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你的我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轰炸机20成为天刑纪的新盟主!

感谢:o老吉o、浊酒饮苍穹、凝月儿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无咎没跑两步,忽觉身形沉重而步履艰难。他心头一咯噔,暗呼不妙!

之前可是千小心万小心,确定没有异常,这才走到洞口前,谁想到那个仇家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突然现身。若是被他得逞,两月来的辛苦都将化作泡影。

绝不能屈服,否则必将抱憾终身。再往前一丈多远,便可置身于石柱灵威的笼罩之下,我冲……

无咎低哼了声,全身绷紧了力气,两脚“砰砰”落地,水花四溅,咬着牙往前一步步强行迈去,百忙中不忘回头一瞥。

果不其然,消失多日的木申,再次出现在洞口中并杀气腾腾。随他法诀驱使,一把青光闪闪的长剑呼啸飞来。森然的杀气以及锋锐的攻势,令人不寒而栗!

那好像不是剑符,而是一把真正的飞剑!

那家伙不会是为了对付本人,而专门提升了修为吧?要知道以他的法力,还不足以驱使飞剑。如此不择手段,真够狠的!

无咎只觉得大难降临,急急亡命前冲。而长剑瞬息即至,转眼之间到了身后。他吓得顾不得多想,攥紧了拳头便挥臂砸去!

这是一种求生的天性!不管是谁,当厄运降临,且又无从躲避之际,都会做出最后的挣扎,要么伸手抱头,等待厄运的降临;要么伸手阻挡,死了也要拼上一回!

无咎恰恰属于后一种人!而正是这临死的抗争,却常常救了他的性命!

“轰——”

手臂狠狠砸在飞剑上,半截衣袖顿时被剑气绞得粉碎,余威所致,犹如排山倒海般势不可挡。他再难招架,猛然离地往前扑去。飞剑的势头为之稍顿,瞬间偏转斜飞,随即“当啷”一声击在石柱上,接着又激射而起,再“砰”的插入洞穴的石壁之中。

剑鸣呜咽,回响不绝。

无咎则是凌空蹿出去老远,直接砸在洞壁上,再又“扑通”落水,渐起好大一片水花。他惨哼了声,挣扎着翻身坐起,满头满脸的水迹淋漓,情形极为狼狈。半截袖子没了,裸露的右臂上多了一道血痕,还有血滴在缓缓渗出,却并无想象中的皮开肉绽。

哎呦,还以为要折去一条臂膀,谁料并无大碍,看来那飞剑徒有其表,也不过如此呀!

与之同时,在场的其他人神色各异。

木申去而复返,志在必得,此时却是愣在原地,目瞪口呆。自己闭关多日,这才堪堪修至炼气的五层,本以为有了飞剑相助,必定是大功告成。谁料那小子竟然挥臂挡住了飞剑,且未遭重创。他不过肉体凡胎而已,怎会如此的逆天?要知道那可是玄玉道长所赐的法器……

宗宝对于木管事的出现很是意外,而对方的二话不说,便痛下杀手,使他更加错愕难耐。不过,无师弟的举动,或许尤为的惊人!他竟然赤手空拳与一位管事较量,而看起来倒也不输阵仗……

田筱青则是伸手掩唇,同样的愕然不已。那位无师弟只是一个纨绔子弟罢了,绝不能够与法力高强的修士相提并论。而他不仅得罪了那位木管事,还交上了手。尤为甚者,他竟然赤手空拳挡住了飞剑的致命一击……

骆山同样是瞠目诧然,却又颇为振奋地点了点头:“原来无师兄早已修炼有成,且法力不俗……”

木申猛地回首冷冷一瞥,哼道:“他一个身无灵根的凡人,如何修炼?”

