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以一敌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姑苏石、0老吉0、社保、云中图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修士之中,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如今便遇到了四位,竟然干起了打劫的行当。

而苍龙谷开启至今,十之八**九的修士,大概都已穿越龙箕滩而去,留下的要不就是迷了路,要不就是另有所图。那四个家伙恰好扼守要道,如今遇见三位落单的同门,摆明了趁势要挟一把,以便赚取几块灵石。

不过,两块灵石虽少,好像并非人人都能拿得出来。

王弼与陆志神色犯难,又不敢争执,只得回头看向无咎,指望着“何师兄”给拿个主意。

无咎落后几步,寻着岸边慢慢往前,一边打量着诡异的河流,一边留意着那四人的动静。

那泥浆河流,除了恶臭之外,还时不时冒出几个沉闷的气泡,更加多了几分诡异莫测。便像是缓缓蠕动的沼泽,平静中蕴含着莫测的杀机。而叫人难想象的是,如此污秽之地竟然藏有灵石?且前后的河面,均有十几、二十几丈宽。想要横渡穿越,那四人扼守之地,则是目前仅有的一条通道。

无咎走到了王弼与陆志的身前,咧嘴笑道:“记得有句话说的好,花钱能办的事儿,那都不叫事儿,两位若是拿不出灵石,便由我垫上又有何妨……”

王弼与陆志顿作喜色,双双举手便要致谢。

无咎又道:“亲兄弟明算账,省得以后纠葛不清。一块灵石,换取一本功法,符箓、丹药亦可,多多益善……”

王弼与陆志微微一怔,随即又点头会意。这位何师兄虽有趁火打劫坐地起价之嫌,却也在情理之中。且同为古剑山弟子,各自的功法并不稀奇,若能卖得灵石,又免去纷争,何乐而不为呢!

“何师兄,此乃《古剑诀》,若无兴趣,还有一篇阵法入门……”

“我有一篇外丹入门之法,不妨借师兄揣摩、揣摩。还有一瓶三粒疗伤的丹药,搁在往常,价值两块灵石呢……”

无咎是来者不拒,顺手接过两块玉简与一个玉瓶,转而往前走去,在那河流窄处的三丈外停下,冲着为首男子笑道:“这位兄台的渔网竟能从粪坑里淘取灵石,着实厉害呀!”

四位古剑山的弟子,两两站在对岸,为首的壮汉早已收起了手中网,并紧紧盯着无咎三人的一举一动。见对方妥协,且趁机讨好,他冷笑着叱道:“哼!何来渔网、粪坑?胡说八道!此乃蛟筋炼制而成,名为青蛟网,即使花费数十、数百灵石,也未必可得。从龙箕滩中捞取灵石,仅为法门之一,束缚灵力,擒拿顽敌,才是宝物的厉害之处!”此人无意多说,伸手道:“尔等打此经过,势必有所耽搁,稍事孝敬,天经地义……”

所谓的天经地义,就是光明正大欺负你!

无咎也不啰嗦,摸出六块灵石抛了过去,示意道:“还请各位师兄让出道来,不然失足坠入粪坑反而不美!”

那人接过灵石,稍稍有些意外,随即与几位同伴换了个眼神,各自慢慢往后退去。

无咎才要乘机过河,脚下一顿。

只见背后突然闪出王弼与陆志的身影,眨眼间蹿过河道,飞也般落在对岸,随即头也不回跑远了。而守在两岸的四位弟子均未阻拦,却又一个个眼光闪烁而神情莫名。

无咎愣在原地。

那两个家伙看似外表忠厚,实则一对滑头啊。而修士中又有几个老实人呢,就譬如眼前的这四位,分明就是一肚子坏水啊!

无咎咧了咧嘴,不慌不忙往前,临近过河的地方,抬脚一点蹿起身形。而他才将离地的瞬间,却又足尖猛踏而凌空返回。

与之刹那,一道青光急袭而至。正是那张青蛟网,显然是有备而来,却倏然落空,迅即调转方向,再次呼啸而下。

无咎才将抽身返回原地,毫不迟疑,脚下连点,猛然倒飞出去十余丈,并顺手召出一把银色的飞剑挡在身前。

便于此时,那四人已从两岸汇至一处。操纵青蛟网的弟子带头追来,气急败坏道:“你竟敢戏耍于我,留下命来!”

这话说的很霸道!难道为了讨你欢喜,我便心甘情愿被你兜头网住而任由宰割?

幸好多了个心眼,不然吃大亏了!

无咎虽然有所防备,而仓促遇袭,还是手忙脚乱,人在倒飞,转身都来不及,冲着追来的四个家伙恼怒道:“我已掏出灵石,诸位还要怎样,杀人不过头点地,切莫欺人太甚啊!”

