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九重深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o老吉o、路虎极光霸道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山洞之内,并非如想象的那样阴暗。

或者说,这是一道山间的缝隙。踏入山洞之后,便见洞顶往上纵深而去。而落脚的地方,则是上窄下宽,一两丈的方圆,往前延伸,并有隐约的天光从石壁缝隙穿透而下。

由此看去,浑如大山从中劈开了一道口子,却又深浅莫测,寒气淡淡。诡异的情形,使人一时莫名所以。

黄奇倒也谨慎,获悉无误,便催促王弼与陆志头前带路,俨然成了此行的发号施令者。而他本人则是带着柳儿走在当间,姜原、东胜与文山跟随。而无咎,便成了落在最后的尾巴。

不过,柳儿或许有所惦念,时不时回头招呼着她的何师兄。而王弼与陆志也是常常停下等候,唯恐某人迷途走失。

一行八人,鱼贯往前。

小半个时辰过后,山洞的缝隙渐渐变大。又去片刻,突然一道天光霍然而下,顿时四方开阔,景物迥异,俨如置身于另外一片天地之中。

无咎随着众人停下,暗暗惊奇。

原本逼仄的山洞,不过是一条狭长的坑道。而坑道至此而终,取而代之的是一方数十丈的巨大洞穴。且下方幽暗不明,雾气横生;往上直去数百丈,草木乱石丛生的环壁尽头,一方蒙白的天光,显得异样的明亮。如此一方所在,浑如巨大的深井。坐井望天之际,顿觉天地牢笼。

要去的地方并非往上,而是下方那更为诡异莫测的井底!

“诸位同门,此处便是传说中的九重渊。由此循壁而下,抵达渊底并非难事。”

“是啊、是啊,机缘尽在此处,祸福自有天定!”

王弼在分说,陆志在附和,两人一唱一和,还是那么的默契。

在巨坑的边缘,有窄窄的落脚之处。众人分向两边,各自站定而上下打量。

无咎跟随众人走到坑边,勾着头往下一探,只觉得深邃无尽,幽暗莫测,寒气扑面,他禁不住打了个哆嗦,慌忙往后躲闪,犹自瞠目乍舌而惊讶不已。

莫非这深不见底的大坑,真的能直达九冥地渊?若真如此,就此逃出古剑山倒也不错。只怕接下来的情形无从想象,使人有些好奇,也有些期待呢!

而自己先后厮混过两个仙门,也算见识到了仙门中的大致情形。这帮仙门弟子,修得长生,练得神通,再打打杀杀舒展筋骨,同时还不耽误郎情妾意。若是闲闷了,便来一段寻幽探奇。有着如此惬意的人生,谁不羡慕呢!而偏偏就是这些家伙,卖弄天道却残酷无情,肆意妄为而又不懂珍惜,让我这个凡人跟着近墨者黑,情何以堪呀……

无咎置身仙门,并深入仙门秘境,反倒像个旁观者,只管一个人胡思乱想。

王弼抬手示意,率先循着坑壁的一条浅浅石阶往下走去。

陆志站在一旁,催促众人动身。

黄奇、柳儿与姜原等五人相继随后。无咎也只好带着小心走下深坑。陆志则是以照看之名,押后独行。

一条浅浅的石径,环绕坑壁而下。石径应为前人所留,尺余宽,光秃残缺不全,人行其上,偶尔要侧过身去,并脚下留神,方能避免失足踏空的凶险。好在一行均非常人,尚还不至于腿脚发软难以自持。

从远处看去,八道人影拉开十余丈远,在深坑中缓缓而行,一个个的身影很渺小。而人在其中,则更显深坑的空旷莫测。初始还见野草丛生,渐渐只剩下光秃秃的石壁,伸手触摸,指尖透着冰冷的潮湿与水迹。且有寒气从下方氤氲弥漫,彷如就此踏入深渊而一去不回。

无咎是灵力护体,脚下留意,伸手扶着石壁,一点点往下慢慢移动。每环绕着巨坑一圈,下降数十丈。两个时辰之后,已然下降了百余丈。而行至此处,那原本环壁而凿的石径,从中缺失了一截,好似去路已无,一行八人相继停下低头观望。

而带路的王弼好像有些不耐烦,出声道:“诸位无须刻意,尽管施展手段!”他倒是有言必行,话语声尚在坑中回荡,人已贴着石壁往下一跃,斜斜飘落在五六丈外的石径上,尚未落脚,趁势召出飞剑插入石壁,堪堪站稳,继续往下行去,还不忘笑着示意道:“呵呵!此处看似凶险,其实不然,只要胆大心细,倒也行走如飞!”

