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哎呦不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岸边的山坡上,无咎犹在怔怔然而瞠目不已。片刻过后,他才左右张望着回过神来

人仙剑符?

记得木申说过,那是人仙剑符,当时不懂,只想留着吓唬人,谁料危急关头,竟有如此惊人的威力!

无咎收起魔剑,禁不住又是一阵摇头兴叹,片刻之后,这才动身往前。而他没走几步,呲牙咧嘴着低下头去。

月白色的长衫,在腰间裂开了一个大口子。腰腹一道剑痕,足有尺余长、半分深,差点开肠破肚。幸亏魔剑入体之后,筋骨肌肤之强出乎想象。

他摸出一个玉瓶,上有“灵元散”的字样,从中倒出一粒药丸,举起来嗅了嗅,觉着香气扑鼻,便随口吞了下去。稍稍回味,没觉异常。他这才将卷起衣衫下摆裹在腰间,忍着隐隐的阵痛,缓往前走去。

岸边的坡地上,尽是残肢断臂而惨不忍睹。

仙道、仙道,本该逍遥,却尽为生死煎熬,非我所求也!而一路莽莽撞撞踏来,非血腥杀戮而不得相安。问天问地,如此这般又何苦来哉!

无咎穿行在血腥泥泞中,暗自唏嘘着。少顷,他从地上捡起那张兽皮符箓,惋惜地摇摇头。

这张剑符与那张遁符相仿,显威之后,许是法力损耗,上面的符文也变得模糊黯淡起来。照此情形,最多再用上一两回……

他小心收起剑符,继续在四周寻觅。

两把飞剑,品相还不错。从残肢断袖中,又捡到三粒微乎其微的弱小光芒。除此之外,便是那条青蛟网,没了法力的加持,已回归尺余长的模样,从中抖落出吞噬的银剑之后,随即轻柔绕指,颇显精巧不凡!

青蛟网,不好听,以后便叫青丝网吧,我的东西我做主!

可惜的是那三个家伙的金晶面罩都已崩碎,若是不然,带给风华谷祁家村的孩子们玩耍,想起来应该有趣!

无咎穿过满地的血腥狼藉,来到河流的窄处,抬脚飞纵而起,飘然落在对岸,随即循着坡地继续往前。不知不觉间,天色变化。他才将翻过坡地,黯淡的天光忽而多了几分明亮,还有淡淡的雾霭在四周飘荡。

由此远望,但见山石嶙峋,峡谷纵横,却依然草木不生,入眼处一片荒凉。

无咎没有急着前行,而是故技重施,在峡谷近处掘了一个山洞,随后钻进去堵住洞门,接着倒下呼呼大睡……

……

几个时辰过后,无咎从沉睡中睁开双眼。

随意挖掘的山洞,比起之前的要更为狭窄逼仄。而身处莫测,有这么一块地方用来睡觉歇息,该知足了!

他盘膝坐起,揭开面罩,从拇指的骨环中取出两颗明珠嵌入石壁,又挥袖拂去面前的碎石,待眼前清爽了,撩起长衫查看伤势。腰腹间的剑伤已然愈合,只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痕。

是丹药之力,还是自我疗伤的本事非凡?兼而有之吧!

如今养足了精神,倒不急着赶路。是该回头想想那场意外之战的得失,也好取长补短而有所收获。每回打架都要受伤,叫人情何以堪!

想当年,本公子在都城也是鼎鼎有名,变成了教书先生,同样让风华谷鸡飞狗跳,如今既然误入仙道,且不妨好好就此走上一遭。我倒是要看看,我究竟能走多远。

无咎摸出一粒辟谷丹吞下,抱起膝头拄着下巴继续胡思乱想。

此前一战,事起突然,虽暗中戒备,并示敌以弱,最终借助剑符之威反败为胜,嗯,倒也暗合兵法虚实之道。不过,其中也显露出自身的诸多不足。

其一,自己体内的灵力,还是比不上那四个家伙。若以修为论,也就是还要远逊于对方一筹。怎奈自家的修为,尽数来自于魔剑入体。至于如何提升,或是晋级,根本不懂,且顺其自然。

其次,御剑之法单一,不够凌厉多变,这个倒是可以多多练习,并从搜集的功法中加以补充完善。

其三,施展符箓的手法,尚显稚嫩。

而最为要命的是,所擅长的神通一个没有,更别提什么隐身术,再遇上诸如青丝网的法器,只能落荒而逃。此外还有符箓、炼器、炼丹、阵法之道……

无咎想到此处,面露难色,旋即又摇摇头,很是不以为然。

我本凡人,何来忧患?

