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铸剑苍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o老吉o、、痴傻愚顽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一道山脊之上,三人驻足歇息。

其中的王弼与陆志在打量着四周的情景,而无咎则是仰头看天。

若说之前的龙箕滩,是处于黎明之中,经龙尾原与龙心泽之后,如今终于天光大亮,却是不见日头,只有白蒙蒙的天穹笼罩着四方。

但见群峰耸立,山峦重叠。云雾苍茫之间,给人一种莫测的神秘。

这便是苍龙谷的又一层地界,龙房山。而正如所说,由此而始,才算是真正的苍龙谷之行?

与此同时,身旁有人说话——

“龙房山与此前三界不同,固然荒凉,却灵气四溢而生机萌发。其间或有天材地宝,不足为奇。你我不妨前往龙溪涧……”

“是啊、是啊!此地之广袤,千里万里,有的放矢,不虚此行……”

主动出声的是王弼,个头稍高;随声附和的是陆志,个头稍矮。两人伸手比划着,一唱一和。

无咎从远处收回眼光,好奇道:“据我所知,想要穿过龙房山,须从古祭坛经过,缘何又要改道另行呢?”

他记得苍龙谷的舆图之中,龙溪涧与谷祭坛均为地名。

王弼与陆志换了个眼色,不答反问道:“何师兄,莫非你是首次进入苍龙谷?”

无咎在原地踱了几步,冲着丈余外并肩而立的两人点了点头:“嗯,还请多多指教!”

王弼笑了笑,抬手指向山下左侧的一道峡谷,接着说道:“龙溪涧不仅灵气汇聚,天材地宝遍布,更有仙人洗剑炼剑之地。但凡古剑山的弟子,无不前往寻觅机缘!”

陆志附和道:“是啊、是啊!我古剑山名不虚传,曾出过一位高人,因铸剑苍龙,而闻名天下!”

无咎有些茫然,抬手挠了挠头。

铸剑苍龙?没听说过。

王弼意外道:“何师兄身为古剑山弟子,竟然不知道苍龙谷的来历?”

我要是知道才怪!

无咎耸耸肩头,不予是否。

王弼分说道:“我古剑山的那位前辈高人,已臻飞仙境界,威震九国,堪称神洲仙道至尊啊!老人家修为通玄,为了惠及后人,故将修炼之地封禁成境,这才有了苍龙谷!”

陆志跟着道:“是啊、是啊!只可惜苍龙谷尚且安在,而那位高人早已道陨身灭!”

“既为仙道至尊,何以道陨身灭?”

无咎微微愕然,禁不住问了一句,忽见对面的两人狐疑看来,忙呲牙一笑:“嘿嘿,我这人孤陋寡闻,两位莫怪,何去何从,悉听尊便也就是了!”而他话虽如此,心头却在暗忖不已。

飞仙境界?

记得仙道中人的修为,大致分为六等,羽士、道人、人仙、地仙、飞仙与天仙。只有修至人仙境界,才能算是仙人,虽寥寥无几,却均是各大仙门的巅峰存在。至于飞仙与天仙境界,简直就是一种无从想象的传说。

不过,在灵霞山玉井峰的时候,曾见到一位老者,凌空御风,高深莫测,叫人望而生畏。那老者的修为,又该是怎样的一种境界呢?

王弼两手一摊:“千多年前的往事,无从知晓啊!”

陆志催促道:“耽搁已久,该是动身的时候了。何师兄……”

无咎点头答应,抬脚跃下山顶。既然有人带路,又何乐而不为呢!

王弼看着无咎的背影,脚下轻碾,随即与陆志的眼光一碰,两人并肩冲下山去。

山顶上一株才将冒出嫩芽的野草,已被碾得粉碎……

……

龙房山境内,峡谷纵横,怪石嶙峋,偶而几抹绿色点缀其间,倒也颇有几分生机乍现的惊艳。而一路行去,更多的还是莫名的荒凉与沉寂。

三日之后,又一道峡谷出现在前方。

远远看去,峡谷百丈,山石高耸,很有气势。两侧的山峰上,覆盖了一层青色。而峡谷之中,则是雾气淡淡而情形莫测。蓦然初临,使人不由得眼前一亮。

无咎落在一块山坡上,抬眼眺望。

两道人影随后而至,却气喘吁吁。少顷,其中的王弼手指前方:“何师兄,那峡谷的尽头,便是龙溪涧!”

陆志附和道:“是啊、是啊!何师兄身法太快,差点追赶不及……”

无咎回过头来,却看不清那两张面罩下的神情,只有四只眼睛在眨个不停,他咧嘴一笑:“嘿嘿,全赖两位大哥带路!”

一路行到此处,三人好像熟稔许多,言谈举止间,也更加的轻松随意。双方稍事歇息过后,结伴继续往前。

短短几里的路程,须臾即至。

王弼与陆志带头冲向峡谷,无咎随后而行。而当进入峡谷的瞬间,他还是禁不住慢了下来。

一阵清风迎面拂来,随之云雾开合而景色变化。

峡谷之中,竟草木繁盛而满目苍郁,再加上天上的云光明媚,以及阵阵浓郁的灵气,俨然一处景色旖旎的静谧所在!

