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其怪自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书友18119370、路边白杨、大桥伢子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明明记得,在大石头落下的瞬间,陆志、东胜与文山一同坠向深渊,七、八百丈高呢,不被砸死,也要被摔成肉糜。而坑底碎石间血迹尚存,三人的尸骸却不翼而飞。

黄奇的一声大叫,吓得姜原与柳儿不知所措。

无咎也是觉着后脊背直冒凉气,却抬手挠着下巴,故作镇定,暗暗嘀咕着,不怕、不怕啊,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啊!

他眼光乱瞅之际,忽而出声道:“王大哥,你要去往何处?”

好像是一语惊醒了梦中人!

黄奇猛然回首,厉声道:“王弼,给我站住……”他与姜原瞬间左右散开,双双祭出了飞剑。便是柳儿也是不敢怠慢,长袖中剑光闪动。

当众人都在关注地上血迹的时候,唯独少了王弼。

此时,他已溜到了二十丈外的一个山洞前,犹在前后张望而鬼鬼祟祟。听到身后的动静,他却不显惊慌,反而回过头来,并伸出右手食指示意:“嘘!噤声……”

黄奇才要发作,蓦然一怔,他看向姜原、柳儿,兀自愕然不解,转而怒叱:“何意?”

王弼依旧是小心谨慎的样子,悄声道:“地上的血迹由此而去,各位多加小心!”

果不其然,地上有一串黑色的血迹,点点滴滴,一路洒向王弼所在的洞口。黑暗之中若不留意,极易错过,而有所察觉之后,反倒是更加让人毛骨悚然!

此间究竟发生过什么……

黄奇倒抽了口寒气,这才知道错怪了王弼,忙急匆匆走上前去,小声问道:“王师兄,可有发现?”

姜原与柳儿紧随其后,各自神色戒备。

无咎左右张望了片刻,也慢慢挪动脚步跟了过去。只是他背在身后的左手中,握着一把银色的短剑。

而柳儿却是突然回眸一瞥,眼光在他的短剑上匆匆一掠。

坑底的四周,竟有四、五个豁口,大的数丈高,小的只能容下一人穿行,皆黝黑莫测而情形不明。王弼所在的洞口,则是最大的一个。他见众人到了近前,伸手示意道:“由此往前数十丈之外,或有妖物盘踞也犹未可知。且由我前去探路,诸位不妨在此等候……”

妖物?是妖物将三人的遗骸吃了?

黄奇眼珠子一转,连连摇头道:“不成、不成!你我既为同门,便该祸福与共!”

姜原会意,随声附和道:“黄师兄所言有理,你我同去,但有意外,也好有个照应!”

柳儿适时道:“岂可丢下我一个弱女子,同去、同去……”

王弼好像很为难的样子,看向某个不吭声的人。

无咎站在两丈开外,正伸着脖颈往前打量,忙点了点头,意思是也不甘落后。道理明摆着,没谁乐意待在阴暗中傻傻等候。

而在场者并无等闲之辈,还会怕了一头吞噬死尸残骸的妖物吗?

王弼不再多说,抬脚往前。众人相继随后,各自暗暗戒备。

所去的山洞,初始不过三、五丈,而随着渐渐往前,四周愈发高阔。数十丈过后,一个足有百丈的巨大洞穴呈现出来。且洞穴四周晶光点点,灵气盘旋,浑如地下仙境,使人目眩神迷!

黄奇、姜原与柳儿皆情不自禁惊嘘了声,随即便要冲过去。

千金之珠,明光之石,必在九重深渊之下,果然名不虚传。那洞穴四周石壁中的晶光,应该来自于灵石无疑,只须动手采掘一番,必将收获颇丰!

王弼这回却是不再阻拦,随后慢慢跟了过去,而没走几步,回头一瞥。

无咎站着没动,兀自四下张望。

他的身上虽然不缺灵石,却还是有些眼馋不已。就像是个土财主,钱财多多益善。而在弄清状况之前,他绝不会轻举妄动。

这便是九重渊的真正所在?

偌大的洞穴之中,晶光闪烁,浑如白昼,且灵气浓郁。而除此之外,在洞穴的尽头还有一方二、三十丈大小的水潭,上面罩着一层氤氲的寒雾。而雾气随风,有淡淡的血腥若有若无。

无咎尚自疑惑,忽而察觉有眼光看来,他忙颔首示意,旋即迈着方步摇晃往前。而王弼也好像在含笑致意,转而随其并肩而行。

不过,两人都没说话,只有飞剑劈砍石头的动静不时响起,还有黄奇三人的笑声在洞穴中回荡。那闪闪放光的灵石,足以让人忘却恐慌!

