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没可奈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o老吉o、来我者舞、勤奋的一棵树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玉井峰占地百里,高耸千丈,远远看去,便似一截巨大的石柱凸起在崇山峻岭之间。山峰的四周,则为峡谷与山林,霜染秋浓,远近景色斑斓。

此时的山脚下,有三道人影匆匆而来。

为首的年轻男子,乃是木申。他手里拎着那把失而复得的长剑,两眼不停打量着四周的情形。

随行的两位老者分别是向荣与勾俊,同样是手持飞剑而神情戒备。

这三人离开了玉井之后,借助传送阵之便,辗转来到山下,只为了要将背叛仙门的弟子绳之以法。而玉井峰余下的两位管事却没跟来,其中的仲开声称琐事缠身,而戈奇更为干脆,他说身子不适,亟待歇息调养。

对此,木申也没计较,却与向荣与勾俊暗中示意,只要对方能帮着擒获那个无咎,再找回两个女子,他会禀明师父,必有重赏。

有好处的事儿,谁不乐意呢!

向荣与勾俊整日里都想着得到大把的灵石与丹药,以便修炼有所精进,听到木申的许诺,随即抛弃前嫌而一拍即合。只是眼下已围绕着山脚转了大半圈,依然不见有何异常。

木申飞身落在一块平坦的山坡上,疾行了几步,慢慢停了下来,抬头仰望着不远处的峭壁,恨恨啐了一口。那小子究竟是葬身于地穴中,还是早已逃出了玉井峰?死了倒是便宜,至少还有两个女子相伴。而他若是逃了,也该留下痕迹……

向荣与勾俊随后跟来,擦肩而过的瞬间,佯作关切道:“木管事,倘若法力不济,还请歇息片刻!”

“我虽有不济,却还未必如此不堪!”

那两位管事均有着七层、八层的修为,根本没将木申的五层修为放在眼里。仙门之中,信奉的是强者为尊。他虽然心知肚明,却也只能忍着,随声奉还了一句之后,便要动身追过去。而他没走两步,神色一动,忙道:“且慢……”

向荣与勾俊的去势极快,转眼间已到了数十丈外。闻声,两人身形一缓。

木申往后退了几步,慢慢回过头去。右手一方的山坡上,是片十余丈方圆的矮树丛。紧挨着矮树丛与野草的,便是玉井峰那陡峭的山壁。他凝神片刻又侧耳听了听,疑惑道:“适才似有敲击声,为何又没了?”

向荣与勾俊面面相觑,彼此点了点头。

木申接着自言自语:“以我的神识,尚不能窥破如此之厚的山壁,两位道兄……”

与之同时,两道人影已返身而回。

向荣二话不说,抬手祭出飞剑。勾俊颇为默契,趁势闪开几步严阵以待。

木申顿作恍然,不由得神色一振。

飞剑所向,平地卷起一阵狂风,随即草木横飞,便是矮树丛也被连根摧毁,被遮掩的一块峭壁霎时呈现出来。紧接着剑光闪烁,“砰”的一声直接没入石中,再又“哧哧”旋转而火星四溅,不消须臾,石壁上霍然多出一个过人高的洞口。

向荣又是抬手一招,闪烁不停的剑光瞬间消失。他转而退到勾俊的身旁,与同伴递了个莫名的眼色。

木申看着五六丈外的洞口,意外不已。神识所致,洞内的情形一清二楚。他呵呵笑了声,扬声道:“三位出来吧,莫要伤了同门的和气……”

与此同时,洞内响起一阵咳嗽声。

便在叶子察觉洞外有人,并及时收手的那一刻,为时已晚。尚不待有所应变,石壁洞开。紧接着呼啸的剑气,崩碎的石屑,以及飞扬的烟尘,顿时充斥着整个洞穴。她有法力护体,尚且无恙,转身便要从来路返回,以免遭致洞外的围攻。谁料无咎却是憋闷难耐,弯着腰猛咳不止,而咳嗽倒也没啥,恰好堵住了仅有的缝隙。

叶子神色焦急,低声叱道:“还不闪开”

有人在身旁叹道:“你我还能躲往何处……”

叶子还想发作,闻声一愣,无力道:“姐姐……”

她虽然有些急躁,心里却是明白。即使原路返回,也无处可去。而身后唯一的生路,竟变成了夺命的虎口。如今进退不得,已然是身陷绝境。

紫烟秀眉微蹙,稍作沉吟,轻声安慰道:“我虽伤势在身,阻挡片刻倒也不难。叶子,你不妨带着无咎先行一步……”随其裙袖轻拂,弥漫的烟尘顿时消散了许多。她转而面向洞口,神色中透着异样的沉静。

叶子慌道:“姐姐,万万不可呀!木申那人或许不值一提,却多智狡诈而难以对付。再有玉井峰的两位老管事,皆修为不弱。你如今只能施展五六成的法力,绝不是他三人的对手……”

