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争风吃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o老吉o、曝光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谁偷的东西,没人说得清楚。而某位弟子的悲惨遭遇,早已传遍了整个玉井峰。

而身为当事者,全无遭遇厄运的沮丧。原本枯燥的日子,反倒被他过得有滋有味。

窝棚正南方的数里之外,便是悬崖峭壁。而挨着悬崖峭壁的山坡上,则是远近错落着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山洞。此处便是诸多玉井弟子的又一处居所,美其名曰:洞府。

无咎连夜搬家来到此处,根本无从落脚。山坡上那些山洞,不管是旧的,还是新的,早已有了主人。故而,他这位后来者,只能在凑合一夜之后,便开始自己的筑巢大计。

这日的午后,天光正好。雾霭如波,苍穹如碧。

在山坡西侧,一块巨石的下方,有青烟袅袅升起,还有淡淡的焦香随风飘荡。一位年轻男子坐在火堆旁,正低头吹着火苗,并翻动着烧烤的鸟肉,还不忘捏起盐巴、香料挥洒,忙的不亦乐乎。

在他的身后,则是用树枝、枯草围成了一圈栅栏矮墙,或是小小的院子。一人宽的院门,则是用树枝、破衫当做门帘。院子的里面,则是铺着床板与席子,并堆放着坛坛罐罐,以及琐碎的日用物品。所在虽然简陋,且看着寒酸,却上有巨石遮雨,下有茅草挡风,前方云雾皑皑,左右风光无限。对于主人来说,有这样一个睡觉的地方,足矣!

主人当然就是无咎,连夜在此安家之后,翌日早早下井,采完玉石提前收工。因为有言在先,向荣与勾俊两位管事并不过问。于是他从窝棚拆来了床板,在林间捡来了树枝、干草,忙活了半日,总算是有了一块遮风避雨的地方。随后的几日,又理直气壮地寻找戈奇讨要了坛罐等物,溜到灶房讨来了盐巴、香料,接着拎着把短剑四处寻觅,但有飞禽小兽、山珍野果,只要是能吃的全不放过。修仙者以修炼为天,他则是以填饱肚子为先。

须臾,鸟肉烤得焦黄。

无咎抓起树枝上的烤肉,伸手撕了一块塞入嘴里,顿时烫的直吹气,忙甩了甩手,再继续享受美味。待吃罢了肉,扔了骨头,他转身穿过院门,拿起陶碗从罐子里舀水喝了几口,这才意犹未尽般地嘿嘿一乐。陶罐子里装的是山泉,很是清冽甘甜。

返身而回,堆火早已熄灭多时。

无咎伸手将配发的短剑悬在腰间,不忘摸了摸怀中的另外一把短剑。双剑傍身,平添几分胆气呢。再拿起拿着树枝扒拉着灰烬,两只鸟卵从中滚了出来。且用袖子将其裹着,走到几丈外的一块青石上盘膝坐下,接着敲开外壳而一口一个。野生的鸟卵就是不错,比起鸡卵还要鲜美。下回换个吃法,煲汤如何?

此处风景甚佳,所在的几丈之外,便是千丈悬崖,再远处则是群峰叠嶂,间或风云变幻。放眼望去,使人心旷神怡而悠然忘我。

灵霞山,好地方!

且百里方圆之内,有山有水。关键是还能寻到吃的,再不用理会伙房派发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清汤、肉块。为此,遭来云圣子的一通抱怨。

而地方不错,却四处断绝。即使接连查看数日,也不见有下山的路。据说此处距最近的红霞峰,也有百里之远。曾就此询问过宗宝,又该如何前往其他几座山峰。他回答干脆,言简意赅一个字,飞!

总觉得那家伙在故作玄虚,要么就是身份低微而不知详情,这才一味胡扯。玉井峰上不见有谁会飞,又该如何往来?而本公子当然也飞不了,只能暂且忍耐而随机应变。说不定紫烟仙子会来探望,嘿嘿……

无咎是个心宽的人,吃饱喝足之后,自我安慰了一番,禁不住乐出声来。少顷,他舒展双臂伸了个懒腰,缓缓躺在石头上,并架起一只脚,两眼半睁半闭而嘴角含笑。

如此清风写意,观云听涛,不是神仙,胜似神仙。那些井下劳作的弟子们,则是耽误了大好时光啊!

恰于此时,一道剑光由远而近。少顷,有人影从天而降。

那是一位身着黑袍的男子,二三十岁的模样,相貌英俊,气度不凡。他将四周的情形看在眼里,微微摇头。

此处倒也僻静,而那块数丈的巨石下面,则是树枝、野草凌乱不堪,歪歪斜斜的栅栏中还摆放着床铺,以及坛坛罐罐等杂物。左近的地上,更是散落着灰烬,与鸟的羽毛与骨头。乍然看去,那根本不像修士住的地方,反倒似个凡俗间的猪圈,或是一个乞丐的栖身之所。

不过,此间的主人却是安逸,兀自躺在不远处的石头上,还摇晃着脚掌。天晓得他是遇见了什么好事,抑或是在白日梦!