凶险过去,眼下该是享受收获的时候了。

随其抬手一挥,面前多出一束青丝网,两把飞剑,与三粒莹莹闪动的光芒。

无咎先将青丝网拿在手中,沉入神识查看。

青丝网为蛟筋炼制,尺余长,像个小巧的网兜,却经纬分明,青光闪闪,极为的坚韧。且蛟筋内竟然存有几道驱使的手法,使用起来倒也简便。而随着人死道消,其中留下的神识印记几近溃散。

无咎默然片刻,将祭炼法器的门道回想一遍,接着打出几道法诀,并随手轻抛。

青丝网缓缓浮在三尺之外,静静悬空。

说起法诀,曾也神秘莫测。之所谓,会者不难吧。多次施展之后,渐渐生巧。只须掐动手印,并加持灵力祭出,无形的手印自成法阵,有勾动天地之神奇。

无咎弹出一滴精血,为法诀凝结,瞬间没入青丝网,已然将之前的印记覆盖。再又几道法诀,嵌入驾驭符阵。转眼之间,山洞内青光闪烁。

大半个时辰之后,青丝网缓缓回归原状。

无咎伸手抓去,青丝网消失不见。而其手腕上,却多了一条细细的青丝。他神色得意,地上的两把飞剑悠悠悬起。

防身利器,多多益善,接着祭炼……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山洞内再次趋于寂静。

无咎伸了个懒腰,稍事歇息,眼光斜睨,地上三粒光芒微弱而又渺小。若非神识,倒是不易察觉。

记得典籍中有云,以法力凝炼虚无,有芥子纳物之妙,称之为袖里乾坤。而自己有了夔骨指环,倒也不用修炼此道。

无咎挥起拳头,便要冲着那三粒光芒砸去,忽又暗暗凝神,伸出指头轻弹。灵力所致,指风如剑。而光芒之中的印记已是微乎其微,几近破裂的边缘。稍加撞击,“砰、砰”连响,地上顿时“稀里哗啦”多出一堆东西。

他顿时两眼放光,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也难怪有人喜好劫掠的勾当,意外之财着实来得便宜。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逼我以暴制暴,则多了一条取财之道!只不过,竟有如此多的灵石……

无咎搓着双手,有些难以置信。

地上的灵石,不下近百块。有那三个家伙随身所携,或许也有从泥浆河流中淘取而来。而其中的三块身份令牌上,则是刻有百剑峰的字样与名讳。

无咎拿过令牌,就手捏碎扔了。

人命关天呢,不留下把柄!

他接着将灵石归置一堆,玉简归置一堆,丹药、符箓与衣靴、杂物分作两边,又是嘿嘿一乐,活像个摆摊的商贩,满脸的市侩得色。少顷,他眼光一瞥,从杂物中抓起一个玉壶凑在鼻端嗅了嗅。

酒!

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酒香直冲肺腑以及神魂深处,竟然叫人垂涎三尺而欲罢不能!

无咎的眼光中似有痴迷,恍如陷入追忆,旋即又神色一冷,如同触及心底深处那不该有的痛,猛地将酒壶扔了出去。

石壁传来“啪”的一声脆响,玉屑迸溅而酒香更浓。

他微微失神,默默叹息一声,片刻之后,已然慢慢恢复常态,随即着手将灵石、丹药、符箓与衣靴、杂物悉数收起,地上只留下九枚玉简。

第一枚玉简,乃是苍龙谷的舆图,却比起之前得到的更为详尽。其中的一段话颇为有趣:苍龙七宿镇仙谷,龙首龙尾不相同;灵气本源污秽来,麟角峥嵘化苍穹。

如此说来,之前的龙箕滩,还真的便如粪坑一般的污秽不堪,却又是整个苍龙谷的灵气根本所在。那四个家伙从中捞取灵石,看来也并非事出无因。

此外,图中专门圈注了龙角峰下,一个叫作龙涎湾的地方,不知用意何在。

第二枚玉简,拓印着一篇《金石录》,载录着各种金石之物的名称与用处,以及炼器一些法门。与凡俗中那些烧炼之法不同,此法以修士自身为鼎炉,以天地灵气为辅,再以体内的真火,专门来炼制神兵利器等等。看着很玄妙,却又概略不祥。而其中的金石之物,倒是与云圣子的那本《百灵经》载录的草木灵药互补有无。若将二者谙熟于胸,天下万物皆有出处,若能稍有见解,倒也平添了几多见识!

第三、第四、第五枚玉简,均为《古剑诀》。想不到自己一个外人,竟搜集了大把的古剑山的入门功法,虽然无用,而其中的御剑之法或有可取之处。

第六枚玉简,是篇阵法概述,文字晦涩,云山雾罩般叫人看不明白。

第七枚玉简,则是古剑山的仙门舆图。从中可以清晰分辨黄龙谷、黑龙谷、青龙谷、赤龙谷、银龙谷,以及百剑峰的所在。

第八枚玉简,竟是一篇御风的法诀。正愁于身形步法欠缺,而不能尽兴随意,此法在手,应该跑得更快!

无咎的心头荡漾着收获的愉悦,随手拿起了第九枚玉简,尚未细看,脸上再次露出笑容。

隐身术?

哎呦不错,想的就是它呢,虽说瞒不过神识,却能在关键时候藏形匿迹,无疑又多了一道保命的本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