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被迫随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o老吉o、轰炸机20、书友15951092、、猛如神鸡、用户53805071、凝月儿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感谢书友15951092成为天刑纪的新盟主!

………………

小半个时辰之后,一座狭长的山谷出现在眼前。

与千丈峰巅的云雾飘渺有所不同,山谷中草木青翠,风和日丽。

在山谷的空地上,站着十余位男女修士,大多带着面罩,三两凑在一起东张西望。那应该是古剑山的弟子,其中好像并无前辈高人存在。

无咎跟着柳儿以及她的师兄,顺着崎岖的盘山小道来到山后的这片山谷中。

从柳儿与她师兄的对话中获悉,三人所在的山峰,乃是山谷四周的群峰之一,因地处僻静,成为了仙门弟子的静修之所。

而古剑山的山门,尚在正北的百里之外;此番要去的苍龙谷,则是位于东南的一百五十里处。各堂、各峰的弟子,由各处汇聚于彼,只待午时三刻,便将开始这次为期一年的功课。其间机缘莫测,祸福由天。唯不畏凶险,方能完成历练而有所收获。

此外,据说苍老谷不过百里,却因神通所致而另有天地,其中方圆不知几许。而一年之后,苍龙谷关闭,到时候若是有人走不出来,生死难料,等等。

而柳儿的那位师兄,名叫黄奇,下山的途中,趁机讨好着柳儿。柳儿则是神色焕然,含羞带嗔,却也没有忘了身后的另外一位师兄,始终脉脉含情而欲说还羞。她一个女子,周旋于两个男人之间,倒也乐在其中。

无咎在山谷中慢慢前行,随同柳儿与她的师兄迎向百丈外的人群。而他愈是往前,脚步愈慢,接着途中转向,独自一人溜达起来。而不过瞬间,身后传来呼唤声——

“师兄……”

“柳儿,有我陪你……”

“莫要纠缠,我要等天成师兄,他一路上沉默寡言,许是有所不快……”

“哼!理他作甚……”

且不说柳儿的秉性如何,至少那是个懂得男人心思的女子。不过,她此时却是会错了意。

“啊……师妹,我暂离片刻,稍后再会!”

无咎头也不回,往后摆了摆手,脚下加快,顺着山谷直奔西北方向而去。

柳儿还想出声呼唤,几个同门师兄弟见机凑了过来,使她无暇多顾,这女子旋即笑靥如花,陪着黄奇与众人说笑寒暄。而她瞥向无咎离去的背影,神色中闪过一丝疑惑。

天成师兄像是换了个人,即便他存心掩饰,也不该在此时离去呀也……

无咎走出去数十丈,不见有人呼唤、或是阻拦,暗暗松了口气,继续加快脚步。

他与柳儿周旋,纯属敷衍。不管是冒牌师兄,还是冒牌弟子,都不好当啊,再这么纠缠下去,难免露陷。况且他对苍龙谷毫无兴趣,只想着早早抽身离去。

须臾,人到了数百丈外。

前方挨着谷口的地方,有片密林,躲入其中,或许便可以藏起来而另寻去路。

无咎又是一阵疾走,眼看着就要接近密林。

一道剑光突然穿过谷口而来,稍稍一顿,现出一位老者的身影,厉声叱道:“黄龙谷弟子启程在即,还不给老夫滚回去!”

无咎被冷不防被吓了一跳,不敢声张,急忙拱手低头,摆出一个老实听话的模样。

此处乃是古剑山的黄龙谷?

老者冷哼了声,竟从他头顶的几丈高处直接飞过。那凌厉的剑光,无形的威势,以及隐隐的呼啸声,使他又禁不住一缩脑袋而暗暗叫苦。

还以为山谷中只有一群寻常的修士,谁料前辈高人都是姗姗来迟而最后登场。而眼下已被那老者撞破行踪,又该如何是好?若再擅自离去,只怕后果难料啊!

唉,且随机应变吧!

无咎唉声叹气着转过身来,循着原路返回。隔着老远,人群中的柳儿便与他招手示意。而他对于那个多情的女子视而不见,兀自心事重重。

而那老者到了山谷之中,便下令动身启程。随着光芒闪动,空地上多出一把四五丈长、五六尺宽的巨剑。弟子们不用招呼,相继踏上巨剑,俨如乘船一般,看起来倒也稳当。

无咎跟随众人踏上巨剑,立足未稳,柳儿已趁机凑了过来,竟伸出手指在他的掌心轻轻戳了下,随即又佯作无事般躲开几步,转而与近旁的黄奇与几位师兄弟递着眼神而暧昧不清。

老者乃是古剑山黄龙谷的执事,叫郑宿,被弟子们称为郑长老,他站在巨剑的剑尖处,没作耽搁,掐动法诀,巨剑在光芒闪烁中缓缓升空,载着众人直奔东南方向飞去。

无咎站在人群中,两眼透过面罩打量着四周的情形。

巨剑,由老者的飞剑变化,无非大小不同,以及载人多少罢了。只是四周罩着一层光芒,或为阵法的缘故。置身其中,倒也免去了颠簸与风寒之苦。

巨剑之上的黄龙谷弟子,加上自己共有十八人。虽然多半有金晶罩遮掩,却还是能猜出大致的深浅,其中应该以黄奇与几个中年弟子最为厉害,而余下的均为羽士五层以上的高手。即便是那位便宜师妹,也有着五、六层的修为。

