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多多关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长寿秘诀、o老吉o、蘇暮雲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感谢各位书友的阅读、收藏与红票的支持!

…………………………

只见前方的两个大湖之中,突然水光冲天而烈焰飞溅。

一条十余丈长的大蛇腾空而起,昂首咆哮;一个数十丈的狰狞怪物随之出现,却如一块巨大的火炭,遍体通红,火焰缭绕,四肢蜷缩,同样在张着大嘴嘶吼不已。

转眼之间,大蛇从半空中呼啸而下,竟扯起无数的风雨冰凌,威势煞是惊人。

而那火炭般的怪物虽然蹲踞湖中,却不肯示弱,稍稍蓄势,张嘴喷吐。一道粗大的烈焰逆袭而起,形同典籍中所记载的岩浆火流而叫人叹为观止。

“轰——”

水火对撞,轰鸣震响。顿时激起漫天的水雾横卷,无数烈焰流星凌空乱舞。所在的两个大湖,更是荡起阵阵狂涛激流涌向四方。与之瞬间,整个巨坑都已笼罩在肆虐的气机之中。挤在岸边角落的众人又是一阵惊慌失措,各自匆匆退后躲避。

无咎看着那湖中的两个怪物,惊愕之余,不忘回想着《百灵经》内的相关记载,而尚不待有所猜测,已随着人群被迫往后退去。

与之同时,众人在忙乱之中七嘴八舌——

“龙心泽,为火蟾蜍与水蛟龙的巢穴所在,寓意阴阳相济,衍化之本……”

“或为幻象……”

“绝非幻象,已有同门罹难。”

“两兽相争间歇,便是穿越龙心泽之时。众多同门业已离去,诸位多加小心!”

“间歇不过半个时辰,穿越百里,极为不易……”

无咎被逼着退到了峭壁前,四周依旧是混乱一片。他越过人群看去,犹自好奇不已。

火蟾蜍、水蛟龙?很厉害的样子。

如何穿越龙心泽……

“轰——”

那只火蟾蜍看着像块石头,却突然离开湖面高高蹿起。水蛟龙寸步不让,迎头阻拦。紧接着半空之中又是一声巨响,对撞的两兽倏然分开,却收势不住,各自跌入对面的大湖之中。与之瞬间,水火沸腾。原本风雨笼罩的湖面霍然化作烈焰浆池,而原本烈焰之湖则已被风雨湮没。两兽随之失去身影,而百里方圆已是阴阳逆转。霎时烈焰雾气掀起阵阵强风呼啸漫卷,莫名而又浓郁的灵气充斥四方。

少顷,两个大湖趋于安静。一条丈余宽的湖堤再次显现出来,并横穿其中而通向前方。

众人稍稍迟疑,突然蜂拥着直奔前方的湖堤而去。王弼与陆志,也趁乱而去。片刻之后,原地只剩下无咎一人而犹在好奇观望。

两兽相争的间歇,不过半个时辰?

也就是说,想要穿越龙心泽,须在半个时辰之内,循着湖堤,一口气跑到尽头。此举,与考校修为没甚两样,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不然活该困守此地。而那二十多个弟子,或许都是因为修为不济而滞留至今。

显而易见啊,无论何时何地,跑得快,才是颠扑不破的大道理!

无咎尚自胡思乱想,四周已没了人影。他不再耽搁,跳起来往前疾奔,比起那些弟子的一步五六丈,显然要高出一筹,奈何动身已迟,才将踏上湖堤,二十多个道人影早已跑远了。他随后紧追不舍,顺道看向两旁的大湖。

两边的大湖之中,已然阴阳逆转。火蟾蜍与水蛟龙是不见了,却依然烈焰滚滚、风雨阵阵,并隔着窄窄的一道湖堤,彼此相互对峙,真可谓水火相济,且又天地迥异。而丈余宽的湖堤,则为雾气覆盖。疾行其上,似有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恍惚之间,使人精神大振而莫名所以。

须臾,途中已有几个弟子放缓脚步。或许那浓郁的灵气,着实让人留恋痴迷。余下的弟子似有觉察,反倒是神色恐慌。

无咎只管往前狂奔,渐渐有人被他追上并抛在身后。

不消一刻,近百里的湖堤已去大半。

便于此时,前方有两个弟子在原地徘徊,看样子像是要就地盘膝吐纳,却挡住了后来者的去路。恰有两人随后赶到,二话不说,竟催动飞剑开路。而那两个弟子浑然不觉,直接被剑光劈翻,并相继栽入两旁的大湖中。霎时烈焰翻滚,清水荡漾,眨眼间人影无踪,显然已是形骸俱销。而动手的两人则是去势不停,扬长而去。

无咎随后疾行,却还是忍不住暗暗瞠目。

那并非别人,正是王弼与陆志。看似两个老实人,却遇事隐忍,出手狠辣,即便面对同门,也是相当的无情。所谓的仙道、仙门,真是叫人大长见识啊!

