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真的没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o老吉o、砸锅卖铁人、书友15951092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感谢各位的点击收藏票票的支持!

……………………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无咎搬着玉石来到宗宝歇息的地方。

他本来已将两块玉石装入皮囊,随后又不得不放弃。皮囊很结实,完全装得下两块玉石,而一百多斤的分量太重了,莫说搬着费劲,想要挪步都难。他只得蚂蚁搬家,一块一块来。

宗宝已从躺着变成坐着,安心修炼而不为外物所动的样子。

无咎将两块玉石搬到一处,又累得直喘粗气。见宗宝闭目静坐,忍不住问道:“宗兄切莫忙着用功,我有事讨教,倘若完成采掘,能否提前离开玉井?”

他是一刻都不愿在玉井中待下去,只想早早摆脱阴暗寒冷而重见天日。

宗宝缓缓长舒了口气,像是在收功,随即两眼眨巴,好奇道:“为何要提前离去?”他怕无咎有所不解,分说道:“云圣子那样的年纪都在忍辱负重,你倒是又为哪般?每日清早有灵汤养身,有灵肉充饥,还能在灵气浓郁的玉井中修炼,已是莫大的机缘……”

正所谓,彼之琼瑶,我之砒0霜。你有机缘,我成了困兽!

无咎面对四周的玉光斑驳,以及宗宝那张看着年轻、却又透着些许沧桑世故的面容,一时无语。

宗宝却依然善解人意般地笑了笑,道:“你有灵石修炼事半功倍,自然不用在玉井中苦熬,呵呵!”他摸出一本册子看了起来,又道:“兄弟你能否提前离去,尚无先例可循。收工的时候,不妨去问问管事……”他手中的册子为兽皮所制,薄薄的没有几页。借着明珠的光亮,可见上面有《仙道辑录》的字样。

无咎不再多问,点头会意。

今日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搜出了灵石、玉简与符箓,家底抖了个精光,自己也好像突然成了土财主,惹来了所有人的关注。不管那几块石头是否值钱,只能说这伙修士太穷了。

傍晚时分,井下的弟子们回到地面,在向荣与勾俊两位管事的监督之下,各自上缴了足量的玉石,然后就此收工而返回住处。其中也有例外,云圣子则是两手空空,说接受的惩处,便是明早没有汤喝、没有肉吃。对于他一个百岁老人来说,那百来斤的玉石分量有些太重了!

无咎缴了玉石,没有忙着离去,而是就着心中的疑惑询问了两位管事。对方很意外地瞪了他一眼,不过还是应允说,只要采够了玉石,是否待在井下全凭随意。

每日早晚,乃是灵霞山最为旖旎瑰丽的时候。

但见云光万里,天宇寥廓,再有群峰绰约,彩霞幻动,俨然天地画卷而美不胜收!

无咎在山顶上远眺了片刻,匆匆往山下走去。此时的他虽然饥饿难耐,而心情却是不错。明儿再不用苦熬,只待采掘了玉石之后便可独自逍遥。既有空暇,不妨打探一下紫烟的消息,而她既然知道本公子寻来,何不现身相见呢,叫人如此的牵挂,嘿嘿!

从山顶到山谷,一条数百丈的石阶逶迤而下。弟子们循之而行,一道道身影给这黄昏中的玉井峰更添几分别样的生动。

宗宝早走了几步,回头招了招手。

无咎本想追过去,有个老者挡路。

那是云圣子,青衫背影稍显寂寞,腰间的皮囊也在空落落来回摇晃。他有所察觉,缓缓止步挪到一旁,绽开脸上的皱纹笑道:“果然是年少无忧,叫人羡慕妒忌啊!小师弟,你先请……”

无咎咧嘴一笑,擦肩而过,却又出声问道:“云老头,你该不会每日清早都在讨饭吧?”

云圣子随声应道:“人老体衰,接受惩处也是天经地义啊!适逢暮年时分,谁又不在讨吃讨喝呢。而讨来的或是天道,或也宿命!”

无咎回头一瞥,只见那老者微笑如旧,他的心头却是没来由地微微一沉,不作多想,随手掏出皮囊中的两个肉块递过去。对方更是笑容怒放,连声感慨:“每当我看见小师弟,便想起了我的小孙子,同样的孝顺,同样的仗义……

这老头适才还让人肃然起敬,转眼之间便又旧态萌生!

无咎转身往下,便听宗宝笑道:“老云头,你的孙子没有花甲的年纪,也该半百的光景,又如何与无师弟相提并论?“

云圣子歉然道:“所言极是!我那孙子因病夭折,早已不在人世!”

