到合适的地方,再搬家不迟!”

“合适吗?”

“怎么不合适?你我暂无修为,却也好歹算作修士,若无洞府栖身,又如何修炼!管事深谙此理,对此从不过问!”

“多谢兄台的指教!不过,我看那戈管事很是厉害……”

“玉井共有五位管事,走了一位,眼下只剩下四位,均为法力在身的羽士高手,却因修为进境缓慢,而被放逐此处。戈奇管事也是如此,郁闷暴躁尚在情理之中。对他敬而远之便好……”

“除了管事之外,此处再无高手?”

“有啊!玉井的主管,乃是玄吉执事,却长年闭关修炼而不理繁琐,玉井大小事务,皆由几位管事代劳……”

“这皮袋子有何用处?”

“呵呵,兄弟你又来了,换成别人,早被你问急了……”

两人边走边说,渐渐来到了山谷中的那排屋舍前。屋檐下的火把熄灭了,多了两个锅灶,并有人把持。汇聚而至的弟子,则是逐一上前领取吃食。

无咎跟在宗宝的身后,四下打量。

晨曦初现,山谷渐趋明亮。那些领取吃食的弟子足有三四十人,陆续散开,有的独处,也有的三五成群。其中多为男子,并夹杂着几个女子,神态相貌迥异,而年纪却从十几岁至耄耋老者均有。

无咎微微诧异,悄声道:“那些都是玉井弟子?如此老迈……”

宗宝不以为然道:“身具灵根者,并不意味着就能成为仙人。辛苦数十载,一无所成者不乏其数!”

无咎默然无语,忽而觉着昨夜的兴奋有些想当然了。自己若是成不了仙人,莫非要在此处终老一生?

须臾,到了屋檐下。

灶上的两口大锅里,分别煮着清汤与肉块。

无咎拿出陶碗,分了一勺清汤与两块黄褐色的肉块。他不明所以,跟着宗宝走到一旁蹲在地上,并听对方分说:“汤中含有多味灵药,最为养精补气。肉块来自灵山蛐蟮,有清气排毒之能……”

什么蛐蟮,不就是用作鱼饵的地虫?而记得只有手指粗细,眼前的缘何这般粗大?

无咎拿起肉块嗅了嗅,腥气扑鼻,不由恶心,便想扔了,迟疑了下,丢进皮囊之中。

宗宝却是吃喝不停,并早有所料般笑道:“呵呵,有你饥饿的时候……”

无咎无动于衷,端着陶碗喝了口汤。味道苦涩,倒是与祁散人的菜汤有得一比。他不禁呲牙咧嘴,张口便啐。

“哎呀呀,暴殄天物啊!”

有人凑了过来,是位须发灰白的老者,同样身着青衫,腰系皮囊,却是拿着空碗,不无惋惜道:“小师弟,你若不喜喝汤,由我代劳如何……”

无咎站起身来,微微愕然,却不忍拒绝,伸手将半碗残汤倒了过去。

宗宝不及阻拦,索性往一旁躲开,嫌弃道:“老云头,你又来占便宜……”

那老者也不客气,接过残汤一饮而尽,这才带着满足的神情,微闭双目,抚须赞道:“老朽年纪逾百,却身强体壮,耳聪目明,全赖于这碗长寿汤的功劳呀!虽仙道渺茫,而此生足矣……足矣!”

这若是长寿汤,祁散人的菜汤岂不成了仙家琼浆?

无咎暗暗瞠目,失声道:“老先生已过期颐之寿?”

老者睁开双眼,温文有礼道:“老朽云圣子,荒度几年光阴而已。尚不知小师弟高寿几何……”

无咎忙道:“不敢!在下才过弱冠之年……”

自称云圣子的老者眼光深沉:“依我看来,小师弟大智若愚,神采内敛,必当出身名门世家!而老朽同样有番来历,彼此倒是不妨亲近、亲近……”

无咎心头一跳,才要答话,却被宗宝一把拉走,并附在耳边悄声道:“他是欺你面生,莫要理会!”

