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兽性如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淡定与蛋定、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感谢各位的点击、收藏与红票的支持!

…………

山峰下,地势开阔,左右山影重重,前方幽远而深邃无际。极目望去,丛生的野草绵延不断,像是夜色中的一片汪洋,在朦胧的月光下起伏荡漾。

无咎从山上一口气冲了下来,稍加辨明方向,没做停歇,继续狂奔。

从远近的情形看来,或许已经离开了灵霞山的地界。回想起来,真不容易啊!

从黄昏日暮,跑到了月上中天。搁在往日,早给累死了,而如今却是愈发的神勇,全赖于体内的那团激流漩涡。

它挣扎太久,终于溃破堤岸,尽情释放,并浩浩荡荡畅流不息!

只见夜色下的莽原中,一道人影跳跃不停,起落之间,竟达七八丈之远。

无咎再次从枯草中蹿起,禁不住扭头回望。

修士的御风术,曾让自己羡妒不已,奈何身为凡人,只能望而兴叹。而如今不用修炼,却也能疾行如风。之所谓福兮祸所依,古人诚不我欺呀……

无咎尚未得意太久,忙又回过头来神色匆忙。

数百丈外的山脚下,冒出了三道人影,却是直接掠过莽原,近乎于脚不沾地,便像是三只夜枭,悄然划破夜空,颇为诡异吓人。而无咎却是蹿起落下,更像一只蚂蚱,在秋后的莽原中,孤独亡命挣扎……

月斜星稀,夜色浓重。

没过多久,黑暗的尽头淡淡闪开一道晨曦。接着红日冉冉,天色大亮。

无边无际的莽原上,一场追逐犹在继续。

跑在前头的年轻人,光着四肢,满身血污,乱发蓬松,蹿起跳跃而忙个不停。两百多丈外,则是两个老者,一手持着短剑,一手抓着灵石,各自神色凝重;再又数百丈外,一位年轻的男子气喘吁吁……

不知不觉,日升又日落。

当长夜过去,莽原消失不见,明晃晃的日光下,戈壁石滩一望无际。

无咎跃上了一块山丘,才要趁势纵身而下,忽而一阵气促难耐,忙稍稍停下来张口急喘。

如此不眠不休,不吃不喝,接连跑了两日,竟没有感到疲惫。像是有一股气息顶着,使人振奋而忘乎所以。而此时此刻,腹中的那团漩涡,不再冲撞澎湃,便如枯竭的泉水,愈来愈小,渐渐减弱。使人浑身的力气,也仿佛跟着慢慢干涸。曾经一步七八丈,眼下不过五六丈。一旦腹中的漩涡消失,接下来的情形又将这样,不敢想象……

而向荣与勾俊,依然跟在两百丈外。只有木申的人影看不见了,或许已被远远甩开。

唉,那两个老家伙,还真是锲而不舍。那就接着跑吧,看谁能撑到最后!

无咎又深深喘了口气,满是污垢的脸上带着一丝无奈的神色,随即不以为然地耸耸肩头,转身冲下沙丘。

不消片刻,两位老者尾随而至。

“那小子的体力惊人,且如此擅长奔跑,根本不输于任何一位羽士高手,他莫非机缘偶遇,有了修为……”

勾俊借机歇息,疑惑不解。

“他虽然举止怪异,而气息、身法却与修士迥异。他……还是一个凡人!”

向荣冲着前方蹦跳不止的身影哼了声,转而看向身后,又道:“木申说那小子的身上,有他师父留下的异宝,且言之凿凿,恰逢其时,你我断然不能空手而回!”

勾俊点头会意,眼光中闪过一丝贪婪。

两人不再耽搁,跃下山丘继续追赶……

当旭日再次升起,戈壁石滩变成了大漠。层叠绵延的沙丘,以及漫天的黄沙,在日光的照耀下,便如一片无垠的金色沙海。虽壮观瑰丽,却荒凉死寂,有的只是几道奔逐的人影,在生死欲望的路途中继续着挣扎寻觅。

无咎匆匆几个跳跃,堪堪越过沙丘,尚未再次纵起,便一头栽落下去。他没了之前的轻盈自如,竟接连翻滚,飞沙四溅,颇为狼狈惶急,随着“砰”的一声闷响,直接仰面朝天躺倒在一片沙坑中。

从灵山脚下,峡谷莽原,戈壁石滩,再大漠无边,一场追逐竟然持续到了第四天。而体内的那团漩涡,也缩小至鸡卵大小。曾奔涌不息的激流,若有若无。整个人也仿如被断绝了源泉,抽干了力气,以至于脚下沉重,即使奔跑起来,也不再那么随心所欲。

真的好累!

终于感到了一种虚脱的疲惫,正从四面八方袭来,随时随刻都将被吞噬、撕碎,直至生机殆尽,最终化作一粒滚烫的尘埃,回归并消失在火热的梦乡之中。这里有金色的海,金色的梦,且在荒凉中火热,在沉寂中奔涌,在大漠深处,倾听那浪潮的涛声……

无咎依旧是仰躺着,两眼中耀动着点点金芒,嘴角微微咧着,脸上荡漾着莫名而又舒适的笑意。少顷,他眨巴下眼,神色渐趋清明,重重喘了几口粗气,胸腹之间,顿时蹿起一股焦灼的血腥。他慌忙爬了起来,扭头啐了一口。唾沫尚未落地,“扑哧”化成了白烟。

噫,要烫死人的。

无咎瞪着双眼上下打量,见自身无恙这才稍稍安心。

难道自己也变成了寒暑不侵?