来人神色疑惑,忍不住出声道:“无咎……”

谁在呼唤?呦!那缓步走来的,不正是玄玉道长吗!必然是紫烟怕我惦记,这才让他前来代为探望。真是想啥来啥!

无咎的两眼闪开一条缝,旋即猛然睁开:“原来是玄玉道长,多日不见,有失远迎……”他慌忙站起身来,喜不自禁举手行礼。

玄玉在两丈外止住脚步,神色不明:“看来你这七八日过得不错,缘何没有下井采玉?”

无咎直起身来,没作多想,而是手指四方,洒然笑道:“此处胜过玉井多矣!有道是,黄鸟情多,常向梦中呼醉客;白云意懒,偏来僻处媚幽人,呵呵……”他一时得意,禁不住露出了从前才有的豪情与随意。

“哼!你分明是偷懒成性!”

玄玉却是脸色一沉,叱道:“一个凡夫俗子,成为贱役都不配,还敢在此故作风雅而大言不惭!若非是我帮你遮掩,你一日都混不下去……”

这位怎么翻脸与翻书还快?还当他是个好人,看了并非如此啊!

无咎吓了一跳,怔怔半晌,茫然道:“玄玉道长,你既为紫烟所托,又何必这般……”

玄玉的眉梢轻挑,嘴边闪过一抹冷笑,随即话语放缓:“我正是为此而来……”他两眼掠过无咎,转而看向远方:“你曾说过,你是紫烟的救命恩人。尚不知详情如何,竟让她留下了极为贵重的仙门令牌当作信物,且给我老实交代,不然莫怪我将你扔下山去!”

这回不是翻脸,却比翻脸更无情!

无咎才要应答,又稍稍迟疑,抬眼看向玄玉的背影,心头莫名一哆嗦。少顷,他已重回往日的文弱怯懦,而说出来的话语也是透着迂腐与固执:“玄玉道长,你且将我扔下山吧!此处没吃没喝,枯燥难挨;看我强作欢颜,实则度日如年,唉……”他接着又叹:“仙境纵有千般好,不及凡尘暖人心呐!”

玄玉有些意外,眼光斜睨:“扔下山去,尸骸无存。你不怕死?”

无咎点了点头,很是悲壮而又可怜无助。

玄玉神色不屑,宽宏大度道:“且如实答话,我放过你便是。”

无咎却得寸进尺:“你先答应放过我……”许是底气不足,他又低下头而呐呐不语。

玄玉则是暗舒了一口闷气,烦躁道:“好吧,我先答应放过你……”

无咎伸手拍了拍胸口,带着劫后逢生的庆幸,答道:“还请道长见谅,紫烟有言在先,我与她的过往种种,乃是我二人之间的隐秘,不得与外人提及……”

玄玉像是遭受了戏弄,两眼中寒光一闪。

无咎浑然不觉,自顾又道:“紫烟还说,我若有变,她必然不肯独活!还请道长转告与她,切莫牵挂……”他话没说完,身前突然掀起一道劲风,随即一张扭曲的人脸逼近,唾星四溅而怒不可遏道:“紫烟冰清玉洁而性情孤傲,岂能看上你这个下贱的凡人……”

无咎骇然色变,失声大叫:“道长言而无信!哎呀……”其话语声未落,便已倒飞了出去。而人在翻滚,犹自惨呼不已:“紫烟,回头梦中相见,莫忘替我报仇……”

惨叫声在半空中久久回荡,而等待中的灾难并未降临。

一道剑光倏然而去,又在途中稍稍一顿。其上的人影回首一瞥,暗暗啐道:“紫烟会喜欢一个油嘴滑舌,且胆小如鼠的凡人?真是笑话!我且留着你,以免脏了我的手……”他冷冷自负一笑,转身飘然远去。

无咎犹自躺在地上,静静听着过耳的风声。过了片刻,四周依然不见异常。他这才从怀里抽出了紧握短剑的右手,随即又是惊嘘了声。几尺外,便是千丈悬崖。掉下去,怕是只能与紫烟在梦中相见了!

不过,那个玄玉道长竟然真的走了?

无咎慌忙爬起,远离悬崖,察觉上下无恙,又不禁暗呼了一声侥幸!

今儿算是领教了!灵山仙门看似高高在上,且神秘莫测,却什么人都有,与市井凡俗没啥两样!

果然不出所料,紫烟乃是清丽脱俗,且人见人爱的仙子,仰慕者必然众多。玄玉那家伙则是其中之一,只是为了讨好仙子,这才将本公子带上山来,却又度量狭窄而心怀妒忌。说白了,他就是来争风吃醋的。哼!当年在都城的时候,风花雪月见得多了。修仙咱不行,若是在人前卖弄文雅、抢个风头,还真的没输过呢!

而本公子是意外救了紫烟,却不能实话实说。否则被那家伙摸清了底细而再无顾忌,说不定此时早已被他扔下山崖。要知道说真话不难,而有时候的真话却能叫人送了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