转眼之间,水潭到了眼前。

无咎在潭边三尺外稍稍站定,低头看着脚边的水渍,以及淡淡的血迹,神色中若有所思,转而眼光一瞥。而不远处的王弼也恰巧侧首看来,似乎有些意外,随即又是点头致意,很是随和有礼的样子。他还以呲牙一笑,慢慢回过头去。

在距离脚下十五、六丈之远的潭水当间,一块黝黑的岩石微微凸起。上面青藤缠绕,叶绿如新。而在寒雾的弥漫中,以及四周闪烁的晶光照耀下,那块石头的异状,反倒极易被人忽略。

无咎的眼光在那块岩石上稍稍打量,转而看向潭水。

许是沉寂了太久,黝黑的潭水深浅不明。而那弥漫的寒雾,却在微微荡漾,一如光阴涟漪,又好像风过虚无的波痕。

恰于此时,一声轻微的脆响从雾气中传来。

无咎眼光一闪,神色微讶。

只见水中的石头上,那藤蔓青翠的枝叶间突然绽放了一朵花蕾,接着有指头大小的红色果子盈盈而出。彷如岁月沉积,亘古长久,刹那花开,硕果即成,顿然间天地换色而清香四溢。

而与此瞬间,一声一声又一声脆响接踵而至,寒雾之间竟然先后绽放了九朵蓓蕾,并诞生出九粒红红的果子。紧接着一道人影突然疾掠而起,横越宽阔的水面,直奔水中的那块石头而去……

无咎尚在错愕,忍不住又是一惊。

他虽然不明所以,却也知道遇上好东西了,奈何相距十五六丈之远,凭借自身的修为难以触及。若以飞剑、或是神识法力强行采撷,势必要毁去那九粒晶莹柔嫩的果子。

而王弼是何修为,竟然能横越十五六丈之远?

无咎不及多想,抬手一抖……

与之同时,高高跃起的王弼已扑到了石头的上方。看着那晶莹玉透的果子触手可得,他的两眼中闪动着狂喜的光芒,而尚未落下,一道青光倏然而至,“轰”的一声,竟将藤蔓连同果子连根拔起而眨眼消失不见。其惊愕难耐,怒声大喝:“尔敢如此……”

古潭岸边,无咎的手上正舞弄着一团青光。他对于王弼的气急败坏,浑若未觉。

青丝网轻若柔丝,硬比金铁,且祭炼过后有着如臂使指般的自如,抢起东西来更加的好用。只是果子娇嫩欲破,又该如何存放呢?

这边的动静,早已引起了黄奇、姜原与柳儿的关注。三人顾不得采掘灵石,急急奔着潭水而来,却还是晚了一步,宝物已被人抢夺在手。

王弼的双脚落在水中的石头上,犹自怒声不止:“此乃化龙丹,又名九龙果,三十年一现,此番或许错过,来日机缘未绝,却被你斩草除根,真是可恶!”他紧紧盯着无咎手中的那团青光,两眼的怒色中闪过一丝诧异。

“化龙丹?便是那脱胎换骨,兼具化龙之奇的化龙丹?”

“据说还能增加十年的修为,乃筑基道人梦寐以求的异果!”

“九粒化龙丹,便可提升近百年的修为?筑基岂非一蹴而就……”

黄奇、姜原与柳儿尚未近前,便已是惊奇不已。而王弼更是再次跃起,并催动飞剑杀气腾腾扑向岸边。

无咎见状不妙,脚尖点地,身形爆退,瞬间穿过黄奇三人的围堵,并顺势退向来时的洞口。却见王弼已到了潭水岸边,并摆出架势,便要带着三人扑来,他忙道:“诸位止步,莫要伤了同门的和气……”

王弼身形一顿,左右的三人也跟着在四、五丈外停下。他一手持着飞剑,一手伸出来威逼道:“交出化龙丹,或能留你一命!”

黄奇与姜原附和道:“正是如此……”

而柳儿则是沉凝不语,只有袖中的飞剑在闪动着寒光,再没了此前的妩媚多情,反倒是了多了几分隐隐的杀意。

无咎见四人举止有异,尤其是柳儿与之前判若两人,不仅心头一跳,转而举起右手。随着青光归隐,一蓬带着果子的青藤冒了出来。不待对方有变,他慌忙又道:“九粒化龙丹,容我合计一番……”

众人不明其意,一个个虎视眈眈。

无咎拎起青藤,一阵清香顿时沁入心脾而令人醺然忘我。

他微微定神,嘴角一咧,眼光闪动,似有为难道:“你我共有五人,难得均分啊……”其话音未落,伸手飞快,竟是相继摘下五粒红果子扔进嘴里直接吞下,不及回味,含混又道:“哎呀,本想人均一个,罢了……”

而他倒是干脆,竟是将余下的四粒红果子尽数摘下,一把塞入口中,旋即嘿嘿笑道:“这下再无烦恼,诸位莫谢!”其贪嘴的模样表露无遗,而贱贱的笑声中更是透着几分狡黠与几分得意。

好吧,原来是五个人分果果,一人一粒,尚余其四,却被悉数吞了,却有意多吞了一个,如今想要均分已不能够。而解决的法子更为简单,干脆来了个独吞!

一个人深陷绝地,孤立无援,竟敢如此的肆无忌惮而为所欲为,已然不能视为嚣张,而是目空一切的癫狂。尤其那邪魅狂狷的笑声,着实叫人忍无可忍!

王弼眼睁睁看着九粒化龙丹一一消失,心头也跟着急遽跳动了九下,而即便想要出手阻止,也为时已晚,他不由得失声怒喝:“你将化龙丹斩草除根不说,还敢戏耍我等,找死……”

黄奇、姜原与柳儿也是纷纷祭起飞剑,显然要合力痛下杀手。

无咎随手扔了青藤,揉着肚子,连连后退,很是害怕的样子,冲着柳儿呼救道:“师妹缘何如此相逼,莫非忘了此前的情义?”

柳儿摆动了下腰肢,魅惑从前,而袖中的剑光,以及说出来的话语声,却透着异样的恨意:“你何妨揭开面罩,显出真容,彼此再叙情长不迟!”

无咎再顾不得装模作样,禁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