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狼狈为奸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感谢:2012、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轰——”

一声水响,漫天落雨。

无咎抱着石头,整个人被浇个通透,任凭冰寒的潭水顺着脸颊淅沥而下,却动也不动,只有一双眼在眨巴、眨巴。

片刻之后,潭水犹在震荡,阵阵寒雾盘旋不休,而一度凶狂的黑蛟,竟深潜下去而不再现身。

他这才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水迹,悄悄松了口气。

好险!

被陆志偷袭,意外落水,不及扑腾,便直接坠入阴寒深处。好在顺手抓住了石壁,这才堪堪止住颓势,却随即有所发现,顿时吓得不轻。

人在水中,神识难以及远。而百余丈之外,尚能看出个大致情形。

潭地的洞穴中,竟然盘踞着一条大蛇,足足十余丈呢,或许便是传说中的黑蛟,正在啃食着一具死尸残骸。

明白了!

但凡宝物,必有异兽相伴。潭水当央的化龙丹,或是九龙果,正是那头黑蛟守护的宝物!

而王弼与陆志早已知晓此间的名堂,便想着勾引本人当作猎物,以便引开黑蛟,趁机摘去那九粒红果子。谁料黄奇五人的加入,使得一切增加了变数。

当初自己杀了龙箕滩的四位修士,已然引起了那两个家伙的猜疑,所谓的相邀同行,无非是暗藏歹意罢了。不过,自己也是早早有了防备。二入苍龙谷的修士,绝非寻常之辈。于是乎,当陆志撬开大石的瞬间,还是被自己察觉并及时躲开。

此后,来到洞穴之中。黄奇等人忙着采掘灵石之际,自己留意的却是潭水岸边的血迹。

果不其然,陆志那个家伙没死,竟拿着东胜与文山的尸骸喂食黑蛟,却因化龙丹尚未绽放成熟而未能遂愿。他只得藏匿起来,迟迟没有现身。而当他偷袭得手之后,恰逢黑蛟再次出潭觅食。所幸自己逃出水面,并及时躲在石头上,散去灵力,任凭体内的化龙丹的药力在腹中散发,竟然意外躲过一劫……

无咎想清楚了前后的原委,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黑蛟享用完了陆志的尸骸之后,说不定还将外出觅食。此地不宜久留,且走为上策也!

他从石头上站起,禁不住一阵呲牙咧嘴。

衣衫的后背,炸开了一个大口子,并透着红肿淤血,显然是为陆志的飞剑所留。好在自身的筋骨够硬,曾经挨过筑基道人的一剑都能侥幸逃生,躲过那必杀一击,或也在情理之中。怎奈气息稍显不稳,且腹中不舒服啊……

无咎揉着肚子,只觉得阵阵滚烫的气机在腹中捣腾不休,翻江倒海一般,且气海丹田随之隐隐震荡,使人有些无所适从。

据说那九粒化龙丹,可以平添近百年的修为?

而除了肚子不舒服以外,再无其它的异状。况且我本来也没有修为啊,或许那一切与我无关!

无咎不敢耽搁下去,猛地离开石头,用力往前一蹿,才去七八丈,脚下又是凭空一点。潭水寒雾震动刹那,他已飘然落在岸边。

不管是王弼,还是黄奇,四个人都跑没影了。

他稍稍站稳,缓了口气,依然觉着背后的伤势在隐隐作疼。他顾不得许多,抬脚奔着来时的洞口奔去,途中眼光一瞥,顺手捡起了自己的那把银色飞剑,以及陆志遗下的飞剑,再又抓起一点袖中乾坤的法力光芒……

……

转瞬之间,来时的坑底就在眼前。

那堆碎石头尚在,四周情形如旧,却唯独不见了王弼等人的踪影。那几个家伙莫非跑远了?

无咎无暇多顾,直接奔到坑边。而他尚未援壁而上,四点光芒呼啸而下。

埋伏?

四个家伙狼狈为奸,竟然要联手对付本人!

无咎才将明白过来,那四道剑芒便已到了头顶。他忙左手一挥,三道剑光呼啸而去,右手一抓,黑色魔剑倏然闪现。

“轰轰轰、轰——”

三声轰鸣同时炸响,六道剑光凌空相撞。而紧接着最后一声轰鸣,却尤为响亮三分。强劲的威势稍稍凝滞,旋即倾泻而下,浑如排山倒海,凶猛而势不可挡。

无咎像是遭到了万钧压顶,无从躲避,“扑通”坐在地上。身下坚硬的石头,竟随之“喀喇”碎裂。而余威犹在,难以支撑,他又“砰”的一声仰面摔倒,便是手中的魔剑也给摔得溃不成形。

而四道人影分别从四周的坑壁上跃下,并再次催动剑光。尤为是其中的王弼,圆满的修为,羽士中的顶尖高手,一人便顶得另外三人的厉害。只要他在,以寡敌众断难取胜。既然占不得便宜,一个字,逃!

