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浑水摸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凝月儿、羽化若尘、、草鱼禾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感谢投红票的各位亲!

…………

一阵光芒闪烁,风雨迎面袭来。

无咎踏入洞口,尚自不明所以,便已置身于风雨之中。他忙抱着头一阵疾跑,随即又慢慢停下而茫然四顾。

许是面罩的缘故,又或是体内灵力所致,那吹来的风雨尚未沾身,便在贴着身边倏然飞过。

而黯淡的天光下,依旧是淫雨霏霏,风儿惨淡,偌大的山谷,尽皆笼罩在一片凄冷潮湿之中。且脚下泥泞,阴寒重重。但见烟雨孤山远,冷雨秋意浓。且来路已无,此前的众多修士也不见了一个,唯天地寂寥,岁月凋零……

这便是苍龙谷,这便是所谓大神通所炼就的仙家秘境?

无咎错愕不已。

便于此时,半空风雨骤盛。随即有人影闪现,像是片残叶,飘然落在十余丈外的地上。那是一位男子,带着面罩,忽然撞见无咎,稍稍意外,忙举手致意,便要告辞离去。

无咎忙道:“请问,人都去了何处?”

那人似有戒备,一边左右张望一边答道:“哦……苍龙谷龙尾之门,乃阵法所成,随机传送,相见不易,这位师兄多多保重!”他话音才落,已是飞剑在手,稍稍点头示意,转而奔向前方。

“哎……你别走啊……”

无咎正待多问几句,套个近乎,而那人却是戒备心重,已然匆匆消失在风雨之中。

“全无同门之谊,哼!”

他很是不满地抱怨了一声,俨然便是真正的古剑山弟子。而此行的数百弟子,一个个绝非善与之辈。要不带着面罩干啥,纯属杀人劫宝的装扮!

而已然如此,则不能不有所打算。偶尔碰上一两个古剑山的弟子倒也无妨,要是遇到三五成群,自己孤单单一个,难免要吃亏啊!

要不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只等着脱身那日?

嗯,这想法不错呦。

不过,倘若苍龙谷开启的时候,自己没有遇见,或是赶到出口,那才冤枉呢。倒不如就此寻去,直至所谓的龙首之门,再行计较不迟。

无咎斟酌了片刻,又抬头回望。

好像参与苍龙谷之行的修士之中,并无筑基的前辈。对于自己来说,或许是个好事儿。

只是远近再不见人影现身,只有风雨缠绵不休。而那黯淡的天光,始终朦胧不清而难辨时辰,便如一个黑暗的罩子扣在头上,却又方圆莫测而高低不明。

前方十余里外,似有山林横亘在莽原之上。

无咎暗中提了口气,丹田灵力顺达四肢百骸。身子一轻,脚下悬起,用力一踏,尚未触地,人已倏然飘出去十余丈远。他便像是荒野中的行者,穿过风雨,掠过泥泞,一个人奔向苍凉的尽头。

片刻之后,荒山拦路。

荒山百余丈高,左右十余里,光秃秃的寸草不生,浑似一头昏睡的怪兽,兀自在风雨飘摇中酣然入梦。

无咎几个起跃,便已到了山顶。而四周依旧是风雨飘摇,天地茫茫。

敢问,这么个破地方,历练的机缘何在?而若非有些名堂,众多弟子又为何趋之若鹜呢?

无咎驻足片刻,依然不见人影,随即翻过山顶,在半山腰停了下来。他稍稍打量,抬手抓出一道黑色的剑光,接着走到一块石壁前,挥动手臂甩了出去。

魔剑脱手而出,猛地扎入几丈外的石壁之中,随即“砰砰”作响,一个洞口的雏形慢慢显现出来。其犹不作罢,手指戳戳点点。魔剑来去自如,不断将掘出的碎石裹出洞外。正当他兴致盎然,忽而又似有所思。

记得法器、或是法宝,须经祭炼,方能掌控自如。而魔剑从未祭炼,却也渐渐收发由心。那种人、剑的融合,愈发浑然一体……

须臾,山洞已罢。

不过,那山洞的洞口只有两尺大小,不像是人待的地方,倒似野兽的巢穴。

无咎却是自鸣得意,随即召回魔剑,掩埋碎石,这才靠近山壁,接着俯下身子爬进洞口。

想当初在灵霞山玉井峰的时候,挖块石头都能累死人。如今有了御剑的手段,开凿洞府轻而易举。而不仅如此,还懂得了御风而行,灵气护体,施展符箓,与真正的修士相比,也是不遑多让。

不过,本人只是误入仙道而已!

“砰”的一声,洞口被石块堵死,竟严丝合缝,从远处经过,倒也不易察觉破绽。

嘿嘿,不愧为曾经的玉井峰弟子,挖石头的功夫倒也娴熟。

为何洞口狭窄?只是为了便于封堵掩藏。

无咎爬进山洞,摸出明珠嵌入石壁,接着盘膝而坐,一脸的心满意足。

山洞不大,丈余方圆,碎石杂陈,逼仄中稍显凌乱。而珠光淡淡,倒也不无静谧温馨。比起洞外的凄风冷雨,有这么个地方用来藏身歇息,足矣!

