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倒霉催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夜策冷、姑苏石、凝月儿、o老吉o、小猪乖乖猫、鸣i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一道人影穿行在峡谷之中。

或者说,更像是一个四肢赤裸、遍体血污的野人,在荒野中仓惶逃窜!

修士懂得法术,即便不能御剑行空,施展身形,那也是迅疾如飞。故而,想要躲过木申的追杀,只能从速离开灵霞山,且愈快愈好、愈远愈好!

不过,如今身子不适,脚下飘忽,想要在野草丛生的峡谷中奔跑起来,着实很辛苦!

“扑通——”

无咎才将跳过一截歪倒的枯树,脚下一软,径直扎入前方的树坑中,呛得满脸满嘴都是泥土与草屑。他摇晃着爬起来,颇为狼狈地啐了一口。明明早已看清去路,却身不由己。皆因体内作祟,尚不知何时才能消停。

他回头看了眼,不见有人追来,便要接着奔跑,忽而一阵腹鸣。许是颠簸所致,脏腑间又是阵阵折腾,一股邪气下行,身后顿时发出“卟”的一声震响。

“不臭、不臭!”

他咧了咧嘴,定了定神,尝试抑制之下,体内竟也稍稍舒缓,随即咬着牙继续奔跑。

峡谷的两侧,山峰延绵。当间的谷地则为野草覆盖,并有枯黄的古木成片、成林。风景倒也宜人,却非久留之地。

无咎脚下不停,一口气跑出四、五里,虽憋得脸色发黑,尚能支撑。他奔跑之中,忽而抬脚跃起,才将落地,又忍不住回头一瞥。身后有个土坑,分明被野草说遮掩,为何没能瞒过自己的双眼?

他念头一闪,随即便将疑惑抛开。逃命要紧,哪里顾得许多……

又去三五里,峡谷豁然开朗。而宽阔的所在,被石峰从中劈开,多了几道岔口,各自不知所向。

无咎脚下放慢,大口直喘。

跑了这么久,那高大的玉井峰好像还在身后的不远处。照此下去,天黑前也未必能够远离灵霞山。如今又逢岔路,如何是好?

无咎低头打量,不知不觉,满身的血污已然凝固干结,只是体内愈发不堪,像是湍流堵塞而难以畅快,怕是稍有不慎,便会憋得背过气去。

他带着焦虑的神情抬眼远眺,脸色一变。

来时的峡谷中,隐约有三道人影在远处晃动。那不是木申与向荣、勾俊两位管事,还能有谁!

无咎的眼力从来没有这般敏锐过,才有发现,便已认出来人的身份,却暗呼晦气。

果不其然,那个木申还是追来了。而单凭他一人,便能让自己走投无路,如今又多了两个修为高强的管事。这真是屋漏偏遭连阴雨,破船又遇顶头风。一劫未罢,一劫又起。哎呀,管它什么岔路口,且逐日而行……

无咎心急所致,脏腑之间又是一阵惊涛骇浪,顿时心头狂跳,神魂悸荡,两眼发黑,差点不能自持。他闷哼了声,跳起来就跑,却身形歪斜,足下轻飘,浑如醉酒般的恍惚。

尽情奔跑,与落荒而逃,完全就是两种情形。若是身后跟着三头凶狠的豺狼,更如火烧火燎而叫人惶遽无措。

无咎连窜带跳没多远,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要炸开了。胸口间,还是有莫名的激流在来回对撞。且四肢百骸像是被捆缚了无形的绳索,给人欲破不破的压抑。他只想停下来喘口气,却又不得不拼命往前挣扎。

不能停,坚决不能停。否则,必死无疑!

那就是跑吧!

多跑一步,便会挣得一线生机。

自从逃出都城之后,就是这么一路闯来。虽有运气,而哪一回不是拼尽了性命才堪堪过关……

“喀嚓”

一截拦路的树枝被猛地撞断,木屑碎叶四处飞散。

无咎踉跄着转了个圈,“哎呀”一声接着再跑。

那三道人影来势迅疾,竟已追到了千丈之外。虽然隔着老远,都好像看见了木申那张死人脸上的冷笑……

而便在撞断枯枝的那一声脆响之中,体内似乎也跟着在隐隐轰鸣。随之瞬间,胸中的狂涛悠悠一荡。紧接着周身的禁锢仿佛撕裂了一线缝隙,顿有一道清微的溪流从中缓缓而出,并渐渐灌注四肢。不听使唤的双脚依然飘忽,却多了几分沉稳的力道,着地跳跃之际,竟轻松许多。才将一步七八尺,再又近丈,循环往复,去势骤然加快。

咦?莫非神助……

正当惊奇之际,步履间似有迟缓。

无咎稍稍慌乱,念头一闪,忙收敛心神,并着意回味方才的感受。少顷,清晰察觉胸中再有一线力道冲破束缚,并缓缓流向四肢。那种飘逸的爽快,随之再次降临!

啊,神在胸中……

无咎乍惊乍喜,不再分心,迈开大步狂奔,只听耳边风响,草木丛林“唰唰”掠过,倒也去势如飞!