宗宝摇头道:“这老头就爱占人便宜,无师弟莫要理他……”他与无咎并肩拾阶而下,两人说说笑笑穿过了山谷走向来处。

当窝棚出现在前方,随行的众人已四散而去。

无咎正要与宗宝分手,对方却提出带他去所在的前山转转。他答应下来,便将皮囊放回窝棚。而他踏进窝棚的刹那,已忍不住惊讶失声。

宗宝不明所以,随后跟来。

无咎则是掏出了明珠,径自奔向自己住的地方。只见床榻倾翻,坛罐的碎片到处都是,地上还被掘出几个深坑,尤为甚者,整个窝棚里随处可见翻动的凌乱。

宗宝恍然道:“无师弟,你这是遭窃了,有无丢失……”他话说一半,欲言又止。

无咎则是错愕了片刻,随即双手挥舞,痛心疾首道:“我的灵石、玉简、符箓都没了,这是谁干的……”

宗宝尚存侥幸,随即也跟着沮丧起来,叹道:“之所谓财不露白,古人诚不我欺也!”他沉吟了片刻,息事宁人道:“算了,权当是破财消灾吧!”

无咎断然道:“那可不成,倘若听之任之,以后还不是要任人揉捏而忍气吞声,我寻戈奇管事禀报去!”他又拱手道了声失陪,转身急匆匆走出了窝棚。

宗宝不便阻拦,在原地默然片刻,无奈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谁干的,又何须多问……”

无咎离开了窝棚之后,许是慌不择路,竟然直接从山林间穿越而去,只是在途中喘息之际,冲着身旁的一株大树抬头打量,接着又一路疾行,很是心急火燎的模样。

此时已然暮色降临,远远看去,那排屋舍檐下所点燃的火把分外明亮。

不过盏茶的工夫,无咎便已来到那排屋舍的近前。他没作迟疑,直奔戈奇所在的屋子而去。而才将踏上台阶,屋门自开,戈奇从中现身,厉声叱问:“何事匆忙?”

“戈管事……”

无咎往后退出几步,回到台阶下,拱手行礼之际,眼光一瞥,却见屋内又走出三人。他不敢轻忽,接着拜道:“见过向管事、勾管事……还有仲管事!”

玉井峰的四大管事竟然齐聚一屋,着实叫人意外。而这四位好像对于无咎的到来早有所料,皆神情漠然且异常的淡定。

无咎眼光一掠,低头道:“在下返回窝棚,所在混乱,查看之后,方知遭窃;还请各位管事给予严查,以便追回丢失的宝物……”

戈奇没有应声,而是看向身旁的三位同伴。左右皆神色微愕,各自摇头。他抱起双臂,手托下巴,沉吟了片刻,转而问道:“你丢失何物?”

无咎想都不想,脱口答道:“一张兽皮地图与一枚玉简,还有四块灵石,以及两张符箓。”

戈奇沉着脸道:“我已知晓,去吧……”

无咎急道:“遭窃一事尚无定论,我如何才能讨回丢失的宝物?”

戈奇的神色变得不耐烦:“你且指出盗窃之人,或有公断!”

无咎两手一摊,委屈道:“我整日都在井下采玉,又如何指证贼人?”

戈奇尚未吭声,他身旁的向荣冷笑道:“既然如此,又何必啰嗦,且莫要坏了我等吃酒的雅兴,滚开……”

无咎这才发觉从屋内散出一阵酒肉香气,不仅暗暗吞了下口水,却兀自不肯作罢,愤然抱怨:“想不到这灵山仙门之中,竟有如此龌蹉勾当。天道昏聩,贼人嚣张……”

向荣脸色微变,出声怒骂:“胡说八道!玉井峰素来秩序严明,何来偷盗行径?”

“都给我住嘴!”

戈奇终于忍耐不住,挥手断喝:“无咎,你既然无凭无据,便不得信口雌黄,再敢啰嗦半句,莫怪我将你赶下山去。即便玄玉道长与常先道长在此,也不容人如此放肆!”言罢,其转身进屋。向荣急忙跟了过去,好像在窃窃私语分说着什么。余下的两位管事则是相互换了眼色,彼此神情莫名。

屋舍前的空地上,只剩下了无咎一人,便像是遭致遗弃,颇为可怜无助,却在东张西望,少顷,气急败坏地走到屋檐下,伸手拔走了一支火把,还理所当然道:“窝棚不能住了,我要连夜搬家!”屋内的四位管事不予理会,由着他举着火把大摇大摆而去。

屋内的桌子上,摆放着烤肉与酒盏。而围坐一起的四位管事,却是神色各异。

“诸位,我真的没见那小子的东西,更不会留下动手的痕迹,定然是收工的弟子所为……”

“向师兄,你留下几块灵石则罢,符箓送我如何……”

“向师弟,我啥都不要,只对那玉简有兴趣……”

“念在你我的交情上,独吞宝物要不得……”

“莫要这般看我,我……我真的没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