唉,即便如此,又有何用,摆脱不了那两个老家伙,一切都是枉然啊!

临近的沙丘上,一前一后冒出向荣与勾俊的身影。两人死死盯着下方沙坑中的无咎,没有意外,也没有惊喜,只有满脸的漠然,还有几分难以抑制的乖戾杀气。

那个野人般的小子,就在那里,相隔百丈,触手可得。不过,他便如一只兔子,跳跃着,逃窜着,挑逗着,却又每每让人无可奈何。不过,看他的情形,再不复从前的嚣张,将其抓获、虐杀、撕碎,或许就在今朝此刻。

两位老者换了个眼神,不约而同跳下了沙丘。

无咎像是心有灵犀,扭头便跑。其一步三四丈,喘息之间,再上沙丘,没作迟疑,顺着沙坡便到了一片黄沙的谷底。

恰于此时,四周突然一阵响动,接着有一块块石头从地下冒了出来,接着沙尘四起,嘶鸣声大作。

无咎才要继续跑路,吓得顿时愣在当场。

什么状况?

那不是石头,而是十几头两三丈长短的怪物,周身披着土黄色的鳞甲,与刀子般的背鳍,脑袋硕大且丑陋,嘴巴中长着利齿,托着棍子般的尾巴,四肢粗壮,看着颇为凶恶狰狞。

无咎僵立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而四周的怪物并未趁机发难,而是四肢划动,飞沙走石,竟在前方的不远处摆出了一个围困的阵势。围困之中,黄沙翻动,旋即冒出了两条四五丈长的巨蛇,皆通体金黄,鳞甲生辉,犹自交尾缠绕,双双怒张大嘴而嘶鸣不止,并喷吐着阵阵雾气。

向荣与勾俊同样是惊愕不已,急忙停在三五十丈外驻足观望,彼此瞠目片刻,各自出声说道——

“那是大漠天蜥,因背生刀鳍,又名刀蜥。其性情凶悍,便是筑基道长也不愿招惹,那小子死定了!”

“倒也未必!天蜥所围困的土蟒,又名沙蛟,同样是剧毒异常,且交**媾在即,而最为疯狂,如今被天蜥围困,双方必有一场大战。那小子只要趁机溜走,便可安然脱身!”

天蜥,沙蛟,很威风的名字。而这群天蜥也够缺德的,专检人家恩爱的时候围攻捕猎。既然彼此大战在即,恰好可以趁乱溜走!

无咎惊魂稍定,便要离去,尚未挪动脚步,又忙打消念头而回首一瞥。

方才听到的话语声,凝而不乱,并非随意所为,而像是传音所致。果不其然,那两个老者正在盯着自己,各自的神情中不怀好意。

“轰——”

与之同时,轰鸣震响。

一头天蜥以为有机可图,急匆匆往前扑去,却遭毒雾阻挡,去势稍稍一缓,两张血盆大口呼啸而来。它躲避不得,顿时被凌空撞飞了出去。余下的天蜥不甘示弱,汹涌而上。眨眼之间,呼啸阵阵,黄沙飞扬,四周一片混乱。

无咎看的胆战心惊,暗暗乍舌不已。

早已见惯了人与人的厮杀,却没见过怪物之间的血拼。谁料同样的残酷无情,且尤为血腥几分。而那群天蜥与沙蛟,应该并无深仇大恨,拼个你死我活,无非还是为了生存下去。兽性如斯,人呢?而有的人连野兽怪物都不如,再加上懂得法术神通,以及欲壑难填,简直就是天地间的祸害!

与之同时,一道横冲直撞的身影到了近前,长尾巴左右一甩,“呼”的一下扫了过来。

无咎有心躲避,却又咬牙硬撑,后背“砰”的挨了一下,整个人斜斜飞了出去,直至七八丈外,才一屁股摔在沙堆中。

而那头凶猛的天蜥似有察觉,四肢“唰唰”划动,没几下便已蹿了过来。左近的另外两头怪物不明所以,跟着同伴并肩而至。

无咎犹自撅着屁股,杵在沙堆中,吭也不敢吭,动也不敢动,只管圆睁着双眼而一霎不霎。

飞沙扑面,腥气熏人。

三个怪物已逼到了近前,却又碰撞着彼此硕大的脑袋,眨动着布满鳞甲的眼皮,并张着大嘴相互撕咬着,再一一凑过来好奇打量着,许是对于沙堆中石块般的黝黑人影没了兴趣,各自“呼哧”喷溅了几下口水,突然相继转身离去。

无咎的脸上挂着怪物嘴里喷出来的黏涎,依旧是木雕泥塑一般,而狼狈的模样,以及痛苦的神情,俨然已是到了惨绝人寰的地步。

怪物也好,异兽也罢,终究还是畜生啊,与阿猫阿狗的本性没什么两样,每当夺取地盘,或是攫取猎物的时候,都是要以屎尿的味道来彰显主权。如今这天蜥更加简单,直接喷你一脸的口水!

不过,暂且躲过一劫!

无咎强忍着作呕的冲动,见四周的怪物聚集到了前方,慌忙将头埋入沙堆,趁机擦拭搓洗着脸上的黏涎。恰于此时,又是一声闷响传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