骆山急忙闭嘴,再不敢吭声。

宗宝与田筱青也是低头回避而神色忌惮,又各自诧异不解。

那位无师弟竟然身无灵根?怪不得他的言行举止迥异于修士,并声称厮混于此。且不说他来历怎样,又是如何得罪了管事,他一个凡人,缘何不畏飞剑,着实匪夷所思……

木申或许早已领教过无咎的古怪,已从惊讶中回过神来。他无暇理会三个玉井弟子,伸手便是几道法诀。而插入洞壁的飞剑只是晃动下,却难以召回。他飞身离开洞口,顺着洞壁边缘往前冲去。他要亲手取回飞剑,再趁机杀了那个小子!

无咎犹在喘着粗气,庆幸之余,不忘留意着四周的动静,忽见木申迂回着冲了过来,顿时便猜出了对方的用意。他慌忙爬起,这才发觉右臂的筋骨欲裂而疼痛难耐,忍不住“哎呀”惨叫了一声,依然不敢怠慢,咬牙切齿跑向石柱,却又眼光闪烁而途中一转,竟是奔着那把插在洞壁上的飞剑扑了过去。

洞穴内,两道人影从两侧奔向一处。一个身形迅疾,去势如飞;一个连窜带跳,倒也快如猿猴。不过转眼之间,彼此接近,却又一个神色狰狞而厉声叱呵,一个不管不顾且孤注一掷。

“住手!那是我的法器,不容他人染指!”

“哼,你的就是我的……”

无咎是直来直去,略略抢先一步,随即挥臂用力去抓,瞬间已将石壁上的飞剑抓在手中。

木申迂回稍晚一步,伸手抓了个空,却身形不停,法诀接踵而出。

无咎得手便跑,转身跳到了石柱的近前,才将躲在灵威之下,手中的飞剑却是光芒闪烁,并上下左右跳动而几欲脱手。

木申已是两脚落地,紧紧倚着洞壁而立,兀自手上不停,恼怒道:“那是我师父所赠的法器,为我祭炼的宝物,岂能由你抢夺,给我回来……”

他抬手一指而法力牵引,便要再次召回飞剑。

无咎抓着飞剑,便如抓着一头疯狂而又难以驯服的野兽,时而上蹿下跳,时而光芒刺目,并被强大的力道带着在原地急急转着圈子而狼狈不堪。而他岂肯作罢,只管两手用力,嘶吼道:“木申,且听着,你的宝物是我的,你师父的宝物也是我的,不服气就来抢啊,我对付不了你,我还不对付不了一把飞剑,哼哼……”

他忽而发起狠来,举着飞剑便抡起来砸向石柱。“砰、砰”闷响不断,分明一个毁去宝物的架势。

那根粗大的石柱异常坚硬,飞剑砸过去,便如砸在金石之上,金戈之声震耳,光芒闪灭不停,再有灵威震荡,狂乱的气机横卷四去,顿时激起水花片片,致使整个洞穴都被笼罩着一层雨雾之中。

木申犹在催动法力召回飞剑,忽而觉着一丝神识维系崩断,他不由得手上一顿而脸色发青,随即转身踉跄着往回退去。

“砰——”

又是一声闷响在洞穴中回荡,宗宝、骆山,乃至于田筱青,皆双手捂耳,面如土色。有生头一回,见到凡人与法力相抗,竟是如此的疯狂,且又惊心动魄。尤其那刺耳的金戈炸响,竟是令人神魂颤抖而不堪忍受。

所幸的是,那一切慢慢消停下来!

木申已然回到了洞口前,脸色难看,用手捂着胸口,这才将到了嗓子眼的一口热血给强行咽了下去。神识受损的滋味,很不好受。而那小子分明就是一个没有灵根的懦弱书生,如今不仅筋骨强健,力气惊人,还误打误撞破去了法器上的神识印记,简直是走了狗屎运!