不知不觉,湖堤到了尽头。而半个时辰也已过去,身后的大湖突然震动起来。

无咎一阵急奔,匆匆落在前方的峭壁下,立足未稳之际,转过身来回头张望。

落脚所在与之前相差无几,数十丈的地方站着十几个气喘吁吁的人影。来时的湖堤上,依然有人狂奔。而那两个大湖之中,再次跃出两道怪兽的身影,一个烈焰喷吐,一个风雨咆哮,继而彼此争斗不休,百里方圆顿时笼罩在水火的肆虐之中。八、九个古剑山的弟子不及躲避,瞬间已湮没无踪……

彼情彼景,使得幸存者唏嘘不已。

便是无咎也是长舒一口气,并为之暗暗诧异不已。之前有人提起过,那火蟾蜍与水蛟龙或是幻象所致。而纵然如此,八、九条人命却是并无虚假!

“呵呵!龙心泽,非比寻常,犹如苍龙之脏腑所在,阴阳变化而玄妙莫测。这位师兄,您以为然否?”

有人凑了过来,许是兴奋所致,竟伸手揭开面罩,露出一张满是皱纹的面容,原来是位老者。他应该有着羽士六、七层的修为,感慨的神情中透着几分笑意。

无咎左右张望,近旁无人。

那老者怕不有着祖辈的年纪,却冲着自己呼唤师兄?而如今自己亦非孤陋寡闻,且紫烟早已说过,修仙者以达者为长,强者为尊。

无咎点头示意,便想借机敷衍几句,而嘴巴张了张,又无话可说,只得看向远处,支吾着笑道:“啊……然也!”

大湖之上,犹然烟波未平,而随着两只怪兽的归隐,水火易势的情景再次出现。

老者依然兴致未减,抚须道:“呵呵!龙心泽,无异于此行的一道门坎。我等唯有穿越此间,方能顺利穿越苍龙谷。而这又不仅仅是一道坎,更是你我的一道业障!”他说到此处,两眼闪动着精光,抬手拍着胸口,煞有其事道:“而桎梏就在此处,此乃修业的心障啊!君不见……”其顺手一指,感慨又道:“适才几位同门,便是失于安逸而忘却忧患。此道执着,焉敢懈怠乎!”

那几位倒霉的弟子,无非是陷入灵气的困惑中而惹祸上身,却被这位老者衍生出业障、桎梏的说法,并当成鞭策自己的教训。修仙修到这种地步,累不累啊!

此时,不远处已有人顺着峭壁攀援而上。尤为是其中的王弼与陆志跑的最快,且不论两个家伙如何缺德,能比别人活得长久,倒也是种本事!

无咎不愿多做纠缠,转身离去,却又不忘回过头来,冲着那犹在感慨的老者微微一笑。对方让他想起了云圣子,一个只求来过走过的老头。

大湖所在的四周,均为百丈高的石壁,光滑陡峭,极难攀援。而古剑山的弟子则是循壁跃起,挥剑劈砍,几番借势,转眼的工夫便已蹿到了百丈崖顶。

无咎站在坑底抬头仰望,忖道,不管是好人还是坏蛋,其中必有我师也!少顷,他有样学样,摸出一把亮银短剑,随即拔地而起,余势未尽,再挥动短剑插向石壁,就势借力而再次往上。几次三番之后,人已倏然跃上山崖。当其双脚落地,回头俯瞰。

大湖又一次从震荡中回归平静,水火相峙的情景浑然如旧。坑底已没了人影,便是那个老者也正在攀援而上。

当初若是胆子够大,是否可以从玉井峰上溜达下来呢?不过,若是真的早早逃离了灵霞山,只怕便没有了后来的种种际遇。福祸相依,从来如此!

唉,我并非留恋灵霞山,还是忘不了紫烟……

无咎摇了摇头,慢慢退后,忽见有人凑近,他急忙闪身躲开。

这年头吃亏多了,防人之心不可无!

“何师兄!有无兴趣结伴同行……”

“是啊、是啊,但有收获,你我三三分润……”

不远处站着两位修士,竟是王弼与陆志,各自带着面罩而神情不明,双双的话语声中却是在讨好无疑。

无咎愕然片刻,肯定道:“甚合我意!”

王弼与陆志相视一笑,伸手相请。

无咎也不客套,带头往前:“两位大哥,此去可有指教?”

“前去不多远,便是龙房山的地界。据说山中多有古迹遗址,机缘无数!”

“是啊、是啊!由此开始,才算是真正的苍龙谷之行。你我三人联手,必将有所收获!”

“嘿嘿!还请两位多多关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