云圣子不甘心道:“小师弟,我看你来日成就不可限量,且一同切磋、切磋……”

无咎歉然回头,还是被宗宝拉着远远躲开。

便于此刻,有人厉声喝道:“时辰已到,上山!”

屋檐下多出两个壮汉,其中一位便是管事戈奇,随着他一声令下,汇聚至此的数十人跟着绕过屋舍往北走去。随同的一位管事,据说叫作仲开。

前去不多远,有石阶陡峭。就此拾级而上,一炷香过后便已到了山顶之上。不远之外,便是高耸入云的玉井峰的主峰。

但见旭日初升,云光开合,彩霞漫空,天穹辽阔。极目远舒,更有群峰掩映在云海之中。恍惚刹那,俨然便是仙境飘渺而令人浑然忘我!

灵山胜境,果然不凡!

无咎正自目不暇给,便听戈奇的嗓门再次响起:“休要耽搁,速速下井。每人百斤精玉,不足必惩,向荣、勾俊两位师弟,给我逐一盘查……”

循声看去,山顶下方又是一个山谷,只有数里方圆,为草木所掩映,显得甚为僻静。谷地的一侧建有房舍,当间的空地上,则是孤零零搭着一间棚子。顺着棚子所在的方向往前看去,一个黝黑的洞口通向峭壁深处。

而竹棚下,坐着两位陌生的老者。从其得体的服饰看来,应该同为管事无疑。出工的弟子顺着山坡到了山谷中,从那两人面前鱼贯而过,再又纷纷奔着十余丈外的洞口走去。

不用多想,此处应该便是玉井灵矿。而采掘不了百斤精玉,还要接受惩处?

无咎跟在宗宝的身后,随着人群慢慢往前。

那两个年老的管事或许日子过得不如意,也都是一脸的戾气,各自坐在木凳上,手里拿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玉佩在随意摇晃着。说是盘查,却不见有其他举动。诸多弟子自顾往前,并逐一踏入山洞之中。

片刻之后,前方顿起混乱。有人大喊,还有几个青壮的弟子抬着一人从洞口中匆匆而出。

无咎恰好走到草棚前,忙驻足观望。众多弟子也在四周围观,各自的神色显得有些凝重。

人被抬到了不远处的空地上,是位老者,双目紧闭,面如青灰,显然已死去多时。

草棚下的两位管事坐着不动,好像眼前的一切早已司空见惯。

戈奇走过去稍稍查看,不以为然地哼了声。他的同伴则是抬手弹出一缕火光,地上的尸首瞬间焚烧殆尽。一阵风来,尸骸无存,便是一点飞灰都没剩下,只在原地留下微微烧痕,意味着有人从此走过一回。

无咎看的目瞪口呆,禁不住伸手拍了拍宗宝的肩头。对方回首一瞥,竟默然不语,而原本神采奕奕的两眼中,竟然多了一层莫名的黯淡与冷意。

戈奇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催促着一切照旧。

无咎脚步才动,便听有人喝道:“站住——”

叫谁站住?宗宝没有停下,却在好奇回望。而戈奇与另外一位管事则是看向自己,一对眼光吓人。

无咎转向草棚,才见那两个无所事事的老者忽然变得严厉起来。其中叫作向荣的那位,则是举手示意,所持的玉佩竟然有光芒闪动,待他确凿无疑之后,厉声道:“你不懂规矩吗?”

原来是冲着本公子而来,我又坏了什么规矩?

无咎正自懵懂,叫作勾俊的老者霍然站起,脚下一晃,已到身前,挥手一抓,“刺啦”声响,自己缝在腰间的带子破衣而出,随即又“砰”的摔在地上而裂得粉碎。其中的碎银子、兽皮符箓,五块石头,玉片等值钱的东西,一一呈现出来。接着又是两把短剑,先后坠下。

与之同时,惊呼声四起:“灵石……符箓……玉简……法器……”

…………

ps:晚上还有一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