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惊弓之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老子不要昵称、叶秋蓝、社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感谢各位的点击、收藏与红票!

………………

“轰——”

几头天蜥才将聚集,便在一声闷响中四下翻滚。

两条沙蛟击退围攻之后,依然交尾缠绕而不肯分开,却双双趁势喷吐毒雾,张口撕咬,显得极为愤怒。余下的天蜥则是凶悍异常,蜂拥而上。顿时风沙狂舞,嘶鸣吼叫声此起彼伏。

不消片刻,一条沙蛟被两头天蜥抓住的尾巴,疼痛之下,回旋缠绕;同伴返身欲救,四五头天蜥同时扑来。两蛟难以兼顾,终于被迫分开。一条身形稍小的沙蛟随即陷入重围,并首尾难继。几头天蜥趁机猛*撞,以锋利的背鳍割开了沙蛟的腰腹,再群集撕扯狂咬,几个喘息之间,已将对方给扯碎成了几截。

幸存的沙蛟见到同伴丧命,悲愤难耐,嘶鸣阵阵,作势反扑。而七八头天蜥紧逼不放,令其进退不得,逃脱不能,眼看着便要遭致同样的下场,生死关头,它突然腾空蹿出重围。

群蜥随后紧追,不依不饶。

沙蛟却是虚晃一招,凭空急转,接着长尾猛甩,“砰砰”连声闷响,竟是将吞噬同伴的几头天蜥给狠狠击飞了出去。它趁势回身张开大嘴,从地上的血肉中抢得一颗拳头大小的珠子,顺势一头扎下,随即消失在黄沙之中。

天蜥发觉上当,岂肯罢休,一四肢挥舞,掘坑抛沙,相继沉入地下,随即一个个不见了踪影。

无咎依然像块石头般坐着,满脸的不可思议。

一场突如其来的惊变,着实叫人措手不及,随即又在眼花缭乱中,瞬间消弭于无形。若非远处的沙地上还留下零碎的血肉,那一切恍如错觉啊!

想不到一群怪物的厮杀,竟也如此的惊心动魄。尤其是那条幸存的沙蛟,落单之后,竟临危不乱,以声东击西之法,顺利逃入地下。尚不知它拼命夺得的珠子,又有何用?

此时,有熟悉的话语声响起:“可惜了那妖丹,眼睁睁错过了一场机缘……”

有人附和道:“沙蛟已成妖物,这才结出妖丹,假以时日,修为不凡……”

无咎尚自疑惑不解,却闻声脸色一变,猛地跳起身来,随即又暗暗叫苦。

不知不觉间,两道手持剑光的人影已迅疾逼近到了二三十丈外,并左右分开,恰好一前一后堵死了自己的去处与退路。那是向荣与勾俊两个老家伙,竟然趁着本人身陷绝境而自顾不暇,这才终于阴谋得逞,怪不得话语中透着轻松,哼……

“你我或与妖丹无缘,而抓到了这个小子,得到他身上的宝物,同样是不虚此行啊!”

“所言不差!呵呵,不妨赶在木申到来之前,了结首尾……”

向荣与勾俊一唱一和,说笑得意,而话语中却是带着浓重的杀机,显然是志在必得。与其看来,那个野人般的小子已是在劫难逃。

无咎愣在原地,左右张望着,一脸的沮丧,心不在焉道:“依两位说来,那大蛇莫非也能修炼?嘿嘿,比我这个凡人强多了……”他知道自己跑不掉了,笑得有些勉强。

身为一个凡人,先后与修士较量了数回,并死里逃生,一直挣扎到了今日。虽然到头来还是功亏一篑,至少已竭尽所能。而倘若真的就此离去,紫烟姑娘,你还是否记得,风华谷那个教书的先生……

向荣慢慢逼近到了十余丈外,脚下一缓,冲着无咎稍加打量,讥讽道:“人死觉悟,未为晚矣!”在他的眼里,那个始终嚣张的小子,如今神情低落,且话语消沉,已然放弃了最后的顽抗,分明就是一个死人!

勾俊则是一边持剑戒备,一边说道:“沙蛟乃天生灵物,有吞吐天地灵气之能,再经不断炼化,便可在腹中结出妖丹,堪比修士中的高手,若非雌雄交尾,而修为难继,那群天蜥绝难讨得便宜。而你一个凡人,岂敢与沙蛟相提并论!”他眼光看向不远处沙地上留下的残肢碎骸,贪婪道:“便是沙蛟留下的筋骨血肉,都是宝物啊!”

在修士的眼里,只怕凡人连猪狗都不如。而倘若我体内的那团莫名的东西,不再减弱,并恒久长存,岂不等同于修为?若真那样,再不用惧怕眼前的两个老家伙!

