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他在骂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o老吉o、路虎极光霸道、书友2297290、小黄爸爸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原本寂静的洞穴内,不时响起“哗啦哗啦”的水声。

这是某人在水中溜达的动静。

乳石上的滴水不停,渐渐汇聚成了浅浅的水潭,而长年累月下来,不该仅有如此之浅。果不其然,在洞穴尽头的角落里,玉璧裂开了几道微弱的缝隙,使得积水缓缓流入而又不明去向。

无咎在石壁前驻足片刻,转身接着溜达。

少顷,他又停了下来,并抽出玉井峰配发的那把短剑,冲着洞壁中一块突起的玉石猛砍。“砰、砰”,须臾,几块尺余见方的玉石被掘了出来。整日都在挖石头,倒也驾轻就熟。两个时辰之后,十余块石头堆成一堆。他将之搬到了石柱前,并排摆成一方石榻,又以短剑削平修整,还不忘添个石枕。

石榻挨着石柱,与七八丈外的洞口遥遥相对。

木申犹在闭眼静坐,却对四周的动静了如指掌,察觉某人在忙着安家落户,不由得闷哼了一声。小子,我看你还能逍遥多久!

无咎颇为满意地打量着石榻,躺了上去。四周水光盈盈,玉璧乳石倒影,间或几声滴答叮咚,颇有几分雅趣。只是玉石太凉了,有些寒气逼人。

且凑合着,至少有个睡觉歇息的地方。

无咎躺在石榻上,又左右扭动了几下,觉着舒服了,忽而神色微讶。

从前采掘两块玉石,便已累得气喘吁吁。而今日一口气挖出了十余块,浑似没事人一般。莫非是被那个木申逼的,这才略显神威。之所谓遇强则强,如是也?

无咎没作多想,伸手掏出一块肉干。忙活了大半日,又担惊受怕,早已饥肠辘辘,且吃点东西再说。

还想饿死我,岂不知随身带着吃的,乃是本人的一贯嗜好。这叫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无咎将肉干吞进肚子,稍稍偏头,张嘴迎着乳石接了几滴水喝,又歪着头冲着洞口的方向斜睨一眼,这才掏出一本册子翻阅起来。

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道理虽然如此,现实却很无情。自己没有灵根,又不能修炼,想要对付那个木申,终究只能图个口舌之快!

有道是:从来有劫难,瞎眼一路过;只要还活着,且看日月新!

啧啧,这四句话着实一般,却也贴切应景呢!而眼下被困,总不能一味胆战心惊而无所事事。

且不管能否修仙,不妨将这本《仙道辑录》阅读一二。既然要与修士较量,知己知彼才行啊!

无咎翻开宗宝所赠的《仙道辑录》,慢慢看了起来。

此前对于这类册子没有兴趣,是嫌耽误工夫。如今细细读之,却也眼界大开。

譬如,原来除了有熊,只知道几个相近的邻国。而仙道辑录之中,则是一一注解。有熊往南,为南陵国与伯服国;往东则是火沙国与青丘国;往西则是古巢国与西周国;往北则是始州国与牛黎国。前后共有九国,并称为神洲,可谓地域辽阔,且广袤无边。

神洲九国,各有仙门,上扶王庭,下安黎民。看来仙人虽然神秘莫测,却又无所不在啊!

而在神洲之外,竟然还有三块遥远、且神秘莫测的地方,分别为贺洲、部洲与卢洲,却未见叙述,不得详情。

册子既为仙道辑录,有关疆域只是略加提及,着重叙述的还是仙道的由来、传说,以及轶事,等等。

其中提到的仙人等级,与祁散人所说的大致相同,却更为的细致,且简明易懂。

羽士,或是散人,乃练气有成者。

道人,乃筑基有成者。

人仙,乃金丹有成者。其道不得全,法无汇济,形质且固,多安少病,八邪不能为害,阴阳五行贯通。

地仙,乃元婴有成者。天地之半,神仙之才。不悟大道,止于小成之法。不可见功,唯以长生住世,而不死于人间者也。

飞仙,乃炼形为炁、成就纯阳之体者。

天仙,乃超凡入圣,无所不能之大神通者。

而所谓的鬼仙,则是毁去肉身而阴神大成者。阴中超脱,神象不明,鬼关无姓,三山无名。终无所归,止于投胎就舍而已。

仙人高低不同,修真先后有序,各自的修为又分九层,且法力神通与寿元迥异。羽士,寿元可达百五至两百岁;筑基道人,可达三、五百岁;金丹以上修为的仙人,只要元神不灭,寿元难以估量!

如上所述,唯有渡过天劫,方能淬炼纯阳,而成就飞仙之体,也就是所谓的仙真,又称真人。

此外,练气五层可御剑,筑基道人能飞天,真仙御风天地间……

不过,成为人仙者,屈指可数;成就地仙者,更是寥寥无几。至于飞仙与天仙,则是传说中的存在。修仙之艰难,着实出乎想象!

