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九剑如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羽化若尘、QQ302714859、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剑池之中,无咎站着没动,神情中透着无奈,好像他真的成为了古剑山的弟子,为同门相残而痛心疾首。

而两道剑光已是急袭而至,显然要将他置于死地。

他来不及多作感叹,挥袖急甩,竟是接连祭出四把飞剑,并像模像样掐动手诀。四道剑光疾飞而去,倒也颇具声势。

“砰砰”连响,两道剑光挡住了来袭的飞剑。而余下的两道剑光则是歪歪斜斜直奔那两个古剑山的弟子飞去,用意明显,就是要分别攻取对手。

你人多,我剑多。

想凭借人多取胜,我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只是四把飞剑一起祭出,有些凌乱。奈何神识运转不够娴熟,着实难以兼顾!

不过,我还有魔剑呢!

而那两个古剑山弟子面对剑光齐飞,稍稍意外,却见对方的攻势徒有其表,随即不以为然,各自摸出符箓加持护体法力,接着催动飞剑便要再次合力强攻

无咎却是微微俯身,腰背缩起,脚下蓄力,“砰”的一声急蹿而起,竟震得石台四周的池水一阵涟漪。而与之瞬间,人已到了十余丈外,去势犹在,足尖再次用力一踏,数尺深的池水又是猛然一震。他趁势飞跃,已然跳到了剑池之外,才将触地,凌空转身,直奔三丈外的两道身影扑去,挥臂刹那,魔剑呼啸。

“喀——”

两个古剑山的弟子,正要对付侵扰的飞剑,没想到对手突然只身逆袭,并在眨眼之间到了近前,且破空而出的黑色剑芒竟然快不可挡。一声碎响,首当其冲者的护体法力崩溃,血光迸溅,尸首异处,人死道消。其同伴惊骇难耐,抽身暴退。而魔剑随后而至,竟在洞壁上划过一溜火星,轰然而下,随之半截臂膀直直飞向剑池,接着“扑通”两声,尸身倒地、残肢入水。

无咎疾行未止,直接冲过飞溅的血肉,再去数丈远,才两脚拖地,慢慢停了下来,随即灵力一震,身上竟溅落了一层血红。他长舒了口气,抬起右手而眼光微缩。

凝实的魔剑,剑柄、剑刃俱全,兀自散发着幽幽的黑光,浑如千锤百炼而锋锐无双;且不过三尺的剑身,竟有丈余的尺剑芒吞吐。一剑在手,给人一种无所畏惧的杀戮冲动……

“扑通”

又是两声水响,两把失去主人的飞剑直接坠入水中。而剑池之上,另有四把飞剑在胡乱游荡。

无咎心神微敛,循声看去。所持的魔剑光芒闪动,倏然没入掌心。他低头打量了下,转身走向剑池。

体内的那把魔剑,总是来无影去无踪,似乎从未存在,又好像早已融入血脉骨髓而无所不在。所幸收发由心,且随它便是。

而适才的剑池异象犹在眼前,究竟是何缘故?

无咎冲着已被鲜血染红的剑池默默出神,依旧是一脑门子的雾水。少顷,他收起了乱飘的四把飞剑,便要抬脚趟入池水去捡取另外两把飞剑,却又稍稍迟疑,凝神驱使,接着伸手虚抓。两把飞剑破水而出,瞬间已被收取到了指环之中。

以神识灵力驱使,便可虚空摄物,而隔着池水,也是一样的道理!

只是自己不懂的东西太多了,谁来教我真相?

无咎转向剑池旁的血腥狼藉,恶心地撇撇嘴,却还是上前在残骸中搜寻,有所寻获,转身离开原地并左右张望。

嗯,自从误入仙道之后,杀人劫财的勾当愈发娴熟。所谓的仙道,你是要渡人成仙,还是叫人坠入魔障呢!

剑池两端,各有洞口。若不原路返回,只能就此往前。而王弼与陆志,也该逃远了。那两个家伙,自作自受!

无咎迟疑片刻,奔向前方的洞口,而离去之际,却还是忍不住回头一瞥。

既然七剑显圣,缘何九剑如星?而我体内的魔剑,与之有何干系?

还有那位古剑山的前辈高人,他又是谁……

……

无咎独自穿行在山洞中,途中曲曲弯弯,间或几次岔道,渐渐方向混乱。而他只管奔着宽敞的洞口而去,在黑暗中寻觅前行。

半个时辰之后,眼前豁然开朗。

这好像是一片封闭的谷地,足有二、三十里方圆。蒙白的天光之下,峭壁环绕,草木葱郁,清香弥漫,灵气四溢。且有修士的身影在四周出没,俨如一方远离尘嚣的人间仙境!