无咎站在石柱前,依然紧紧抓着剑柄而神色戒备。剑身上已然失去了光芒,且老老实实不再动弹。他稍稍放下心来,禁不住咧嘴倒抽一口凉气,这才想起右臂的疼痛,忙剑交左手,慢慢甩动着臂膀,又暗暗点了点头。

经此一番折腾,不仅右臂的疼痛大为缓解,便是肌肤的血痕也好像在慢慢愈合。

嗯,这把飞剑不错呦!宝石镶嵌的剑柄,透着寒光的剑刃,三尺长的剑锋,看似一把寻常的宝剑,实则是件宝贝!

无咎赞道:“好剑!”

木申站在洞口前,依旧在揉着胸口,长长吐出一口闷气,却犹然郁郁难消,忍不住出声讥讽道:“你肉眼凡胎,竟也认得宝物!”他眼光中尽是怨毒与无奈的神色,冷冷又道:“尚不知那法器好在何处……?”

无咎昂起头来,甩动着披肩的乱发,煞有其事道:“这剑唯一的好处,便是足够长!”

木申的眼角抽搐着,脸上的青色尤盛几分。法器还有以长短论优劣,闻所未闻。那小子不是真傻,便是在成心戏虐!

宗宝与骆山、田筱青不敢出声,又不便擅自离去,只得默默旁观,却又禁不住面面相觑。也不知那位无师弟、或无师兄,是怎么凭着凡人之躯混到了灵山之上,又是怎么得罪了管事,不过看他眼下的情形,全无窘迫,且从容自若,好像比任何人都轻松自在。

无咎还真是不是装傻,反倒是由衷而发。要知道仙门炼制的法器不过一尺左右,小巧有余,威猛不足。而他来自凡俗,见惯了长剑阔刀。话又说回来,他也不懂仙家法器的妙用啊!

木申终于忍耐不住,再次出声:“我再奉劝最后一遍,还我法器!”

无咎却是置若罔闻,并将长剑挽了个剑花,又比划了一个威武的架势,意气风发道:“三尺青锋走天下,看我一剑定乾坤!”

他虽然不懂得如何驱使法器,却从小与刀剑打交道,耍两套棒法,来几式剑舞,必然能招来俊男靓女的一番喝彩。奈何无人响应,而他也没到了忘乎所以的地步,随即一手拿剑背后,一手剑诀指向木申,抬着下巴,挑衅道:“我就是不给,你又能怎地!”

人都有脾气,无咎亦然。木申若是诚心诚意,他根本不会与对方为敌。而如今已生生死死好几回,他也早豁出去了。想要宝物,就是不给。有本事就来抢,谁怕谁啊!

木申气得两眼微凸,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白。而便于此时,他忽而神情微动,转向洞口,随即迟疑着便要离去。

无咎看得真切,忙道:“慢着,且将剑鞘留下!”

木申的背后,还真的斜插着一截剑鞘,而他扭头冲着无咎狠狠瞪了一眼,抬脚走向洞口,却又在骆山的身旁微微一顿,冷冷叱问:“是你动了我的阵旗?”不待对方点头,他挥手一巴掌便扇了出去,嘴里骂道:“贱人!”

“啪——”

一记耳光声响起的瞬间,木申的人影消失在洞口之中。而骆山却被猝不及防扇了个实在,“砰”的一下撞在石壁上,顿时满脸青肿,口鼻溢血,忙撑着石壁,才不至于倒下,却狼狈不堪,犹自惊慌难耐:“他……他打我……”

宗宝与田筱青也是错愕不已,忙凑近了查看,却又不好安慰,各自神色惴惴。

有人不以为然道:“这辈子谁人不挨揍呢,改日还回去便是……”

骆山伸手擦着口鼻的血迹,循声看去,委屈道:“不……在下乃是修士,竟被木管事骂作贱人……”

无咎蹑手蹑脚来到了洞口前,依旧是伸头张望而小心翼翼,确定木申已然走远,这才轻舒了口气,咧嘴笑道:“嘿嘿,贱人的眼里,都是贱人!”骆山听不明白,惨兮兮的模样倍加可怜。他却无意多说,转向宗宝,央求道:“宗兄,能否出去查看一番呢?”

宗宝默然片刻,点头会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