无咎的眼光落在柳儿的身上,禁不住伸手扶了把脸上的面罩而暗暗心虚。

一年多来,经历多多。眼光见识,今非昔比。再不似初到灵霞山的乍惊乍喜,而脚下的路却愈发凶险莫测。正如这般又一次混入仙门,抛开古怪离奇不提,简直就是骑虎难下,且又没可奈何……

柳儿似有觉察,又扭动腰肢悄然偎近,挠首弄姿间,透着亲昵与暧昧。而她身上的那股浓香,又总是令人想入非非。

无咎忽而心神一荡,忙挥袖甩动。而相距如此之近,那逼人的香味根本就挥之不散。恰见不远处的黄奇看来,面罩上的一双眼中尽是妒忌。他索性作罢,咧嘴一笑,忽又转向一旁低下头去,默默冲着衣袖若有所思。

这身匆忙剥下换上的长衫,倒也轻柔合体,只是当时无暇留意,如今看来另有蹊跷……

苍龙谷就在一百五十里外,御剑飞行须臾可至。

无咎尚自想着心事,所乘的巨剑已缓缓落在一片山坡之上。他随着众人两脚着地,心头微微一沉。

这是一片宽阔的山谷,四周群峰耸立。由此往前的数里之外,则是一排千丈峭壁,苍翠郁郁而雾气缭绕,远远看去颇显神秘莫测。还有几位修士守在山脚下,一个个神情莫测而威势不凡。

那莫非便是苍龙谷的所在?

而不远处的草地上,已然聚集了数百个带着面罩的修士。许是修士众多的缘故,莫名的威势在山谷中弥漫。

如此情形,根本别想离去。但有意外,只能自认倒霉。

照此说来,难道自己真的要走一趟苍龙谷?

我只是一个被人追杀的逃难者,误入此地而已。真要在苍龙谷中历练一年,且不说前途莫测,凶险几何,最终难免要原形毕露啊!我若是坦白交代,就说是迷路了,且就此别过,诸位留步莫送?潜入仙门,冒名顶替,还将那位何天成给撞个半死,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

无咎怔怔片刻,满眼的苦涩。少顷,他又满不在乎地耸耸肩头。

事已至此,随遇而安。谁让我与仙门有缘呢,离开灵霞山,又上古剑山,这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

柳儿走到跟前,悄声提醒道:“天成师兄,莫忘约定!”

黄奇寸步不离:“师妹,有我护你周全!”

“苍龙谷广袤无际,凶险难料,彼此相遇不易,再有各峰弟子居心叵测,小妹很是无奈呀……”

“师妹勿忧!你我不妨于龙箕滩汇合之后,再结伴而行!”

“嗯!如此倒也使得……”

无咎见身旁的两人眉来眼去,好似不堪忍受,忽而插话道:“有我天成在此,师妹又何必求于他人。我将先期抵达龙箕滩等候,哎呀……”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焦急道:“龙箕滩所在何处,我怎么就忘了呢。师妹,且就此说说……”

黄奇没作多想,趁机嘲讽道:“师妹看见没有,他分明在敷衍你。”

柳儿好奇道:“参与此行者,人手一块金晶罩与一枚图简。而图简之中,拓有苍龙谷的详情与相关禁忌。师兄,你怎会忘了呢?”

无咎微微一怔,自嘲道:“嘿嘿,瞧我这记性!”

他耸耸肩头,浑若无事般转过身去。

柳儿却是迟疑了下,随后问道:“师兄,我记得你曾提起过,图简已于日前丢失,莫非至今尚未寻回?”

无咎没有回头,支吾一声算是答复。

柳儿不再多问,眼光中狐疑更重。

恰于此时,远处山脚下传来一声轰鸣。在那峭壁之间,竟霍然裂开一道数丈宽的黝黑洞口。其间雾气弥漫,透着莫名的诡异。

一位老者踏剑而起,转瞬来到了山谷的半空之中,扬声道:“龙尾开启半个时辰便将关闭,一年后再将开启龙首十日。各峰弟子,全力而为,率先出谷者,仙门必有赏赐。即刻入谷……”

一声令下,山谷中的数百修士鱼贯往前。

黄龙谷的弟子,则是在执事郑宿的带领下穿过山谷。无咎夹在人群中,被迫随行。

转眼之间,峭壁到了近前。

那离地数丈的洞口嵌在峭壁之中,宛如鬼斧神工,四周环绕着一层淡淡的白色光芒,当间则是雾气喷涌而神秘莫测。早到一步的弟子相继跃起飞入其中,瞬间消失无踪。轮到黄龙谷的弟子,众人争先恐后。便是柳儿都顾不得她的天成师兄,眨眼间没了身影。无咎则是抬头看了眼明晃晃的天光,又一一打量着看守山谷的几位前辈高人,豁出去般地暗啐了一口,飞纵而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