至于仙人从何而来,童谣曰:远古有彩虹,仙从天上来,撒下一粒粟,桑田与沧海。也就是说,很久很久以前,仙人是乘着彩虹来的,随手而就,沧海桑田,千秋万载……

薄薄的册子没有几页,却是天上地下无所不包。只可惜没有修炼的功法,不然也能尝试着打坐一二。而没有灵根便不能修仙,真的好没道理。最后记载的童谣颇为有趣,‘撒下一粒粟,桑田与沧海’,我若是有此神通便好了,且造就彩虹桥,前去寻紫烟,嘿嘿……

“哗啦——”

迷迷糊糊之中,仿若彩虹坠落而失足入海。哎哟,救命啊……

无咎正自躺在石榻上,猛然坐起而睡眼惺忪。

睡着了?原来是手臂滑落水中,这才虚惊一场!

无咎捡起身边的兽皮册子揣入怀中,揉了揉眼角,又撩起水来洗了把脸,却见洞口处那端坐的人影依然如旧,此时正冷冷看来。他有些沮丧道:“木管事,你还没走啊?”

木申阴沉道:“我走了,谁来给你收尸……”

无咎随声反讥:“我年轻着呢,无须后人养老送终!”

木申两眼翻动,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

无咎又揉着咕咕叫的肚子:“哎呀,洞中无日月,天地恒久长;大梦迟迟醒,今夕是何夕……”其抬眼四望,自以为是道:“应该睡了一夜,或已清晨时分!”

洞穴中不见天日,根本分辨不出时辰变化。而人有三急,与每日的作息多有关系。由此推测,或也捌镹不离十。

无咎站起身来,趟着冰凉的积水,走到了洞穴的尽头,寻了一处角落,见此处没有积水,且有个小坑,便解开衣衫撒了泡尿,又慢慢回到石榻上坐下,接着伸手摸向怀中,不禁暗暗咧嘴。

随身带的肉干本来就不多,还当石头扔出一块,如今没有吃的了,咋办呢?

无咎苦着脸坐了片刻,索性躺下身来,并歪着头张着嘴,一滴一滴接着乳石的滴水,并自我安慰着。至少不会口渴,且灌个水饱。须臾之后,他又从怀中掏出了兽皮册子看起来。

既然木申不愿离去,只得如此耗下去。记得那家伙只有炼气的四层修为,尚不能驱使法器。而我有护主的短剑在身,还有石柱御敌,还会怕他不成!

有关法器,《仙道辑录》中有云:经修士炼制过的兵器,有承载灵力、法阵与神通之能,已非凡兵,称之为法器。又以炼制不同,而威力迥异。人仙以上者,使用的兵器叫做法宝,变化无形而更加厉害。

法器与法宝之外,还有炼丹、符箓、阵法之道,等等,不一而足。

如今想来,修仙也不错呦。至少不拍挨饿,不畏寒暑,还能飞呢!但若有日,与紫烟比翼双飞,饱览天地壮阔,看尽云霞美色,啧啧……

……

估摸着已是两日过去,洞穴内情形如昨。只是一人坐在洞口,安静如故;一人坐在石榻上,变得没精打采。

修士辟谷,十天半月不吃东西没啥,而凡人要是饿上三五日,那真是要死人的。

无咎坐在石榻上,两手抱膝,神态惫懒,眼光中透着无奈。便是仙道辑录,也没心思看下去。

天地够辽阔,令人神往;仙道够传奇,令人梦想。而那一切都不能当饭吃。眼下的我,着实饿得慌!

再这般下去,下场可想而知。更何况还有一个家伙等着收尸呢,岂能让他遂愿!

无咎坐不住了,起身离开了石榻,直接走到洞穴的尽头,并低着头打量着水流的方向。少顷,他举起出鞘的短剑,冲着石壁便猛砍起来,顿时“噼里、啪啦”而玉屑纷飞。

木申有所察觉,眼光留意。

须臾,在紧挨着地面的石壁上,竟被掘出一个洞口的形状。

无咎缓了口气,两手持剑又是一阵忙碌。其用意简单,就是想要离开此地。

流水的去处,必有坑道或是缝隙相连,只须顺着挖下去,或许能寻到出路。此前便有发现,迟迟没有动手,还是怕木申看出破绽,以至于断送最后的转机。而如今那家伙像只守门犬,不带挪窝的,若是继续等待下去,到时候饿得没力气干活,才是真正的欲哭无泪呢!

没法子啊,都是逼的!

一个时辰过后,半人高的洞口初现规模,并已深达数尺,可谓进境喜人!

不过,无咎却是气得扔了短剑而扑通坐在水里。

都已挖了这么深,依然不见石壁中有明显的裂缝。天晓得还要挖到何时,难道此路不通……

他又是失望,又是饥饿,如此虚火上升,倒也在所难免。而便在他郁闷之际,却猛地抓起短剑连滚带爬往后躲去。

与之同时,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人不知鬼不觉地贴着洞壁边缘缓缓逼近。

无咎返回石柱前,这才从水里狼狈爬起,犹然余悸未消,气急败坏道:“狗咬人还知道叫两声,你却不打招呼就扑上来,好没道理!”

木申已迂回到了那个新掘的洞口前,脸色阴晴不定。等候了两日,好不易趁机逼近了一回。谁料徒劳无功,反遭戏弄。

既然偷袭,用得着打招呼吗?

不对呀,他在骂人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