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且走着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o老吉o、云中图、草鱼禾川、淡定与蛋定、骑驴看白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洞穴中,还是老样子。四周闪烁的玉光,依旧在散发着幽幽的清寒。

当间的那根石柱下,坐着一道青衣人影,再不顾屁股的冰凉,只管紧紧抓着短剑不撒手。须臾,他长舒了口气,怔怔的双眼中总算是恢复了几分神采。

适才刹那,凶险再次降临。所幸及时抓回短剑,那源源不绝的可怕力道才终于放过自己。若非如此,生死难料!

浅而易见,是短剑在牵引、并吸纳着石柱的力道,这才帮着自己躲过一劫!宝贝啊,你总是那么的平庸,且不起眼,却又每每力挽狂澜!

无咎紧紧抓着短剑而默默怔然。少顷,他将短剑贴身插入怀中,缓缓离手,不再异常,心神稍缓,慢慢站起身来。

石柱四周的地面,颇为平坦。从乳石滴下的水,在洞穴中积成半尺深,像是一汪浅浅的玉泉,偶尔有滴答的水声敲碎幽静,再涟漪荡去,有着远离尘嚣的别样生动。

水中还有几块凸起的玉石,高低不一,并与洞顶的钟乳上下相对,彼此间莹白生辉,滴水相连,自成景观。而身后的石柱,便如玉波堆砌,层浪叠叠;又似凝脂恒然,寒气扑面,令人惊奇之余望而生畏!

无咎环顾四周,悄悄挪动脚步。身子虽然还有些虚脱乏力,至少行动无碍。

如此说来,本人可以离开此处了?

无咎抬头看向七八丈外的洞口,再次缓缓往前迈出一步。依然无恙,只是体内似乎多了一种莫名的牵连,叫人无从摆脱,而又感受莫名。他伸手摸向腰间的短剑,回头看向那诡异石柱。

是了,自己依然没有摆脱束缚。那力道应该是透过自己的四肢百骸,再源源不断涌入短剑。

惨了个哉的,首当其冲之下,必然有所殃及啊!千万别给伤着、病着,本人已是多灾多难,实在消受不起!

无咎弄清了原委,苦着脸撇撇嘴,接着迈开脚步,便要走向来时的坑道。

便于此时,一道熟悉的人影适时出现。那家伙也是青衣,却与自己所穿的粗布迥异,人家是轻纱长衫,彰显身份的不同。

“哼!无咎,你死定了!”

木申去而复返,人在洞口站定,幸灾乐祸般地啐了一口,苍白的脸上带着冷笑:“此处竟然是处废弃的灵矿,呵呵……”而他笑声未落,不禁神色狐疑。

无咎见到木申,并不意外,两手一摊,满不在乎地耸耸肩头。他虽不说话,却已不言自喻。我活得好好的,难道你眼瞎了不成!

那家伙坏着呢,又岂肯善罢甘休!或许他已从几个管事处问清了缘由,他这才带着必胜的把握跑了回来,却又远远躲在洞口而不敢近前,应该是有所顾忌。他是要在此陪伴,还是要堵着洞口不让我出去?

无咎俯身从地上捡起曾经丢弃的明珠,擦拭了下,收入囊中,眼光斜睨,却见木申正在凝神张望。他直起身来,打着招呼:“木管事,你不是要抓我吗,来呀……”

“你不惧灵威?”

“灵威?天威又何所惧哉……”

“你……一个凡夫俗子,无知无畏!”

无咎见木申不肯过来,且问话中透着疑惑,暗自有所猜测,为此胆气壮了不少。他挪动几步,坐在近旁凸起的乳石的上,却被滴水激得一哆嗦,强作从容道:“哼,说来听听,便知真假……”

木申打量着无咎的一举一动,摇了摇头:“天地有灵,以五行之力而孕育成精,乃灵石也!我辈修炼之际,自行吐纳之余,若得灵石助力,将事半功倍。其中的五行之气,对于炼丹、炼器,法术、神通,以及境界的感悟,皆不可或缺。而五行之外,另有精华造化,且凝结为石、为玉,并以色泽分为乾晶,或是坤晶,却非寻常修士所能吸纳或驾驭……”

他依旧是难以置信,却还是颇有耐心地接着又道:“简而言之,五行灵石可供修士吸纳,并藉此提升法力与修为。而这种乾坤晶石,却有吞噬血肉、生机的可怕,除非你的修为足够强大,方能为己所用……”

无咎遇到不懂的东西,向来很虚心,一边听着,一边点头。

木申接着说道:“而玉井本是灵霞山的先人采掘灵石所留,只因遇到了罕见的晶石,便在处置之后,废弃至今。又因此处晶石的余威尚存,没人敢轻易涉险,故而成了一处禁地,想必你在下井之初,有管事专门提起……”

无咎没有吭声,却腹诽不已。那两个管事才不会如此好心,还要多亏了宗宝的提醒呢!

木申说到此处,回归正题:“那晶石的余威,便简称为灵威,筑基的道人或可抵御,练气的羽士则不堪应付……”他稍稍一缓,转而问道:“你一个凡夫俗子,绝无幸免的道理。究竟为何,能否道出玄机?”