紫烟抓过叶子的一只手,轻轻怕了拍,安慰道:“既为同门的道友,尚不至于以死相逼吧!或也无妨,切莫忘了见机脱身……”她轻描淡写的口吻,便如往常姐妹俩说话那般。随其长袖中光芒闪动,已是飞剑在手,接着款款移步,施施然独自走向洞口。

“咳咳——”

无咎又狠咳了两声,这才顺过气来,抬头看见紫烟只身离去,忙道:“那家伙信不得……”

紫烟脚下一顿,没有回头。而恰于此时,一道剑光从洞外突然袭来。

叶子神色一惊:“姐姐小心……”

紫烟站在洞口中,不躲不避。随其身外闪过一层护体光芒,袖中的飞剑脱手而去。而又一道剑光随后而至,且更加势不可挡。她微微愕然,却再无退路。

叶子心知不妙,急忙持剑上前。

“砰——”

犹如一声闷雷在洞穴中炸响,与之刹那,凌厉而又迅猛的狂飙从洞口中呼啸而至。紫烟首当其冲,衣袂长发往后吹起,接着便听她惨哼了声,人已离地倒飞了出去。叶子同样是难以幸免,未及退后便直接摔倒。与其瞬间,两把失去法力的短剑“当啷”砸在石壁上。

无咎依然卡在山石的缝隙中而目瞪口呆,一道白衣人影迎面飞来。他想都不想,猛地伸出双手,霎时人儿入怀,尚不及慌乱,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道给狠狠击中。他顿时觉得眼前发黑,胸口发堵,忍不住便要惨叫,却被一蓬秀发遮住了面颊,微微的呻吟声在耳畔响起,接着有檀口微张,热血喷溅。

“姐姐——”

叶子已从地上爬起,抬眼见到紫烟正被一个赤身露体的男子紧紧抱在怀中,又急又怒:“你……你竟敢趁人之危,还不撒手……”她摇摇欲坠,挣扎着便要扑来。

无咎咬牙切齿,强行将到了嘴边的惨哼给咽了下去,这才冲着叶子瞪眼道:“我就不撒手……”哼,我分明是见义勇为,怎能说成是趁人之危呢?难得佳人在怀,身为男儿,说啥都要硬气一回,说不撒手、就不撒手!

“放下我……”

无咎话音才落,怀中有人推拒。其低头一瞥,心魂微颤。暗弱的光亮下,但见佳人如玉,却腮边带血而神色凄婉。他忙应了声,小心往前两步,慢慢将怀中的紫烟放在地上,并轻轻伸手搀扶着,以便对方倚在石壁上舒适一些。

紫烟从没与男子这般亲近过,忍不住便想呵斥。却见面前的男子再无那种嬉笑的常态,反倒是两眼清明,满脸正色,举动之间,尽是由衷的关切与呵护……

“给我闪开!”

叶子踉跄了下,猛地撞来,趁势仆倒在紫烟的身旁,焦急道:“姐姐!伤势如何?”

“还活着……”

紫烟冲着叶子牵强一笑,无力地摇摇头,眼光转动,神色中似有歉意。

无咎冷不防闪了个趔趄,回头就要嚷嚷,再次遇上那双动人的眸子,他忙浑然无事般地耸耸肩头,随即又悄悄背过身去,好一阵子呲牙咧嘴。被那丫头给撞了一下,浑身的酸痛好像又回来了!

恰于此时,洞外传来话语声:“洞内的两位道友,再无还手之力。我二人不敢居功,还请木管事酌情处置!”

那是向荣的嗓门,带着讨好的口吻。

接着又有熟悉的笑声响起:“呵呵!有劳两位道兄……”他顿了顿,得意又说:“我与紫烟与叶子两位师姐无冤无仇,适才多有得罪。奈何师命难违,故而出此下策。只要两位交出无咎,便可将功抵过!”

紫烟与叶子,不约而同抬起眼光。

无咎早已忘了身上的酸痛,正独自默默冲着洞口观望。除了远远地一束光亮之外,他什么也看不见。而毋庸置疑的是,木申就在洞外。那个家伙分明只想对付自己,看来还是不肯罢休啊!

木申接着说道:“无咎,你已在劫难逃,又何必连累他人呢,还不现身伏法,更待何时呀……”

无咎没有应声,慢慢转过身来。

两个女子相互依偎着,皆虚弱不堪,却在此时双双看来,各自的眼光中神色莫名。

无咎的眼光落向来时的那道山石缝隙,无奈地摇了摇头。即便返回之前的山洞,最终还是死路一条。看来,这回真的躲不过了!

“无咎,我最后奉劝一句,半柱香之内再不现身,此处便是你的葬身之地!而两位道友也听着,切莫与他沆瀣一气,以免自误而悔之晚矣!”

木申依然在聒噪不休,听着让人憋闷而又没可奈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