再者说了,既然想要穿过苍龙谷,并最终安然脱身,眼下看来并不容易。整整一年的光景呢,且容我从长计议!

无咎想到此处,抬起右手,挽起袖口,就势抖动。一点光芒寂然落在面前,浑如萤火般微不起眼。而他却是两眼一亮,神色中透着好奇。

自己的这身衣衫,来自于那个叫作何天成的古剑山弟子。当时匆忙,只想着蒙混过关,到了山脚之后,才忽而察觉袖中有异。要知道神识对于灵力最为警觉,而袖中的一点光芒恰恰便由灵力凝练而成。如今总算是摆脱了柳儿与她的师兄,正好可以查看端倪。

这莫非就是所谓的“袖中乾坤”?如此渺小之物,可以藏在身上任何一处。但有所用,随心所欲啊!

不过,光芒看似渺小,四周却有灵力封裹,神识难以入内,根本就无从查看。

无咎凝神片刻,无奈地摇了摇头,忽而又眉梢一挑,抬手抓出魔剑,冲着地上的光芒便狠狠劈去。

“轰——”

像是鱼鳔爆裂,又似皮囊炸开,光芒骤闪,一声闷响在山洞内“嗡嗡”回荡不绝,狂乱莫名的威势随之横冲直撞。

无咎急忙躲闪,这才想起无处可躲,“砰”的一下抵在石壁上,正自狼狈不堪,忽又瞪大双眼而面带笑容。

山洞内烟尘未消,一小堆东西凭空而落。

……

与之同时,另外一处山洞中。

何天成犹在昏死不醒,忽而心神刺痛,不及睁开双眼,一口淤血喷出。

而头上竟然盖着兽皮,喷出的淤血尽数敷在脸上。

他慌乱不已,两手挥舞,扯动之下,惨哼了声。这才发觉肋骨与胸骨折断了数根,便是脏腑之间也有所损伤。

出了何事?

依稀记得,被人狠狠撞了一下。

缘何又识海刺痛?

何天成掀开兽皮,挣扎坐起。而他尚未回过神来,又是目瞪口呆。

周身赤条条的,只剩下一条亵裤。所着的衣衫、靴子、发带,以及腰牌、面罩,尽数没了影。

这不是被人撞了,而是被人抢了啊!

仙门之中,竟有如此胆大妄为的贼人,却似乎陌生,那到底是谁,究竟所欲何为?

何天成抬手擦着脸上的血污,才想整理下乱发,忽又想起了什么,眼角一阵抽搐。

怪不得识海刺痛,想必是纳物的“袖里乾坤”被毁。多年来的积蓄,随之荡然无存。尤为甚者,苍龙谷之行也就此作罢!

何天成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大亏,只觉得两眼发黑,再加上筋骨镇痛,他禁不住呻吟了声,咬牙切齿爬了起来,胡乱找身旧衫旧靴遮体,踉跄着一头冲出了洞府。

不管那人是谁,我都要禀报于长辈知晓。这口窝囊气,实在咽不下……

……

一道剑光才将穿过黄龙谷,突然去势一顿,随即现出两道人影,皆低头打量而神色狐疑。

山间小道上,一个衣衫不整的男子正在蹒跚而行,尤其他手里还拄着一截树枝,看上去颇为凄惨狼狈!

剑光落下,喝声响起:“你是何人?”

男子诧然抬头,露出满脸的血污,惨兮兮道:“啊……弟子何天成。这位莫不是褚远师叔?救我……”他认得那问话的中年人,对方乃是古剑山青龙谷的一位执事前辈。

果不其然,那中年人与随行的年轻男子跳下飞剑,依旧是疑惑不解,又问:“你既为仙门弟子,缘何成了这般模样?”

这可怜的弟子,正是何天成,他伤势在身,下山艰难,只得捡了树枝当作拐杖,忽然遇到本门的长辈,禁不住带着哭腔倾诉道:“弟子被人无故打伤,并劫掠一空,本待下山禀报,适逢苍龙谷开启,左右不见同门,还请师叔给我做主呀!这位师弟面生……”

他不忘留意着褚远身旁的另一人,抱着树枝点头示意。

年轻男子神色矜傲,淡淡笑道:“在下褚方,随同族叔来到古剑山,另有要事……”

褚方再问:“是谁打伤了你?”

何天成委屈道:“尚不知晓,那或许并非本门弟子……”

褚远微愕:“哦……”

何天成还以为眼前的这位前辈不肯多事,急忙提醒道:“师叔!那人抢了我的衣着、腰牌与金晶罩,或许混入苍老谷也犹未可知……”

褚远的两眼中厉色一闪,不由分说道:“随我前往苍龙谷!”

何天成苦着脸道:“苍龙谷早已关闭……”

褚远冷哼:“哼!只须稍加查明,便可断定真伪。我古剑山,绝不容人浑水摸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