无咎伸手揉着肚子,仰天长叹了声,抱怨道:“我说两位老人家呀,都被木申那家伙给骗了。我与他早便相识,因在青楼妓院争风吃醋,而意外结下仇怨,这才惹他不断寻隙报复。想我一个凡人,便是榨干了也没几两油,又何来的宝物,还请网开一面……”

他满是污垢的脸上,尽是坦诚的神情,且话语可怜,还低着头打量着近乎于全裸的身子,意思是他所言不虚,哀求之意溢于言表。

向荣却是铁石心肠,漠然道:“你的身上有没有宝物,稍后便见分晓,至于你与木申的恩怨,他稍后便会追随而去。”他大袖飘飘缓缓逼近,手上的短剑吞吐着骇人的光芒。

无咎眼角一跳,失声道:“你连木申都不放过,难道不怕他师父追究?”他惊讶过后,忽而怔怔低下头去。

向荣走到了三丈之外,漠然的神色中闪过一丝狰狞:“你与木申火拼之后,双双同归于尽,玄玉道长又岂会将他一个才入门的弟子放在心上……”

其话音未落,一道剑光倏然出手。辛苦追了四日,早已是不堪忍耐,如今那小子就在眼前,且灭杀了事。

无咎犹在低头不语,冲着右手默默发呆。右手的手掌间,竟有黑气涌出,瞬息间长达三尺,并隐隐凝成一把利剑的形状,却虚实不定,几欲涣散崩溃。

与之同时,一道银色的剑光呼啸而至。

无咎猛然抬头,不躲不避。而此时此刻,其眉宇间杀气萦绕,腹中漩涡的急遽运转,一股无形的劲道带着全身的力气轰然透体而出,掌心的剑气再次凝实而黑光大盛。他不作迟疑,猛然跳起来抡起双臂便狠狠劈了过去。

一道黑色的剑光破空而出,“轰”的一声炸响,便将袭来的飞剑撞得粉碎,犹然余威不减而剑气嘶鸣。

向荣出手之后,便老神在在等着收尸,却不料异变突起,顿时猝不及防。他才要退后躲避,护体灵力“喀喇”崩溃,随即一道诡异的剑气透体而过,瞬间已将整个人拦腰劈成两截。他半截身子腾空之际,犹自满眼惊骇而难以置信……

勾俊尚自打量着不远处地上的沙蛟残骸,暗暗盘算着此番的收获。既然有向荣对付那小子,倒不如趁机捡取几块蛟皮、蛟骨。而他正想着便宜,忽而有所察觉。

二十多丈外,血肉横飞,那位老伙伴尸首分离,显然是死透了。

而那个野人般的小子,竟然杀了一个羽士高手……

勾俊惊得目瞪口呆,无暇多顾,急忙施展身形,便要离开眼前的这片是非之地。

此时此刻,无咎依然站在原地,并摆着一个持剑怒劈的架势,却神色茫然。而不过瞬间,他眉宇间杀气再盛,突然拔地高高蹿起,倏然疾掠十余丈,趁势挥臂掷出手中的剑光。

勾俊才将动身,便觉着一道诡异莫名,且又凌厉无匹的杀气倾覆而下,想要躲避,竟然神魂颤抖而无能为力。他正自惊骇不已,已被凌空而下的剑光绞成粉碎,随即血肉溅落,魂归天外。

无咎人在半空,威风凛凛,却突然去势一顿而飘逸不再,随即“扑通”一下摔在沙地上。他慌忙狼狈爬起,依然带着几分侥幸的神情伸出手去。

一道若有若无的剑光去而复还,像是一道淡淡的黑烟,才将触及掌心,寂然消失……

无咎冲着空空的手掌怔怔片刻,这才犹如梦醒般抬眼四望。而看着那满地的狼藉,闻着浓重的血腥,他不禁弯下腰去,张嘴便是一阵干呕。

“杀人了!虽说遭遇凶险无数,也曾九死一生,而杀人却是头一遭,还连杀了两位修士。那肚肠横流,血肉四溅,看起来恶心,却与凡人也没区别。不过……”

无咎踉跄了下,虚弱的神情中若有所思。

“不过,生死关头,强行驱动浑身的力气,虽然意外使出了那把黑剑,而腹中的漩涡激流也随之消失不见了。如今四肢无力,彷如连日的疲惫在这一刻汇聚袭来,好像大山般的沉重,叫人窒息难耐。倘若木申赶来,只能任其宰割……”

无咎抬头看向来路,转身迈开脚步,却摇摇欲坠,只管强撑着咬牙不倒。

须臾,翻越了一道沙丘。

他依然脚下不停,继续向前挣扎。

迷迷糊糊之中,不知又走出去多远。

当无咎两眼发黑,神志不清,再也难以支持,终于一头栽倒在地。而他仍然没有罢休,艰难蠕动着,并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才将自己堪堪埋入沙土中。与之瞬间,无边的深渊迎面扑来。

便于此时,木申终于赶到了那片黄沙谷地。当他面对遍地的残肢碎骸,骇然半晌,没有继续追赶,而捡起向荣与勾俊的遗物,便急匆匆踏上了来路,却又不时回头张望,一如惊弓之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