……

此时,正在疾行中的两位老者微微错愕。前方那人早已重创在身,即便挣扎,终究枉然,而他为何突然像个好人一般,愈跑愈快了呢?

随后的年轻男子却催促道:“那小子已是强弩之末,断然逃脱不得!”

两位老者没有理会,却暗暗催动法力,一步跨出去五六丈远,便像是两只苍鹰在峡谷中掠过。

随后的年轻男子不肯示弱,脚不沾地奋起急追。

……

前方是道山岗,一人多高,横亘而起,恰好挡住了去路。

无咎瞧得清楚,本待到了近前再行攀爬,而奔跑中收势不住,临时兴起,脚尖用力,飞身一跃,竟拔地腾空。转瞬之间,人已轻飘飘落在山岗之上。他忙回头看向身后,满脸的意外与欣喜。

凭空凌风,真是快意。虽然只有短短的一霎,足以回味无穷啊!

不过,那三人却愈发近了!

无咎瞥见五、六百丈外的三道人影,才有的得意顿时被一扫而空。

远远可见,向荣与勾俊两位管事,抬脚一踏,便抵得上自己的好几步。即使落后的木申,用不了多久也能追上来。

唉,与那三个家伙原本无冤无仇,如今却成了不死不休的冤家!

我不就是个凡人吗,也没招谁惹谁呀?而不管怎地,道理明摆着,想活下去,只能跑得更快。虽没有修为,却有双脚……

无咎愤愤不平,却不敢耽搁,继续狂奔,脚下发狠。

许是念头所致,他胸中的激流又是阵阵激荡。与之瞬间,禁锢的缝隙再次撕裂。那股清微的力道,缓缓变强,四肢随之更为舒展,一步踏去,竟达两丈之远。

哎哟,我变得更加厉害了!而比起修士来,还是多有不如。若能一步三五丈,再不怕被追上。且加把力气……

日头斜落,天色渐晚。

血红的霞光下,深秋山色霜染浓熏。幽深的峡谷之中,则是山岚弥漫而愈发的晦暗。却有四道人影在追逐不停,一次又一次打破这方宁静。

当夜色降临,四周一片黑暗。

无咎在飞跃之中,身子微微蜷缩,竟从拦路的树丛间倏然穿过,时机的拿捏恰到好处。他稍稍触地,随即便是脚尖一点,如同大鸟般,再又蹿出三丈远。

而他这只大鸟没羽没毛,光着身子,且四肢乱舞,很不雅观,却浑不在意,疾行之中回头张望。

向荣与勾俊已到了三百丈外,像是两道鬼影而阴魂不散。而两个老鬼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小鬼。

那三人不杀了自己,是不会轻易罢休。幸亏自己跑得愈来愈快,不然早被追上了。

如今一步跨出去,竟达三丈之远!

凡事万物,没有想不到,就怕不敢想,眼下的矫健,已然堪比修士的身形身法。有没有?尤为甚者,穿过夜色,形同白昼,四周看得清清楚楚,两眼变得很厉害,有没有?

不过,体内的激流犹在震荡,并一波又一波冲撞着脏腑间的缝隙,阵阵剧痛汹汹涌来,叫人无从回避而倍加煎熬。随着缝隙的再次撕裂,莫名的力道缓缓充斥四肢,虽让自己的脚步迈得更大,两眼更亮,而突如其来的恐慌却愈发的挥之不去。

从耳后雷鸣的那一刻起,便有激流灌顶而下,并在胸口折腾没完,逼得自己苦不堪言。而此时此刻,肆虐的激流在稍加舒缓过后,竟从胸口沉降,使得腹中便如火烧般的灼烫,且四处撕扯,几如破体而出般的疯狂。持续下去,天晓得又会怎样。强敌犹在,莫可奈何……

夜色渐深,一轮弯月爬上了天穹。

朦胧的月辉下,四周忽而变得空旷起来。

无咎去势正急,忽而匆匆停下,一阵手舞足蹈之后,堪堪稳住了身形,忙又余悸未消般地连连后退两步。

不知不觉间,已冲出了峡谷。而慌不择路之下,竟来到一处断崖之上。去路从此中断,左右深渊莫测。

倒霉催的,此乃绝路!

无咎惊得两眼直瞪,掉头就走,而没将动身,又顿时愣住。

百丈之外,两道人影愈发清晰。夜色之中,剑光闪烁。

向荣、勾俊追上来了,前方却断了去路。若被两个老管事围攻,不被乱刃分身才怪。而去路已绝,又该如何呀?

无咎又慌忙转过身来,却两脚一软,差点摔倒,再次暗暗叫苦。

疾行之中猛然停下,使得体内的激流也好像没了去处,只管在脏腑间冲撞、撕扯,并牵动四肢微微颤抖。怕是不消片刻,再难把持,到时候根本不用别人动手,自己只能老老实实引颈待戮。

而山崖的对面,倒是有截山峰遥遥对峙,却在十余丈外,根本跳不过去呀!崖下深不可测,也未必有深潭河流,一头栽下去,必将十死无生!

祸不单行!

这已不是倒霉那么简单,而是天要亡我啊!

便于此时,有人喝叱:“无咎,交出宝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