无咎不敢迟疑,急忙翻身爬起,却见地上被自己生生砸出一个浅坑,他禁不住伸手揉着屁股,一阵惨哼哼,随即又紧咬牙关,不顾一切地蹿了出去。而逃跑之际,还不忘掐动手诀召回那三把摇摇欲坠的飞剑。左侧是来时的洞口,是黑蛟的巢穴。右侧还有大小各异的三个洞口,何去何从,且随缘一回……

以此同时,四道人影落地。

王弼见到某人遭致围攻,还能跑的那么欢实,稍稍意外,扬声命道:“黄奇、姜原,给老夫拦住他。趁其腹中化龙丹药力尚在,或未晚矣!”

无咎是脚不沾地,去势如飞。

前方左、中、右三个洞口,唯当间的最大、最黑,也最为幽深莫测。

无咎即将蹿进洞口,一左一右两道剑光闪电逼来。他神色微动,人在疾行中突然失去了身影。

黄奇与姜原从坑壁上扑下来,恰好位于洞口的不远处,双双心领神会,齐齐祭出飞剑。谁料尚未建功,对手竟然没了。

隐身术?

于此刹那,一道淡淡的光芒倏然闪过,竟后发先至,眨眼间已挡在洞口之前,旋即现出王弼的身形,却手持飞剑而神色愠怒。

遁术?

黄奇见王弼与那个假冒的“何师兄”皆手段高强而神出鬼没,忙以飞剑护体并惕然四顾。

姜原则是不遗余力左右寻觅,只想着挡住身后的洞口。而便是稍稍大意,一道黑光突如其来。他躲避不及,血光飞溅,“扑通”一声,顿时尸横当场。紧接着一道衣衫破碎的人影倏忽一闪便没了,分明钻进了就近的洞口无疑。

王弼怒哼了声,随后追了进去。

黄奇与随后而至的柳儿点点头,两人也跟着踏入右边的洞口。

进了山洞,才发觉是洞中套洞。四周的石壁上,又多出了五、六个大小不一的洞口。

而王弼应该发现了敌踪,祭出的剑光已将十余丈的山洞给映如白昼。随着“砰”的一声闷响,一道影踉跄现身,尚未借机逃遁,已被四周的剑光给封住了去路。他才要乘势而为,不料一道青光迎面而来。他不敢大意,抬手抓住一张符箓拍了过去。

法诀催动,符箓霍然化作一道尺余厚、丈余方圆的寒冰,恰好挡住了袭来的青光,轰然一震,旋即寒意森森,再又缓缓往前倾轧逼去。而青光却是倏然一收,随着人影再次消失。

王弼急忙凝神四周,才有发现,青光乍现,并已迂回到了身后,竟是直奔观战中的另外两人而去。

黄奇识得厉害,抽身躲闪。而柳儿却被当头罩住,惊叫了声,撒手丢了飞剑,瞬间离地而起,已然被青光束缚而无从挣扎。

王弼催动剑光与寒冰,便要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而那消失的人影形同鬼魅,复又现身刹那,狠狠祭出一把银色的飞剑,竟凌厉非常,“砰”的一声震开了挡路的剑光,接着手拎青丝网转身撞进一个洞口,未及逃走,又回头大喝:“住手——”

王弼收起剑光,而祭出的寒冰犹在悬空显威。他手上一顿,咄咄逼人道:“此时才想求饶,只怕晚了!”

黄奇随声恫吓:“放开我师妹……”

无咎站在洞口前,满身的水迹早已被灵力震荡殆尽,而破碎的衣衫,凌乱的发髻,惶急的神情,依旧是显得颇为狼狈。他趁机缓了口气,拎起手里的青丝网示意道:“我说两位,又何苦相逼呢,且就此作罢,我便放了这个女子如何?”

他一边说着,一边摇晃着青丝网。青丝网已然收缩成三尺大小,青光闪动中,隐约可见缩成一团的柳儿正在低声呻吟不止。

黄奇急道:“你先放人……”

王弼眼光阴沉,转而看向四周。少顷,他伸手揭下脸上的面罩,露出一个须发灰白的老者面孔,冷冷自语道:“此处深达千丈,你已无路可逃。速速还我化龙丹,或许能留下一具全尸!”

在他的眼里,几丈外的那个年轻小子,已是死人一个。纵然手段诡异,且皮坚肉厚,毕竟修为稍逊一筹,最终还是难逃一劫!

无咎端详着王弼的模样,叹了声,道:“你这老头真是倔强,几粒果子早已被我吞下肚子……”他说到肚子,便觉着腹中一阵肠鸣,犹如奔雷般隐隐不绝,稍稍把持不住,气走下行,“啪”的来了一声,在寂静的山洞内竟是分外响亮。他顿时觉着气息顺畅,快意无限,禁不住嘴巴一咧,带着尴尬的神情,歉意道:“你想要的化龙丹,真的没了!”

化龙丹真的没了,只剩下了一声响……

…………

ps:有红票来张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