陆志适时附和道:“是啊、是啊!九重渊怕不有千丈之深,你我还须加快脚程……”

黄奇不甘示弱,跟着越过了石径的缺口。随后的柳儿、姜原、东胜与文山一一效仿,相继无碍。接着轮到了无咎,却伸手扣着石缝,身子倚着石壁,犹自上下张望。

下行百丈而已,那曾经明亮的天光,便已变得狭窄,且黯淡了许多。而低头俯瞰,依旧是黝黑阴寒深不见底。更要命的是,好像神识也难以穿透那莫测的深邃。

此时此刻,无咎突然觉着没了底气。

正如人们对于未知的无从把握,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慌与敬畏。而此时面对空旷的虚无与幽寒,他竟然无所适从。毕竟见识短浅,谁又没有害怕的时候呢!我本凡人……

“何师兄,莫再耽搁时辰!”

无咎正在自我安慰的时候,陆志逼到了身后。他回头冲着对方咧嘴一笑,接着暗舒了口气,脚下紧走两步,随即纵身一跃,直去十余丈,猛地扑到了对面石壁上,不及召出飞剑借势,索性伸出双手,“扑哧”一声抓入坚硬的石壁中,竟达三寸之深。

与之同时,前后的七人皆随着动静看来,忽见某人十指如钩而胜过金铁,各自不由得神色微愕。

无咎倒是没有在意,趁机松开双手,脚踩着湿滑的石径,歪歪斜斜攀援而下。

柳儿还想出声问候一二,却欲言又止。一行八人,继续循着石径往前行去。

许是加快了脚程的缘故,当又是两个时辰过去,众人已达九重渊的三百多丈深处。

而坑壁竟然接连伸出四块大石,各有丈余大小,显得颇为突兀,却也平坦。众人接连行走数个时辰早已是心神疲惫,于是就地歇息。

四块大石,相隔数丈,往下延伸,浑如巨大的石阶。而各个石阶上,分别坐着此行的八人。王弼居首,黄奇与柳儿其次,无咎与姜原、东胜与文山坐在第三块石头上,而陆志依然守在最后。

由此仰望,那曾经数十丈的坑口,好像只剩下了数丈大小,天光从中而下,浑如夜空中的一轮浊月,遥远而又隐约朦胧。下方还是黑咕隆咚,像个没有尽头的无底洞。

无咎被姜原三人给挤到了石头的边上,很是逼仄不安。虽说懂得御风轻身之术,而这九重渊直上直下,浑如深井,且四周光滑而无从借力,掉下去是要摔死人的。

他见姜原三人都在闭目调息,稍稍心安,随即也悄悄摸出一块灵石,佯作行功的模样。而他的两眼还是闲不住,继续乱瞅不停。

灵石在手,无须理会,灵气便已循着经脉缓缓涌入体内,再汇聚气海丹田而旋转不休。整个人的精神头顿时为之一振,曾有的疲惫也渐渐荡然无存。

下方的两块石头上,王弼与黄奇、柳儿正在分别歇息。而那个多情的女子也总算消停下来,一路上被她的媚眼闪得头晕。好在我是个假冒的何师兄,倒不用争风吃醋。

还有这所谓的九重渊,着实阴森吓人啊!其中藏着何种机缘,竟让这群古剑山的弟子趋之若鹜?尤其是王弼与陆志两个家伙,竟然是二入苍龙谷,并寻到了如此隐秘之地,且心甘情愿与同门分享,很像是一对热心肠的好人……

无咎想到此处,不由得仰起头来。

陆志所在的石头,就在头顶,本不该见到人影,而此时却有一个戴着面罩的脑袋正在伸着。而不仅如此,那面罩上的双眼,还闪动着诡异的笑意,并伸出双手在轻轻挥动。随之一道黑影摇晃着骤然剧降……

无咎蓦然一怔,不及多想,翻身跌落,顺势脚踩石头,猛地蹿了出去。

而姜原、东胜与文山已有察觉,尚未明白过来,已被无形法力束缚,三人才要挣扎,便听陆志在惊慌大喊:“哎呀……救我……”

无咎已然蹿出去七八丈,“砰”的一声撞在就近的石壁上,反弹震荡之际,猛地伸出左手死死抓入石壁,又顺势召出一把银色的飞剑再次插入石壁之中。

与之刹那,“轰”的一声闷响震彻四方。

只见最上方的那块石头,竟挣脱了坑壁,以万钧之势突然坠落。而姜原三人根本无从躲避,惨叫声才起,便已湮没在闷响之中,接着又是“咔嚓”轰鸣,所在的石头直接砸断,瞬间变成了两半,并滚动着继续砸向下方的黄奇、柳儿与王弼三人。而原本待在石头上的陆志,不知是受到殃及,还是躲避不迭,竟随同石屑、残骸直接坠向深渊。

无咎紧紧贴在不远处的坑壁上,早已是惊得目瞪口呆。

又是“轰轰”两声闷响,下方的两块石头相继被砸而分别折断。霎时间碎石飞溅,惊呼不断,人影凌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