无咎没有忙着答话,而是昂起头张开嘴。恰好乳石滴水,稳稳落入口中。他神色得意,砸吧着回味道:“嗯,倒也清凉解渴……”

木申脸色阴沉。

无咎又低头看了看,很悠闲地架起一只脚来。所穿的皮靴子浸入水中,湿透了大半,脚下很不舒服。他坐稳了,这才好整以暇道:“木管事博览强记,见识超凡,很不简单,着实让小生受教了。而你不足之处……”他抖动着靴子上的水迹,遗憾道:“又是拜死鬼为师,又是骗女人钱财,还欺压良善,且心地歹毒,我只能说……”他嘴角一咧,不屑道:“你这人太坏了!”

木申还等着解惑,不料等来的却是一番无情的嘲讽。他苍白的脸色中透着隐隐的铁青,咬了咬牙,强抑怒火,道:“口舌之争无趣,何妨回我话来!”

无咎点了点,咧嘴一笑:“我这人早已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区区乾坤之威,又奈我何,嘿嘿、呵呵、哈哈……哎呦……”他见洞口处坐着的木申已是两眼瞪圆,而怒容满面,笑得愈发得意,却一不留神,屁股湿滑,“扑通”溅落水中,急忙狼狈爬起来,却还是不忘抬头呲牙一乐。

木申已从地上站起,两眼中喷着怒火,再不顾其他,伸手祭出一张符箓,恨恨道:“小子,休得猖狂……”随其手指一点,火光乍现,转瞬之间,所在的四方气机变化,一片火雨呼啸而去。

无咎郁闷了这么久,难得痛快一回,却很有自知之明,才见木申站起,便急忙转身就跑,借着石柱堪堪躲避,又伸出头来小心张望。

火雨漫天而来,瞬间已将洞穴笼罩过半,四周玉璧映得通红,积水烧灼成雾,凶猛狂烈之势,俨然便要吞噬一切而寸草不留!

木申见符箓显威,神色一振。

无咎则是暗暗乍舌,惶惶无措。

恰于此时,疯狂的火雨猛然一顿,肉眼可见,以石柱为始,荡起了层层无形的威势,随即带动火雨猛然倒卷而星光四溅。一度肆虐的杀机,缓缓消失。而洞口处的木申,却已不见了身影。

须臾,洞穴中安静下来。

无咎左右张望,惊嘘了声。

好险,差点被烧成灰了!

他虚惊之后,又不禁欣喜,伸手拍了拍石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颇有兵法之精妙!愿再接再厉,烧死那个家伙!”浅而易见,石柱中藏有残余的乾坤晶石。他又上下端详,两眼热望。

好东西啊,就是太为粗大了,不然砍下来带在身边,又是一件防身护主的宝贝呢!

“哼,有本事给我过来……”

随着一声冷哼传来,洞口处冒出一道人影,正是去而复返的木申,却没了之前的从容自若,反倒是衣衫不整且烟熏火燎的模样。

无咎佯作好奇道:“咦,怎么成了这个德行,难不成自作自受,真是活该……”他揶揄一句,又不禁扑哧一乐:“嘿嘿,我就不过去,你又待怎地!”

木申咬了咬牙,慢慢离开了洞口,在左右徘徊了片刻,又一甩袍袖掉头返回原地。

洞穴狭长,当间稍窄,石柱距两侧的石壁不过三五丈,正是灵石的威势所在。若想从边缘缝隙中迂回过去,堪堪勉强,却不能靠近石柱,最终依然无机可乘。

他在洞口处盘膝而坐,眼光中厉色闪现:“你不过借助地利之便而侥幸一时,却躲避不了一世。我便在此处困死你、饿死你!”许是不解恨,他又带着鄙视的神情,狞笑道:“一个下贱的凡夫俗子,你拿什么与我斗……”

无咎紧紧盯着木申的举动,见对方不再折腾,暗暗放下心来,而话语声传到耳中,他的眉梢不由得微微斜挑,转而从石柱后面走出来,呲牙咧嘴哼哼了声,眼光直逼前方:“木申,你羞辱我多回,权当被狗咬了,暂不计较便是,而你却得寸进尺,真不是东西!”

木申还没被人当面骂过,神情一僵。

无咎不容分说,紧接着又道:“你难道不是爹生娘养的,你爹娘难道都是仙人不成,依你说来,你又何尝不是一个贱种!你且给我记住,你遇上我之后,不是死师父,便是丢宝物,我才是你的宿命克星!不信?且走着瞧,我会让你跪地求饶的!”

木申的脸色是白了又青、青了又白,忍不住便要发作。

无咎却已转身走开,还昂着脑袋自言自语:“那家伙虽坏,倒也吐了句人话。靠天靠地,都不如靠自己啊!而我只是一个悲天悯人的柔弱书生,奈何、奈何、奈若何……”

木申的脸色吓人,嘴唇有些哆嗦,强行平抑了许久,心头的一口闷气才算缓了过来。他冲着那在水中来回晃悠的人影幽幽盯了片刻,转而闭上双眼。

小子,且走着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