无咎走出山洞,看向身后。

来路之外,不远处还有几个洞口。从洗剑池至此,应该不止一条途径。只是没有见到王弼、陆志等人的身影,也不知道那几个家伙去了何处。

两三里外,有道山坳。且登高望远,说不定会另有发现。

无咎背着双手,一步三两丈,步履飘然,悠闲自在。少顷,山坳到了眼前。顺着坡地往上,野草野花不断。他东瞅西瞧,在一株野花前蹲下身来。

一蓬青翠之间,绽放着野花红艳,且花团成簇,异香扑鼻。记得《百灵经》所载,此花名神草,为天地精华所成,有延年益寿,祛除百病之神奇,乃罕见的一味灵药。所谓的天材地宝,当如是也!

怪不得王弼、陆志与众多古剑山的弟子要绕道于龙溪涧,此处不仅有洗剑池,还有遍地的宝贝呢!

无咎瞧着稀奇,伸手便要采摘。

恰于此时,有人喝道:“住手!百丈之内为我所有,还请这位师兄另寻宝地……”

这块地方有主人了?

无咎诧异抬头,只见一个戴着面罩的修士翻过山坳走了过来,未到近前,已召出飞剑在手,气势汹汹的架势。他无意争执,起身退后,笑道:“先来后到的规矩我懂,你请发财……”

那人气焰稍缓,两眼一亮,急忙走到神草前,以飞剑掘取,并放入一个玉匣中收了起来,还不忘带着戒备的神情回头哼了一声。

无咎耸耸肩头,转身走开。

人在山坳高处,远近尽收眼底。有十余位修士,正在山谷各处寻觅挖掘。而山谷的尽头,有石阶直通峰顶。

他倒不在乎什么天材地宝,无非好奇而已。既有去处,还当离去。转眼间下了山坳,恰见一块残破的玉石挡在面前。他顺脚踢去,玉石滚出老远。两片蘑菇形状的东西随之露了出来,半只手掌大小,皆透着金黄,看起来颇为不凡。

黄芝?补肝明目的药草。

“此物归我所有,住手!”

无咎才要俯身查看地上之物,以便印证《百灵经》而有所见识,叱喝声又起,接着一道身影匆匆而至,并手持飞剑,咄咄逼人的样子。他直起身来,左右张望,转而冲着来人好奇道:“这两片黄芝已在两百丈开外,怎会与你有关呢……”

现身之人,正是山坳上的那位古剑山弟子,竟一路尾随两百多丈,显然是不容任何人从他眼皮子底下抢走宝物。见无咎质问,他将手中短剑一横,凶狠道:“此物为我存放,敢有抢夺,誓死相拼……”

“我这人胆小,让你便是!”

无咎急忙摆手,好像真的怕了,转身躲避,却又摇着头而暗哼不已。为了两片药材,便要打生打死?这与茹毛饮血的禽兽有何分别,吃相也太难看了!

他一路往前,再不理会地上的花花草草,只想着穿越山谷,以便及早离开龙溪涧。

这帮子古剑山的弟子,与灵霞山的木申等人都是一个德行。看来修仙者,无所谓德行优劣之分。只怕是好人吃亏,世道沦丧啊!而本人自顾不暇,还管不了许多闲事!

无咎背着双手,摇晃着大步往前,而没走几步,又禁不住扭头回望。

在右侧峭壁下的山洞中,冒出两道熟悉的人影。

一个身着灰衫的男子,上下稍显凌乱,犹自伸手整理着,很是心满意足的模样,呵呵笑道:“师妹,适才真是爱煞人也!”

一个绿裙娇艳的女子,腰身扭动之间,左盼右顾,即便带着金晶面罩,犹然透着含羞带嗔的妩媚风情,顿足啐道:“呸!便宜了你……”

男子一边勒紧腰带,一边不以为然道:“我比起你的何师兄又如何,以后无须理他……”

女子似有羞怒,抖抖腰身,再不言语,径直往前。

男子则是随后打量着女子的婀娜身影,又是一阵回味不尽,急忙追上去赔笑道:“柳儿师妹,你我一同前往古祭坛……”

无咎看清那对男女,似有猜测,稍稍意外,不禁暗暗怪笑了声,却见对方奔着自己而来,他急忙回头一阵疾走。

那必是柳儿与她的黄奇师兄无疑,还是敬而远之为好。所幸自己带着面罩并换了衣衫,应该并未惹来留意。

须臾,到了山谷的尽头。峭壁之间裂开一道缝隙,有石阶从中陡峭直上。

无咎三步并作两步,飞身跃上石阶,接着施展身法,佯作随意状直奔峰顶而去。而柳儿与她的黄师兄倒也不慢,竟尾随而至。片刻之后,峰顶在即。他猛然蹿起,便要趁机摆脱身后的两个麻烦。

谁料峰顶之上,早已有人先到一步。

“何师兄……”

“是啊、是啊,正是安然无恙的何师兄……”

…………

ps:有红票的别忘了投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