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如何修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o老吉o、茫茫的森林@百度、痴傻愚顽、书友15951092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新书期过去了,一个月十二万字,第一步好像还不错,而一切才将开始,让我们共同创造、并欣赏途中的精彩!

…………

睡着了?没。为啥啊?累。

无咎被剑符所伤,左臂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剑口。

换作旁人,纵有灵威的抵挡,不是九死一生,也至少折去一条臂膀。

而他却挺了过来,并还能裹扎伤口而自行歇息。要知道木申所祭出的剑符,太过凌厉,在袭来的瞬间,疯狂的杀气顺着手臂而狂灌入体,俨然便要摧毁四肢百骸,乃至于全部的生机。凶险关头,隐约觉着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力道,从体内的四面八方奔涌而至,并将侵入的杀气悉数围剿殆尽,再缓缓散去。

古怪的一切,似乎又与怀中的短剑有着某种莫名的维系!

那力道之所以说熟悉,源自于石柱的灵威。之所以又说陌生,是因为它在短剑的维系中,仿佛成了自己体内的一种气息,并无时无刻而无所不在。

正因如此,整个人便像是经受了一场涤荡,以至于精血气脉都被掏空了、替代了。那一刻,忘却了剑口的疼痛,忽略了生死的恐惧,如同被抽干了所有的神魂精魄,只有难言的疲惫充斥着全身,并使人虚脱乏力而动弹不得。

究竟是怎么了,莫非是将死之兆?

无咎却清晰感受到了腹中的饥饿,他知道自己没死,于是乎,抓取两块乳石吞下肚子,便躺在石榻上回想着曾经的一切。而无论怎样苦思冥想,还是茫然不已。或是与仙道有关,这才隔行如隔山,既然弄不明白,暂时不理也罢,只是剑口慢慢疼痒起来,如百虫挠心般让人无从安静。

不知不觉,一日过去……

无咎从榻上爬起,踉踉跄跄走向洞穴的角落里,顾不得嚷嚷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近”,只管解开衣衫而一通宣泄。乳石固然顶饿,终究还是石头,那种穿肠而过的滋味,爽且痛着,却不为外人道哉!

他虽然举止不堪,却时刻戒备着,只要有人靠近,拎着裤子便跑。

丢人与丢命比起来,不可同日而语。

于是乎他去也匆匆、来也匆匆,抓了两块乳石吞下去,喝了几口水,接着又躺下来闭目养神。似乎觉着,手臂上的剑口疼痒稍缓。

转眼之间,又过两日……

木申依然守在洞口,却不再如从前那般的淡然自若。尤其是每当见到有人匆匆来去,他的脑门上便不由得冒起几根青筋而两眼喷火。

那小子吃了睡,睡了拉,拉完了再吃,吃完了再睡,且腿脚愈发利索,曾经的颓废不堪也渐渐消失,分明就是一个好人的模样。他原本伤势惨重,根本不应该痊愈的如此之快。倘若啃石头便能疗伤止疼,还要丹药何用?而他今日不再忙着睡觉,又在折腾什么……

无咎回到石榻上,只觉着身下火辣如旧,不禁呲牙咧嘴,冲着屁股狠狠揉了几下,旋即又神色微愕,两手稍稍握拳,低头看向左臂。

破碎的衣衫下,裸出的臂膀布满了血痂。曾经的剑口已然愈合,只留下一道醒目的黑色血痕。短短三日,伤势大好。尤为可喜的是,疲惫消失,手脚有力,比起从前来要更为强壮矫健。难道是乳石所致,抑或是灵威之功?

在强敌的虎视眈眈之下,在生死危机的逼迫之下,在忍饥挨饿的折磨之下,在惨遭重创的凶险之下,竟然隐忍苦守了十来日,不仅没死,还活得好好的,真乃邀天之幸,可喜可庆啊!

无咎侥幸之余,得意难禁,长眉斜挑,摆了个箭步,又双臂挥动比划着架势,吐气开声道:“这一招,冲锋陷阵逞英豪!”他腰背一扭,装模作样捣出一拳:“这一招,两军阵前显霸道!”其回首转身,拉弓开箭状,凛然喝道:“这一招,百万军中斩敌枭!木申,看我百步穿杨,取你首级……”

这位是个如假包换的书生,又是一位名符其实的公子哥,还是真正的将门之后,且对于抓鸡斗狗、寻衅打架的门道颇为谙熟,如今死里逃生之后,再加上伤势痊愈而心中得意,顿时原形毕露,竟在石榻上舒展起筋骨来,还不忘冲着木申发出挑衅。

而他正自威风十足,却又手脚一顿,没趣道:“我还没亮出家传的杀敌招式呢,那家伙就吓跑了……”

洞口处没了人影,木申消失了。

那家伙又想故技重施,了无新意。谁再上当,谁便是一块石头!