想不到苍龙谷之中,还有这么一处好地方!倘若瞎走乱撞,或许就此错过一段风景呢!

又去三五里,峡谷似乎到了尽头。

只见那峭壁环绕之间,青草如茵。还有浅浅的溪流从石壁的缝隙中淅沥而下,汇聚成一方十余丈的水潭,再又陷入一方洞穴中而不知所踪。

此时,草地上有四、五位修士围坐一起,当间燃着篝火,阵阵烧烤的香味随风飘散。

王弼与陆志行到近前,冲着那几位修士拱手行礼。对方皆戴着金晶面罩,并不答话,只管默默观望,一个个神色莫测。他二人只得尴尬退后,转而回头招呼道:“何师兄,此处便是龙溪涧。由此穿行而去,自有出路,机缘多多,不可错过!”

龙溪涧,指的便是前方石壁中的那方洞穴。

无咎随后而至,与王弼与陆志点头致意,转而冲着洞穴的方向稍加打量,禁不住嗅动着鼻子,竟是直奔那围坐一起的五位修士而去,笑道:“嘿嘿!诸位师兄好雅兴,尚不知所烤何物,能否共享美味……”

篝火上架烤着一大块肉,正当焦黄流油并散发着诱人香味。

五位修士稍显意外,彼此面面相觑。少顷,其中为首的一位深沉出声:“固所愿也,不敢相扰。此乃蛐蟮……”

无咎听着前半句话,便已迫不及待凑了过去,而才要伸手,顿然扫兴道:“怎么又是鱼虫……”见众人眼光莫名,他嘿嘿笑道:“我这人最吃不得蛐蟮,诸位请便!”他倒也不见外,一甩袖子,说走就走,嘴里还嘀咕着:“香味诱人啊!”

他多日不沾烟火之食,纯属嘴馋了,却被玉井峰的蛐蟮汤给折磨苦了,如今记忆犹新!

王弼与陆志趁机头前带路,三人继续奔着洞穴走去。

五位修士坐着没动,一个个神色玩味。

洞穴三丈多高,左右五丈有余,被峭壁前的水潭占据半边,有水滴由上而下飘落,淅沥如雨、如雾。入洞之际,循着天光抬眼斜睨,但见那水雾之中光彩流转。

无咎在洞口前稍稍驻足,伸手掬起一抨溪水凑在嘴边尝了尝,旋即回头冲着草地上的五人咧嘴一笑,这才甩动大袖子抬脚进了山洞。

山洞天然而成,顺着潭水的溪流通往深处。置身其中,灵气弥漫,还有一股清寒之气扑面而来,使人心神为之一凛。

王弼与陆志已脚不沾地走远了,熟门熟路的样子。

无咎不慌不忙跟了过去,愈是往前,洞内愈发黯淡。而他自从体会到了神识的妙用之后,已渐渐没了昼夜的阻碍,只须心念留意,前后远近的情形一清二楚。

一炷香的时辰之后,幽暗崎岖的洞穴霍然开朗。溪流至此,再次汇成一个数十丈的水潭。洞穴也随之宽阔,且有明珠嵌壁而四周明亮。

不过,那丈余深的水潭当间,竟伸出一截圆形石台,三尺大小,看着颇为怪异。已有两位修士早到了一步,对于后来的王弼与陆志浑若未见,只管站在水潭边而蓄势以待。而绕过水潭,另有洞口通往前方。

“何师兄,此处便是传说中的洗剑池!”

“是啊、是啊……”

王弼才将伸手示意,果不其然,又是陆志在随声应和,两人之间颇为默契。

无咎随声走了过去,尚未站定,忙又凝神观看。

一道剑光霍然而出,接着有人纵身跃起,顺势脚踏飞剑,稍加借力,飘然落在十余丈远处的石台之上。而那人犹不作罢,竟全力驱使飞剑卖弄着修为。与其瞬间,只见剑光盘旋而寒光凛凛。而偌大的水池,却波澜不惊。

搞什么名堂?

无咎才将诧异,又不禁微微一怔。

不消片刻,那位古剑山的弟子已收起了飞剑。而剑池之上,却依然闪烁着一道剑光,在四周盘旋环绕,如同倒影,又似幻象,煞是诡异而又神奇。少顷,剑光散去。守在石台上的弟子摇头长叹了声,掷出飞剑,故技重施,转瞬已越过水面回到原地。他的同伴则是呵呵一笑道:“我古剑山数百弟子,乃至于诸位前辈,均在此处无功而返,师兄你又何必叹息……”

无咎看着糊涂,不由得转向身旁而神色询问。

王弼却是有些意外,冲着无咎稍稍上下打量,这才分说道:“据传,但凡天赋异禀,且机缘通天者,便会在洗剑池上彰显端倪。故而,我古剑山弟子,进入苍龙谷之后,都要前来验证一番。或也时来运转,犹未可知也!”

一个水池子而已,竟能测出一个人的仙道机缘与修为的前景?好像与算命的差不多,真的假的?

无咎顿时来了兴趣,忙问:“详情如何,有待两位大哥验证一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