而话音未落,一片青光当头罩来,并有狞笑声响起:“呵呵,还能怎样,我只要你身上所有的灵石……”

他与修士之间,真刀真**枪较量过,而面对变化莫测的法器,这还是头一回,顿时不知所措,忙将手中的银剑扔了出去。“砰”的一声闷响,那把银剑尚未显威便已被青光吞噬而不见了踪影。

他随之身形稍顿,忙又抓出两张符纸信手比划,好在施展符箓的法门尚未忘却,两串火光霍然而出。又是“砰”的一声闷响,青光大盛,火星四溅,祭出的真火符已然溃不成形。

噫,那青蛟网竟然如此的厉害!

无咎惊嘘了声,趁机转身就跑,而不过转眼之间,他又猛然止住身形而目瞪口呆。

适才一步十余丈,已然够快,却不想对方一人更加神速,竟在喘息之间拦住了去路,并各自祭出飞剑而杀气腾腾。操纵青蛟网的壮汉,则在七八丈外停下,手上青光环绕,得意与嚣张的神情无以复加。

不用多想,都是灵石惹的祸!人之欲壑难填,还真是无从料及!

而那四个家伙故意放走了王弼与陆志,就是为了对付自己。眼下被困于此,只怕是在劫难逃。要知道那四个家伙的修为,比起灵霞山的向荣与勾俊还要强出一头,且相互默契,并有青蛟网在手,此番苦也!

无咎在原地彷徨了片刻,冲着周围的四人摆手道:“我随身尚有几块灵石,但有所需,尽管拿去,既为同门手足,又何苦伤了和气呢!若被门中长辈知晓,定要怪罪……”

此时的他,倒是恢复了几分无先生的风采,啰里啰嗦,怯怯懦懦,在别人看来,分明已是穷途末路而无可奈何。只是他藏于面罩下的双眼,却在滴溜溜乱转。

“哼!每回苍龙谷开启,都会有数十弟子下落不明,不然又何必金罩遮面,倒无须你费心……”

无咎循声看去,尚未答话,忽而发觉左手方向的一道人影没了,如同鬼魅一般的怪异。他脸色微变,不及多想,右臂挥展,抬手扯出一道黑色的剑光便狠狠扫了出去。

“砰——”

魔剑所向,一道身影才将显形便已惨叫着倒栽到地。而猝然偷袭的飞剑余威不减,还是猛地劈了过来。

隐身?世上竟有隐身术……

无咎恍然之际,躲避不及,护体灵力“喀喇”崩溃,衣衫炸碎,腰腹顿时绽开一条血线。他闷哼了声,脚下踉跄,正当危急关头,身后又一道剑光呼啸而至。他头也不回,腰身猛转,灵力奔涌,三尺魔剑霍然爆发出丈余光芒,随其双臂挥动而掀起一道黑色的狂飙。

“嘡——”

去势正猛的飞剑激射而回,使得偷袭者错愕不已。而他尚未应变,已被黑色的剑光扫中,猛地离地倒飞出去,瞬间到了河流之上,才有察觉,前后左右无从借力,随即坠落,吓得他急忙呼唤求救。

与之同时,那操纵青蛟网的修士正要趁机发难,被迫一顿,转而祭出手中的青光,便要加以施救。他最后一位同伴则是不失时机催动剑光,只想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砰——”

无咎魔剑护体,再次击飞了逼近的剑光,顺势抓出几张符录,冲着对方二人分别掷去。

火光迸溅,符箓崩溃。

而恰是这稍稍的耽搁,坠入河中的弟子已是挣扎不及,发出最后两声凄厉的惨叫,随即渐渐湮没在污秽之中。而那恶臭的泥浆竟似蚀骨之毒,人坠其中,眨眼的工夫,已是形魂俱销。

无咎得了便宜,扭头便跑。

四个对手,算是除掉了两个,而余下的才是最厉害的,尤其是青蛟网,根本叫人无计可施!

“休走——”

壮汉大喝了一声,与另外一位同伴奋起急追。转眼之间,一死一伤,本以为稳操胜券,谁料想吃了这么大的亏。只怪适才大意了,不然怎能让那小子有机可趁。他羞愤交加,去势如飞,抬手祭出青蛟网,势必要生擒对手。他的同伴则是催动剑光,杀机凌厉。

无咎一步十余丈,已然够快。而随后的两人,脚不沾地,根本无须起跃,直接离地三尺御风疾行。彼此修为的差异,顿时显现出来。

不消片刻,追逐的双方愈来愈近。

壮汉催动法诀,呼啸而去的青光霍然化作一片青云笼罩而下。

眼看着对手逃无可逃,忽而一道刺目的剑光突如其来,竟有滚滚风雷之声,瞬间撕破暗空,带着雄浑无匹的威势霍然而至。

壮汉与他的同伴未及惊愕,便已被那道强大而又诡异的剑光碾得粉碎。而剑光余威不绝,直直狂袭而去百余丈,才于隆隆的轰鸣声中消弭于无形。之前那个受创倒地的弟子,同样未能幸免,血肉成靡,瞬间魂归天外。

少顷,一张兽皮符箓从半空中缓缓落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