无咎对于木申的离去,没有放在心上,却也不再尝试走出洞穴,以免重蹈覆辙。他在石榻上坐下,伸手从水中抓起一把乳石,才要张口去吃,又咧了咧嘴而神色自嘲。

这般整日里啃石头,十足一个野人。而玉井峰也是毫无道理,既然多日不见本人上井,也该派人前来查看,或许便可借机脱险,总好过这般暗无天日的凄清孤冷。

还有紫烟仙子,为何也不前来探望呢,是修炼正忙而无暇分身,还是忘了风华谷那个为她朝思暮想的教书先生?

不会,她先是以玉佩相赠,又将本人留在玉井峰,且以丹药相赠,足以表明她情有所系啊!

嗯,你若有情,我便有义,愿得芳心,白首相依,嘿嘿!

是了,曾经服下紫烟所赠的丹药,当时并无异样,而如今的变化,又是否与之有关?

无咎挽起了袖子,举起了手臂。稍显瘦弱的手臂与从前差不多,也不见有筋肉暴起的粗壮,而随着拳头的握紧,肌肤上的黑气却愈发明显,像是黑色的血液在体内流动,并有莫名的力道在蠢蠢欲出。

难道是紫烟预知我的劫难重重,这才赠予丹药,使我脱胎换骨,以便度厄脱困,再与她双栖双飞而逍遥于天地之间?

应该便是如此,不然剑伤绝不会痊愈得如此之快,且力气大涨,假以时日,或许可以不用再怕木申那个家伙!

只可惜本人没有灵根,还是不能修炼啊。紫烟,下回给我一粒丹药,要立地成仙的那种……

无咎的眼前不由得浮现出一道白衣婀娜的身影,顿时觉得心怀怒放而神清气爽,好像眼前的阴寒幽冷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则是琼楼玉宇、洞天福地。他兴奋所致,抬脚趟过积水,走到一侧的石壁前,举起右拳便砸了过去。与之刹那,体内的力道循着手臂汹涌而出。

“砰——”

随着一声闷响,洞壁上出现一个深达寸余的坑。

无咎看了看那坚硬的白玉石壁,又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手腕以及五根指头有些清微的酸痛与麻木,却是毫无发无损。

哎呀,好大的力气,好硬的拳头,竟将玉石给砸出一个坑,便是铜筋铁骨也不过如此!木申,瞧见没有,你的小身板比得上这玉石的坚硬吗?再过个十天半月,说不定便可强弱逆转,到时候别说我欺负你,哼哼!

而修炼不可懈怠,还须持之以恒!

如何修炼?啃石头、睡大觉!

无咎回到石榻上,吞下两块乳石,接着仰面朝天躺下,伴随着一道白衣人影,在春眸荡漾中悠悠然睡去……

……

转眼之间,在地下的日子已过去了两个月。

至少石壁上多了六十多道指痕,那是每回方便的时候留下的。每一道,便是一日。前后六十多道,便也意味着两个月的光阴便这么悄悄溜走了。

无咎从洞穴的角落里站起身来,束好衣衫,伸手随意一划,洞壁上再次多出一道清晰的指痕,与之前的排在一起,由浅至深,前后的力道显然不同。他满意地点点头,伸着指头又虚戳了几下,想象着木申惨叫的模样,禁不住咧嘴一笑。

不过,当他移动石块盖住石坑的时候,还是微微皱眉而神色无奈。

石坑中的秽*物,不再乌黑,而是莹白,看着与乳石没啥两样,便是臭味也闻不着了。不用多想,如今是吃啥拉啥。而一度缓缓提升的力气,好像也停了下来。是紫烟所赠的丹药之力消耗殆尽,还是乳石的奇效就此完结?

此外,那个木申已多日不见人影。他是认输作罢,还是躲在暗处准备偷袭?

不管他如何耍花招,本人是以静制动而绝不上当。

无咎往回走去,才将两步,又呲牙咧嘴,忙伸手捂着屁股并深有感触。若乳石无用,还是少吃为妙。再这般下去,着实难以消受!

他回到石榻,盘膝坐下。左臂的剑伤早已痊愈,便是疤痕也没留下。他又挽起双袖,并微微握紧了拳头。手臂上不再有黑气闪动,只是白皙的肌肤似有异常,且散发着隐隐的黑泽,像是涂抹了一层怪异的污垢而又清洗不掉。不仅于此,身上也是……

无咎打量着自身的情形,依然是懵懂不明,索性不再多想,而是摸出两本册子来打发无聊。

《百灵经》很有用处,熟读之后,不仅识得天材地宝,且略通药理,算是多了一件安身保命的本事。而通晓《仙道辑录》,懂得一些仙门的规矩,以后与修士、仙人来往的时候,会免去不少尴尬。只是这两本册子所载录的东西还是太少,前后阅读几遍,依然弄不清自身的状况的由来。譬如,力气为何变大了,肌肤为啥变黑了,等等……

“砰——”

便于此时,洞口处突然传来一声清微的闷响,接着有惊呼声响起——

“小心……”

“此处竟有阵法……”

“洞中有人……”

无咎正在翻阅着手中的册子,闻声不由一愣。他迟疑了片刻,忙将身上收拾了下,随即拎着一把出鞘的短剑,慢慢离开石榻走向洞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